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一十八章 假杀计划

第五百一十八章 假杀计划2017-11-10 16:32:44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又是一天。顾飞上线后立刻联系剑鬼等人,以示自己对此事进展之关注。

    枫叶酒馆,顾飞看到了剑鬼和路珂,两人萎靡不振地趴在桌上,顾飞过来招呼,二人都只是略微抬了下眼皮,眼眶一圈乌黑,像是被路珂用油泥化过妆一样。

    “来了!”剑鬼有气无力地说了句。

    “你俩要死了!”不可否认顾飞说话直接了点,但两人这模样,他实在想不到别的可能姓了。

    “一整天没睡了,刚刚从练级区回来,真的快死了。”路珂说。

    “忙什么呢?”顾飞问。

    “忙什么?刷东西啊老大!这种活明明应该法师来干的吧!”路珂仅存的力气用在冲顾飞吼上了。

    “我不行啊……我游戏很有节制的,昨晚已经玩太晚了!”顾飞很无辜地道,气得路珂想踹他。至于两人刷什么东西,这自然已经不消多问。

    “刷到了吗?”顾飞想知道结果。

    两人一起重重地点了点头。

    昨晚,经常多方打听求证后,佑哥终于带着肯定的消息回到了游戏中。一看顾飞不在,就把消息告诉了剑鬼。“记忆黑匣”的技能卷轴是由50级的人形怪随机掉落。

    随后大家兵分两路,席小天去市场看能不能收购,剑鬼则在路珂的引领下来到了林荫城50级的练级区域。

    逛市场的席小天一无所获,而剑鬼和路珂更是辛苦。50级怪越了差不多有十级,以剑鬼的水平,平时单练越个五级左右还算效率,越十级就有些吃力了。此时多组了个路珂当然也算不上是什么队伍,该吃力还是在吃力。

    后来精英团的几人闻讯赶来帮手,就当是练级。

    几大顶尖高手合作刷小怪,情况自然是大有改观,只不过林荫城这破环境实在很限制发挥,要不怎么好多玩家都移民,留下满地的潜伏者呢?

    这一通宵练级也就能说是勉强度曰,更可悲的是太阳高高升起了,传说中的“记忆黑匣”还只是存在于记忆里的东西。

    太阳升起我下线,这是众高手的生活习惯。然而下了线的剑鬼左翻右滚依然是睡不着,这事太占情绪,不解决掉总在惦记着。如此一来又是挣扎着起床爬上了游戏。游戏中也是初晨,和煦的阳光下,剑鬼看到路珂正在望着他,露出疲惫的微笑。

    “就知道你还会来。”路珂说。

    “你不也一样。”剑鬼笑,困难的时候,发现有一个伙伴始终在身边,这种感觉总是很幸福的。

    “走吧!”

    二人重新踏回那片刷怪的土地,没了那几大高手助阵,两人又回到了小心外加吃力的状态。刷啊刷,一直刷到那几位睡过后上线,重新加入队伍,再一直到太阳准备落山,连顾飞都进入游戏活动了,终于某只小怪痛快地甩出了一张“记忆黑匣”的卷轴,两人如释重负,当时就想趴倒在地。

    其他几个家伙拥有充足的睡眠,在完成了使命后立刻活蹦乱跳的自由活动去了。剑鬼和路珂两个却是累得够呛,走到酒馆的这一路都像是做梦一般。

    “这个,小天来了以后交给她。”路珂将一张法术卷轴郑重地交到了顾飞手中。

    “她不在吗?”顾飞翻开好友栏看了眼,的确不在。

    “交给你了。”说着,两人使用类似挣扎的姿式从板凳上起身,路珂起一半还失败了,连忙呼叫剑鬼:“快扶我一把,我感觉这腿不是我的了。”

    “夸张。”顾飞嘟囔着,就见两人相互扶持着走向门外。

    “实在得去睡一下,睡醒再来。”从顾飞身边走过时剑鬼拍了拍他。

    “那是什么时候啊?”顾飞连忙问。等这两个家伙饱饱睡一觉起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在线了吧?如果只是睡两三个小时,那还可以勉强接受一下。等他们再上线大概就是要开始行动了,顾飞可不想错过好戏。

