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四百八十三章 坚固的柴房门

第四百八十三章 坚固的柴房门2017-11-10 16:31:57Ctrl+D 收藏本站

    大刀砍下,顾弦眼看再躺着就要被斩于刀下,只能十分不情愿地起身。

    这一起却比眼前所有人意料的都要迅捷得多。上一秒还像泥一样帖在地上的家伙,突然就像弹簧一样弹起,转瞬就已经是飞在了半空中。

    挥刀的玩家吓了一大跳,自己劈出的一刀此时竟然已经位于对方的身体之下,再想调整,只觉得眼前一黑,对方一脚已经深深地印在了脑门上。

    他想还击,但没想到对方的追击比他的还击更快,他的脑门上紧跟着就已经挨了第二脚。

    比起这位当事人,其他人更加由衷地觉得这真是一次精彩的表演。飞身弹起的格斗家,在转瞬之间已经朝这位挥刀的战士踏出了数脚,在身体下落一定幅度后,又击出了数拳。

    目睹到这一幕的格斗家玩家更是如痴如醉……原来在空中还可以这样施展“重拳”“钩拳”“弹踢”吗?呃,等等……这样施展“抱身投”也可以?

    可怜的战士在遭受了一通乱拳乱脚后,在顾弦落地前的最后一瞬又被他拿出了双肩,顺势轻松朝下一带,顾弦借劲又在空中滞留了稍稍,而这战士则被快速利落地摔了个狗啃屎。

    “这是抱身投吗?是抱身投吗?”在周围玩家的议论纷纷中,被摔翻的战士痛苦地朝这一干已经忘了他的兄弟们竖了个中指,化身白光去了。

    “啊!!!”众人这才醒悟,原来这是战场,不是官方的格斗家战斗演示,自己的一个同伴已经被对方用前所未见过的连击方式给解决了。

    顾弦在此时方才徐徐落地,如梦初醒的众人已经迅速将其包围。

    “真是麻烦啊!”顾弦抬头望了眼当空的太阳,有些恋恋不舍,跟着就见白光一闪,消失了。

    “呃?谁出的手?”带队的行会核心人物也算是一代高手,竟然没发现这一下是被谁挂的,非常茫然。

    所有人都很茫然,面面相觑,“我没有啊”的声音此起彼伏。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指着场子中心惊叫:“难道,难道,难道……”

    “难道什么?”所有人望着他。

    “难道是强行下线了?”此人终于将话补完。

    沸腾了,群众们又沸腾了。

    他们终于发现这位高手有着他们无可比拟的气质。

    “比起强行下线,难道不是死一级更没所谓?”带队核心有些费解地望向一干兄弟。

    大家都点头。比起强行下线这种未知的恐怖,掉一级还算不上什么,这是目前玩家群中达成的共识。而且越是高手越不敢强行下线,一个难得的技能被回档了怎么办?一件极品的装备被回档了怎么办?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如此庞大的玩家群体,诸如以上的惨剧已经有人发生并出来哭诉过了,所以大家都是越发的小心翼翼。每天游戏前都会确认一下是否有欠电费,网费有没有按期缴纳,家里是否有突然着火的安全隐患……否则因为这些客观原因制造出强行下线出现损失,多亏啊?

    但此时就在眼前,堂堂格斗家十大的成员,丝毫不见含糊的就在包围中强行下线了,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是意外吧……”众人纷纷议论,他们不敢相信有人拥有这种精神。

    “应该是!”带队核心非常成熟地表态,“大家等等。”

    众人点头,如果是意外掉线,那么在排除意外后,对方绝对会第一时间冲上游戏检视自己,结果……几分钟后,几人尴尬地对视:“可能不会来了吧?”

    “大概吧……”

    “还等等吗?”

    ……

    另外一边,剑鬼一边跟着顾飞跑路,一边回头看到了这边的全部情节。顾弦潇洒起身连击秒翻战士的身手,让剑鬼再次肯定正面交手自己绝对不可能是这人的对手……再之后,被众人包围后从容的强行下线,这份坦然的气度,让剑鬼更加肯定:这人绝不是一个正经的网游玩家……两人冲至小柴房前时,原本离他们近些的那群人正围着顾弦强行下线的地方守尸呢,而政务大楼另一边转出的一队人马此时反而更近了些。

    小柴房的房门腐朽不堪,顾飞觉得自己一掌都可以拍烂,但随手一推门晃了晃却没有打开。顾飞早就注意到门上那个锈迹斑斑的钥匙孔,这一推也不过是为了试探。

    “钥匙!”顾飞喊了声,剑鬼上前,钥匙极顺利地捅入,一拧一推,门“吱啦”一声打开,两人匆忙闪了进去,回手把门带上。

    整间柴房都像那门一样破落,墙上房顶上残缺出的几个破洞,造成房内总算还有点昏暗的光线,两人都是飞快地大致扫了一下屋内情形,不约而同朝着某个可以观察到房外的破洞走去,跟着又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呃,他们应该进不来吧?”顾飞说。

