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零二章 大胆的计划

第五百零二章 大胆的计划2017-11-10 16:32:25Ctrl+D 收藏本站

    “你很有自信嘛!”顾飞这样讲都算是替剑鬼谦虚了,事实上他所看到的剑鬼的语气和态度,何止是自信,根本就是坚信。这让顾飞感到,剑鬼和这个叫珂珂的姑娘,应该不只是朋友的女朋友这样间接的关系,本身就已经很有了解。

    果然,剑鬼点点头说:“当然,多少年的老朋友了嘛!”

    “那还等什么,走着!”顾飞催促。

    “你不下线了吗?”剑鬼奇怪。

    “关键时候,不要提这种扫兴的事,晚下一会又不会死。”换作一天前,这话是细腰舞用来吼顾飞的。可见原则这个东西事实上都不是死的,它的主人随时可以变更他。

    随即剑鬼联系了一下这姑娘后,引着顾飞继续赶路了,方向与找水深时完全相反,二人俨然又是朝着林荫城的方向走去。

    “这两人没在一起啊!”顾飞感慨。

    “当然,在一起的话刚才不就见到了。”剑鬼简单的一对应答,顾飞又从他话中嗅出了那种属于了解的自信。

    林荫城,一条毫不起眼的村落街道,望着某处门牌号,剑鬼查看了一下聊天记录,点点头说:“就是这里了。”

    上前敲门,开门的玩家脸上服务姓行业特有的职业微笑:“两位有什么需要?”

    “我找路珂。”剑鬼回答。

    “哦……”那人听了应声,将二人让进了屋内。

    房间光线良好,但凌乱不堪,满地丢甩着各色碎布头,数张桌子前,多名玩家挥舞着针线埋头苦干,剑鬼进屋后直朝着走去的方向,一名姑娘正拎着件上衣与人争论:“这件太过分了啊!这样乱七八糟的缝上两针,一扯还不掉下来?”

    “怎么会啊!”和姑娘对话的玩家陪着笑说道。

    “啪”一声,姑娘手中那件上衣的袖子已经崩断了线头,应声被完整扯了下来。

    “你看看……”姑娘伸着双手把扯下的袖子和上衣伸到对方面前。

    对方无言以对,衣服被扯碎不稀奇,但轻轻一扯之下线就脱断,那实在有些说不过去。这玩家连忙抹着汗:“误会,误会,一定是谁粗心少了工序,我拿去重弄。”说完接过袖子和上衣赶到了某张桌前,甩上去就是一通大声喝斥,一边骂一边偷眼望着那姑娘,显然这呵斥也是为了平息顾客的不满。

    “珂姐,又好了十套!”有人突然喊了句。

    “行,装好我一会就喊人来拿。”姑娘回头那喊声的方向应了句,扭头时目光已经扫到了进来的顾飞和剑鬼,喊完话立刻朝剑鬼招呼:“来了。”

    “嗯!”剑鬼也应了声。

    简单的对白,顾飞却听出了很不寻常的意味。他肯定了之前的推断,剑鬼和这个水深老婆,并非那种间接关系,两人之间本就很熟。像他们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并不怎么热情,也看不出是什么客套礼貌的招呼,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只有最熟的朋友才会采用这种简单平淡的招呼方式。

    招呼过剑鬼,路珂目光转到顾飞身上,抿嘴笑了下说:“杀手醉也来了。”

    “呵呵……”顾飞干笑了两声,他自然也听过他在外界的种种绰号,虽然并不怎么介意,不过却很少有人这样直接称呼他。

    “你这是在……”剑鬼打量屋内。

    “做衣服喽。”路珂随手从身边桌上抓起一件扔给剑鬼看。

    剑鬼接住抖开,顾飞一看也很了然。迷彩服……就是水深和他的部下们身穿的那种,看来他是准备把全行会上上下下都武装起来,那可就需要几百套了,这可是个不小的工作量。拟真游戏,做衣服不是朝着空气大叫一声“缝纫”,立刻就有衣服出现在你口袋的,需要实际的艹作。当然,像弓箭手射箭一样,这也有系统的强力辅助,针线活不是人人都会的。

    “见过水深了吗?”路珂接回剑鬼递还给她的衣服,问道。

    “见过了。”剑鬼说。

    “那你当然知道我是在干什么了?”路珂说。

    “知道。”剑鬼又扫了一圈屋内,“这是你们行会的,还是……”

    “哪啊,专门的裁缝作坊,是英奇工作室的,进门前你没注意到门牌上的徽标吗?”路珂说。

    “那徽标是英奇的?”剑鬼诧异。这是网游界比较有名的工作室之一,剑鬼他们这种老牌玩家都是晓得的。

    路珂摊了摊手朝刚才争论过的那玩家说:“你看,我说了你们这徽标做的一点都不像吧!”

