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这里的水也很冷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这里的水也很冷2017-11-10 16:29:6Ctrl+D 收藏本站

    可怜对方四人组那战士还高举着盾牌假装擎天一柱呢!顾飞说闪就闪,一飘就到眼前,这家伙想把盾牌拿下来护身前的,却发现顾飞离他实在是近,近得他如果双臂举着盾牌挥下,都砸不到顾飞,只能来一个拥抱。

    在顾飞面前还这么犹豫迟疑,自然只有死路一条,顾飞这一剑完成后,战士和他左右的弓箭手法师都挂了。那牧师缩在三人身后只是估且安全了一会,那三人一挂,顾飞对他进行特别照顾,狂风暴雨,劈头盖脸一顿砍……

    席小天这时玩得也很开心。十二个人都在水里,现在四个人在努力想把他们的船翻过来,另八个则在努力追逐他们漂走的小船,席小天张弓搭箭,努力欺负着这帮落水者。

    说来这八个人的水姓已经算不错了,但也没像小说中的浪里白条那么过分。席小天射来的箭他们在水中根本躲不掉,而且全是扎在脑袋上,很是狼狈。

    最初乘风破浪的小船此时终于是调过头来,结果发现场面已经和他们驶过去时已经大相径庭。四艘小船,三般上的人此时都在水里游着,另一艘小船上的人水里没有,船上更没有。只有那黑衣法师孤伶伶着站着,此时已经转过身来,剑指他们,口中立刻一句吟唱。

    “快闪!!”船上的法师叫着。

    从顾飞的手法上,可以看出这法术是火树千重焰。如今的法师虽然放法术都是低声吟唱,让你听不出是什么,但从手法上有经验的法师还是可以判断出是什么的。

    天降火轮,法杖指向较高;火树千重焰的指向则会较低。此时顾飞剑指他们脚下,自然是火树千重焰无疑。

    如果只是普通法师的法术,咬牙挺一下也没什么,但顾飞法伤惊人,之前那举盾牌顶过顾飞一个天降火轮的战士有过切身体会,所以在上次顾飞施展火树千重焰时他们就干脆利落地跳了水。这边这四位也早收到情报,被告知这人的法术不能死抗,一看火树千重焰来了,也跳得十分洒脱。

    只可惜这次顾飞啥也没放,只是虚张声势。

    这要是在平时陆战倒也没什么,顶多是被戏弄,多跑几步路罢了。但眼下水上作战,被如此一忽悠后果就很严重。下了水,再爬上船,这并不是很轻松的事,而且爬上来后船很晃,很不稳当,之前那船已经展示过这番尴尬了。

    于是这次四人索姓不上船了,在水里踩着水朝顾飞发动了攻击。

    法师放法,弓箭手放箭。

    箭,顾飞可以闪过;但法师丢下的范围法术在船上根本没处躲。不过普通法师的法术挨一下也没什么,顾飞挥着剑想和对方法师进行法术对轰,结果人家战士已经头顶盾牌掩护过来了。顾飞一个雷电术就差那么一点点,劈到了盾牌上。

    顾飞连忙又真正来了个火树千重焰,这技能在水上似有稍弱,但能烧一点是一点。谁想对手看破了顾飞的手法,连忙都把头埋到了水下……

    在陆地上无法施展的躲闪火树千重焰的方式,在水面上终于是实现了。这帮家伙居然躲到火树千重焰的底下去了。顾飞很是无语地看着他们等火熄了后又浮出脑袋,张牙舞爪地继续朝顾飞发动攻击。

    正当四人小组以为顾飞已经没招了的时候,顾飞的飞钩再度出手,然后突得回臂一扯。

    “哎……”四人小组的法师一边喊一边吃了口水,顾飞甩过来的飞钩居然钩到了他的法袍,此时顾飞用力朝回一扯,顾飞的船晃了晃,这法师却已被顾飞拽出一截。

    顾飞起码是带着一点加力量的饰品的,一般法师可比不了他,不过对方还有个战士,连忙伸手要把法师再拽回来。遗憾的是顾飞只需要这短暂的一刻已经足够,右手剑一指又是一个雷电术,一道华光劈下,正中歪了半个身子在水面上的法师身上,战士一把抓过来,抓到了一团白光。

    顾飞左手连忙再一扯,飞钩飞离水面重新回到他手。对方四人组那个怒啊!但此时成他们完全没招了。除了法师的范围攻击,其他攻击顾飞闪得那叫一轻松。

    另边这边的这群游戏健将在席小天的弓箭折腾下,也排起了小队。战士顶着盾牌在前面游,其他人龟缩在后,竟是已经放弃追他们的小船,想直接游到席小天她们的船这。

    顾飞这收拾了那四人组中的法师,暂且无视了这三人,回头扫了眼这边情形,立刻又是一挥剑。

    “靠,当心!!”这边三人组一切看得真切,顾飞这一挥剑又在水上结成一道电流墙壁,那两组八人藏在盾牌后面傻游,居然茫然无知。此时听到好像有同伴喊“当心”,也不知是不是在冲他们喊,正思索呢,头前带队两战士已经推着盾牌顶到了电流墙壁。

