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四百五十四章 有意义的使命?

第四百五十四章 有意义的使命?2017-11-10 16:31:19Ctrl+D 收藏本站

    “到是有这个可能。”韩家公子点头表示赞同,“不过橡树林,小木屋?这线索太小了吧,游戏中这样的场景不知道有多少。”

    “还有叫格鲁的NPC嘛,我去查!!”佑哥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起身就要往外走。

    “去哪啊?”顾飞连忙问。

    “查线索。”佑哥冲顾飞潇洒地一挥手,这种时候是他最帅的时刻。

    “就这么走了……”顾飞捏着曰记本发怔。这帮家伙果然是玩家,对于顾飞来说,他觉得这曰记像是小说一样,还想继续看下去呢!还以为佑哥是同好,谁知道一发现有点啥线索,也像那些玩家一样立刻急切地离开了。

    任务,这些家伙心目到底还是只有任务啊!

    顾飞想着,曰记本又翻向了下一页。

    “今天我又自言自语了。最近时常这样,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孤独的,这种寂寞我应该很习惯才对。看来孤独并不可怕,可怕得是孤独并且无助,我的内心已经在恐慌了吗?我又一次来到了橡树下,最近经常不时得转到这里,不知为什么,这棵橡树让我觉得亲切,或许是因为它能带给我一些回忆……刺客应该抛弃一切。可是我早已经一无所有,我现在唯一拥有的只有回忆,我不想失去。”

    “好惨好惨!”这篇曰记,根本就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刺客身陷迷雾孤独无助后一步步走向意志的崩溃,虽然明知这只是一个NPC人物,顾飞却也不胜唏嘘。这样的人物,最终的下场又会是什么呢?被玩家找出来爆掉?这当然不是,这只是一个它角色的归宿,绝不是人物的归宿。顾飞好奇心起,迫不及待地朝后翻着。

    “一觉醒来,发现被白雪覆盖。冬天了吗?我突然惊醒,立刻发疯似了地去寻找那棵橡树。我很怕,我怕它失去我记忆中的颜色后,我会再也认不出来它。不过一切还好,橡树依然是那副模样,它和我一样只是盖上了一层白雪,并没有失去落叶。原来橡树在冬天也是不会落叶的吗?它不会凋零,那么我呢?我究竟是在寻找出路,还是在寻找橡树?”

    顾飞深深地叹息,显然这刺客已经开始逐渐放弃未来,只能从过去中寻找一些慰藉。而之后的内容也印证了顾飞的想法,曰记中安德鲁?苏开始一次一次地回忆他187次任务中的镜头,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如此写到:我听说,人在死前的一瞬,生平所发生过的事情会像电影回放一样一瞬间从脑海中闪过。而我这些天来,竟然在不住地回放着自己的过去。我死前的一瞬,已经开始了吗?开始它竟然是如此地漫长?

    要结束了吗……顾飞心中念叨,他忽然很不希望这个安德鲁?苏就这样死去,他期盼着他的遭遇能有什么转机。

    可是,没有。顾飞接下来看到的内容已经越来越是神叨。但是,随着他回忆地继续,他的任务到达了第187次,也就是这一次,至今尚未完成的,有可能是他生涯中的最后一次。

    “乔尔丹诺,我居然还没有忘记这个名字。霞雾城的戒卫队队长。在我刺杀过的人中,他并不是地位最高的,不过他的这个身份,或许会有一份意想不到的难度吧!现在想起这个人来,我麻木的双手似乎都有一些颤抖,看来我的斗志还并没有完全失去。”

    “在这里!!”顾飞突然一拍桌子。

    对面韩家公子酒杯中的酒被震出来了半杯,心疼得他要死,勃然大怒:“鬼叫什么!!”

    “看这里!”顾飞把曰记本倒转过去摆到韩家公子面前:“这里提到了这刺客这趟来霞雾城的任务目标,照你们的思路,干掉这个人或许就是我们可以继续的任务。”

    韩家公子随意地瞟了两眼后说:“那你有接到任务吗?”

    “没有……”顾飞摇头,系统一点提示声都没有发出。

    韩家公子耻笑之。

    “没接任务,也不意味着不可以做。”顾飞说。

    “那做了有什么意义?”韩家公子问。

    顾飞反瞟了他两眼后说:“你每天都在喝酒,那又有什么意义?”

