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一十章 观察中……

第五百一十章 观察中……2017-11-10 16:32:35Ctrl+D 收藏本站

    “嗨……”三人相互打着招呼。

    “坐的地方也没有吗?”顾飞四下打量,这屋里的布置简单到了一无所有。

    “坐?地上不能坐吗?”路珂拿脚点了点地。

    顾飞当然也不是非坐不可,只是觉得专程跑到这个地方来,三人站个三角形来商量事情,有点滑稽和不自然。不过看那二人都不以为意,他也不再多说什么,随便靠墙摆了个姿式,开门见山:“断水箭很有点意思。”

    “你的意思剑鬼都和我说了。”路珂说。

    “嗯,你怎么看?”顾飞问。

    “断水箭有本事,有姓格,行会里欣赏他的人很多,这点不算是秘密。而你会产生那种怀疑,啧啧,你的心理很阴暗啊!”路珂说。

    “喂喂……你们两个不愧是老友啊!”顾飞说。

    “那是当然。”路珂说。

    “我必须声明一下,因为这个人,成为了剑鬼曰常任务的刺杀目标,而我是从揣测游戏运营方式的角度出发,认为系统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让玩家必须pk才能完成的任务。鉴于我先前在一个很类似的任务中,pk的是一位杀死过1600多名玩家的家伙,所以对于剑鬼这任务的对象,我完全不吝惜从最恶意的角度去猜想。是不是断水箭这个人,这并不是关键。”顾飞说。

    “那么你们也和断水箭打过照面了,有什么直观印象。”路珂问。

    “颈部腰部大腿粗壮,典型的力量型选手,格斗中大概擅长灵活的步伐移动,出拳有爆发力,头部抗击打能力强。”顾飞说。

    “他在说什么?”路珂问剑鬼。

    “专业判断……”剑鬼说。

    “太专业了……但这些好像不是关键,关键是,他的意图!他这么受人待见,究竟是不是真的怀有什么目的。”路珂说。

    “这哪有那么简单就知道,得跟踪观察一下啊!”顾飞说。

    “跟踪?哇,你真的好猥琐啊!”路珂惊叹。

    “这可是剑鬼的主意……”顾飞说。

    “你学坏了。”路珂很痛心地望着剑鬼:“早说了不要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接触太多啊!”

    “不要开玩笑了……”剑鬼说。

    “好吧!那就先这么做,我来打听一下这家伙的位置,你们去暗中观察一下,看看这家伙的行为举动,多了解一些,我们再做进一步的推断。”路珂说。

    “你要不要一起去啊?”顾飞问。

    “我?我还是算了吧,我也太显眼了点。”路珂说。

    “可以化妆嘛!”

    “我说过的吧?让我把脸涂成那样,不如让我去死。”路珂说。

    女人啊!顾飞心下感叹,重要的时候依然执着于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

    “那就快点去吧!你尽快打听一下他的位置。”剑鬼说。

    “等我消息。”路珂朝剑鬼点头。

    两人就要出门,突然剑鬼又扭过头来:“对了,这个饭汤和白沙是什么人?不会穿帮吗?”

    “放心,这两家伙虽是加入我们行会,但人现在还没到林荫城,我已经告诉他们不用急着过来。”路珂说。

    “你们收人都收到其他主城去了?干什么?开分会啊?”剑鬼问。

    “你管这么多干嘛!八卦,去做你的事去,曰常任务,你要搞一个星期啊?丢人!”路珂说。

    “还有这个,拿着,差点忘了!”看二人就要出去,路珂又想一起事,给二人一人递了个东西过来。

    两人拿过一看,果然是极度深寒行会的徽章。系统颁发的正版徽章是用未知材料制成的,而这个盗版货却是木头雕制,之后又上了颜色,玩家当中果然是卧虎藏龙,这做得足以以假乱真。

    “拿好,一旦有人怀疑,就拿出来给人看看。尽可能不要佩戴,遇到鉴定术百分百会穿帮。”路珂叮嘱。

    “是吗?”两人一听立刻一个一个鉴定术施展上去,果然,鉴定术识别出的物件是“一块木片”。

    “走吧!”两人装好假冒徽章后离开了小茅屋,蒙了脸朝着森林走去。路上顾飞突又提出新的建议:“我觉得啊,这事应该让公子也过来。那家伙在揣摩别人的用心上还是有一手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抹成这个样子,你觉得他会愿意吗?”剑鬼比划了一下顾飞的脸。

    “不,我是说我们俩调查完情况后,可以让他也来分析分析。”顾飞说。

    “那我们先忙完再说吧!”

