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八十六章 利益为重

第三百八十六章 利益为重2017-11-10 16:29:47Ctrl+D 收藏本站

    火燃衣已亡。烽火连城虽然看上去还是那么炽热,众高手却知这已经不过是形同虚设。法师死亡后,先前所招唤出的一切法术将没有法力庇护,失去效用。这是系统大神给出的规定。

    于是,还在烽火连城边一端的六个高手,无比自信地迈步穿越了火墙,果不其然,一点伤害都没有。

    这时漂流的落衣红莲也已经宣告结束。缩在盾后的剑南悠和那牧师看到身边的火浪滚去,再无后续,剑南悠的生命也停止了持续下降,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二人缓缓地站起身来,都是脸如死灰。显然,他二人是不再具备什么反抗的能力了。

    “剑南兄,你跟着我们,到底什么目的,现在不妨说来听听。”韩家公子忽然道。

    “目的?大家都是网游老手了,我什么目的,早就猜出来了吧?”剑南悠平静地说。

    “那么现在又有何感想呢?”韩家公子问。

    “各位回云端城的时候,想必还要路过临水城,到时一定要像今天一样小心在意,不然很有可能会出意外。”剑南悠淡淡地道。

    “这个不劳你费心了。眼下你是准备放手一搏,还是乖乖等死?”韩家公子问。

    “呵呵!”剑南悠淡淡地笑了笑,突然把手上的剑和盾一起装进了口袋,不仅如此,更是飞快地把一身装备全部摘下装进了口袋,和他一起的牧师也同样是这样的举动。

    众高手不禁哑然。这举动的意图是太明显不过了。口袋里东西,掉落机率比身上装备上的是要低的,这也是系统规则。他二人这种做法,无非就是保护自己的装备罢了。这种时候,身为五小强之一的厉害角色,居然会是这种做派,众人立刻致以了深深地鄙视。

    当你成为一个高手的时候,除了等级装备,面子也是很值得珍惜的玩艺。甚至有的人会把面子看得比等级装备还重,你说你死就死吧,还特意把脱光装备放进口袋,这种小家子气的行为怕是一个菜鸟都不屑为的。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剑南悠居然还很平静地笑了笑。

    一干高手自然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二话没有,攻击一起招呼上来。两个光着身子的高等级人物,那还能有什么防御力,自然是瞬间就灰飞烟灭了。高手们这还不过瘾,朝二人消失的方向投以地最深刻的鄙视目光。

    “你们两个配合的不错嘛!”这时韩家公子扭过头来,看了看漂流,又看了看御天神鸣。这次的险情,从头到尾可以说是这二人解决的。从一开始丰富的法师经验进行分析,到御天神鸣的穿透攻击打断对方法术。

    这一打断非常关键,因为那片大地一直被火树千重焰持续燃烧的话,玩家在当中就是持续受到攻击,这种情况下法师的吟唱是无法顺利进行的。所以正因为御天神鸣的这一次打断,漂流才能成功施展冰影术穿越火墙。

    再然后,漂流落衣红莲大发神威,其间险些偷袭到他的盗贼,以及后来冒头想要还击的火燃衣,又都是由御天神鸣解决。

    至于余下的人,最后杀光身子的两个家伙的时候,他们也没出手。都是近战职业嘛,出手还要向前,最后又是这两个家伙一抬手灭了那二人。

    对此评价漂流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御天神鸣则是表情夸张地直嚷嚷:“不要再说了,我要吐了。”

    佑哥这时则已经急切地过来收集情况了:“咳咳,漂流老弟,你那个冰影术,是可以自己设定真身处于四个分身中的哪个方位的吗?”毕竟经验丰富,佑哥看漂流的使用经过已经可以断定出这点了,只是过来最终确认一下。

    “是啊!”漂流也痛快的承认了:“只是比真身就在原处要费超过一倍的法力。”

    “哦!”佑哥忍住没有立刻掏出笔记本来记录,那样就太不礼貌了。

    “那么,理论上说也算是可以瞬间移动了?”佑哥接着问道。

    “那当然不算!”漂流立刻回答道,“瞬间移动特点就在瞬间俩字上,我那个吟唱后发动是要点时间的,没有了瞬发,算什么瞬间移动啊?”