    对方继续抹汗:“我们抽空就修修。”

    “来这边坐吧!”路珂把剑鬼和顾飞引到了这屋里难得的一张只有一人工作的空桌,那人倒也识趣,看到顾飞他们过来坐,立刻拿着手里的活到一边和人挤去了。

    “什么事啊找我?”路珂问剑鬼。

    毫无保留,原原本本,剑鬼将事情说了一遍,包括刚刚顾飞和他对这种系统指定刺杀对象的怀疑推断。

    意外,顾飞再次意外了一番。他终于发现,剑鬼和路珂并不仅仅是很熟,他和这姑娘的熟络甚至超过了他与水深的关系,至少在水深面前,剑鬼一度有些不好意思寻求帮助,但在这姑娘面前,剑鬼毫无保留,这是一种很深的信任。

    眼看没有自己插话的份,顾飞只好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这么说,你是怀疑那个断水箭有些什么问题喽?”路珂指尖轻敲着桌面说。

    “至少在之前一次被系统这样指证的任务目标玩家,是一个累积杀过1600多人的家伙。”剑鬼说。

    “只是游戏嘛,这也算不上什么太严重的问题吧?”路珂说。

    “行为源自于一个人的品质。”剑鬼说。

    “你太认真了。”路珂回答,“我早就和你说过,有些人就是会在游戏这种虚拟的环境中毫无顾忌的放纵自己。这其实并不能太说明什么。”

    “但至少在这个世界里来说,他不是什么好人。”剑鬼说。

    “支持,顶!”顾飞在旁对剑鬼说,剑鬼拍了拍顾飞。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但问题是这个人我也完全不熟,更没什么了解。”路珂说。

    “这样啊……”剑鬼觉得无比惋惜。

    “我有一个主意。”顾飞突然说。那两人一起望向他。

    “不如你把我们带在身边,装作是你们行会的人,这样我们就有很多机会接触观察那个家伙。”顾飞说。

    “这个,可行吗?”剑鬼有些疑惑,路珂却没有说话。

    顾飞微笑地望着这姑娘:“这种事,你不是做过的吗?”

    “什么?”剑鬼有些不解。

    “落曰城的时候,连纵横四海自己好多人都不知道当时真正的计划是由无誓之剑领着托德,绕道直接前往落曰城地牢,但是水深却可以带着人在那里完成拦截,你没觉得这有些奇怪吗?”顾飞对剑鬼说。

    “水深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送托德到地牢,预先在那埋伏,也没什么稀奇吧?”剑鬼说。

    “不,如果是预先埋伏,肯定不会只有那么一点人。难道水深不知道我们的队伍是多么庞大吗?然而在所有人都打得不可开交时,水深他们的注意力却没有受到丝毫转移,只带着那么点人就敢在地牢那里守株待兔,这只有一个解释,水深他们完全知晓我们的计划。”顾飞说。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剑鬼不得不承认。

    “计划怎么会走漏?当然是有人在旁打探到的。除非韩家公子那家伙恶趣味到故意把计划透露给水深知道,好让他兴高采烈地跑过来,再灰溜溜被杀回去。”顾飞说。

    “不至于,不至于……”剑鬼说,同时他又意味深长地看了顾飞一眼,如此恶劣的行径,顾飞居然都想得出来,他的境界和韩家公子已经不需多让了。

    “所以说,一定是有人窃走了我们的计划。”顾飞望向路珂。

    “那你怎么就知道是我?”路珂问。 [妙*筆*閣~] 点miao笔ge.com 更新快

    “小姐,当时你们的人清一色的潜伏者,只有你一个盗贼,想听走计划,我想只有潜行后混在无誓之剑身旁这一种方法吧?除了你,其他人都办不到。”顾飞说。

    剑鬼大为惊诧:“小珂你潜行后也能跟上普通行走的速度吗?”

    “这倒不是。”顾飞替她回答,“能做到这种事的,大概只有细腰舞那个家伙。路珂姑娘应该是在我们离开林荫城时就很随意地就混入了我们的队伍中。我们的队伍由多家佣兵团和纵横四海行会组成,出现一个生面目完全不会引人注意,这是我们的一大漏洞。路珂姑娘就是这样一直混在我们的队伍中,但在无誓之剑制定什么计划时,她就会潜行在旁进行偷听,然后把消息告知水深,我想我猜得没错吧?”

    “全中。”路珂点头,“你还真是聪明,我想就连韩家公子也没有猜到吧?”

    说到这,剑鬼突然觉得心头掠过了一丝寒意:“他或许并不是不知道,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千里你刚才的推断很可能是真的。这家伙故意让水深以为我们中计,兴高采烈追过来,结果再让你狠狠地砍回去……”

    “那个家伙!!”路珂也突然想起在落曰城碰面时韩家公子对水深的奚落,那家伙当时的模样,似乎就是在告诉他们:孙悟空再牛逼,也翻不出如来爷的手掌心。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