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四百三十九章 极其的挫败感

第四百三十九章 极其的挫败感2017-11-10 16:30:58Ctrl+D 收藏本站

    即使拦不住他们,自己至少也可以解决他们一至三人。剑鬼有这种信念,也有这种自信。他看得出对方情绪不稳,这种时候虽然可能会很勇猛,但是,肯定会失去平曰里娴熟默契的配合。

    至于自己这边。剑鬼望了眼和自己并肩战斗过无数次的韩家公子。作为形势不利的一方,他们也有些紧张。但是,如果有些人是不会受任何形势影响心态的话,韩家公子必然是这种人之一。他那种极度的自恋,虽然有些畸形,但无何否认这是最强烈的自信。剑鬼相信这家伙就是被人踩在脚下啃泥,也依然会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

    剑鬼有时都会想,这根本不是自恋,这家伙已经是自我催眠了……虽然局势不利,但韩家公子是肯定不会出现失误,他们的二人的配合依然不会有瑕疵,想到这点,剑鬼觉得自己可以解决对手二到三人才对。

    剑南悠一行已经破雾冲出。

    在看到眼前没有他们所幻想出来的千军万马,而是只有区区三人时,他们的心情却变得更加糟糕。一直以来搔扰他们的就是那些藏身雾中的“未知敌人”。此时如果豁然开朗的看到他们遐想出的千军万马,他们起码可以得到解释,会有踏实感。

    结果,三人!只有三人,这一点也不像是陷阱。真的陷阱,真的埋伏到底在哪里?六人都快要抓狂了,但他们已经停不下来。这一冲,已经是他们所有情绪积蓄爆发出的最后斗志,停下来就意味着他们心底里的妥协放弃。

    他们当然不肯放弃。既然还是看不到千军万马,那就先拿你们这三人出气!

    火燃衣率先停下了脚步,他要吟唱,非瞬发法术吟唱时脚下不能有移动,这次他总算没有忘记这条系统规则。

    “烽火连城,起!”火燃衣大声吟唱,冲天的火燃在佑哥和韩家公子二人身后喷起,但二人听着他的吟唱,却是连动都没动。

    法术施放的位置,剑鬼看得穿,他长期以来的战友韩家公子当然也看得穿。韩家公子对于坐标定位,距离感之类的事情可以说得上是天赋异禀。他看得或许比许多人还要清晰透彻。况且这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太多的高手都可以做到一这点,顶多就是战斗中跑位变化一时间错过了观察而已,但一上来第一回合就被法术炸中,绝无可能。

    这道理火燃衣本该懂,他也本该知道他对阵的人不是普通菜鸟。

    遗憾的是今天的火燃衣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挫败,极多!

    他的法术一次次被人看破,无功而返。

    他以为拦截对手万无一失的烽火连城,被百世经纶一个飞身上墙,顾飞一个瞬间移动,没事人一样就穿了过来。

    临水城,他自己烧死在自己的烽火连城当中,有人好奇地问过他算了PK值没有。

    这之后,他领着青狭行会的人和自己的兄弟们汇合,险些全军覆灭在临水城海边。

    到了霞雾城,大家挑目标客户,他弄出一个谁都不认识名字的火星人。

    再然后,他为求自己也脱身,连累黑火烧死在了他的烧火连城中,这次没有人和他谈PK值的事。如果有人谈,他会更崩溃——就是因为这一点PK值,导致了他们现在的局面。

    火燃衣已经被足够多的挫败感给包围了,此时看到那个骑士和牧师面对自己的法术丝毫不惧,泰然自若地原地未动,自己的烽火连城像他妈是二人的背景板,火燃衣仅存的自信已经轻而易举地消失了。

    他这道烽火连城,本也没想着烧到二人,他只是想设置一道屏障。截三人的退路,让其他“千军万马”那那么容易过来。结果,那两人什么也没做,但也就是这什么也没做将他击倒了。

    火燃衣的计划第二步,是在烽火连城断退路后立刻火树千重焰铺开火海,此时他没有动手。因为他忘了,他又失忆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了,他只会傻子一样跟着他们的队伍向前冲,像个战士。

    真正的战士是剑南悠,他冲在最前,是六人中目前理智保存最多的一位。他紧盯着眼前顶在最前的剑鬼,盾牌已经横起,准备一记冲锋就把剑鬼顶飞。

    剑鬼跑位,朝他们的侧面跑位。

    他们是要拦截六人不假,但拦截并不意味着就是正面针尖对麦芒的角力。如果剑鬼会正面扑上去搞拦截,只能说明他也失去了理智。

    区区一人,和六人正面出手?会这么干的人那是顾飞,不是剑鬼。

    剑鬼虽然佩服顾飞,但没弱智到会去模仿顾飞的打法,他依然有他的思路,他会采用最大发挥自己职业特点的打法。

    这种打法,雾隐刺客已经给众人做好很好的诠释了:永远不从你的正面对你下手。这就是刺客。现在的剑鬼就是一个刺客,所以他避开了战士的锋芒,兜向了侧翼。

    侧翼是火燃衣,已经不知道做什么的火燃衣。

    剑鬼当然完全不知火燃衣此时状态,他只是觉得这个法师相当有威胁,尤其落曰城时大家都差点栽他手上,所以选择了这一边,想看有没有机会解决这一大患。

    火燃衣全无反应,他还像个白痴一样的继续朝前冲着。

    “燃衣!!!”剑南悠惊呆了,他已经转步准备去应对剑鬼了,正常的这种时候,火燃衣会迅速闪到他盾牌的掩护下,但今天,火燃衣十分帅气地从他面前跑过,像个战士一样继续冲向前方。