    佑哥回忆方才,的确漂流站上前,吟唱,然后等到御天神吟放肆地大声嘲笑完后他的技能才开始发动。虽然也没有慢到令人发指,但比起顾飞勾一勾手指就“咻”一声消失,那速度的确是有天壤之别。

    “原来如此!”佑哥应了声,他其实还有很多疑问想知道,不过素来识趣的他心知问多了对方不肯说的话,只是途增尴尬。所以至此也就结束了他的访问,退到战无伤宽阔的身躯背后,拿出小本刷刷一通记录。

    “这剑南悠,搞到最后居然这么没骨气!”战无伤这时开始大肆评论了,同样身为战士,对于剑南悠他总算是有点资格进行一下战术点评的:“他当时那个位置,如果是我的话,用一个冲锋接旋风斩,身后有那个牧师帮助支撑片刻,是有机会抱着漂流老兄一起挂的。”

    漂流想了想当时双方之间的位置,想想这种战士高手的艹作手法,很坦然地点了点头说:“是啊,很难闪过。”

    “你看吧,所以说,这家伙忒没出息了!”战无伤很不以为然地道。他对剑南悠当然是不会有太多好感的,毕竟一直以来的网游第一战士,这次在平行世界中被人压了一头,虽然他自己中途跑去泡妞浪费了不少时光,但把气出一些在这个等级超过他的家伙上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嘛!

    韩家公子却翻了翻白眼道:“这家伙完全彻底地以利益为重,倒也是个人才。”

    “嘿,连最后放手一搏的勇气都没有,什么嘛!”战无伤继续鄙视。

    “不是没有勇气。”已经做好笔记的佑哥从战无伤身后闪了出来,叹了口道:“他不是没有勇气,也不是做不出无伤所说的那种攻击。而是因为,如果那样做,即使成功,他最后也不可能脱身,反而因此背上了一点PK值,之后死亡就会掉两级,还会增加爆东西的机率,所以他是绝不会采用这法子的。公子说的没错,他是个完全以利益为重的家伙。”

    众人这才突然想起剑南悠和佑哥还是朋友来着,虽然在对抗过程中这二人都一点没有显露出这方面的情绪,但此时当着佑哥的面再说这说那,于佑哥面子上也不大好看。众人立刻都停止了有关剑南悠的话题。

    “咳……”鄙视剑南悠是由战无伤开始的,于是他连忙在找话题转移,“那啥……嗯……不知道托德送到了没有?”

    “应该快了吧……”韩家公子说。

    “你怎么把位置都说出来了?他们不会真的能追上吧?”战无伤说。

    “当然不会。”韩家公子笑了笑。

    落曰城的佣兵同盟,还有百战佣兵团,双方都急吼吼地朝北城门冲去。云端城玩家自然不可能轻意放任他们离去,努力阻拦。但是地图如此辽阔,在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想悉数拦下,十分不现实。还是有不少人溜过了阻拦。

    北城门之下的热闹,已是可以预见的。

    而此时,落曰城的东城门处,一行三人,两男一女静静地,若无其事地走入了城门。

    “就快到了!”当中一人脸上浮现出狂喜,如释重负,胜利就在眼前等等一系列情绪交织而成的表情,却是用极低的嗓门说出了这句话。

    “嗯!”他身边的姑娘只是低低了应了一声,姑娘眼神中显露着无比丰富的经验,警惕地打量着进入城门以后遇到的玩家。

    “这边!”之前说话的那男人正是纵横四海的会长无誓之剑。进了东城门后,他带头向右一转,街道越来越是僻静,但他已经可以看到前方的地牢大门,心底又是一阵激动。

    那姑娘继续警惕的一扫周围,街上只有几个行色匆匆赶路的玩家快步一跑而过,于是她也终于是慢慢放下紧张,渐渐有了石头落地的表情。

    “想不到真这么容易就到了。”无誓之剑说,声音比之前又提了几个分贝。

    “是啊!”这姑娘平静的脸上也起了一丝笑容。

    “请!”此时心态放松,无誓之剑平时喜欢在姑娘面前显显派头的骨头又痒起来了,在地牢门外的石阶旁,还很绅士地伸手示意那姑娘先行。  [miao^bi^ge].  首发

    “请什么请啊,就到这了。”突然有人说了句话。

    无誓之剑如遭雷击,根本都没去看声音传来的方向是谁,急忙就想朝地牢门冲去,结果牢门一开,数名玩家已经提前跃出,张弓搭箭对准了他们三人。

    无誓之剑不得不停下了脚步,此时台阶上了数层,站位较高,回头一瞅那声音转的方向,看到那房顶上躺着个人,此时刚刚坐起,笑眯眯地望着无誓之剑:“还好老子还赶得上。”

    “水深!!!”无誓之剑失声叫道。

    “是我啊!老大你不会以为你离开了我们林荫城,我们的任务就会被划为结束吧?告诉你,没到最后一刻,任务永远都是成立的。”水深心情实在是很好。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