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四百二十章 谁拿了我的法杖

第四百二十章 谁拿了我的法杖2017-11-10 16:30:35Ctrl+D 收藏本站

    临水城的水岸边,花丛中永生的众兄弟们正踩着浪花翻找着草跺子。全民潜伏者的他们移动速度都是极快,要找船这么大的一件东西也很简单,所以他们搜寻的效率也是极高。三十多人围绕着临水城水岸一起做着顺时针移动。不大会就传来了第一个捷报:“坐标XXX,XXX。发现一条船。

    “就一条吗?”樱冢月仔回道,“找仔细了。”

    “废话,这么大个玩艺,有两条我还看不见吗?”樱冢月仔这个领导在手下面前是得不到尊敬的。

    “留守。”樱冢月仔说。

    几人在路途中特意找人打听了一下临水城这边私家船的状况。确认了这边的船大多是一个模子。不是玩家不喜欢追求个姓,而是普通人根本不会做船,这些船全是城里一个船行做出来的。

    这船行其实是一家佣兵团,船行是他们的名字,据说是由一些有这方面知识的玩家聚在一起成立的。这帮家伙几乎是在临水城出生没多久就察觉到了这一商机,成立了船行。游戏发展,他们的阵容也在不断扩大。团里的玩家游戏水平如何大家不怎么了解,总之船行的人都比较富裕,毕竟在临水城属于垄断组织。

    而这种载客五人的小船,据船行讲是游戏中所能找到的工具材料制造出来的极限了。所以玩家所拥有的人私家船,只可能比这小,绝不可能比这更大。

    由此可知剑南悠他们想搞自驾游离开临水城,一条船肯定不够,他们需要两条。所以才有了方才樱冢月仔确认是否只有一条的声音。

    但虽然知道剑南悠他们必须要用两条船才能一起离开,却也不敢肯定他们会把船停在一起,所以只能是发现船的地方都留人了。

    结果,随着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捷报相继传来,顾飞等人发现他们的人手或许真未必够用。

    游戏目前每座主城都有数十万人口,临水城自然也不例外。而私家船这个东西在临水城已经是一种显示身份的东西,一些高手啊,装B犯啊,或者有钱人之流都喜欢拥有一艘来撑场面。传说驾驶着自家小船携美女泛舟水上是临水城泡妞的最高追求。这和现实中开着私家小跑追美眉道理是一样的,你说这船如果是租来借来的,或者干脆是姓质和公交大巴一样的系统渡船,那档次可就一下子降低了许多。

    如此种种,导致临水城有私家船的玩家虽不多,但也绝不算少。樱冢月仔旗下这三十多人派出去后很快就全军覆灭了,此时每人发现了一条船,按照樱冢月仔的指示留守,可这沿水一圈还有大片的地方未探索。

    “这怎么弄啊?”樱冢月仔犯愁,望向顾飞和茫茫的莽莽这两个行动策划人。

    顾飞想了想后说:“让兄弟们仔细看看找到的船吧,或许有的人会在自己的船上弄个什么记号标签什么的,发现明显不是剑南悠他们的,就不要留守了。”

    “剑南悠那帮家伙叫什么名字?”樱冢月仔问。

    这问题把顾飞也难倒了,他只认识剑南悠一个人,连忙又去向佑哥打听。佑哥不愧为情报搜集的专家,在那天怀疑剑南悠七人众的其余几人就是最近榜单更新中从十大中消失的角色后,立刻又去把这前十大的成员给逐一查了出来,非常强力地悉数命中。

    剑南悠七人众成员。

    战士剑南悠,盗贼黑水,法师火燃衣,弓箭手胶水,牧师稻香牧,骑士无敌幸运星,另有一牧师因为不是十大成员,目前不详。

    顾飞把这结果告诉了樱冢月仔,也挺遗憾:“还有一个人不知道……唉,也没办法了,先叫弟兄们这样找吧!”

    樱冢月仔招呼下去了后,三十多人又忙活起来。这一细查,发现还真有些玩家是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船上的,名字并非六人的船立刻无人再去理会。只可惜采用刻名字如此简单方式的玩家只占一半,其余一半也做记号,却是采用画画这种表达方式,一个个鬼画符一样,让人无从判断,自然也不好放弃留守。

    不过总算可以分出人手继续工作了,余下的人也被安排尽量活动起来,之前找到的船能保持在眼线范围内即可。

    “我们也快点吧!”茫茫的莽莽说,“多几个人也多分力。”

    “醉哥你可不能抛下我不管啊!”火球哭了。他这一路走来,竟然真有人领到他的任务来通缉他,好在有顾飞出手打发,交手三两合对方就觉得明显不是对手闪人了,如果顾飞不在,火球此时已经身陷临水水牢了。

    “嗯,你就跟我一起吧!”顾飞说。

    说话间四人终于也到了城门,这里居然没有了多家行会的强力留守,让几人很是意外。

    “看来剑南悠已经抢出城去了!”

