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五十二章 让我们荡起双桨

第三百五十二章 让我们荡起双桨2017-11-10 16:29:4Ctrl+D 收藏本站

    席小天的扔钱战术似乎没有制造出什么机会,总之顾飞是站着没有动。

    “或许他会去数下钱。”席小天幻想对方出现一点蹩脚的失误。结果对方只是拿手随意掂了掂钱袋的份量,就装进了口袋。席小天的300金币如此就算是消费了,就算顾飞接下来砍了这人,却没有拿回这钱的可能。

    对此顾飞也露出了遗憾的表情,但他遗憾的竟然不是没有出现的机会,而是席小天的钱包。他很是惋惜地对席小天说:“不应该给他钱嘛!”

    这话甚至不是私聊,而是直接张口说的,这明白无误地向对方也传达了一个信息:他显然是不准备付钱的。对方听到顾飞的话后,表情狠狠地扭曲了一下。

    “说起来,这种情况你设想过吗?”顾飞还在乐,“有的人付了钱,但有的人不付,于是你会怎么办?”

    对方表情继续扭曲,顾飞好像是戳到了他的痛处。看来在他的打劫生涯中,是遇到过这个棘手问题的,八成当时处理得很不如意,留下了心理创伤。

    把船弄翻,然后把没付钱的人干掉,付了钱的人再救回来?如此诚信,那真是一点强盗的气质都没有。

    “看来你是不打算付钱了?”这人咬着牙说。

    “看,你的三百金币白付了,你也要落水了。”顾飞居然没理他,而是对席小天说话,“瞬间移动,动!”但话说的好好的,突然在句末来了句吟唱。

    此人显然对于处理此等状况也是经验丰富,虽然顾飞比所有人冲上来的都要快,但处理的手段终归是一样的。

    盾牌护在身前,下水!

    这家伙所说的一切并不是虚张声势,他的确是深识水姓。再强的高手落到水里,他都有把握把对方耍得团团转。

    “双炎闪!”

    他听到了顾飞的吟唱,不过他的身子此时已经歪倒向了船外。

    他没有起跳,没有什么半空中的舒展动作,更没准备一个气势非凡的猛子扎入水中。他就是简单的一歪身子,乍一看去像是一个失足落水者。姿式虽然难看,但却是最有效率的落水,落得快极了。

    但是,更快的是顾飞的身手。

    “闪!”吟唱彻底结束的时候,那歪身的企图落水者发现自己歪向的方向传来了热量,低头看时,顾飞的暗夜流光剑从不可思议的角度递到了他即将倒向的方位,他即将自己撞到这一剑上。

    他想躲,可惜已经来不及,已经歪身倒下的身形,不可能再控制住。

    最终他只能是回头一瞥,他看到顾飞也在歪着身子,朝着船身上倒去,他这一剑,就是这么横着身子挑了出来。

    他完全预料到了对手下水所会做出的动作,不管是跳是落是滑,身子终归是要向旁偏的。

    顾飞就是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一线机会,准确地递出了他的剑。时机也是拿捏的分毫不差,乘着对方歪倒身子已经不可能再重新稳住的时候,顾飞的剑到了。

    能不能秒杀,似乎已经成了唯一的悬念。

    虽然对方的盾牌此时已经无法发挥作用,但是,重装战士的生命总是很厚实的。

    顾飞的手一沉。

    对方已经倒在他的剑上,如果被秒,此时应该化作白光了,这种份量应该很快消失不见。

    但结果却不是这样。这战士看得见自己的生命,他更清楚自己距离死亡有多远。此时心中石头已经落地,就等身子落水,再掀翻船后,好好收拾这个嚣张的法师。

    他一瞬间就把顾飞的下场都安排好了。

    不过他忘了一件事。他船上的客人一共有三位,他的对手,并不是只有顾飞一人。

    就在顾飞出手的一刻,两位姑娘也各使出了她们所能使用的攻击。

    茫茫的莽莽的法杖尖端,突得浮出一团黑雾,急速收缩后一闪就已经印到了那战士的身上。那战士刚刚滑过顾飞的剑端,脑袋已经快扎到水中了,受了这一下,突然就在水面上盛开成了一团白光。

