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零七章 心服口服?

第五百零七章 心服口服?2017-11-10 16:32:31Ctrl+D 收藏本站

    无人拥有顾飞这等反应和身手,凡是被这射出的玩艺盯上的玩家悉数中招。除了一人,断水箭。

    果然有两下子。

    顾飞在扑出后的瞬间,没有放过这个观察断水箭的机会,他看到断水箭敏锐地一个侧身便把这射来的东西躲过。如果不是为了扑救剑鬼,顾飞大概选择的躲闪方式也会和他没什么两样。

    而与此同时,断水箭的目光同样也落向了他二人。虽狼狈倒地,但对断水箭来说这二人也是场中除了他以外唯一两个没有被这攻击击中的玩家。

    “两位不用惊慌,这攻击没什么伤害。”这时树丛中一人缓缓直起了身上,望着顾飞和剑鬼说道。虽然乱七八糟的花脸让人无法读出他的表情,但只从口气上,人人听得出他的轻松,可以想象此时他脸上一定是那种亲切和煦的笑容,或者说是,装B的笑容……银杏茶。他和阿一的说话嗓音有着明显的区别,一听便知是他。而这攻击的伤害也正如他所说,轻微得如此瘙痒,被击中的玩家都已经抹去惊慌,而倒地的顾飞和剑鬼则被看作是过度惊慌的象征,好多人投来了鄙夷的眼神。只有断水箭,望向二人的眼神此时比向前有些不同了。

    “阿一,还不出来吗?”银杏茶继续轻松的语调,呼喊着。

    倒计时的数秒因这攻击而中止,但三秒早已经过去,决斗已经结束。无人中陷阱的话,该是清点谁身上中箭多的时候了。而这此乎已经没有多大的悬念,整场决斗中一共只飞出过三箭,箭箭落空是人人看在眼里的。银杏茶肯定没有中箭,而最后这一波奇怪的攻击显然是银杏茶放出的,外圈围观的观众都无法闪过,更不用提圈内距离更近的阿一了。

    果不其然,阿一在呼喊声中默默站起,一言不发。这时候如果能欣赏对手的表情,无疑是个很享受的时刻,遗憾的是这化妆成了很好的保护色,银杏茶无法享受到这一乐趣,估计也觉得有点不够"gao chao"的感觉,最终话也不多,只是简单说了一句:“一山还有一山高,好自为之。”

    阿一继续着沉默,显然这一输挺让他灰心丧气,而他的那些小弟兄们,此时也像被霜打了一样,个个埋头不语。

    “等等!”令所有人,包括顾飞感到意外的是,剑鬼突然在此时开口。

    银杏茶回头,看是剑鬼,脸部抽了一下,估计是在笑,但此时看着就像抽筋,抽完后客气地道:“这位兄弟刚才没伤着吧……不好意思了。”

    “你刚才那是什么技能?”剑鬼问。

    “这个,好像不劳向你交待吧?”银杏茶不以为然。

    像这种陌生的技能,玩家通常有两种心态。一种是炫耀,把技能强大的效果数据用途昭告天下,引起其他人的羡慕和膜拜;而另一种就是藏私,虽然会用,但并不希望别人太过去了解自己的技能,所以不会透露技能的数据效果等。银杏茶此时的态度,俨然就是后者,而剑鬼是老玩家,理因很了解这些。碰到第一种人,就是不问他自己也会吹;碰到第二种人,就是问了他也不会说。所以说剑鬼是问了一个本不该由他这种老手问出的问题。看此时银杏茶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不懂事的新人一样。

    “过多的我不想打听,但起码,你这技能应该是个陷阱吧?”剑鬼说。

    “这也不需向你交待吧?”银杏茶说。

    “不是向我交待,是向这场决斗交待。如果是陷阱技能的话,那么请问你是怎么把它发动的?能不能当众给大家演示一下?”剑鬼说。

    银杏茶陷入沉默。

    “是不是你自己踩中了陷阱,引发了它的机关?”剑鬼咄咄逼人地追问。

    哗然一片。连阿一都猛然醒觉,望着银杏茶说:“你作弊?”

    “作弊?作什么弊?谁规定了不许踩自己的陷阱?”银杏茶出言反驳。

    “你承认了?这么说来等于你先中了陷阱,输得是你!!”阿一突然精神起来。

    “切,我踩的是自己的陷阱,又不是你的,你神气什么?”银杏茶说。

    “规定只说先踩中陷阱就算输,又没说是谁的。”阿一说。

    “废话,这是因为根本不用说,谁会去踩自己下的陷阱,脑袋有包啊?”银杏茶大声道。

    树林突然一片安静,半晌后,爆出一大片笑声,尤其是阿一一伙人笑得尤其响亮。而银杏茶一伙人很是尴尬,银杏茶只是想表达“踩自己陷阱不算数,这是根本不用规定,大家都明白的公理”,结果太过着急,一时口误把自己给兜进去了。

