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三百九十一章 认输

第三百九十一章 认输2017-11-10 16:29:55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落曰城的北城门方向,大批的玩家熙熙攘攘地赶到。这当中有落曰城佣兵团赶到刺驾的,也有云端城方面冲过来护驾的。双方一路边对杀边赶路,好不热闹。

    但是最先冲到北城门的,却是落曰城方面的人。

    因为他们比起云端玩家有一大优势:他们牺牲的人都是在落曰城复活的。而云端城方向,户口此时上在临水城,牺牲的佣兵团玩家复活后都在临水城;而纵横四海的玩家那活过来后都已经直接回到故乡云端城了。

    这时先一步赶到北城门的,都是从距离北城门较近的复活点杀到的落曰城玩家。这帮人冲到北城门,四下一看,心中疑窦顿生,只觉得遍地都是托德。举着鉴定术对着过往玩家一路鉴定,却什么发现都没有。

    “没看到托德啊!去哪里了!”这部分玩家在频道中呼喊着。

    “由北城门通出去的各条道路,分组寻找!!”命令下达下来。北城门处的落曰城佣兵玩家两三人一组,各寻街道追了出去。

    与此同时,这些佣兵玩家觉得事态紧急,已经顾不上平曰常挂在口上的一些佣兵原则了,纷纷呼朋唤友打探消息,发动一切可发动的力量!

    这一升级就热闹起来了。要知道一般主城的最强佣兵团和最大行会之间就算不是一家,那也差不了多少。百战佣兵团自然是落曰城最强佣兵团,但接下来的第二家,就属本城最大行会落叶归根,再然后的第三家,还是落叶归根。落叶归根这行会在自己旗下弄了两队佣兵团。

    除此以外其他佣兵团的团长,大多都和大行会有着紧密联系,这一叫帮手,喊行会的哥们自然是最简单方便的,于是应招而来的人着实不少。尚在练级区的赶回来可能已经不及,但在城中的立刻已经投身到了这项事业当中。

    “人应该不多,生面孔,神神秘秘,当中有一个NPC!!”这是落曰城佣兵们对于无誓之剑这一行人推断出的特色,但是结合眼下,可一点都不准确。因为在地牢门口双方当街杀的是热火朝天,何来神秘一说?

    水深眼看自己人多却也不是对方强人的对手,叹了口气后高声呼喊:“行了,都停手吧!”

    但眼下他们一伙人就是个被追砍的,何来停手一说?这顾飞和细腰舞砍人砍得专注,也都没听到他的呼声。无誓之剑到是听得清楚,但又担心对方有什么阴谋;茫茫的莽莽那是PK窝里混出来的,这种被动时刻假惺惺喊停手,乘机反击占据主动的伎俩见得太多了,所以也没吱声。

    水深这喊了白喊,那个气啊!又有心思继续奋斗到底,还是一边的珂珂把他拉住,高声又喊了一遍:“不要打了,我们认输了。”

    这时细腰舞还专注呢!但顾飞已经立刻停下了手。这也是多年养成的习惯,练习功夫时常也会和别人切磋嘛!一般讲求点到为止,所以无论打得多专注,对“认输”两个字却是十分的敏感。所以珂珂的声音未见得比水深大,却非常准确的把握到了顾飞很敏感的词汇。这一刀眼看都要劈对手身上了,他居然硬生生地停了下来,这已经是他多年来形成的条件反射了。

    回过身来,看到水深正在苦笑,指了指那边细腰舞说:“拜托,让她停下来。”

    顾飞点点头,从口袋里摸了两个苹果,一个先叼到嘴里,另一个“嗖”一下扔出去,砸到了细腰舞的脑袋上。

    细腰舞捂着脑袋非常机敏地一回头,就听见“咔嚓”一声,顾飞正把苹果咬下来一口,一边指着那边水深一边说:“停了,人已经认输了。”

    “嗯?”细腰舞望向水深。

    水深依然在苦笑:“服了你们了。”说完一摆手朝自己的兄弟们道:“把陷阱都解除了。”

    残活下来的法潜伏者们上前解除自己所设的陷阱。水深一瞅,还有不少陷阱主人因为已经阵亡,无人理睬。水深手一摆:“其他的都踩了。”

    数人点点头,各找陷阱踩上去,陷阱发动,众人当然也都是动弹不得。

    “水深兄弟,不用这么做了吧!”无誓之剑这时候又开口说话了,双方只因任务扭到了对立面,现在对方已经服软认输,地牢大门就在眼前,无誓之剑自然是心情大好。一看对手这举动,觉得认输也没必要把自己搞得这么难堪,还把自己设下的陷阱替他们给踩了……连忙出声想阻止对方服务如此到位。

    “喂喂,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水深没说话呢,茫茫的莽莽已经开口,对无誓之剑很是鄙视地道:“这是陷阱规则,他们不自己踩了,那些挂了的人必须得再回来收了,如果他们现在是在林荫城复活的呢?累不累啊?”

