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四百三十二章 这是什么字?

第四百三十二章 这是什么字?2017-11-10 16:30:49Ctrl+D 收藏本站

    霞雾城佣兵大楼,剑南悠一行七人正在这里翻看着任务。他们找的全是玩家所发布的任务,诸如找人帮忙PK,或是杀人越货之类最受他们关注。

    像“爆视频法师装备”这种大单的生意,并不是时常会有的。剑南悠他们平时也经常做一些零碎的生意赚些零碎的钱,更重要的是:积累客户源。

    剑南悠生意的手段,就是从这些小任务入手,和客户取得一定程度的信任和联系,一但出现大单生意时,对方自然而然就会想到他。而在小生意往来的过程中,剑南悠会和每个客户添加好友,然后细心地以备注的方式记录了每个客户与自己有什么生意往来。这些可都是他用来保证双方关系和谐的把柄。

    剑南悠杀人抢劫,的确很遭人痛恨,但别忘了他每做一笔这样的买卖,幕后必然有人艹控。他不过就是一柄刀,这些幕后握刀的手也比他好不到哪去。剑南悠把自己这柄刀打磨成了双刃剑,他随时保持反噬的可能姓。和每个客户的约定,正是提醒他们:你们也是有把柄在我手中的。

    剑南悠的生意网络就是以此为基础,逐步扩大。而想联系他做生意的方式,说起来也真朴素,就是私聊。对于他好友栏中进入客户组的玩家,他们的需求剑南悠从来都不会拒绝。因为这些人全都有把柄在剑南悠手中,他相信:每个人都有可能出卖别人,但绝不会出卖自己。

    这些客户就是剑南悠的主要收入来源。不过生意想蒸蒸曰上,这客户组当然是越庞大越好。而剑南悠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由客户组里的大户直接再介绍客户进来;另一种,就是像初级阶段一样自己寻找客户,然后从散户一点点发展成为大户,最终进入客户好友列表。而这个发展过程,事实上就是剑南悠捏人把柄的过程。

    此时在佣兵大楼,他们就是在寻找着有潜质成为大户的散户。他们的生意最初就是靠这种手段建立起来的。如何识别有潜质的散户,他们自然已经积累了一套经验,比较含糊不清的任务内容,非团体而是个人,此外,最重要的是要有钱。穷困玩家可是没资格成为剑南悠的客户的。

    七人此时各自翻找,时不时在频道里进行一下交流。

    作为一个团体,各执己见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的。此时七人,剑南悠火燃衣和黑水偏向于一个寻找装备的;胶水和另一牧师则看好一位找人帮忙PK的,稻香牧和骑士无敌幸运星则看重于一位任务普通,但奖励十分丰厚的。

    如此三个目标已经圈定,记下他们的联系方式后七人已经准备离开。他们没有直接在佣兵大楼接受任务,因为他们七人根本不是佣兵团,没这权限。

    雾依然那么浓,七人踏出佣兵大楼的大门,深吸口气,恍然间有种获得新生的感觉。

    “那么开始吧!”剑南悠拿出刚刚抄下的名单说,“黑水,你和燃衣去联系这个蜜桃多;我和稻香去找这个手发软;你们三个去找这个……这个……妈的,这什么字?”

    “哈哈,真没文化你!”终于逃出了追杀网,几人心情愉悦,也开起了玩笑,胶水嘲笑着剑南悠,把纸片接过一看,脸也绿了,传给下一位,接着脸绿。剑南悠扭头望向火燃衣:“你写的什么啊?”这个名字是火燃衣选中抄下来的。

    火燃衣无奈:“我就是照样子画下来的,火星文就这样,我也不认识。”

    “这什么鬼字啊!”黑水举着纸条眯着眼,似乎希望阳光能给他力量。

    最终七人一起尴尬的摇头,这字不认识,就没法输入到搜索栏中,输入不进去,自然就没法搜出这个玩家。剑南悠最后把纸条塞还给了火燃衣:“蜜桃多让他们三个去找,你俩去找这个火星人。”

    其他两组人一边幸灾乐祸地望着头大的火燃衣和黑水,一边各自开始联系自己要找的人。结果蜜桃多和手发软都没开好友,这种情况也很常见,那两组人就一起去邮箱发信件去了,留下黑水和火燃衣拿着那小纸条继续参详。

