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一十二章 艰难的决定

第五百一十二章 艰难的决定2017-11-10 16:32:37Ctrl+D 收藏本站

    “三位,慢用!”断水箭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后,也随着水深退出了酒馆。

    “哇!你看这家伙的样子,有多歼诈。”顾飞深感气氛很凝重很尴尬,需要一些调节。其实断水箭和顾飞剑鬼一样,是蒙着脸的,样子一说是不成立的。

    韩家公子却是一言未发,静静地望着剑鬼。

    剑鬼缓缓捡起水深摔在桌上的蒙面布,细心地叠整齐,放回口袋,站起身,深呼吸。

    “我去洗个脸。”对望着他的顾飞和韩家公子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剑鬼独自离开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韩家公子此时也恢复了常态,嘲弄的口吻对顾飞说着。

    “王八蛋,是有点低估他了。”顾飞点头。如果说水深出现在这里可以当作是一次巧合,但断水箭居然也一起出现就很不正常。在树林里,原本是二人跟着断水箭,后来中途放弃转道酒馆来找韩家公子。而他们前脚刚到,水深和断水箭后脚踩至,把他们的话听个正着,这巧合怎么看也是人为制造的。

    “这家伙早就察觉我们在跟着他,不动声色。直至看到我们有其他举动,立刻叫了水深一同前来,抓了我们个现形。”顾飞断言。

    “很显然。”韩家公子说,“他什么都不用说,水深自己听,自己看,没有什么比这更有说服力的了。”

    “但剑鬼分明也是为他好,这点他难道会不明白?”顾飞说。

    “他当然明白,但他不能忍受剑鬼对断水箭的怀疑,因为他已经当断水箭是兄弟。”韩家公子说。

    “兄弟是这么容易就认的吗!”顾飞表示不认同。

    “不错,这就是这个蠢货最大的缺点,总是随随便便地就相信别人。”韩家公子说。

    “幼稚,相当幼稚。”顾飞下评语,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说完也是奋然起身:“我去找断水箭,不管其他,先砍了再说。”

    “没用。”韩家公子摇头,“暴力解决不了这件事,你砍了断水箭,也只能是继续恶化水深和剑鬼的关系。”

    “我知道,我只是说说而已……”顾飞说,“那我们能做些什么?”

    “其实我们根本什么也不用做。”韩家公子说。

    “哦?”

    “等到断水箭把他的行会搞得天翻地覆了,那蠢货自然而然就知道他有多白痴了。”韩家公子喝着酒说。

    “嗯!”顾飞点着头,“真难得,这次我居然十分认同你的这个方案。”

    “可惜有人不会。”韩家公子说。

    “剑鬼?”顾飞意识到了。

    韩家公子点头,顾飞沉默。

    “其实两个人都是蠢货。”韩家公子摇头。

    “那你说剑鬼现在会去做什么?”顾飞问。

    “他?现在大概会先去找珂珂吧!别告诉我你们俩搞的这事,珂珂完全没有参与。”韩家公子说。

    “呃……难道还会影响到路珂和水深的关系?”顾飞说。

    “现在你知道问题有多严重了吧!”

    “水深这个家伙,只信断水箭,除此以外谁都不信任吗?”顾飞惊诧。

    “我说过了吧?这不是信任的问题,只是他厌恶他人对他所认同的朋友怀疑的态度。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不能容忍的地方,你们踩中水深的要害了。”韩家公子说。

    “你这么说来……我越发觉得断水箭那个家伙的行事完全考虑到了水深的姓格。如果只是随便认识几天的朋友,哪会有这么深的了解,这家伙根本就是有备而来,事先就调查清楚了水深这个人可利用的一切地方。”顾飞说。

    “不错,所以以水深轻信别人的姓格,遇上这样的家伙根本就是他的克星,早就被吃的死死的。结局绝对是乖巧地主动退位让贤,还自以为很美。”韩家公子说。

    “嗯,然后断水箭大权在握,无论是解散行会还是踢人,反正怎么符合他的利益就怎么来。而考虑到许多人遇事都习惯姓推卸责任,不管以前是怎么支持断水箭的,这时候自然会去指责把会长位置交给断水箭的水深,毕竟连会长位置都让,信任以他为最。”顾飞继续假想。

    “千夫所指。”韩家公子概括。

    “人尽可杀。”顾飞补充。

    “感觉是不是很过瘾?”韩家公子问。

    “太过瘾了,不过如果是断水箭落得这样的下场,那会更加过瘾。有什么办法没有?”顾飞问道,整人应该是韩家公子的强项啊!

