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一十一章 暴露了

第五百一十一章 暴露了2017-11-10 16:32:36Ctrl+D 收藏本站

    “从你那阴暗的心理角度来分析,他像是摆弄知识,顺便鼓舞人心,诱发别人的好感。但正常来说的话,如果是我去讲解,大概也是这么个样子。”剑鬼老实地说。

    “说得是,继续观察。”顾飞回道。

    两人悄然跟随断水箭,这家伙一直就是在树林子里兜着圈,却是有既定路线的兜圈。走过路过的每一处都是一队人的练习地,断水箭会从旁看看他们的情况,然后给予一些有针对姓的建议。而他的言行正如剑鬼所言,都是很正常的举动。当然从顾飞牌阴暗心理角度分析这都是别有用心,然而要证明这点,需要更加有说服力的证据,顾飞和剑鬼搞跟踪也是为了有所发现,结果,听到看到的仅此而已。

    “能看出什么吗?”顾飞和剑鬼跟得都有些累了,又偷听了一次断水箭和众玩家谈话后,没有立刻追着他离去的身影,两人一起靠坐到了一棵树下,望着看不到天的天空,剑鬼的右手又挑到了嘴边,两指间夹着他的匕首,抽烟状。

    “完全看不出什么……”剑鬼感叹。

    “这种事,我们不专业啊!”顾飞必须承认,剑鬼有网游才华,而他是功夫专家,大家在自己的领域里的确都是翘楚,但这种调查取证的事也是一门学科啊!两人又没啥经验,或许有个专业人才,早就从断水箭的言行中瞧出更肯得怀疑的地方了。而不是只像顾飞这样,只是先入为主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怎么办?”剑鬼问顾飞,跟踪这主意是他想出来的,现在看起来挺失败的。

    “如果他依然是继续在这树林子里这样来回指导大家,我看我们俩不会有什么发现了。”顾飞说,“但或许他会去去别的地方?见见什么人?”

    “没这必要吧……有事发消息就行了。”剑鬼说。

    “真是麻烦。”顾飞感慨,像发消息这种,对于玩家来说根本是无从知晓的事情,有什么秘密全在这里说,外人一点知道的机会都没有。

    “喂,还跟不跟,他要走远了。”两人在树后也只是稍事休息,断水箭目前至少还在二人视野里。

    “坦白说……”顾飞却不如何着忙,“这家伙对你来说就是个简单的任务而已,他对水深的行会的确很有帮助,但其实你的任务和这帮助没冲突,砍了他,这种帮助依然可以提供,你蒙个脸,他不知道你什么人,也不会影响到他和水深他们的关系,你砍他根本没必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完成你的任务而已。”

    “我知道……但现在我关心的已经不是任务。如你的推断,这家伙如果对水深和路珂的行会有什么居心的话,我一定要阻止。”剑鬼说。

    “那么我建议去找一下公子,我觉得现在的情况他能提供最大的帮助。”顾飞说。

    “好吧!”剑鬼点头。

    “切!他那破行会,倒掉了最好,我为什么要帮他的忙?”找到韩家公子的地方当然是林荫城的一家酒馆。而整个林荫城就是一个村庄样,建筑风格非常农村,酒馆也没例外,环境相比其他主城真的有落后很多年的感觉,在这样条件下喝酒的韩家公子心情明显不好,在听了顾飞和剑鬼的话后,想也没想就甩下了这么一句。

    顾飞还想劝他两句,结果就听到一旁的剑鬼像是没听到韩家公子拒绝帮忙一样,继续在说他们观察到的情况:“那个断水箭,身形据千里判断就是经过训练的格斗身板,此外他对丛林作战看起来真的挺有学问,陷阱的摆放很有一套,极度深寒里佩服他的人挺多。”

    “这有什么奇怪,正好现实中的强项在游戏中有所发挥,这样的人当然比普通玩家要强上许多,你旁边不就有一位?”韩家公子说的当然是顾飞,一身功夫,在游戏这个打打杀杀的世界里简直如鱼得水。

    “话是这样说,但是……”

    “我明白你的担心。”韩家公子说,“用这种伎俩来打垮一家行会,虽然很恶心,但的确是最有效的办法。”

    剑鬼没有说话,顾飞望着他的眼睛,发现他目光很遥远,明显是想起了什么的眼神。而韩家公子刚才的话,似乎也意有所指,这里面又包含着他们的什么过去吗?

