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五十章 还是没赶上船

第三百五十章 还是没赶上船2017-11-10 16:29:1Ctrl+D 收藏本站

    和茫茫的莽莽一起走出一段后,顾飞发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他误以为茫茫的莽莽是清醒的,但事实上他错了,茫茫的莽莽一样也醉了。会产生这种误解完全是因为相对论:和蓝易那帮子一塌糊涂的家伙相比,茫茫的莽莽身为女人所特有的矜持把顾飞给蒙骗了。

    此时失去了对比的对象,她也是原形毕露。走路一摇三晃,张口吹散在空中的全是酒气,顾飞回头想找蓝易那帮人,结果这群醉汉早已经不知消失在了何方。

    “喂!”顾飞唤了她一声。

    “干嘛?”茫茫的莽莽半转身,斜眼望着顾飞。

    “你前面有棵树。”顾飞说。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茫茫的莽莽一抬胳膊推了身前那棵她险些撞到的树一把。结果身子朝旁边一甩,一脑袋又撞到了另外一棵树上。

    没等顾飞说话,茫茫的莽莽已经飞快地甩直了脑袋,又拍了拍这棵树说:“对不起啊!”

    顾飞除了扶额,还能说些什么?

    “我说,要不先回林荫城再休息一下吧!”顾飞望着继续朝前走的茫茫的莽莽叹息。

    “嗯?你以为我醉了?”茫茫的莽莽斜视他。

    “难道你没醉?”顾飞反问,实在是太诚实。

    “我当然没醉!”茫茫的莽莽继续前进。

    顾飞无语。要知道,茫茫的莽莽本来就是个打死也要嘴硬的狠骨头,此时再添加些酒醉后都会拥有的逞强属姓。想劝服她,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无奈的顾飞只能跟在她的身后,时不时揪她一把,伴随着“干什么?我能走”的呼喊,无数次地把她从撞树的危机关头前解救出来。

    喝多了的人,除了逞强,还有一大属姓就是话多。原本不怎么多嘴的茫茫的莽莽,此时也变得伶牙俐齿起来。话题也是就近取材,说得是跟在她后面的顾飞。有关顾飞,最大的课题当然就是“你为什么这么厉害”。

    “没什么,主要是因为我会一些功夫。”顾飞如实相告。

    “功夫?哼!”茫茫的莽莽用那种“别以为我醉了就可以骗得过的我”的眼神望着顾飞。

    顾飞再度扶额,和一个醉妞而已,自己何必这么认真呢!

    “树!”顾飞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多少次喊了。

    茫茫的莽莽也已经条件反射式的立刻扭了扭身,很艰难地闪过拦在她身前的一棵大树。

    这速度,我们能在十二点前赶到吗?顾飞悲哀地想着。

    不过祸与福终归是相伴的,对于此时的顾飞来说,唯一的喜讯就是游戏中的酒精上头并没有现实那么夸张,这也是像痛楚一样有大副削弱的。所以,当停止下来喝酒后,酒醒得还是相当快的。这也是蓝易这帮人能连续喝了近20个小时的原因。不要以为这是一帮酒神,这是他们在特殊的条件设定下完成的。

    当艰难地走出了森林时,茫茫的莽莽的酒也终于醒得差不多了。这从开始喋喋不休地说话,到渐渐开始沉默,再到此时目光已经开始清澈,顾飞有很直观的感觉。

    “你醒了。”在说过“功夫”后,除了喊“树”再没说过其他任何内容的顾飞,终于说了点新鲜的内容。

    茫茫的莽莽居然面露惭愧的神色。她无疑算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即使难免也会喝醉,但起码知道喝醉的人一般不会给别人留下什么有趣的印象。

    “我都说了什么?”看起来茫茫的莽莽比一般人还要聪明些,她甚至比较清楚自己酒醉后会犯的毛病。这是许多纵横酒场许多年的老酒鬼都经常忽略了的问题。

    “哦,没什么,你乱说一堆,我也没太听清。”顾飞显然也是聪明人,知道酒醉了的人的话用不着太认真去听。事实上酒后失言到是经常,酒后吐真言,那倒是未必,酒后吹个天大的牛倒是常事。

    原本就不多话的茫茫的莽莽,此时就更沉默了。两人这才开始了本该就是默然的一路同行。

    “那什么。”顾飞忽然说话了。

    茫茫的莽莽连忙回头,却看到顾飞手里拎着双鞋。

    “咱们走得有点慢,你先穿我这鞋吧!”顾飞把手里的鞋伸到她面前。

    “你的鞋很牛吗?”茫茫的莽莽也没迟疑,痛快地接过。

    “似乎比你的好些。”顾飞的话当然不是乱说的,一路上无聊甩着鉴定术,用了不知多少次,用他那浅薄的两下子终于是把茫茫的莽莽的布靴给鉴定出来了。

    “果然厉害!”茫茫的莽莽拿过追风之靴后也很是震惊了一下,顺口就问:“这鞋哪里爆到的?”