    “应该是。”剑鬼说。

    门既然带锁,那么按照正常的游戏常识,不要看这门很破,没钥匙就是绝对进不来的。就是抱着这样的推断,顾飞才义无所顾地带着剑鬼冲进了小柴房。当时的情形,甩飞钩翻墙已经有些紧急,顾飞都无太大把握,更何况是对此业务远不如顾飞娴熟的剑鬼。所以顾飞决定先躲进柴房暂避,至于之后再怎么脱身,也只能之后再说了。

    “我这盯着,你搜搜这屋吧!”剑鬼此时继续朝那破洞走去,虽然推断门对方打不开,不过心下还是有点忐忑,毕竟这游戏还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顾飞在开始细细检视屋中,不大会就听到房门传来被敲打的声音,敲打很快又变成了强力撞击,整间柴房似乎都在跟着震动,不断有灰土朝下掉落。但是,那破落的木门却依然巍峨不倒,顾飞和剑鬼终于彻底放下心来:系统自家的东西,就是牛!

    剑鬼再不在盯着屋外了,外面也就是越来越多的人群,然后一起对一扇小破门一筹莫展,剑鬼回过身一边和顾飞一起检查屋内,一边说:“你说他们会不会去搜那睡着的刺客。”

    “还会搜到钥匙?”顾飞说。

    “呃,那刺客应该不是第一天在这的吧?这里也不会从来没有玩家来过吧?来过的话,看到这么一个NPC,我觉得大家都会上去搜搜的,但我们今天还能搜到钥匙,可能钥匙是刷新物品,不是唯一。”剑鬼不愧是网游老手,非常了解普通玩家的心理。

    “你说的有道理,不过那钥匙也没提示是这间房的吧?”顾飞说。

    “的确没有,不过,他们进不来,我们进得来,他们自然会推断出我们有钥匙,如果现在手里有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钥匙,肯定会来一试的。”剑鬼说。

    “但现在还没人来试,估计目前他们还没有。”顾飞说。

    “希望是吧!”

    “不管了,先抓紧时间搜吧,反正进了这里,一时间也出不去。”顾飞说。

    小柴房外,雾里看花的会长流枫三叹也已经亲自到场。原本他率领主力部队在前院准备构筑抵御大规模行会进犯的坚固守线,但后来很快查明那似乎是个误会后,立刻遣散人员回归原来的岗位。

    从政务大楼左右穿出的两队人马其实本不过是回归原位的。由于当曰顾飞他们是从后院突破,所以这里是有重兵防御的区域。只是刚一到就看到了顾飞和剑鬼两个可疑份子,但他们着实意外。

    原本想着这里也是有几人坐镇的,其中包括看起来自信十足主动请缨的风弦,大家想得是就算顾飞和剑鬼两个家伙这时进来,己方拦不住,也总会来消息。谁想到偏偏撞到的这个风弦不声不响,最后放了对手不说,还干掉了己方一名。

    那核心队长在流枫三叹过来后,先是把风弦好一通数落。

    “亲戚?”流枫三叹听着这二人的渊源,也有些茫然,跟着望着一边的漂流。

    漂流苦笑:“我和他没熟到连他的亲戚都认识。”漂流和顾飞其实没多熟,见面次数更是数得过来的,比如剑鬼看到顾弦就已经能察觉他和顾飞的相像,漂流却远没有这种程度。

    “现在他们在里面?”流枫三叹觉得此时讨论那两家伙的血缘关系没啥意义。

    众人点头。

    流枫三叹看到了这怎么也摧毁不了的房门上的钥匙孔:“难道他们有钥匙?”

    “也或者是,传说中盗贼的开锁技能?”有人猜测。

    “那技能好像是神偷的吧?”有人说。

    “剑鬼是刺客吧?”流枫三叹问漂流。

    漂流点头。 -~妙*笔♣阁@无弹窗?@++

    “他们哪搞来的钥匙?”流枫三叹诧异。

    “或许前天潜入政务大厅,就是为了取得钥匙。”有人产生了错误的判断。

    “有道理。”错误的判断还被人认同了。

    “他的任务是刺杀乔尔丹诺,跑这小破房里干什么?”流枫三叹嘀咕着,围着房间转了一圈,也瞅到了那个破洞,连忙凑上去想朝里看看。

    顾飞在剑鬼离开那破洞后,依然一直留意着这里,此时察觉破洞光线被阻,立刻知道是怎么回事,随手抓了把东西就甩了过去。

    “靠!!”流枫三叹一声大喝,连退数步。周围众玩家望着他,都深深低下了头,埋藏着笑意。堂堂霞雾城最大行会的会长,被一把黑灰甩了个大黑脸。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