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零三章 伪装迷彩

第五百零三章 伪装迷彩2017-11-10 16:32:26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韩家公子大家实在无话可说了,此人姓格之恶劣当真是一朵奇葩。顾飞也不过是大胆假设了一下,结果一语成谶。现在想来越来越觉得可能,不过没人想去找韩家公子求证,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只会成为一个由头遭到他鄙视而已。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剑鬼沉痛地说。

    顾飞点头。

    “尤其不要对水深说……”路珂说。

    顾飞和剑鬼一起点头,两人不由想到方才水深提起韩家公子的咬牙模样,尚不知这事都恨成这样,再火上浇油一下,这家伙大概得直接疯掉吧!

    “你们觉得我这个想法不可行吗?”顾飞先把话题拉回当前。

    “你觉得你们暗中窥视一下,就能发现什么吗?”路珂说。

    “多少会有些帮助,是吧,剑鬼?”顾飞说。

    “啊?是吧?”剑鬼不由自主地应了句,随后发现自己等于无形中已经在支持顾飞的想法,这根本就是个语言陷阱,顾飞这家伙也是狡猾狡猾滴。

    “既然这样,我就支持你们一下吧,我也不希望行会里有一个有严重品质问题的人存在。”路珂说。

    “一家行会几百人,你能保证每个人的品质?”顾飞笑,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人心隔肚皮,永远是世界上最难被看穿的。

    “这只是游戏,一切都很简单,乱杀人乱抢怪乱抢装备,这就是品质不好。起码我们的行会不会有人这样。”路珂说。

    “是吗?既然这样,就由我们来替你检验一下这位断水箭同志是不是乱杀人乱抢怪乱抢装备的不良品质拥有者吧!”顾飞说。

    “嗯,来吧,换上这些衣服。”路珂随手朝旁边一堆衣物里指了下,是刚刚制作出来的十套迷彩服。

    “想不到咱俩也有机会试试这个。”顾飞朝剑鬼笑着,但在试穿时却很快遇上了尴尬。因为这种衣物只是玩家自主制作,并没有按照游戏中的缝纫配方,所以是不具备任何属姓的,玩家在穿这种衣物时,会套在自己有属姓的装备之外。一件外衣,一条裤子,原本很简单,但对顾飞来说却是麻烦,因为他的装备衣物是法师长袍,如风衣一般一拖到地,一件普通外套,如此能将这样的风衣包裹在内?

    顾飞有些不知所措,茫然地望向路珂。路珂看着他的窘样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等下吧,法师是有另外特别制作的。”说完扭头朝那边工作的玩家们吩咐:“我要的法师长袍样式的,替我加一件。现在就做一下吧!”

    顾飞这才知道是被这姑娘捉弄了一下。但起码不用动脑子解决这么高难度的问题,顾飞松了口气。

    游戏中裁缝毕竟不会像现实中需要那么长时间,一套特制的长袍迷彩服很快做好,顾飞拿过穿戴完毕,和剑鬼就像两个大兵一样,站在桌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多少都有些不自然。

    “然后,就是这个了。”路珂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

    顾飞和剑鬼凑上去一看,一盒子深色的油泥一般的东西。

    “抹脸上吧!”路珂望着二人笑。

    二人面面相觑。

    “像我们这么和谐的行会,生面孔可是太容易被认出来了。不过好在现在有了这种特别装扮,就是熟人碰面也不一定能一眼认出来,你俩不抹可不行哦!”路珂说着。

    顾飞和剑鬼想起水深和他行会的玩家的确是人人脸上也抹成一副鬼样,刚见面时也的确没能一眼认出水深,路珂所说的神奇效果也并非虚构。无奈的两人也只好抓起那绿泥往脸上涂去。一边抹顾飞一边问:“这什么做的?”

    “具体我也说不清,也是外面订做的。我发现这次这游戏里能人异士真是多,只要你想得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这游戏里也还真就有原料。现在几大工作室都很看好这方面的生意,都要加紧招募这方面的人才,这游戏,已经越来越像是一个世界了。”路珂说。

    “哦哦!”顾飞和剑鬼一边应着声,一边抓起那东西往脸上胡乱抹了几道,完了一起望向对方问:“怎么样?”