    “先别说认识了,就算认得,这种字是怎么打出来的?”火燃衣问。

    “我怎么知道。”黑水没好气。

    “这得打听打听啊!”火燃衣说。

    “看,那边有个美眉。”黑水指向某方。

    除了从事打劫这个行业以外,剑南悠七人众和普通玩家也没啥区别,也有爱好。比如泡妞这个在网游中极大众的项目,他们七人中就不乏有爱好者。

    于是从这个美眉开始,火燃衣和黑水开始沿路可怜巴巴地逢人就问。结果一路下来没人认得不说,还受到了不少人鄙视的目光。为了事业,一切都忍了。两人咬牙握拳,继续满大街的追寻着这几个火星文的奥义。

    一条长街这两人走完,一无所获。两人有些口干舌燥。

    “去酒馆喝一杯吧,那里人多,正好也打听。”黑水提议。

    “对,而且我觉得我们应该对症下药。这种字是非主流擅长的,所以我们应该问比较非主流的人,你看你刚才问得那老头就是很不明智的。”火燃衣说。

    “那老头不懂装懂,不认识就算了,他非说这是甲骨文。”黑水说。

    “甲骨文可以用什么输入法输入?”火燃衣问。

    “不知道。”黑水摇头。

    两人这样边聊边走,一路上有遇到可能知道的玩家也会继续上去问,继续着他们的一无所获。终于,他们已经快要走到酒馆了,刚刚走过的一段一直没有遇到人,空荡的街道,四面全是浓郁的迷雾,作为异乡人两人有些不适应这场景,浑身不自在。

    “好久没看到人了。”黑水说。

    “是啊!”火燃衣打量四周。

    终于,前面迷雾中出现黑呼呼的一团人影,让两人十分高兴。

    “看,终于有个人来了。”黑水感慨。

    “管他是谁,快去问问。”火燃衣说。两人半天没和人说话,寂寞了。

    随着脚步的加快,浓雾很快变得透明起来,黑呼呼的人影已经清晰展现在两人眼前,黑水手捧着纸条恨不得用疾行冲上去和人接触,结果双方目光相对的一刻,二人已经停下了脚步。

    一边是一惊,另一边则是一喜。

    顾飞真是十分高兴,他这刚离开酒馆走了还没几步呢,怎么这么快就遇上了?剑南悠离开酒馆竟然留下了这么大的痕迹吗?只是这两个家伙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火燃衣和黑水异口同声。他们一路上都是小心谨慎,胶水累得都快眼出血了,完全确信没有人跟上他们。毕竟,望远镜这玩艺是属于玩家认知外的东西,没人知道游戏中还有这道具。

    “呵呵,真是巧啊!剑南悠呢?”顾飞说。

    火燃衣和黑水没吱声,已经飞快地消息通知了七人众每个成员:那个贱人又到了。

    收到这消息的剑南悠只觉得欲哭无泪,在他看来,他根本就没对顾飞做过什么,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死缠不休的?

    “你俩能逃得了吗?”剑南悠语带悲观,直接就用了“逃”这个字眼。

    “有难度……”火燃衣说。

    自从在临水城岸边欣赏到顾飞的900度双炎闪后,他们终于对于顾飞的可怕有了真实地认知。即使七对一直接对抗他们也觉得胜算渺茫,想赢这家伙必然要有用些旁门左道的伎俩。就是如此考虑之下,剑南悠最终决定放弃爆顾飞装备这一任务。因为爆装备是一项长期而又艰苦的工作,这过程中不知道要杀顾飞多少次。

    每一次都需要精心布置,巧妙安排,剑南悠觉得自己还没那么天才,可以搞出七擒七纵这么反复折腾花样繁新的大阵式,权衡利弊,最终还是决定放弃。实在是因为对付顾飞风险太高,贸然入市很容易就会被套牢,索姓抛出去落得一身干净。可是现在看来,原来他们一早就已经被顾飞给套牢了,居然都追到这个地方来了。

    “你到底想怎样啊?”火燃衣怒吼。

    一边的黑水打了个冷战。火燃衣情急之下居然用了个偶像剧中的常用句式,虽然大敌当前,等级危在旦夕,但是还是不得不窘一下。

    顾飞倒是没察觉,只是静静地说:“我找剑南悠啊,他在哪?”

    “哦,他去西城门那边了。”火燃衣顺口说。

    “是吗?”顾飞笑,“那他方不方便过来一下。”

    “呃,我看不太方便。”火燃衣说。

    “怎么?”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妙>比<閣

    “因为他不怎么想见到你。”

    “难道他想在复活点见到你们?不知道他是准备去法师学院还是去盗贼工会?”顾飞拿人等级进行恐吓。

    两人虽然也不想死,但也无可奈何:“随便你吧!”

    顾飞拔剑,但那两个家伙也绝不会闭目等死,火燃衣一推黑水:“你跑,我挡着。”

    黑水毕竟是盗贼,施展疾行还是有机会逃出顾飞魔爪的,至于火燃衣……下章再说。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