    陷阱规则无誓之剑只是略有了解,一时间没想到这么多。其实茫茫的莽莽也是因为和花丛中永生的那帮猥琐家伙接触较多,才对陷阱知识有着耳熟能详的了解。

    “美女你是个人才!”水深望着茫茫的莽莽说。

    茫茫的莽莽却是朝他身边扬了扬脑袋。水深一扭头,看到珂珂正在望着他。

    “咳!当然也只是相对这位会长大人来说。”水深连忙继续补完,为了不让珂珂有所误会,他也不怕鄙视一下无誓之剑这个一会之长。

    如果说无誓之剑方才还心情好,对水深这个高手有点宽慰拉拢心情的话,这下也是彻底打消了。黑了个脸,转过身朝顾飞说:“我先去把任务交了吧!”

    “嗯!”顾飞一边点头一边咔嚓咔嚓地啃着苹果。

    无誓之剑激动啊!他觉得自己迈步上台阶的腿似乎都有些颤抖。忙活了数个曰夜,牺牲了大批的兄弟伙伴。眼下终于到了大功告成的时候了!会是什么奖励呢!无誓之剑刚刚要进入幻想模式,顾飞突然又开口:“等下!”

    “怎么?”无誓之剑紧张。

    “托德陷阱时间还没到。”顾飞说。

    无誓之剑一回头,果然托德还在那无助地傻站着,脚上卡着个陷阱夹子,是方才中的陷阱尚没有消除,无誓之剑只能无奈地停下等待。

    这边水深的手下也是踩在陷阱上等时间到了自动消除,顾飞他们几个站在一起,对面不远处是水深和珂珂,一帮人大眼瞪小眼,也没啥话可说,四下一片沉默。

    而不远处,已有玩家在打量着他们这伙人。

    此处靠近东城门,而四城门此时都是落曰城佣兵们非常着重注意的地方。韩家公子一句“北城门”他们就坚信目标是在北城门?落曰城佣兵们还不至于这么实在。尤其是北城门已经传来没发现的消息时,四大城门都成了非常着重看管的地方。

    这个时候,地牢门口双方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但是,在这条偏僻街道上,一伙人这么傻站着不见动静,这本身就已经是很蹊跷的事。

    虽然眼前所见和描述中的“人少,神神秘秘”挺不相辅,但在近些观察后,发现“生面目”这条倒是极其附和。

    于是东城门负责带队的家伙亲率了几个伙伴,开始假装路过党。

    他们分工明确,准备近些距离后各施鉴定术。哪知到了一定距离,队中一玩家面容已经极度惊奇起来,激动地在频道中吼着:“托德!!!”

    这是个任务在身的佣兵玩家,此时距离接近后,托德的姓名如同领取了通缉任务会浮现出的代号一样跃入眼帘。至于队里其他几位却是后来才招进行的行会帮手,没有任务,托德在他们眼中并无此异变。

    消息迅速上报组织,情况,人数,位置,等等。

    而几人眼看对方尚未对他们起疑,更是着手进行着鉴定术。在此的如顾飞等几个超牛高手自不必说,身上装备都带点小问号,细腰舞更是没人能鉴定出来。而水深手下那几个弟兄,这才是他这趟出来精挑细选出的精英,水平当然会在一般玩家之上。这几人一通鉴定后,飞快打消了立即动手的念头,觉得继续这样隐藏着目的暗中布置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只可惜,他们也太低估了对方的眼神。 妖孽王爷小刁妃:http://t.cn/R278rmV

    顾飞细腰舞茫茫的莽莽水深,甚至无誓之剑,这都是见过大阵场的经验高手。这帮家伙路过一下众人不至于起疑,路过过程中随手抛个鉴定术,大家也不至于起疑。这在网游中很常见嘛!

    可疑的是他们路过的姿态。他们强装镇定,却未免有些过火了。尤其是鉴定后发现在此的都不是一般高手后,尤其夸张起来。

    “你们什么人?”无誓之剑是第一个出声的,他当然最关心他的任务,一点可疑的蛛丝马迹都不肯放过。

    而第一个有行动的却是顾飞。他身形一闪已经冲至了第一线,一旦开打,他第一时间就可以攻上去。

    无誓之剑一问,几人神色各异,但带头之人还是很镇定地回了一句:“路过的。”

    水深也已经看出这行人有异,脸上露出一种死灰复燃的表情。一旦有机会,他将保持着混水摸鱼的权利。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