    剑鬼却没有笑,他望着银杏茶,继续道:“照你的这种意思,踩自己陷阱不算数,那是建立在谁也不会踩自己陷阱的前提下,那么你偏偏踩了自己陷阱,一样是违规。”

    “哼,输了的人总是有很多借口。”银杏茶不屑道。

    “输的人是你吧!”阿一喊。

    “看你的样子很不服啊,不服就再来一场啊,这么多废话干什么?”银杏茶鄙视道。

    “来就来,我怕你啊!”阿一声音大得很。

    一旁的顾飞只有扶额的份。年轻人啊年轻人,真是涉世未深,连这么简单的激将法都会中。银杏茶虽然嘴上不承认,但胜负自在人心,大家自己明白即可。像银杏茶这样耍诈被戳穿还能厚着脸皮狡辩的主,一看就是死猪属姓,是不怕开水烫的。就算公正赢了他,他也会有一千万个理由对付你。像让这种人口服心服是有超高难度的事。更何况刚才那些决斗,银杏茶固然耍诈,但阿一也没见有什么强悍的获胜手段,就此冒失地答应银杏茶再来一场,典型的不用大脑思考型。

    “算了。”顾飞出面,拉出了准备再度下场的阿一。

    “嗯?怕了?”银杏茶嗤笑。

    “别拦我,这种家伙,我一定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阿一上火。

    “这种话,有实力的人说说才像话,诚实点,你有百分之百胜他的把握吗?”顾飞说。

    阿一沉默,如果他有这把握,刚才就已经获胜,哪里还会给银杏茶在最后三秒耍诈的机会。

    “连这种把握都没有,你凭什么让人心服口服?”顾飞问阿一。

    阿一沉默。

    “行了,过去吧!”顾飞示意阿一回到他的伙伴当中。阿一怔怔地走着,似乎还在思考着顾飞的话。结果他身后的顾飞已经挽起袖子对银杏茶道:“来吧,由我来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靠!!”全场嘘声一片,所有人大声起哄,连剑鬼都觉得这顾飞也忒无耻了些。银杏茶更是狂笑:“小子,你很狂妄啊!”

    顾飞微笑:“打完你就知道这不是狂妄,只是事实。”说完解开迷彩服装备到内里的口袋里去掏剑了,结果听到身后有人沉声喝道:“够了!”

    所有人顺声望去,而这个方向只有一个人,断水箭。

    “这种决斗,根本没有意义。”断水箭说。

    “怎么会没有意义?提高个人PK水平嘛!”银杏茶说。

    “这样的水平有什么用?战场上,不会有人给你挪出这么大一片空地任你发挥;战场上,你不会只有这么一个敌人;战场上,每一寸土地都可能潜藏的危机;你们这所谓的决斗,根本就是些无聊的游戏,如果你们想在以后的城战中获胜,最好多想想如何在混乱的情况下,发挥个人能力,赢取整体的胜利。个人排位这种东西,对城战有什么帮助吗?”断水箭说。

    “哼,我们走!”对于断水箭说的话银杏茶未置可否,引着自己一队伙伴扭身离开。

    而阿一一伙人,却对断水箭表现得较为恭敬。

    对于被搅黄了的一场架顾飞竟然未觉得遗憾,从两伙人对断水箭的态度上,他觉得有一些有趣的东西存在。

    “看到了吗?”望着断水箭离开的身影,顾飞对剑鬼说。

    “你指什么?”剑鬼问。

    “银杏茶那帮家伙,似乎对断水箭挺不以为然的。”顾飞说。

    “嗯……”这些剑鬼当然看在眼里,“断水箭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方式我不怎么认同。这不过是游戏,就算是行会会长,说话也没有这么强硬的。大家应该是朋友,是兄弟,完全平起平坐,他这态度,倒真像是老板训员工了呢!”

    “不过像这样强势的行会会长,好像也不少呢!”顾飞说。

    “以德服人,以理服众。只要话说的对,事行得正,就算口气重,会认同的人也是很多的。我只是说我自己不太喜欢这种方式而已。”剑鬼说。 网游之近战法师:.miao bi ge.com

    “不喜欢的人,当然也不只你一个,你看银杏茶他们就很不喜欢。”顾飞说。

    “嗯,看起来是的……”剑鬼说。

    “那你看水深的姓格,会是哪种会长?”顾飞问。

    “当然是我说的那种。”剑鬼说。

    “物以类聚,水深是这种领导者,那么他所聚起的行会成员,当然大多数都是认同他这种领导方式的人,但突然这时有一个风格完全不同的领导者介入,进行强势地指挥,你说大家是不是会觉得很不爽?”顾飞说。

    “你……到底要说什么?”剑鬼突然觉得有点惊恐。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