    抽搐,强烈的抽搐。

    同样,在陆地上时这或许只是看着有些滑稽,但在水里,这两战士这一抽搐可就成了溺水者了。

    顾飞再一看自己的天降火轮正好冷却结束,连忙扬剑使了出来。

    这边战士已经没法举盾牌进行掩护了,余下的法师弓箭手和牧师连忙各选方向逃散。

    顾飞的法术的确很慢,但很遗憾又是因为水上的问题。这游水毕竟不如跑起来快,最终顾飞的天降火轮掉下时砸中了四人。两弓箭手一法师当场牺牲,另一牧师幸免遇难。

    这帮水贼终于发现,此时已经不是如何继续打劫这三人的问题,而是他们能不能在对抗中活下去的问题了。那四个还在奋力翻船的家伙是现在唯一还完整的四人组,在发现自己的伙伴都已经被杀得七零八落,终于停止了他们目前进行的这点没意义举动。这四人趴到了船后,小心翼翼地打量着眼前的局势。

    三个人顶着盾牌欲哭无泪。

    两个战士推着盾牌帖着电流墙壁已经快吃水吃死了。

    一法师两牧师,刚刚从一场浩劫中侥幸活下,此时还处在六神无主的状态。

    顾飞看自己PK值又跳到了36也挺痛苦,也无心再继续杀下去。一个瞬间移动飞回他们的小船后,两个姑娘也开始划船。顾飞威风凛凛地站在船首,四下打量过去,一堆子落水者看到他时眼神都选择回避。那埋伏船后的弓箭手鼓起勇气偷偷来了一箭,被顾飞一剑打落,顺势就朝他们那边一个火树千重焰。

    四人吓得连忙一个猛子朝水里扎,直到火焰都熄了还迟迟不敢露头。直到憋得生命都开始下降才敢重新浮上水面,那三人的船早已经划远。水面上只剩下他们的空船,孤独,寂寞。

    幸存者们游着水,各自爬上了船,浑身[***]的面面相觑。他们头一次觉得这里的水原来也是这么的冷。

    “有没人追来?”划着船的茫茫的莽莽,询问跑去船尾注意那帮家伙的顾飞。

    “没有。”顾飞摇了摇头。

    “什么人啊?干嘛的?”茫茫的莽莽问。一场PK告一段落,但这场PK究竟因何而起都没闹明白。从头到尾双方没有过一句话的交流。

    “应该也是打劫的。”席小天分析道,“而且手法和之前那个家伙也很类似。以他们的职业配备,明显是远距离攻击为主,但一开始居然想撞上来。想必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让我们知道他们在水面上的优势,然后胁迫我们交上买路钱。至于之后是放是杀……”席小天说着瞟了顾飞一眼:“像你这样高PK值的家伙,是打劫团伙的最爱,应该不会随便放过。”

    “打劫团伙……”顾飞嘟囔着,他突然想到了残梦死那帮人。而他们那个团伙可是跨主城的大型集团,临水城的这帮水贼,和他们是否有什么关系?

    “想起残梦死了?”席小天居然看穿顾飞在想什么,“我也在想,他们很有可能都是一起的。”

    “你跟他们不也是混在一起的吗?没听说过?”顾飞说。

    “没有……就是云端城这边的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他们的体系很职业的,像个公司似的。”席小天说。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茫茫的莽莽越听越茫然。

    于是顾飞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个邪恶的组织。 百度嫂索|-妙|笔|阁 —网游之近战法师

    “切,我当是什么呢!这种事不是很平常吗?”出身月夜城的茫茫的莽莽,显然没把这当成什么大不了的事。在月夜城,连黑手佣兵团这么小白的组织都敢玩打劫。那里的玩家,时常就在杀与被杀,打劫与被打劫中变换着角色生活着。

    “之前那个小子和这帮人应该也是一起的,否则没理由他们突然就知道有我们这么一条船的人在水上,是吧!”顾飞继续分析。

    “嗯……而且那个家伙,很可能是出来打野食的。”席小天说。

    “打野食?”这术语太专业了,顾飞和茫茫的莽莽都没听懂。

    “自己打劫,不缴组织。在他们的那个体系中,这种行为叫打野食,属于对上不能言,对下心照不宣的玩艺。”席小天说。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