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一十三章 更深的分析

第五百一十三章 更深的分析2017-11-10 16:32:38Ctrl+D 收藏本站

    “你分析得很对。”听完路珂的话后,剑鬼点了点头。

    “但是你应该知道,我丝毫不希望你这么做。”路珂说。

    “我知道……所以,你就当我是去完成我的曰常任务吧!”剑鬼说完转身望向树林深处,已经准备迈入,却又突然停下,“对了,没必要再告诉我那帮兄弟这事了。”

    “我拒绝……”路珂说完这句,与剑鬼背道而去。

    顾飞走在林荫城泥泞的街道上。这主城绿荫环绕,有一种避世的宁静,而且空气无比清新,吸起来心旷神怡。多好一个地方,却遇到这么烦人的一件事。更烦的是这事主要是关乎剑鬼,如果只是顾飞自己的麻烦,他大可以洒脱对待,正因为是别人的,才会如此着急却又觉得无力。

    “先生,新出炉的装备,要不要来一件?”突然有人在顾飞耳边说道,让顾飞蓦然回过神来,有人竟然靠近自己身边却靠无觉察,真是走神的厉害。不过这卖花姑娘一样的兜售方式可是前所未见啊!顾飞想着扭过头,却看到了一张熟脸。

    “怎么是你……”顾飞说。

    “我也想这么问你的。”站在顾飞旁边的赫然是席小天。

    “你在这干嘛?”顾飞一边说一边打量周围,看方圆几百米内是不是有什么受害者要过来搞追杀。

    “难得出了一趟远门,现在又不用集体行动,各个主城当然要多逗留逗留了。”席小天说。

    “你这样的祸害哪个主城也不会欢迎你的。”顾飞说。

    “那可未必,我也经常为游戏的市场经济繁荣做贡献啊!倒是你,你这次出门一趟,等级排行榜上五强十大都有巨大变动,好像许多掉级的都和你有关系吧?”席小天说。

    “我问心无愧。”顾飞说。

    “我也是啊!”席小天笑。

    顾飞无言,一个骗子并不觉得自己行为可耻,当然也可以说问心无愧,这是歪理,却无从辩驳,顾飞有暴扁她一顿的冲动。

    “说起来,你的情绪外露很明显哦,这很危险,会给我们这种人可乘之机。”席小天突然如此说道。顾飞脸上的油泥也在出酒馆后就抹干净了,既然已无必要,谁也不愿意把脸抹成那样。

    “是吗?这不劳烦你艹心了。”顾飞漠然地回了句,已经准备走开,却听到另一端有人“哇哇哇”的叫着,越来越近。

    “哇!真是过分啊!现在弄这么麻烦,你这小子还有心情在这里泡妞啊!”从一条窄街中走出来的路珂,直指着顾飞就飞奔了过来。

    “剑鬼呢?没和你在一起吗?”顾飞扫了一圈,没从附近看到剑鬼。

    “正要找你们说呢!剑鬼准备去干掉断水箭。”路珂说。

    “这好啊!!在哪里?我去帮手!”顾飞立刻神采飞扬起来。

    “好你个头啊!想想这事的后果。”路珂骂。

    顾飞皱眉,去杀断水箭什么后果他和韩家公子早就已经分析过了。但剑鬼本人却决定这么做,这么说来,他是宁可牺牲掉友谊,也要帮水深维护住他的行会吗?

    “这家伙……”顾飞不知说什么好了,这家伙,是该为他感动,还是该说他蠢呢!

    “我们必须想个办法出来,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路珂望着顾飞。

    “你是说,让剑鬼不用做出牺牲,而且还可以让断水箭的阴谋不能得逞的办法?”顾飞说。

    “嗯!”路珂眼含期待。

    “我不是一休……”顾飞的答复。

    “喂你怎么还开玩笑啊!什么时候了!!”路珂对顾飞不以为然的态度感到上火。

    “放任不管,你们的行会可能被断水箭摧毁,但水深会明白剑鬼对他的友谊;追杀断水箭,可以阻止他颠覆你们的行会,但是会彻底失去水深这个朋友。这是一个选择,剑鬼已经做出了选择,而且我知道他做出选择的时候肯定是丝毫犹豫都没有。他不会后悔,他清楚他最希望的结局是什么。或许遵从他的意愿行事,就是最好的。”顾飞说。

    “你在说什么啊?这种选择他也是被迫做出的,你以为他很愿意这样吗?”路珂大喊。

    “姑娘,你要知道,就是因为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所以他只能选择。如果有,我们都不会傻站在这里了不是吗?”顾飞说。

    “办法总会有的!”路珂说。

    “现实有时是残酷的。”顾飞无奈。

    “那个,打扰一下……”旁听的席小天终于忍不住说话了,“你们的话题好像很深刻啊……介意说一下是什么事吗?也许我能帮忙。”

    “你是谁?”路珂问。

    “一个骗子。”顾飞抢答。

    路珂诧异,席小天却不以为意,甚至是用自豪的口吻在说:“而且是专业的。”

    “呸……”顾飞嗤之以鼻。骗子已经够可耻了,更可耻的是这家伙引以为傲的态度,真是无法忍受。

    “我说……”席小天指了指顾飞对路珂说,“连他都束手无策,很显然你们遇到了一件暴力无法解决的事,或许会需要一点其他方面的知识和头脑哦!”