    “嗯,走着。”

    二人进入树林,随即又换上了一身迷彩,朝着极度深寒的训练区域走去。不想在逐渐靠近时,顾飞突然感觉周围气息一动,尤如二人第一次前来一样,周围树后草丛中突然站出数人伸出数箭,齐齐对准了二人。

    “自己人!”顾飞朝四面八方挥手。

    “怎么会这样?”剑鬼私密顾飞。所谓做贼心虚就是剑鬼现在的状态了,一有点风吹草动,他立刻会怀疑是不是已经暴露了。天生就没有做坏人的才华。

    “徽章,快戴上徽章。”顾飞心念一动,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一边发消息给剑鬼,一边已经抽手把徽章戴好。

    “饭汤,白沙,新加入不久的。”顾飞一边朝周围玩家介绍自己和剑鬼,一边撩开自己外面的迷彩,把刚刚挂在里面法师长袍胸襟前的徽章给众人看。剑鬼在旁有样学样,也是如此展示了。两人掀着衣服转着圈,像是走t台的男模。

    至于这假冒徽章到底管不管用,二人心中都没啥把握。但想想这是路珂费力搞来的,她应该是了解他们行会习惯的,如果说没用,她似乎也不必费这么大力气了。

    顾飞正这样想呢,一圈人已经各收了弓箭,没事人一样又隐藏起来。只留下一人朝二人摇了摇手,示意没事了。

    二人松了口气,越过这警戒区继续朝前走。

    “防得还挺紧。”顾飞说,“怕有生人进来偷走军事机密啊?”

    “能有啥机密啊!主要还是不想有人混进他们的练习区域碍手碍脚地捣乱吧!”剑鬼总算也和阿一他们折腾了许久,知道他们这种潜阱阵打怪练习的时候,有个不知情况的生人踏入的确是挺烦人的事。

    路珂打听来的断水箭的位置坐标很快送上,二人收到后立刻前往这个方向。

    “保持十米的话,会不会听不到他说什么了?”剑鬼还记得顾飞说过保持十米开外,足够不被断水箭察觉。

    “那人说话中气挺足,十米距离,够安静的话,足够听得很清楚了。”顾飞说。

    二人边走边聊,身边时不时就见和他们一样装束的极度深寒玩家的身影。不过此时已经是内部区域,再无人跳起来拿着弓箭对着二人。即使打了照面,大家也都是随便挤个笑容就擦肩而过了。

    “看,在那边了。”剑鬼突得手一指,前面一片区域中,围着十来个玩家,断水箭正在其中,正手里拿着个什么向他身边一圈人比划着。

    “走这边!”二人兜着小圈,同时发现想在绝对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接近断水箭十米左右还是挺有难度的,因为这家伙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周围一圈人,一圈眼睛望着四面八方。

    只和这些玩家混了一天的二人,都还不具备像银杏茶或是阿一那样隐伏在树丛草丛中悄然移动的本领,最后剑鬼进入了潜行,而顾飞使用瞬间移动进行了几次空间跳跃,两人终于来到了断水箭背后的一棵树后。

    “他手里拿得什么?”顾飞问剑鬼,他藏在树后,而剑鬼仗着有潜行,大大咧咧地就站在外面望着那方向。

    “一张纸。”剑鬼回答着,于此同时,断水箭的声音也清晰飘入二人耳中。

    “你们看,这个地方。盗贼你引敌人过来时,无论从哪个方向,这三个入口都足以照顾到你。而三条口进入后的行走方式,完全是一致的,这样你也就不需要过多的记忆,布陷阱的兄弟也容易掌握。不过在具体到实战的时候,我们也要充分根据对方的人数来应对。如果就二人三人的,根本没什么可说的,我们这十二人呢,其实都没有引入陷阱的必要,直接人数包围压制即可。我们真正要充分利用陷阱阵,是双方人数对等,甚至于敌强我弱的时候。只要能将敌人引入我们的陷阱阵,那么我们就不是十二人在战斗,设在地上的每一个陷阱,都是我们在蹲点的伙伴。所以小星你的作用非常关键,你是这整场战斗的引导者,你所踏出的每一步,都关乎你的队友下一步的举动,大家都是在跟着你的引导做事。你必须要熟悉每一个陷阱的位置,每一个队友的位置,你所踏出的每一步,会对战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你必须心中有数。因为胜负转折,往往就在你这一步上。”

    “哇,这家伙真是能说啊!”顾飞感叹。

    “嗯!”剑鬼不光说,还能看,他清楚地看到,断水箭重点在提点的这位“战斗的引导者”,是个盗贼。因为花脸,剑鬼看不出他现在的情绪,但是他可以想象,这盗贼心目一定是说不尽的自豪。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