    “连续成功完成通缉任务100次。”顾飞知无不言。

    “哦?”茫茫的莽莽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难怪你常刷那任务,原来会有这种奖励?”

    顾飞也没解释自己刷那任务的真正意义,只是把自己得过的几种奖励极其条件简单介绍了一下。

    “哦……原来如此。”茫茫的莽莽点着头,“需要我帮你保密吗?”她笑着问,有太多的玩家,当挖掘到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时,会为求不为他人所知。

    “保密?无所谓。”顾飞耸耸肩。

    茫茫的莽莽显然早知这答案,否则的话顾飞也没必要对她全盘托出。茫茫的莽莽换上顾飞的鞋后,跑了两步,速度果然大有长进。

    “喂!”忽然她又听到顾飞在她身后叫她。

    茫茫的莽莽回头。

    “拜托把你的鞋先借我。”顾飞苦笑,此时的他光着俩脚站在地上。

    “哦,抱歉!!”茫茫的莽莽连忙把她的鞋扔给了顾飞。

    茫茫的莽莽的靴子是只加移动速度的单属姓,对于全敏捷加点的顾飞来说,这种靴子价值不如百分比。可以说他的速度被削弱的相当严重,不过显然比起茫茫的莽莽还是够快,两人再次重新上路,速度全开,茫茫的莽莽也不会走曲线了,顾飞对赶上11点的那班船重新燃起了希望。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

    两人赶到乘船的码头时,正好眼睁睁地看到一艘巨船缓缓离岸驶去,没给二人留下一丝机会。

    “靠!!”茫茫的莽莽朝那巨船狠狠地比了一个中指,终于是展示了一下她当年月夜城女魔头的风范。

    “我没赶上船。”顾飞遗憾地在佣兵频道里说。

    “是啊,我们看到你了。”韩家公子回答。

    “啊,在哪?”顾飞四下打量。

    “在船上。”韩家公子说。

    顾飞只注意了船开走以及茫茫的莽莽的中指,真没注意船上动静,此时仔细一看,果然看到船的尾梢上,御天神鸣张开双臂摆了个经典的铁达尼号造型,但很快就被战无伤一把撕住扔到了边,然后他上去张开了双臂……

    顾飞收回了目光,望向了茫茫的莽莽:“好吧,告诉我下线区在哪边。”

    “这个……”茫茫的莽莽只知此处有下线区,但真不知具体位置。

    “退下甲板,向西走,没多远就是了。”一个很近的声音飘来。

    “谢了!”顾飞一边应声一边惊诧,有人就在身边,他竟然没有察觉,这太不可思议了。目光顺声转过时,他已经看到码头甲板旁的一个只剩半个的破草棚里,一人懒洋洋地躺在草堆上,双手枕在脑后,嘴里叼弄着一根草,脸也被个破草帽给扣住。

    一看这被草帽遮住的脸,再回味刚才的声音,顾飞已经猜到这是谁。上前两步,拔剑伸出,“嗖”一下已将那草帽挑飞。

    “喂,太没礼貌了吧!”席小天伸手去抓自己的草帽,但顾飞的剑更快,翻手又一敲,草帽弹向他,左手伸指接住,顺势“嗖嗖”就转着玩了起来。

    “你在这干嘛?”顾飞一边问,一边握紧剑打量了四周。有席小天在的地方,方圆数米内必有危机,这是顾飞所知的常识之一。

    “别紧张,我只是个普通的路人而已。”席小天没好气,“草帽还给我。”

    “没有其他人找你,你挡着脸干什么?”顾飞问。

    “习惯,不行吗?”席小天说。 一嫁大叔桃花开 t.cn/RAjbYPt

    “是吗?”顾飞伸指一弹,草帽已经飞起,席小天想要去接,结果顾飞另一手的剑也扬起,刷刷刷刷数下,草帽已经被卷成一堆稻草散了席小天一身。席小天这草帽就是个手工艺品,不是什么装备,毁坏起来容易之极。

    “你!!!”席小天气得说不出话来。

    顾飞满不在乎,镇定地打量四周,他觉得肯定会有人出现,席小天怎么会平白无故地跑到这种鬼地方来。

    顾飞正想着,果然就见一名玩家已经从一方快步转出,登登登就上了这边甲板。

    顾飞正为自己的判断叫好,那人已经到了跟前,眉开眼笑地道:“三位是不是误了船,怎么样?要不要试一下我的船啊?”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