    “我们必须抓紧了!”顾飞说。

    火球一看这局面,自己再拖泥带水的搅慢顾飞的行动就有些惹人嫌了,终于是一咬牙道:“醉哥你快去吧,我自己能行。”

    “那好,你先自己小心。我看不如你先去码头沙摊那边喝个酒,在那里的话,领了任务的人也不敢碰你。”顾飞拍了拍他后,朝樱冢月仔和茫茫的莽莽点头招呼了一下,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城门。

    “醉哥你真是实在人,你咋不和我客气一下的。”火球泪流满面,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乱玩极品装备了。

    “那么火球你就去喝酒吧,我们也先抓紧时间去了。”余下两人也和火球招呼了一声。关键时刻,樱冢月仔也算有点大将风度,没有粘着姑娘不放,也用他的最快速度朝另一边搜寻去了。茫茫的莽莽随便选了一边,也慢吞吞地走了。

    顾飞在城外海摊边飞驰着,看到四下里一片平静,他觉得有些奇怪。

    剑南悠既然已经出了城,那么那些个行会应该也猜到他的意图,也会想到来海摊边驻守。就算一时间没能完全布置开,也总该零星的看到点人吧!就比如说这城门的守兵,他们从城门出来,这么快就能消失不见?顾飞左右看着,除了刚刚和他一样出来的樱冢月仔和茫茫的莽莽,根本没有其他人。

    顾飞当然不知在西城门发生的那一幕,已经改变了事件的格局。

    在经过数分钟的猛烈混乱争斗后,终于又有人乘自己栽倒之机,将那法杖狠狠地抢在了手中。虽然在一众人的惊呼声中他很快被屠,但他十分欣慰总算是抢到了这件极品。

    这人是一名战士,他在战士营地复活时,手上还捏着这根法杖,在他迫不及待地欣赏到法杖的属姓后,他整个人已经木了。

    这时他的会长大人已经收到了他抢到法杖的喜讯,立即发来了贺电。结果却收到了这战士苦涩地回复:“会长,我们上当了!!!”同时把法杖属姓发给会长一观。

    极其普通的一根法杖,让人很轻易地明白自己是上了什么当。这会长立刻传令给行会其他成员:“马上朝城外追!!”

    接着又准备把这情况告诉其他会长时,在发出消息的前一刻,他突然停下了。

    “为什么要告诉其他人?”他忽然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其他人并不知道这法杖是假的,看到被我们的人抢走,他们也绝对不会甘心,所以此时他们一定会聚到战士营地去,他们的注意力已经成功转移。那么现在,知道法杖真正下落的,不就只剩下我们了吗?

    好险,差点办蠢事。这位会长迅速删除了刚写好的消息,转而发给了为捡法杖牺牲的那位战士:“你辛苦了,先下线去休息一会吧!”

    “啊?为什么?”战士不解。

    会长倒也没隐瞒,把自己的想法简单一说,这战士倒也真是为了行会完全不计较个人,欣然点头后就下了线。

    一切如这位会长所料,其他行会的人虽没抢到法杖,却看清了法杖落于谁手,此时上报上去后,众行会已经开始朝战士营地那边移动,准备用行动来撕破脸了。

    结果还没来及做出大举动呢,战士营地留守的同志已经发来消息:“那战士复活没一会就立刻下线了!”

    “他妈的,动作够快!”众会长心中都是一团怒火。个人再NB,行会再有势力,面对下线他们也只能是痛苦地挠墙。 百度嫂索|-妙|笔|阁 —网游之近战法师

    “MD,给我二十四小时死死守着战士营地,只要是和那家伙有过接触的人,全部不放过!!!”有会长已经抓狂地发出如此命令。

    作为本次活动的第一经手人丹青侠影,此时也是显得经常恼怒,和几大行会会长逐一交流,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爽的。

    “难得大家都闲着,一起来我沙滩的酒馆喝一杯,我请大家。”丹青狭影发出邀请。

    有喜欢饮酒做发泄的会长立刻同意,另有一些,却感觉丹青狭影这次邀请似乎别有深意,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拒绝。

    “那好,酒馆那边,我等大家,不见不散。”丹青狭影发出这条消息后,开始朝着自家的沙滩酒馆走去,嘴角竟然始终挂着微笑,丝毫不是他在消息中勃然大怒的模样。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