    “那时候的事,我知道你到现在还不想承认。不过,我还是要第n次的重申,那绝对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而不是你所谓的什么大家吵翻了之类的兄弟失和。”韩家公子说。

    “什么事什么事?”顾飞连忙打听。

    “以前游戏时候的事了。”剑鬼只说了这一句,没有再继续。其实从两人的简单对话中顾飞已经猜出一点端倪,大概是剑鬼的行会,也来了一个形同断水箭这样很受大家欢迎的人,于是导致行会人一心向着他,最后行会肯定是散了或者分了怎么的。韩家公子认为那是有预谋来搞散行会的,而剑鬼只认为是两人争执不和的内部矛盾。这当中自然还会有很多细节,但很明显剑鬼并不想提,顾飞也就闭上了嘴。虽然偶尔他会几句毒句,但那都是无关痛痒的玩笑,真正刺到人心痛处的事,顾飞是不会有意去做的。

    “你看这个断水箭有什么可疑之处?”顾飞把话题揪回当下。

    “他不需要可疑之处,一家行会,最忌讳有一个这样能掠去会长风头,比会长更受大家欢迎的人物,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如果水深不明白这个道理,他的行会最终下场不是分家就是解散。不过以那家伙的姓格,他大概会傻逼一样的把会长位置主动让给人家,还当自己高风亮节吧!”韩家公子说。

    “这也很好,没什么吧……”会长这种位置,有什么大不了的,顾飞对此全然不以为意。

    “会长是一家行会的灵魂,一家成功行会气质的养成,几乎都是在会长的影响下。随便更换会长,意味着更换整个行会一直以来的风格准则气场。只有不负责任的人,才会随意把会长的位置交付到莫名其妙的人手里。虽然是游戏,但这个位置并不简单,多少兄弟朋友眼巴巴地看着呢!一句某某某更适合比我当会长就把位置甩出去,自己以为潇洒高尚,其实寒了多少人的心知道吗?”韩家公子说。

    “哇……”顾飞在桌上只觉得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反正就是个不自在:“是你在说话吗?是你在说话吗?为什么这种话是从最可恶的你嘴里说出来,到底还有没有天理了?”

    “回去告诉水深,脑袋还清醒的话,乘早把这样的人剔出行会。哪怕他并没有这种心思,但有时事情的发展并不完全遵照个人的意愿。”韩家公子继续道。

    “不遵照个人的意愿,但是就会遵照你的意愿吗?”突然有声音从另一端传来,三人一起顺声望去,立刻呆住。顾飞和剑鬼对望了一眼,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水深,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这里,而且,看起来还把所有的话都听了进去。

    “哦,是你?你来得正好,我们这边的两位,为你真是艹碎了心啊!”韩家公子脸上从来不会露出窘迫尴尬的神态,任何时候他都能居高临下不屑地望着一切,有时真让人觉得佩服。

    水深未发一言,沉默地走到三人的桌前,注视着顾飞和剑鬼两人。突得他手飞快地伸出,连顾飞都没来及反应,剑鬼脸上的蒙面已经被水深扯了去。

    “靠!!”喊出来的是韩家公子,剑鬼那脸,再这么一化妆,实在有些超现实。

    “什么意思?”水深手里捏着剑鬼那块蒙面布。

    “断水箭是我的任务目标,我想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剑鬼回答。

    “任务目标?我好像听到你们是在怀疑什么吧?”水深的语气很平静,但剑鬼知道,他们之间说话从来不会这么平静,大家嬉笑怒骂,总是会很亢奋。

    “没错,我怀疑他混入你行会,别有用心。”剑鬼敢做,从来不会不敢承认。

    “是吗?什么用心?”水深问。

    “没有证据,只是怀疑。”剑鬼说。

    “是吗?所以就搞出这些东西来?”水深抖开剑鬼那张蒙面布。

    剑鬼沉默。

    “我们是老朋友的。”水深说,“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怀疑,你可以直接对我说。”

    “就因为仅仅是怀疑,我不想影响你们的关系,所以,我想暗中看看清楚。”剑鬼的话很真挚,其实表情也很真挚,遗憾的是被化妆所掩盖了。

    “这么说真应该要多谢你了?”水深说。

    剑鬼继续沉默。

    “老断!”水深突然喊。

    顾飞和剑鬼都是一惊,跟着就看酒馆的门被推开,断水箭几步后已经沉稳地走到了桌前。居高临下。

    “我这几位朋友对你有点误会,你来给他们解释一下吧!”水深说。

    “没什么可解释的,时间可以证明一切。”断水箭淡然地道。

    “说得好!”水深重重拍了拍断水箭的肩膀:“曰久见人心,时间的确可以说明一切。”水深将剑鬼的蒙面布愤然摔到桌上,转身出了门。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