    连顾飞都对这一下感到意外,他急速跟进的左手已经闪出了蓝光,但他确信自己还没有拍到那家伙。法术就此收去,顾飞回头望向二人。

    席小天也在扭头望着茫茫的莽莽,她手挽一张小弓,搭好箭却没来及射出,弓箭手放箭的步骤毕竟太多,那一瞬的功夫,她没能完成一次射击。

    “死亡之吻?你是暗牧。”见多识广的席小天对茫茫的莽莽说。

    茫茫的莽莽点了点头。

    暗牧就是指暗夜牧师,牧师职业40级时的转职,如同骑士一样分光明和暗夜两种。而且连姓质的变化都和骑士有些相似。

    暗夜牧师的第一个技能死亡之吻,就是一个超级瞬发类的攻击姓法术。比起之前40级以牧师只能跟着队伍斯混,拥有了这新技能的暗夜牧师,可以说已经具备了单练的能力。但是牧师原本的恢复系技能,在转职暗夜牧师后,会受到大幅度的削弱。所以说,目前暗夜牧师的地位比较尴尬,尤其在团队中比较没地位。

    当伤害输出的话,仅一个死亡之吻根本不及其他职业;做回复的话,效果又是大不如普通牧师,更别说就职光明后会加强恢复系技能光明牧师了。

    也许你会认为这样即可以攻击,也可以做回复的职业也不错。但是,在一个真正有效率的团队中,角色各司其职,并不需要这类形同万金油的角色。

    官方承诺随着等级提升,职业技能的完善,暗夜牧师的地位会有改观。但在目前来看,暗夜牧师是孤独的象征。不少选择了暗夜牧师的玩家都觉得懊悔,却也只能一面咬牙坚持,一边期盼着春天的到来。

    而作为一个姑娘,选择牧师类职业,这是最最常见的。但是却极少转成了目前最孤独的暗夜牧师,因此席小天发现这牧师姑娘是个暗牧时,多少吃惊了一下。

    牧师这种辅助职业是顾飞最不了解的,所以他也不怎么清楚暗夜牧师在游戏中的地位处境,只知茫茫的莽莽方才出手帮了大忙,于是点头向她表示了谢意。

    “我说,你这样出手,似乎根本不需要等什么机会吧?你为什么不一上来就解决他?”席小天对于自己白白损失了三百金币还是挺心疼的。

    “我在等。”顾飞说。

    “等什么?”

    “等PK值,我本来是29,但应该没两分钟就要降到28了,所以我等到了28再动手。否则又要跳回30,而且要重新计时。啧啧,很麻烦的。”一群系统卫兵在后面追杀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虽然顾飞算是成功解决了,但他也不想再经历一次。如果只来一个两个的,那么勾引他们出来战斗一下倒是挺愉快的,只可惜他们都是成群结队的。

    听到这套说辞,席小天只能更加痛惜她的三百金币,根本就是白花了。“你为什么不早说。”她只能悻悻地道。

    “那人挂了,我们得自己摇船了。”顾飞说着站到船尾,抓住那双桨摇了两下,于是小船在原地打了个转。

    “好像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顾飞抹了把汗,接着摇,又转了两圈。

    “我来试试。”席小天也过来了,试了两下,也是原地打转,只不过转向和顾飞摇出来的是相反的。

    “你是左撇子。”顾飞下结论。

    再然后茫茫的莽莽也试了试,还是在转,转得三人想吐。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严重。”顾飞说。

    二女沉默。

    “那家伙还不如用这手段威胁我们。”顾飞抱怨。

    “把桨解下来,自己划,不要摇了吧!”席小天说。

    这活只要上公园划过船的人总算都会。于是两个人一左一右,奋力荡起了双桨,小船儿推开了波浪,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水面倒映着顾飞忧伤的面孔。

    相比之前那强盗摇桨,此时的速度着实不容乐观。这两根桨此时用手划来说,显得有些过长,并不太好艹作。而辽阔的水面,此时望向四周都是无边无际,这对三人的士气无疑也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我们应该朝哪边?”三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目标在何方。

    “问问船上那帮家伙,追着他们的坐标,总不会错。”席小天说。

    “你一定要用追这个字吗?我不认为这世界还会有比我们更慢的船。”顾飞说。

    “未必,我看他们离开码头时走得就不怎么快,系统总是特别无耻一些。”席小天说。

    这功夫茫茫的莽莽已经问来了坐标,朝着这方向,小船努力前进着。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