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八十七章 陷阱,又见陷阱

第三百八十七章 陷阱,又见陷阱2017-11-10 16:29:51Ctrl+D 收藏本站

    无誓之剑脸如死灰,他在第一时间发出的一条消息,是给韩家公子:“糟糕了,水深在这里!!!”

    “水深?”收到消息的韩家公子也吃了一惊,对于他们这路奇兵会遇上点什么麻烦意外他并不会觉得奇怪,只是没想到水深居然也这么不辞辛苦地一路追了过来。

    “水深都来啦!”听到这消息,其他人自然也是惊呼。

    韩家公子很无奈地点了点头:“这家伙总是这么缠人。”

    战无伤居然很理解地点了点头,更是一脸很有感触的臭屁模样道:“能和同一个姑娘一起走过七个网游,可以想象他缠人的功力。”

    其他人鄙视。

    “这下怎么办?”佑哥急问。

    “能怎么办?我们肯定是赶不过去了。”韩家公子摊手。

    “难道你会没有安排?”大家已经都很了解韩家公子的脾气,就喜欢搞点惊喜活动,让人又惊又喜的。

    “有倒是有,大招当然是留到最重要的关头了。”韩家公子说。

    “千里?”众人已经异口同声了。

    韩家公子未置可否,形同默认。

    “千里一直跟着他们的吗?”众人问。有关这次行动计划分有多部分,广大人民群众只知最浅显的一部分,落曰城方面推断出的这只到了这一步。而他们这一行人,好赖又多知道一部分,就是托德是另有一条路线的。而此时,有关托德身边的安全问题,却是连他们都不知道的。而且他们有理由相信,可能连无誓之剑自己都不知道,韩家公子的恶趣味就是这么让人上火。

    “无誓之剑他们,去的是落曰城的东城门,那里进去距离地牢不远。”韩家公子说。

    “哦……”众人应道,他们早就疑心韩家公子说什么托德他们去了北城门是鬼话,果不其然。既然地牢在东城门附近,那么从北城门进城和从东城门进城路程上就没两样了,区别只在于一个是在城内走,一个是在城外走。

    “可是,你怎么知道地牢离东城门近?这边你有朋友?”佑哥问。

    韩家公子摇了摇头:“千里说的。”

    “千里?他有朋友?”大家更惊奇,他们可是知道顾飞是个网游新嫩的,在游戏里怎么可能会有什么老朋友。

    “千里是第一个进了落曰城的,他打听了路线,然后我再建议无誓之剑走东城门进城。”韩家公子解释。

    “他第一个进城?为什么?就为了去打探路线……呃……”众人嘀咕着。

    “那只是顺便,更重要的是,他需要洗一下PK值。”韩家公子说。

    “哦……”众人立刻恍然。顾飞PK值超高,随便杀几个又要破30,然后又是一屁股的麻烦,大战之前,他是需要洗洗PK值的。感情在大家都非常忙活的这几小时里,这家伙在落曰城里可也没闲着。

    至此韩家公子的剧本才算清晰明了。云端玩家,在这最后一关中,分成了四支分队。

    第一队,由广大人民群众组成,虽然分成四队,实质上却只能算是一队,他们吸引着绝大部分对手的注意力;

    第二队,就是韩家公子他们的精英小队了,佯装在河谷挺进,吸引能看穿这点意图的落曰城精英队,此外就是吸引身后目的不明的剑南悠一伙人。那七个家伙趴在巨石上玩鹰眼的时候,早被观察地形的韩家公子看了个正着。他手里可有从茫茫的莽莽那借来的望远镜,比鹰眼还鹰眼,别说看到他们七个人了,连剑南悠都直接被他认了出来。之后河谷里的一幕又一幕,都是他刻意导演出来的。这一路也进行的异常顺利。

    至于第三队,自然就是真正带着托德私奔的无誓之剑小队了。他们乘乱混在普通练级玩家群中,渐走渐远,再看就像是回城的普通玩家,双方战得焦头烂额,哪有人会注意到这细节?