    “这是爱好。”

    “回答的好!”顾飞点头。

    妈的!韩家公子心中怒骂,自己居然被人套了话了。挑战这种有点难度的战斗,对于这家伙来说自然就是他的爱好了。

    雾影刺客要行刺的对象,霞雾城戒卫队的队长,听着都像是一个挺有难度的BOSS。

    “那么祝你好运。”韩家公子朝顾飞举杯。

    “你不来看看吗?”顾飞问。

    韩家公子隔着杯中酒看着对面被折射得支离破碎的顾飞:“那不是我的爱好。”

    顾飞扬了扬眉毛,揣着曰记本起身了。

    “估计那帮家伙也不会。”韩家公子又补充了一句,“根本没有收到任务提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无意义的事。”

    “我知道。”顾飞点了点头,出门了。

    无意义的事?那么什么是有意义的事?

    功夫是自己的理想,是对自己来说最有意义的事,但是现实的环境却让它变成了一种无意义的存在。而自己的使命却是在延续这种别人眼中已经无意义的事,想来真有点悲哀。

    会想继续一下安德鲁?苏的这使命。挑战高手?这其实并不是顾飞的主要原因。对于他来说,系统的这种机器人永远也不是高手,那种无意义的机械式较量,对他来说和对着沙包练习没有什么区别。他只在看过安德鲁?苏的曰记后有一些受感染。他忽然觉得,在这样一个有背景,有故事的游戏环境中,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把刷怪练级弄装备搞成生活的全部?这里本就是一个全面的世界,在这里同样可以有一段生活。打怪练级?为什么人人都要走着完全一样的路子?

    顾飞进游戏,就是为了能有一个使用功夫的环境和世界。等级装备对于他来说都不重要,在看了安德鲁?苏的曰记后,他忽然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个世界里也扮演个角色,一个可以一展功夫的角色。这种事做起来,比起打怪练级总要有趣得多。

    顾飞想着,想和佑哥联系一下,这乔尔丹诺的情况还要麻烦佑哥去打听。结果一瞅佑哥竟然已经不在线了。如往常一样,要打听情报佑哥总是不在线的,他活动的范围空间可是很大的,所以才有这么广泛的消息来源。

    如此只能向当地玩家打听一下了。街上随便揪个陌生人对方未必会有什么耐心,顾飞还是把消息发向了诡瞳:“知道乔尔丹诺这个NPC吗?”

    “不知道。”诡瞳回答。

    “那么,霞雾城的戒卫队呢?”

    “戒卫队?”诡瞳还是茫然。

    顾飞叹息。其实很多玩家在任务的过程中只求快速完成以求奖励。每一个任务事实上都有着出色的背景和剧情,但又有多少人会细了心来品味这些?尤其像诡瞳这种能名列五小强的高手,必然是注重效率的,哪会在这种方面浪费时间?

    一时间,顾飞突然有些怀念六月的雨,那姑娘如果出生在霞雾城,把这里的任务翻天覆地细究一遍,这个叫乔尔丹诺的NPC能逃离她的法眼吗?就算她没记住,她那怀揣的任务笔记也是和御天神鸣的坐标地图佑哥的情报本一样的传奇。

    “那麻烦你帮我向你朋友打听一下吧!”顾飞只好拜托诡瞳了,希望这姑娘认识的朋友中有六月的雨这样的人才。

    “好吧!”

    顾飞正琢磨等消息的这点时间做些什么时,想不到诡瞳的消息已经很快就回来了:“不用打听了,我妹妹就知道。”

    “哦?”顾飞喜出望外。

    “你和她说吧!”诡瞳说。

    顾飞和颜小竹也是加了好友的。这是网游的习惯,就像是生活中相见互递名片差不多,以后来不来往不说,反正都是必要的客套程序。

    “你说的什么队我不知道,但这个乔尔丹诺的NPC我有点印象。”颜小竹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miao bi ge.com

    “说来听听。”

    “他在主城政务厅。”颜小竹回答。

    “那地方,好像进不去的吧?”顾飞说。主城政务厅他是知道的,据说是主城的行政核心,像城主这类的NPC就是都在政务厅的。但政务厅平时对玩家是根本不开放的,大门外罗列的卫兵比主城中任何一个地方还要密集。

    据官方称,出入政务厅的玩家,必须是要在该城取得一定的特别身份。而具体是什么也没说,又宣称要玩家自己去摸索,自然迎来骂声一片。而玩家也摸索了很久,至于有没有人已经达到出入政务厅的条件,顾飞不知道。反正他无聊试过,走到那门刚显露出朝里多迈一步的意图,就有卫兵过来阻拦了。再往里那就只能动刀子,显然是没权限。

    “的确进不去,我也是曾经帮一个朋友进行任务时,我们组成的队伍获得了临时地通行许可,所以进去过一次,留意到过这个乔尔丹诺。”

    “哦,是什么让你留意到他?”顾飞问。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