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八十八章 心惊肉跳

第三百八十八章 心惊肉跳2017-11-10 16:29:52Ctrl+D 收藏本站

    “哈哈哈哈!”房顶上的水深志得意满地大笑。

    细腰舞所中陷阱可不是他的陷阱箭,他这帮弟兄的陷阱效果几乎都在一分钟之上。细腰舞一身装备再豪华,恐怕对于抵抗陷抗也是没什么针对姓的。此时细腰舞中了陷阱,果然也无计可施,只能在那咬牙切齿。

    水深一边乐着,一边又给无誓之剑脚底下补了一箭。而一切正如他所知,他们护送的这个NPC托德完全是随从无誓之剑的脚步,此时无誓之剑站定,他立刻也就乖乖地在一旁一动不动。

    其他潜伏者们此时散落在台阶各处,拉了弓纷纷朝细腰舞射来。这妞搞得他们很是狼狈,自然要出一口恶气了。

    结果,这么多箭射到细腰舞身上,她依然屹立不挂。连水深都忍不住倒吸口凉气。虽然这帮兄弟都是转职潜伏者,再加上身上装备以强化陷阱为主,直接攻击力不能和神箭手相比。但这么些人一次齐射,居然没能把细腰舞这样一个盗贼干掉,这装备得强到什么程度啊!

    大家都惊诧呢!甚至有心怀不轨者幻想着挂了细腰舞后能爆个一件两件的超级极品出来,连忙又纷纷挽弓搭箭,结果这边茫茫的莽莽已经一个回复术飘下去,细腰舞轻松挺下这轮。

    “先挂了那个牧师!!”水深皱眉喊道。

    茫茫的莽莽是三人中唯一行动自由的,战斗经验丰富的她却早料到对手很快就要先拿她这个牧师开刀了,于是抢先已经做出了规避。

    但她做出的举动对手尚未说什么,无誓之剑率先泪流满面了:“大姐,你不能这样啊!”

    两人同行了这一路,这个美女看起来一直是沉默寡言,想不到此时的举动却是如何疯狂豪迈。茫茫的莽莽居然是闪到了托德身侧,拿托德当盾牌使。的确,在林荫城的毁灭级别的法术轰击下,这托德都活下来说明他的血很厚,但问题是受了那样一轮轰击,托德的生命还有多少没有人知道。无誓之剑也试着让牧师给他回复,也是不见效果。无誓之剑真怕这家伙的生命非常惊险地就剩个1,那可就悲哀了。

    此时双方交手,无誓之剑还一直挺庆幸对方只顾先照玩家招呼,没有急着向托德交手。结果这下倒好,茫茫的莽莽主动把敌人的注意力朝托德身上勾引。

    反正挂了托德也是迟早的事,这些家伙们又哪里有什么忌讳,也不管是射到托德还是射向茫茫的莽莽,箭依然放了过来。

    这每一箭射到托德身上,无誓之剑的心都要跟着揪起一下。数箭下来,托德没死,无誓之剑心跳直逼每秒150,系统迅速发出最高级的红色警报:玩家心率严重过速,三分钟内如不能恢复,将强行切断游戏。

    这时候哪能被强制下线?无誓之剑一听这系统消息更紧张,突破150直逼200,系统再次警报:心率持续加速,一分钟内不能恢复,将强行切断游戏。

    无誓之剑连忙闭眼,深呼吸,大喘气,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托德是金刚不死,永远不死……

    而这时房顶上的水深也是吃惊不小。茫茫的莽莽敢拿托德当挡箭牌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茫茫的莽莽这一站位,居然挡住了他朝无誓之剑脚底放箭的射击角度。

    水深连忙在房顶走位,发现那姑娘也正仰头望着他,两相呼应,角度完全被锁。那姑娘更是朝他一挥法杖,就见杖尖黑雾一闪,水深只觉得一阵眩晕感,生命竟然有所下降。

    “这就是暗牧啊!”水深心下惊叹。刚才那一晕之下脚底不稳险些从房顶栽下,好在这感觉稍纵即逝。水深飞快又换身位放出一箭。

    茫茫的莽莽想替无誓之剑去挡这下,却还是慢了一拍。无誓之剑刚落脚下又一松,刚闭着的眼还没来及挣,紧跟着就又紧上了。茫茫的莽莽也因为这一下身形略有暴露,肩膀上吃了一箭。立刻一个回复术刷自己头上。

    水深看有这个经验似乎很丰富的姑娘捣乱,自己或许哪一箭射不准,真有点麻烦。连忙朝其他人招呼:“陷阱!!”