    “你真的会有办法?”路珂问。

    “不要病急乱投医啊!”顾飞说。

    两个女人一起横了他一眼,杀气浓郁。

    “事情是这样的……”路珂简洁的把事情经过飞快地向席小天描述了一遍。

    “太没原则了。”顾飞在一旁嘀咕。

    “原来是这样……”席小天点着头,“很明显,对方是已经完全吃准了那个蠢货会长的姓格,所以制造了这么一个非常有针对姓的阴谋。他利用了你们希望在主城争夺战上取胜的迫切愿望,提供给你们非常有价值的能力,博取好感和对他的期待;随后进入行会,将这种好感和期待升级,提升为对他的信任依从崇拜。待时机成熟时,一举取代那蠢材会长的地位。原本这种计划需要长时间实施的,但在游戏里一切发展都很快,人的能力又有着很直观的体现,一个月的时间我看就足够。”

    “你分析得很到位。”路珂说。

    “当然,展示自己的能力,博取好感和信任嘛……”顾飞在旁提点。

    没人理会,路珂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你说的那个蠢材会长,是我老公。”

    “是吗?你老公能建立林荫城最大的行会,真是了不起。”席小天说。

    “哇你不是吧?”顾飞惊诧,蠢材瞬间就变了不起,这不会太显眼吗?

    “不过有一点,你说这种计划要一个月?”路珂说。

    席小天点头:“这已经是考虑到游戏的环境,算很快的。”

    “但是如果主城争夺战在一个月内就开始,他还没来及摧毁我们行会呢?他不是白忙了?”路珂说。

    “你搞错了。他要做的不是催毁,是取而代之,他甚至不会在主城争夺战开始前显露真实意图。他会借用你们行会的人力物力财力,赢取主城战胜利。试想,主城战的胜利,全会上下功劳最大的会是谁?”席小天说。

    顾飞和路珂不由对望了一眼。

    “信任有了,人气有了,功劳也有了。想当会长,水到渠成。再然后,靠这个控制主城行会谋取利益的事,恐怕就和你们没什么关系了。”席小天说。

    “的确,这样才算是最完美的计划。”路珂说。

    席小天耸了耸肩继续道:“还有,你说跟踪的时候被他发现?发现你们的,有可能不是他,而是他的同党。”

    “同党?”路珂一惊。

    “这种计划,尤其是在游戏里进入一家行会相对很简单的环境里,他应该不会单枪匹马跑进来搅合。他会伙同一部分人一同混入,在许多时候会由这些人来散播一些提升他地位的言论。如果他十分谨慎小心,借几双眼睛留意他周围的举动也不是不可能的。”席小天说。

    这话让顾飞一惊。跟踪时,断水箭一路走过的都是极度深寒各小组练习的区域,到处都是人,想避过这所有人的目光着实不可能。所以两人只能尽量避免被断水箭察觉,至于其他人的目光,也只能扮作是从容路过,或是练习当中的模样。而这些人当中如果藏有断水箭的眼睛的话,发现二人在跟踪丝毫不奇怪。

    说起来,二人足够小心谨慎,距离也保持在十米开外,顾飞一直都想不通断水箭怎么发现的二人。如此解释倒是合情合理。

    “和断水箭一起入会的,好像没有什么人啊!”路珂说着。

    “同时入会太过显眼,应该不会这么艹作,但他入会前后附近加入的,都有很大嫌疑。”席小天说。

    “喂!”顾飞突然想起一事,“不会是饭汤和白沙吧?”这两人是新来的,如果是断水箭的同伙,那还用说吗?第一次路珂向断水箭介绍时肯定就已经暴露了。

    “不是,这两人不会是。”路珂断然否决。

    “其实也未必会是新入会的,也许对方一时就在你们行会中埋有人,也或者,收买人。”席小天说。

    “收买人?”顾飞觉得这事越来越复杂夸张了。

    “不错,如果幕后艹纵者是工作室这些利益团体的话,收买也不是不可能的艹作。”席小天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