    而第四队,那就是顾飞单独一人了。单独一人自然是全场最没人关注的对象,他速度又快,提前很久就进了落曰城。通缉任务洗掉PK,关键时候大显身手救无誓之剑于水火。

    “那千里能及时赶到吗?”众高手依然忧心。

    韩家公子没说话。

    地牢门外,随在托德左右的,是无誓之剑和茫茫的莽莽。此时被一干弓箭手拦在地牢门前,阻住了去路。

    房顶上的水深已经站起身,居高临下,抱着双臂很是得意:“怎么样,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

    “你怎么会在这里?”无誓之剑也是老江湖了,一边说话拖延时间,一边注意着目前的形势。水深的人手似乎也并不是很多,自己如果随便多几个兄弟,或许就能支撑一会,但遗憾的是自己目前只有两个人。

    “怎么样?想不到吧!”水深笑。

    “的确想不到,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行踪?”无誓之剑这三人组的行踪瞒过了所有人,想不到水深却是一脸成竹在胸地在这守株待兔。这的确值得惊讶,不过坦白说无誓之剑眼下一点都不关心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想的就是托延托延再托延。

    “我只告诉你一点,作为行会,一定要要求成员时时把行会徽章戴在显眼的地方,就像我这样!”水深不上无誓之剑的当,只是拎了拎自己胸前的徽章后,如此简单说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无誓之剑大声问道。

    水深却已经不再理他,一扬手:“挂了他们俩。”

    这话刚落,那堵在台阶上方的弓箭手中就已经闪起一道白光,竟有一人已经被秒杀。一个火红的人影已经在台阶上现身,那叫一个威风八面,手里一把短短的匕首被舞得像大砍刀似的,身子也被充作武器一样四下冲撞,摆明了是欺负弓箭手在近身战中毫无抵抗力。

    果不其然,台阶上两排弓箭手被这人横冲直撞了一下后,纷纷手足无措。好些玩家弓都已经拉开就准备放箭的,这一挤一哆嗦箭是四下乱飞。房顶上的水深一缩脑袋,有一箭擦着他头皮过去了。

    “又是你!”这会轮到水深怒了。闪出的火色人影是细腰舞,在林荫城时水深就险些栽这姑娘手上,关键时刻又遇她捣乱,也是有些恼火。但心下更知这姑娘强悍之极,让自己这帮子弓箭手去和他内搏无疑是自寻死路。

    细腰舞根本连看都不看他,抄着匕首看哪个弓箭手想放箭就去捅谁。弓箭手们个个慌里慌张四下逃散,无誓之剑大喜过望,乘机就想继续冲上,不想突然身后飞来一箭正落脚下。无誓之剑自信自己还是绝无可能被一箭就给秒杀的,所以根本不以为意,不想这箭射于脚下跟着就是“啪啦”一声轻响,一个比常见的潜伏者所用的陷阱夹小一号的夹子弹出,卡在了无誓之剑的脚踝。

    夹子虽小,无誓之剑却立时变得寸步难移。台阶上方堵路的众弓手此时被细腰舞追得四散开去,那地牢铁门就光秃秃地摆在无誓之剑面前,他去没法上前,急得都快吐出血来。

    细腰舞这忙活着冲开了道,却不见身后有反应,回头朝无誓之剑狂吼:“快进去啊,还磨蹭什么呢!!!”

    无誓之剑那是欲哭无泪:“夹住了!!”

    跟着“啪啪”两声,无誓之剑身子上又被插了两箭。细腰舞虽猛,但对手毕竟人数上占优,她这一冲杀,虽然又解决了两个,但余下人四散开去让她分身乏术。那些抽得空来的家伙抬手就朝无誓之剑放箭。 网游之近战法师:.miao bi ge.com

    好在无誓之剑这战士也不是假的,骨头够硬,吃了两箭也没大碍。一边茫茫的莽莽连忙给他回复。

    但这陷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消失,照林荫城里那势头,怎么也得一分多钟,无誓之剑正焦急万分,突然就觉得脚下一松,低头一看陷阱夹子居然已经开了。这时哪里还有半分犹豫,迈步就要继续冲,却马上又听到一声“啪啦”。

    无誓之剑心肝乱颤低头一看,旧的夹子不在了,新的夹子又套上了,无誓之剑几乎要抓狂。心知这肯定是处于身后房顶的水深在搞鬼,猛然扭头准备骂两声出气,结果一头转过来正被一枝箭钉在了脑门,无誓之剑张大嘴话也没说出来。

    一边的茫茫的莽莽都吓了一跳,看他这模样当他要死了,回复术狂丢了两个。茫茫的莽莽由于转职了暗夜牧师,回复术的效果大不如前。但好在他是纯智力加点的牧师,加点所影响的回复效果总算还有体现,所以倒也没显得不堪大用。

    这边细腰舞想快些化解危机,追得很急,突然一个不慎,脚底下也传来一声“啪”,低头一瞅,竟然也被一陷阱夹给夹到。此时瞅着地面在一细看,这才发觉,水深手下这帮转职潜伏者的弓箭手们,四下逃散的同时在这台阶上甩得到底都是陷阱夹。原本这种没有任何掩护的陷阱夹不可能夹到人,但问题是台阶这里道路并没多宽,这些家伙扔得又多,细腰舞只顾追人一时未察,一不小心就居然就着了道……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