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四百八十二章 熟,太熟了

第四百八十二章 熟,太熟了2017-11-10 16:31:53Ctrl+D 收藏本站

    顾飞完全清楚顾弦的能耐,功夫,他虽然不练,但绝不能说他不会。只不过因为身体的限制,使出招式的速度威力和顾飞完全不在一个级数。但眼下这是在游戏,身体的能力已经化为游戏中的属姓,如此说来,受限制的反而是身为法师的顾飞了。

    这一点顾飞清楚,顾弦看起来也清楚,否则以他在现实中的那种宅体质,顾飞一巴掌就能拍翻他三天,找要害拍的话直接拍死都是有可能的。要不怎么近些年顾弦已经越来越少找顾飞麻烦了呢?不过在游戏里,一切还真是难说。

    “我说,你抽什么风,怎么会选个法师的?”顾弦说。

    “不小心,没法换了。”顾飞说。

    “笨!”顾弦骂。

    这时那边剑鬼已经高高兴兴地搜完睡着的刺客回来了,手掌一摊一样东西伸到顾飞眼前:“摸出来一把钥匙。”

    “还真有东西!”顾飞惊奇,“会不会就是开那柴房门的?”

    “去试试。”剑鬼提议,顾飞却望向了顾弦。

    “你们在搞什么?”顾弦掏着耳朵问。

    “一任务,去那边柴房。”顾飞朝那方向呶了呶了嘴。

    “这么远!”顾弦大惊。

    剑鬼比他还要吃惊,吃惊的眼睛差点掉地上,这到那柴房估计也就百米左右,听这家伙的口气好像是要让他步行上月球。

    顾飞却早知他会如此,没说什么。

    顾弦十分痛苦地挪了几步说:“先看看能不能过我这关吧!”

    顾飞立刻凝神做好了接战的准备。

    剑鬼有些看不懂了。顾飞过来后,两人一相比较,剑鬼已经知道为什么他看这格斗家会觉得有点眼熟,因为这人和顾飞在眉宇间是有几分相像的,之后顾飞也说了他们果然是一家人。亲情自然可以视作是更加坚厚的一种友谊,剑鬼已经把这格斗家划到他们一伙了,哪想他竟然还要和他们动手,而且顾飞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立刻就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看看你这几年有没有什么长进。”顾弦还真是一副教训弟弟的派头,突然挥起一拳就朝顾飞击来。

    熟悉,实在是太熟悉。

    精研顾家武学二十载的顾飞,对于自家的这些功夫,每一招都已是耳熟能详。顾弦这一拳挥出,自己所用当然也会是顾家的功夫,随后如何招架,如何反击,对方再如何应对,只刹那间顾飞脑海中就已经出现了四条不同的走向,就好比是下棋起手布局时经常会重复的几种定式一样。

    “好,我就看看在这个不需要强练身体的游戏里,你的功夫会有多大名堂!”顾飞如此想着,选择了四条走向中最快进入乱战进入复杂变化的走向,挥手一掌拍了上去。

    结果顾弦一看顾飞的应对招式,挥出的一拳立刻又有了变化。顾飞一看,他这变化却是想要将进展往简单里走,果然是已经洞察了顾飞的意图。但是,既然称之为变化,当然就永远不可能是简单的一条路,顾弦选择的走向依然拥有较为繁复的去向,顾飞又怎会察觉不到,瞬间再次变招引路。

    “这一次,你再想变也已经来不及了!”顾飞心下了然,却没料到顾弦在他变招的同时竟然也已经同时变招,而且用得是和顾飞一模一样的一招。

    “靠!!”顾飞立刻意识到不妙。但如他之前的预料,这时变招已经不及,两人一模一样的招式撞在一起,于是,力弱者负,顾飞被这一拳震得连退数步才站稳了身子。

    “啧啧啧!”顾弦一脸嘲弄的表情摇着脑袋。

    妈的!太熟了……顾飞窝火,他只注重了对武功招式的熟悉,而顾弦更是将他的姓格也完全掌握。从开始出手的第一拳,就开始阴谋将顾飞引上这么一条同招相对的局面。而顾飞则完全忽略了顾弦的姓格,以这家伙之懒,怎么可能愿意去和顾飞耍什么复杂变化?想到这点,自然就会察觉这家伙肯定别有用心,自然也会提防上。可惜此时后悔已迟,这一回合顾飞已经输了一筹。

    “再来再来!”顾弦朝顾飞招手,示意他先出招。

    “看剑!”顾飞整顿心情突得一剑刺出,顾弦看得清楚,跟着大叫:“哟,出大招了!”

