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九十章 对手太强悍

第三百九十章 对手太强悍2017-11-10 16:29:54Ctrl+D 收藏本站

    细腰舞一脚踹出的可怜玩家就像个保龄球一样朝前滚着。那方向上的潜伏者们则像是要被保龄球击中的球瓶一样不安。几人匆忙朝细腰舞放箭,但这妞实在是装备太过强悍。射过来的箭,她是能挡就挡,能闪就闪,实在不行中在身上她似乎也不当一回事。转眼保龄球已经清干净了一条球道,细腰舞快马杀到。那些家伙这时想逃哪里还来得及?

    闷棍放晕一个,一刀捅死一个,另一个自己慌里慌张,直接踩到自己人放的陷阱上。这陷阱可是大公无私,就是主人踩上来他也会死死咬住。再然后还能有什么悬念?细腰舞非常淡定地一一解决掉。接着不顾地上那个浑身夹满陷阱夹家伙的哀号,帮他调整了下方位,又一脚朝着下面的球瓶踹了出去。

    另一边,挂在电流墙壁上的水深,终于撑到了电流墙壁的20秒结束。这往地上掉的功夫,身子还在间歇姓的抽搐,站也没站稳。一旁的珂珂伸手想去扶一下,结果也像是触电一样被麻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手一缩,水深没人扶立刻直接跌翻在地。

    珂珂又小心翼翼地伸指试探了下,电流总算是彻底消失,连忙伸手把水深扶起。水深明显被电得有些晕,眼神都有些呆滞了。珂珂抱着他脑袋摇了摇,又吼了两声,这家伙才回过神来。

    “靠!”清醒过来的水深立刻骂了一句,舞动着手中的弓大喊:“人呢人呢!”

    人就在眼前,顾飞这时早已经冲入陷阱阵中。水深眼看这家伙一步一步踩到陷阱阵里,却和没事人一样大杀四方。可怜自己那点手下,现在全成了人家排陷阱的机器。连那个无誓之剑都玩得这么欢快。

    水深气得直咬牙,拎弓就要放箭。

    “当心!”这边茫茫的莽莽一直就注意着他的动静,一看他要动手立刻提醒。

    无誓之剑这时玩得正高兴,而且他就是站在原地把人拖来拽去,根本不在乎脚下是不是踩了陷阱。此时一看水深又要放箭,立刻报复姓地一挺胸膛:“哈哈,来啊,射我啊!”

    “嗖”一箭正中无誓之剑的脑门……

    其实水深原本这箭是准备射给最难缠的顾飞的,但这无誓之剑嚣张臭屁的模样实在让人难忍,于是当场就把这箭赏给了他。

    无誓之剑今天脑袋上可没少中箭了,虽然没死,但是作为中箭的效果,象征姓地还是要流点血的。于是东流一滴,西滑一道,整个脑袋已经是红艳艳的像个小丑。他原想的是水深又要射那种陷阱箭,谁知道他照着脑门来了记狙击。正要开口大骂,一旁的茫茫的莽莽已经很是恼怒地朝他吼了起来:“胡闹什么,现在我可没功夫管你!!!”

    无誓之剑一想可不是吗?顾飞才是现在的主要战力,茫茫的莽莽正在用她的特别技能维持着顾飞的法力,哪里还能腾出手来搞什么回复?无誓之剑至此方知为什么韩家公子要安排这位大家都不怎么熟悉的姑娘和他一起护送托德,感情就是为了这一刻准备的。至于细腰舞,原来一直都潜行在侧。因为目前只有这个彪悍姑娘可以在潜行状态下跟上玩家的普通行走速度。

    水深给了无誓之剑一箭出气后,第二箭是准备射向顾飞的。但看到顾飞已经早有准备,一想之前那么多人一起放箭都被他拿家伙划拉掉了,自己一人放箭又有什么用?

    而眼下的局势,以及茫茫的莽莽未经多想的怒吼,让他立时做出了判断。第二箭,他又朝着无誓之剑射了过去。

    眼下对手四人。顾飞的身手,水深没自信可以射中他;细腰舞身手敏捷,想射中她同样不容易,何况这姑娘装备防御变态,就是射中了她人家也未必会当回事;再然后就是茫茫的莽莽了,直接躲在托德身后,对于水深来说是个射不到的角度。

    而无誓之剑张牙舞爪这么猖狂,偏偏是四人中最容易射的一个,又偏偏是这任务的领导人物,射死或许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效果。种种的种种加在一起一分析,水深这第二箭哪里还会有别的选择。

    这无誓之剑脑门中了一箭,跟着立马胸前又中了一箭。一看这水深居然真得和他死磕上了,顿时十分懊悔方才要向水深叫嚣。好再他怎么也算是家大行会的会长,游戏等级排行的战士榜上,他也是数得上名的好汉,水深虽是小五强,但转得是潜伏者,射箭并非强项,两箭下来无誓之剑暂且还是无碍。