    连剑鬼都有些迷茫了,他们想象不到火燃衣已经崩溃到了这种程度,因为目前还没人体察到火燃衣今天是多么的崎岖坎坷。

    “火燃衣!!”好几个声音在吼他。

    火燃衣突然惊醒,他的症状是失忆,不是之前的黑水,那家伙才是失聪。

    蓦然醒觉后,火燃衣发现已经已然脱离了团队,孤伶伶地站在了战场的空白地带,这可是法师的大忌。

    火燃衣骇然变色,而这种机会,连佑哥都不会错过,他箭步冲上朝着火燃衣就劈出了一刀。

    这一刀不轻,转职后的暗黑骑士伤害修正非常突出,相同的加点下,如果单论普通攻击的话,暗黑骑士是所有职业中位居第二,只输给狂暴战士。

    这一刀砍醒了火燃衣,同时他也发现了自己身上出现了异状态。

    佑哥的薄暮之剑拥有百分之十机率让对手产生虚弱状态,此时非常好运地发动了,不好运的是发动在了火燃衣身上。这没什么意义,虚弱状态是让中者的物理攻击大幅度虚弱,火燃衣是个法师,弱就弱了,无所谓。

    佑哥平时很少PK,更别提是和高手PK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有自信近身蹂躏一个法师。但此时原本准备应对剑鬼的剑南悠立刻调头冲来救援,一道冲锋直刺佑哥。

    佑哥平时大场面经历不足的缺陷立刻显现出来了。他到现在还拥有那种菜鸟玩家初次PK时手冒汗脚发软的毛病。刚才近身欺负法师没发作,此时同样近战的剑南悠冲了过来,佑哥立刻也进入了他的状态。

    毛手毛脚地想躲这冲锋,但动作极其不协调。剑南悠是以盾带剑的重装战士冲锋法,攻击面积大,本来就不好躲,佑哥现在跑起来都同手同脚了,这还能快得起来吗?当即被剑南悠半个盾牌挂到,没飞,被原地带了个转后吧唧一下趴地上了。

    剑鬼看着真想把眼睛捂上。心下叹息:早就听说这佑哥是理论知识骨灰级,实战艹作菜鸟级,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剑南悠撞翻了佑哥,已经是救下了火燃衣,跟着一剑就朝地上的佑哥劈去。

    佑哥今天算是和机率有缘,刚才自己10%的虚弱给发挥了,现在遇到冲锋,晕眩机率他也撞上了。此时趴地不说,还是晕着的,一点抵抗都不能,眼睁睁地挨了剑南悠一剑。

    白光洒下,韩家公子的回复术也是及时施展。骑士职业是均衡体,防御不差,没这么容易被秒。有牧师在旁回复,剑南悠肯定也没撤。

    但剑南悠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头,这一剑被回复后,立刻没有再浪费时间,立刻从佑哥身上跨过冲向韩家公子,头也不回地朝火燃衣丢了一句:“解决他!”

    剑鬼和韩家公子心中都在叫苦,突然出现这种局面是他们没想到的。佑哥和大家斯混这么久,一直是辅助的存在,偶尔跟着大家一起杀,大多是胜局已定的情况下来加快点速率。 医妃狠凶猛:http://t.cn/RAjbWDR

    今天严格来说是佑哥第一次有了独挡一面的机会,虽然PK理论他也胸怀无数,但这种东西不经过历练根本不行,佑哥就是真实的写照。

    剑鬼和韩家公子原本的算盘,是将对方的注意力全数集中到剑鬼身上,由他靠速度周旋,韩家公子从旁援助,能拖一刻是一刻。不想佑哥突然出手跟着就被击倒,让对方形成了逐个击破之势,实在是糟糕之极。

    剑鬼和韩家公子先不说,佑哥此时还晕在地上,火燃衣就站他身旁,此时恍恍忽忽地举起了法杖,指向了佑哥。

    这次还能闪得掉???火燃衣心中的自信突然又燃起来了一点。

    就在这紧张关头,雾中突然传出一声奇怪的声音,紧接着就见一道灰影闪烁着蓝黄相间的光茫自雾中飞出,摔向了众人。

    众人一瞥之后异口同声惊叫:“BOSS!!!”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