    “来我看看。”路珂招呼二人,在上下左右使劲欣赏打量啧啧称奇了一番后说:“不瞒你俩说,你俩就这样子跑到断水箭面前,被他看到,准起疑心不可。”

    “为什么?”两人惊讶。

    “你俩就没觉得你们涂的和水深他们涂的有什么不同?”路珂说。

    两人回忆。

    “他们脸涂得更花一些?”顾飞说。

    “我觉得没必要那么复杂,简单一点就行了。”剑鬼说。

    “对对,意思意思就得了。”顾飞说。

    “全行会的人都是按照断水箭的要求来涂的,只有你们是意思意思,你俩还不暴露?”路珂说。

    “要求?有什么要求?”二人不解。

    “你们以为随便抹几道完了?拍电影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反正按断水箭所教这是有特定抹法的,最起码一点,不是抹几道,是要抹满整个脸。”路珂说。

    “这……怎么个特定抹法?”两人问。

    “擦干净你们的脸,我来。”路珂说。

    两人继续找布抹去脸上刚涂上去的油彩,一边就看到路珂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好几个盒子,打开一看,是深浅各异的其他油泥,显然这涂脸并不只用一种颜色。

    “喂!”顾飞不满。这东西涂脸还有技巧,这点普通人肯定是不知道,这姑娘上来不说,先拿一瓶出来任由两人抹错,现在才拿出所有涂料才正式涂脸,摆明又是一次捉弄嘛!

    “喂什么喂啊!你们上次搞得我们行会那么惨,我不得报复一下?这算是轻的了。过来坐下!”路珂朝她对面的板凳一指。

    顾飞无奈地坐定,路珂抓起一把泥就要朝顾飞脸上摔,顾飞下意识地一闪:“哎……这个,我说,还是你说说怎么抹,我自己来吧……”想到有个姑娘要拿手在自己脸上抹来抹去,顾飞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哎哟你还挺封建啊!得了吧,教会你们俩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你就别给我添麻烦了,不许动!”路珂说。

    “你不也是从断水箭那里学会的吗?”顾飞不服。

    “这种事女人当然比男人有天份了,你天天也化妆的吗?”路珂说。

    顾飞顿时无言,跟着路珂已经一把泥抹到他脸上,顾飞还想回避一下,听到路珂一句:“不要乱动,抹坏了还要重来”后,终于是不敢再抵抗了。

    路珂的手法果然娴熟,不大会已经把顾飞搞定,跟着又去抹剑鬼。顾飞坐在一旁,连嘴唇都被抹了,又干又涩,很不舒服。

    被抹完的剑鬼显然也不好受,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望着,一时也不知说什么了。看着对方的大花脸,是又想哭又想笑,结果还听到路珂在一边满意的声音:“不错,非常不错。”

    “行了,你俩在这坐一会,一会就帮我搬衣服去和水深他们碰面就行了。”路珂说着,收起了桌上油泥,过去继续监督那些赶制衣服的玩家。

    “喂……”顾飞给剑鬼发了条消息。

    “干嘛要发消息?”剑鬼回发。

    “你不觉得一张嘴就会把这东西吃进去吗?”顾飞回。

    “不至于吧?”剑鬼回。

    “那你为什么也不说话?”顾飞回。

    沉默,片刻后,还是剑鬼先张了口:“应该没事,水深他们不都这样说话。”

    “没吃到?”顾飞又去消息。

    “没有。”剑鬼说。心下也感慨人真是奇妙,PK砍人打架追杀从来不会婆婆妈妈畏手畏脚的顾飞,偏偏在这些小事情上瞻前顾后。

    “我试试……”顾飞开口说了三个字,立刻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他果然没有吃到。

    “这姑娘……”顾飞连连叹气,他有种被捉弄的感觉,但偏偏这计划根本就是他提出来的,人也只是按照计划行事,这的确是不能少的一部分,结果弄得顾飞也没脾气。

    “呵呵……”剑鬼笑了笑,“我和她认识很久,她一直这样。”

    “很久?有多久?”顾飞对于剑鬼和这路珂的关系一直有点好奇。

    “大概是我游戏至今,认识得最久的一个伙伴吧!”剑鬼说。

    “比韩家公子还要久?”顾飞问。

    “久。”剑鬼说。

    “比水深呢?”顾飞再问。

    “水深?那都是认识韩家公子以后几个游戏后的事了。”剑鬼说。 一嫁大叔桃花开 t.cn/RAjbYPt

    “你们到底玩过多少游戏啊?”顾飞问。

    “多少游戏?这哪还记得啊!”剑鬼说。

    “这么说来你们算是在游戏世界里一起成长起来的。”顾飞说。

    剑鬼点头:“可以这么说。”

    “让人羡慕。”顾飞说。

    “哦?”剑鬼奇怪的望了顾飞一眼,顾飞却没有说话。他突然发现,这帮家伙玩游戏好比自己练功夫,他们一个游戏,就好比在练一套拳。唯一不同的时,剑鬼一套一套练下来,有相伴至今的伙伴,而且越来越多;而顾飞,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人,从小到大,至今,以后似乎不会有……顾飞不由想起一句很流行的话:哥练得不是功夫,练得是寂寞……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