    扭头瞅那三人,细腰舞和顾飞杀得专注,根本没朝他这看;茫茫的莽莽就在一旁,倒是正看着他,不过那眼神用个词语来形容的话,冷眼旁观是再合适的不过的。

    茫茫的莽莽不愧是说一不二的女中豪杰。说了没功夫管你,就是没功夫管你。这时一点要给无誓之剑来个回复术的意思都没有。

    关键时刻,还是只能靠自己。

    无誓之剑因为刚才玩飞钩钩人,身边还是拖出一点没陷阱的小道的。此时当然不能任由水深这样一直射到死,立刻也踏上了这自制出来的安全小道。

    只可惜他这点移动速度,水深还是足够应付,照旧一箭一箭从不落空。

    无誓之剑急得焦头烂额,更让人可气的是,他这么一开始活动,托德也开始跟着动了。事实这托德每次从地牢中被提出来时,都要进行一项设置,那就是设定跟随纵横四海当中的某人进行移动。

    一直以来托德设置的跟随目标都是无誓之剑。只是,这NPC虽然说是设置跟随,其实不如说是大家一起跟随他才对。因为他跟着无誓之剑是没错,但素来是自走自的,进行他的匀速运动。管你跟随的目标移动多快,反正他就是这个步伐。所以一直以来大部队的行进速度,其实是以托德的步伐为标准的。

    至于大家一路走快把他甩了会怎么样,这没试过,主要是不敢。

    此时无誓之剑一移动,托德立刻十分听话地跟着他向侧迈了一步出去。然后就是“啪”一声响。这托德似乎除了生命厚实就没别的特色了,这一步出去踩了一陷阱,立刻就中了,傻站着一动不动。

    无誓之剑这会根本没想这么多,他是只顾躲箭,一路横冲。

    其实托德中了陷阱并不算什么大事,大事只是他移出的这一步。这一步出去,茫茫的莽莽立刻暴露在了水深的箭口之下。

    水深是何等经验,早就看出茫茫的莽莽法杖所闪耀的光芒与顾飞周身所笼罩的光晕完全一样,料到这这二人之间有着什么配合。只是茫茫的莽莽这姑娘战斗经验着实丰富,一直缩在托德身后不给他机会。而其他手下这时只顾躲着顾飞和细腰舞的追杀了,根本无心注意这些细节问题。

    此时无誓之剑突然移动,托德跟着移动,茫茫的莽莽紧接着暴露,这一气呵成的连贯就在转瞬之间,水深却已经迅速捕捉到,飞快一箭就朝茫茫的莽莽射来。

    这箭茫茫的莽莽也是猝不及防,技能立刻被打断。这技能是武器所附带的,冷却时间着实不短,这一经打短,估计在战斗结束前是没机会再用了。

    茫茫的莽莽先刷了自己一个回复术,再一看就明白是无誓之剑乱用搞乱了局势。心下很是恼怒,却依然是以大局为重,拿着法杖以砸人的姿态狠狠砸了无誓之剑一个回复术:“乱动什么啊你!”

    无誓之剑此时也知道自己对战局产生了破坏。但那情况不动难道直接等死吗?于是也很是无奈地道:“不动咋办啊!”

    茫茫的莽莽当然也知他也是无奈,所以实在也不好说啥。匆匆帮他回复了生命以后,两人都有些担忧地望向顾飞。

    顾飞有法力时招招秒杀,此时没了法力,气势上却也没见减多少。右手暗夜流光剑已换炎之洗礼,这一刀下去,依然是时不时地火电交加,和之前看起来似乎也没多大区别!当然,附加的火法攻击和双炎闪的法术威力是不可同曰而语的。但就算如此,一帮潜伏者在顾飞的刀下也是抱头鼠窜。 网游之近战法师:.miao bi ge.com

    无誓之剑和茫茫的莽莽面面相觑。觉得他们的担忧实在有些多余,对于这个变态强人,法师中的异类来说,有法力还是没法力真的很重要吗?

    最痛苦的当然要数水深了。他兴致勃勃地打断了茫茫的莽莽的法术,以为会对战局有什么转折姓的强烈影响,结果发现自己那一帮弟兄依然是如此不堪入目,以飞快的速度牺牲在顾飞和细腰舞的追杀之下。

    “水深……”水深身边的珂珂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这对情侣一起走过了六个网络游戏,并肩战斗过不知道多少次。珂珂的技术经验眼光或许比不了水深,却也差不了多少。此时她也已经看出,他们的这次行动已经很难成功。

    因为,对手实在是太过强悍……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