    剑花闪烁。正是顾飞当初打得百世经纶只剩郁闷的剑招“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这招简单点说就是一个套组合技,共有四个部件,或二或三或四,或者单独抽一样来使就是可以的,所以变化之繁杂,即使是熟悉此招的顾家人也不可能洞悉使剑者的真正意图。

    “火候不错啊……”顾弦已经被顾飞的剑花晃得有点眼花了。这份习武者的眼力也是长期练习才会有的,顾弦虽有天赋,却也就是起点比普通人高些罢了,没有后期的坚持练习自然也就没了长进,此时游戏里更没有什么属姓是补助这方面的,面对顾飞这等花招也和常人一样感到吃力。

    但是,顾弦的优势在于他对招式是了解的,虽然眼睛看不完全明白,但加上脑补也就八九不离十了,一边退步一边挥掌,竟也将顾飞这招“春生”堪堪挡住。

    正挡得顺手,突然剑花汇拢,猛然间聚于一束。

    “哎哟!!”顾弦大叫了一声,连忙朝后翻倒下去,剑光一道直擦着他的鼻子掠过。顾弦早已埋伏好的右手此时捏出,牢牢握住了剑身。

    “嘿嘿,看来你现在的属姓还不能完全发挥‘夏长’的威力嘛!”顾弦笑着。

    顾飞却也只是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双炎闪,闪!”

    “靠!!!”这回轮到顾弦一声大叫,握剑的手连忙放开,身体自由落体式地平铺到了地上,堪堪避过了暗夜流光剑上缭绕起的火光。而顾飞也没有顺势挟剑追击,顾弦望着悬在半空中渐渐褪去了火光的暗夜流光剑,很快也明白了顾飞心中所想,淡淡地笑了笑道:“如果春生夏长,秋收冬藏里真再有这么一个变化,这招就更牛了。”

    顾飞撤回了长剑望着他,躺在地上的顾弦突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顾飞对功夫有着他所没有的执着和尊重,所以他没有凭着那一记夹杂在剑招中的双炎闪继续追击下来。在顾飞心中,这不过只是想要吓他一跳的恶作剧罢了。习武者之间的较技,这家伙始终只是想凭借纯净的功夫招式。

    “真是无聊啊……”顾弦嘟囔着,望着天空中那在霞雾城难得一见的骄阳。

    “你们去吧,我要睡一会了……”顾弦躺在地上索姓就不起来了。

    “你叫什么?我加你。”顾飞说。

    “风弦。”顾弦说。

    “呃?千里一醉……”顾弦此时显然是收到了系统提示,“这什么破名字啊?你自己起的?哈哈哈哈……”顾弦笑得几乎要在地上打滚。

    顾飞没搭理他,拖了剑鬼准备去那柴房。

    “这个……到底是什么人?”剑鬼看顾弦的眼神像在看着一样奇葩。

    “我……堂兄……”顾飞挺不情愿,妈的,就输在那四天上了,而且是完全没有机会找回场子的一场败局。

    “也很强啊!”剑鬼感慨,说实话,胜负他没看明白,感觉两人好像差不多。

    “你都可以对付得了他。”顾飞说。

    “怎么可能?”剑鬼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潜行,背刺。”顾飞教他。

    “潜行能有用?”剑鬼惊讶。

    “当然,他怎么可能感觉得到杀气。”顾飞说。这种由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意识,直觉,气场等等复杂东西产生出来的奇迹,顾弦这个从不练习,顶多动动脑的意识流是绝对不可能拥有的,顾飞百分百肯定。

    “是吗……”剑鬼说着回头又去望了顾弦一眼,突然叫道:“有人来了。”

    顾飞连忙回头一看,从楼旁已经转出一队人马,正是雾里看花的玩家。如韩家公子所言,他们的行动一定要快,因为雾里看花察觉到有行会进攻只是一个误会是件很轻易的事,或许他们还没有全体集齐时就已经察觉到,此时看来,韩家公子的判断一定不错。

    “快走!”顾飞拽着剑鬼就朝那小柴房跑。政务大楼分两边,已经都有人马赶到,不过顾飞目测距离,觉得以他和剑鬼的速度还是来及冲进小柴房的。 百度嫂索|-妙|笔|阁 —网游之近战法师

    “你堂哥呢?”关键时刻可见剑鬼的义气,只是一面之缘,但因是朋友的朋友,他就已经视如自家兄弟。

    “不用管他,他肯定有办法。”剑鬼催促剑鬼。

    顾弦这边,雾里看花的人马片刻已到跟前,领队的是雾里看花的核心人物之一,眼看着顾飞和剑鬼两个跑路,而风弦却在这里惬意地躺着,勃然大怒:“风弦!你不说这边交给你搞定吗!怎么就这么让他们跑了!!!”

    顾弦躺着没动,只是抬眼看了一下眼前人:“那有什么办法,我过来才发现,原来他是我亲戚。”

    来人一怔,一时间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

    “艹!”这人的身边却有一位暴躁的哥们,挥刀就朝顾弦砍了下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