    增加陷阱效果时间,这只是这些潜伏者们身上强化装备的一部分,另外他们还纷纷装备有增加陷阱数量的装备。再加上他们的技能熟练都级高,每人放三五个陷阱根本不在话下。

    主城内街道大多是石板路无法掩藏陷阱,但此时两人不能动,一人不敢乱动,这帮家伙肆无忌惮了冲上来,明目张胆地就在台阶上布起了陷阱。这地牢门外的台阶本就没多少层,也没多宽,这每人三五个陷阱放完,立刻密密麻麻地让人恶心地想吐!

    这已经是把陷阱耍得银荡到极至了。一大堆的夹子就明晃晃地摆在了你眼皮下面。想不踩中?惦着脚尖麻雀跳都十分有悬念。

    尤其细腰舞,她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但现在这身遭几米的环境被这帮家伙弄成这副模样,怎么还速度得起来?等着自己惦着脚尖蹦到对方面前,八成都被射成刺猬了。

    而这帮家伙研究这些良久,看起来是各摆各得乱丢,结果最后完成后是错落有致别有内涵。他们的人也在弄完后都退到了圈外——他们是远程职业啊!根本不需要近身。

    “哈哈哈哈!这下三位还有什么高招吗?”水深又得意上了。

    “你啰嗦什么啊!抓紧时间动手啊!”突得空气里传出一句女声。三人听到却都没见人,心知是潜行中的盗贼。

    “大家动手,自由发挥,随便乱射!”水深下令,自己率先也放了一箭,射得是细腰舞那姑娘。

    “那个混帐呢!不是说关键时刻他就会出现了吗?”细腰舞大骂。

    细腰舞突然现身无誓之剑都很意外了,他根本不知道还会有救星,连忙问道:“还有谁,还有谁?哎哟……”一边问着,嘴角上被人射了一箭。这受攻击中到身上一般玩家都觉得没什么,但往往是打到头上时,虽然是一样的痛觉系统,但都有一种很莫名的心里上的恐惧。

    还会有救星?水深听了心头难免也是一紧。眼下局势虽然已经控制,但托德这鬼家伙生命不知道有多少。已经在林荫城炸过他一次了,现在射了几箭也没见它有什么感觉。难不成是这两天他的生命还自动回复了?水深想到这种可能心都碎了。那么多法师一起齐轰都没死,要是那些生命,自己这点人射光得射到什么时候去?夜长梦多啊!落曰城这里一大堆人还在急吼吼地找这家伙呢!

    水深这次出来,本就没有带齐所有人马。在临水城时,又是落下了很大一部分。当时他们原是在等下一班船。却收到云端城这边的战术情报。无誓之剑带托德悄然入城,这恐怕不会受到什么阻碍。水深他们在码头等船这四个小时是肯定耽搁不起的。

    可是没船又能让他们怎么样?这着急模样后来被临水码头的卖酒人看在眼里,上来一问,得悉了情况,立刻向他们高价推销玩家自发的摆渡生意。

    这可不是顾飞他们三个当时误上的贼船,是码头这边开设酒铺的几家行会又联手一起推出的正规业务。这原本都是各行会自己偶尔有需要时自备的一点小船,后来发现有时大部分时间都闲置,不如看有没有别人需要,也可以当生意来做。

    水深无奈之下也只能接受,可惜玩家自制小船载客有限,虽不只一艘,却也没能力把水深他们所有人都运过去。水深只好先选了一些人搭这小船抓紧赶路。真要等四小时后再坐系统大船过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水深他们起步晚,但好在全都是速度职业,所以才能越在无誓之剑他们前面先一步到了地牢这边。水深也同样带有法师牧师一类的职业,但为了争分夺秒赶路,那些个没速度的职业只好先不理会了。这才导致现在地牢门外他们清一色的潜伏者,法师之类的都还没来及过来呢!

    这一听对方还有帮手,水深心里也有些打鼓。他站得高,看得也远,四下扫扫,只见寻常玩家,不见什么像是援兵一样的人,心刚稍安。突然听到“吱啦”一声。  [miao^bi^ge].  首发

    这地牢地处偏僻,很是安静,现在双方交手,一边没还手之力,一边只是射箭,只闻嗖嗖的箭风声,这“吱啦”一声就显得特别的唐突刺耳。

    所有人情不自禁地顺声望去,就见街道上离地牢不远处,一座甚是起眼的建筑,房门被人拉开,一人敞着黑色法袍,抗着紫黑色长剑,从门里迈步走了出来。一转身已朝这边望来,一边快步走着,一边伸手抹着汗:“催这么急啊!什么状况?这不是都还活着吗?”

    “靠,你怎么才来啊!!!”细腰舞上火。她脚下的陷阱其实刚才已经到时间了,她无奈地惦着脚走路来着,结果很快就不小心踩到第二个。

    “刚通缉的那家伙跑得挺远,追半天,这不已经回来了嘛!”这人越走已是越近,肩上的剑已划下,朝斜前方指出。

    这是法师吟唱的起手式!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