    “暂时没有。”韩家公子如此回答。

    顾飞很郁闷,其实他想过如影随形地追杀断水箭,杀到这家伙根本没力气实行他的什么计划。然而正如韩家公子所言,这虽然可能阻止了断水箭,但却会强烈恶化水深和剑鬼的关系。如果水深只是憎恶顾飞那顾飞倒不怕,关键是他八成会把剑鬼也稍带上,顾飞无法做出这么不负责任的事。

    “真是麻烦,我去转转。”顾飞叹气起身,坐在酒馆里显然不是个事,再麻烦的事,生活也得继续,游戏当然也得继续……林荫城边的一棵大树下,剑鬼静静地站在树下,脸上的油泥已经洗去,穿过的迷彩装徽章,他都已经整整齐齐地收拾好。不大会,路珂脚步匆匆地从树林里赶了出来。

    “你说他已经知道了?”没有心思打招呼,见面后的第一句话路珂已经直奔主题。

    剑鬼点头,没有说话。

    路珂也沉默了,没有人会比她更熟悉水深,了解水深。她完全预料水深知道这事后会是什么反应。否则的话,他们也没必要私下进行,完全可以叫上水深一起对这个新入会的断水箭进行怀疑。

    “真是麻烦……”路珂终于说话了,“玩个破游戏,麻烦事也一堆。他是怎么发现的?”

    “可能是断水箭……大概是他发现我们两个一直跟着他,所以叫了水深来反跟我们吧!”剑鬼也不笨,顾飞韩家公子所察觉的事,他也有所推断,只是他不会从最恶毒的角度去想,他的推断,甚至留有给断水箭解释的余地。

    “我想也是这家伙在搞鬼。”路珂说。

    “但问题是水深不相信。”剑鬼说。

    “他当然不相信,就算是有证据摆在他眼前,他都有可能会不相信。你应该很清楚的,因为你根本就和他是一样的。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们这样自己欺骗自己的拒绝相信,到底有什么意思?”路珂说。

    “你不懂,所以你不是我们这种人……”剑鬼说。

    “没时间和你这玩深沉,真是烦死了,现在怎么弄?”路珂说。

    “我先来告诉你一声,他大概会猜到你也有参与的。”剑鬼说。

    “这还用说,看你们那服装,那么到位的化妆,咦,我辛苦化的妆你怎么给洗了!!!”路珂话说一半,居然还留意到了这种事情上。

    “没用了,当然也就洗了。”

    “真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那俩徽章呢?可别丢啊!那是大价钱做的。”路珂说。

    “在这呢!”剑鬼把徽章和迷彩服都拿给了路珂。

    “衣服扔了,看到就烦,没事干啊,搞什么丛林作战。”路珂手一挥。

    “水深找过你没有?”剑鬼问。

    “不知道!”路珂说。

    “什么时候了还怄气,快想想怎么解决吧!”剑鬼说。

    “谁怄气了,是真不知道。你刚给我消息说水深知道了,我立刻就把他屏蔽了。这事没解决之前我可不想见到他,烦。”路珂说。

    “可是……该怎么解决呢!”剑鬼望天。

    “就让行会被断水箭毁掉吧!让他也长长教训。”路珂咬牙。

    “这可不对……”剑鬼严肃道,“行会是属于会里每一个兄弟的,不应该成为牺牲品。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拿行会作为赌注。”

    “那还能做什么?”路珂摊手。

    剑鬼沉默良久,终于下定决心:“把断水箭干掉吧!”

    “什么?”路珂吓了一跳,她很清楚这么做意味着什么。以现在的局势,这等于是与水深决裂,与他们整个行会为敌。

    “只是,不知道这个断水箭被杀多少次才会放弃……如果他真死抗到底的话,以水深的姓格,一定会为了他一直周旋下去,他如果不消失,哪怕只是十级,也依然是个隐患。”剑鬼说。

    “我问你……你是认真的吗?”路珂望着剑鬼。

    “我很认真。”剑鬼回望。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路珂说。

    “知道。”剑鬼表情抹过一丝痛苦。这当然意味着,他和水深将永远不会再是朋友。

    路珂继续望着他,又是很久的沉默后,把头扭向了一边:“我知道你决定好了事从来没有人能改变,所以你的事,你自己拿主意。”

    “我已经拿好了主意,但是,你觉得这样做算是有效的办法吗?”剑鬼说。

    “你问我?”路珂反问。

    “坦白地回答。”

    “好吧……坦白地回答你,这个办法有效。”路珂说,“一旦因此而开战,断水箭数次被杀,那么他将属于被行会庇护的可怜虫,他会失去其他人对他的向往,甚至有的人会因为反复战斗只为他而对他感到厌烦,更何况,网游永远要靠等级来说话,太大的差距,人们只会习惯姓地将你无视。这种时候的断水箭,还有什么筹码来捕获行会的人心?”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