    “哦,对哦,你还没听过计划。”路珂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但很快手一摆:“东西交给小天的时候问她吧,我们先撤了。”

    两人就这么离去了,顾飞拿着那法术卷轴,思考着一个很重要地问题:如果席小天一直也没上线,自己要等到什么时候去?这卷轴实在不应该交到自己手里啊……想到这,顾飞倒也没去追那累得已经支撑不住的二人,他转道去了信箱,准备把东西寄给席小天,虽然不想错过好戏,但比起自己这个观众,还是不耽误正事更要紧吧……清晨六点。

    三个身影鬼祟了出现在了林荫城某条街道。此时是一天中游戏里人数相对最少的时刻,通宵夜猫族和上班游戏族在这个接近换岗位的时段会因早退和迟到引起一点断层。此时这条街道上一片安静,平时布满泥泞脚印的街面,都被系统刷新的干干净净。

    三人从街东头走向西头,再从西头走向东头,观望了一下后,一人朝一旁的屋顶指了指后,有一人一闪已经出现在了房顶,而另一人却逐渐消失在了空气中。

    瞬间移动,潜行。

    这两个人当然是顾飞和剑鬼。昨晚顾飞在去给席小天寄法术卷轴的路上正赶上这姑娘上线,当即知晓了他们的计划,最终决定服从他们的时间安排。当晚顾飞也就没在游戏,早早下线休息,换来的是一次早起,于是在这个时刻出现在了这条僻静的街道上。

    “喂!”上了屋顶的顾飞,此时又探了个脑袋出来,“你确定他会从这走,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不确定,这只是去下线区最近的路,如果他不准备立刻下线而是另有事的话,当然不会从这走。”还在街道上的人回答顾飞,路珂。

    “那他七点前一定会过来吗?”顾飞又问。

    “喂喂,这当然也不确定了,所以我们才会提早六点就过来等。”路珂说。按照正常通宵一族的下线习惯,一般是在早上七点前后,路珂他们为以防万一,提早在六点就开始布置安排。

    “希望他能早点。”顾飞嘟囔着缩回了脑袋,为减小目标躺在了房顶。

    “来了叫我。”顾飞喊了一声。

    “嗯!”已经消失在空气中的剑鬼应道。

    “那你俩就在这等着,我也去准备了。”路珂说了声后,离开了街道。

    躺平就是顾飞能做出的最大隐藏,而下面的剑鬼在和顾飞这种打过交道之后,深知潜行一点都不可靠,看到某间房门外堆着一大叠麻袋,随即闪到那之后,只时不时探半个脑袋注意一下街道上的动静。

    席小天的计划远比他们想得要复杂一些,并不只是她拿到卷轴后就打个工作室的旗号立刻去找断水箭发挥演技这么简单。顾飞原本想这部分工作没他什么事,他想看的戏是她拿到套话的影像后再去找水深的情景。这根本是搞错了主次,如何设计从断水箭处套到话,显然才是重点。

    信任,首先要做的当然是骗取到断水箭的信任。

    断水箭当然不可能对于一个他心怀戒备的陌生人冒然吐露他暗中进行着的计划,所以,必须先消除他的这种戒心,才能有机可乘。

    这原本是个挺棘手的难题,不过正好剑鬼和顾飞对断水箭的那次刺杀提供了一个契机。此时的断水箭自然已经明白剑鬼不准备考虑水深的想法,决意将他一杀到底。有了一次,当然也会有第二次,而这第二次,也就成了席小天戏码中的一个环节。

    顾飞和剑鬼的这一次刺杀,只是演戏,席小天会在关键的时候出手救下断水箭。

    “高明,太高明了!!!这样一来,接近断水箭不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啦!”席小天这顺手推舟式地利用,把剑鬼第一次刺杀断水箭都演变成了行动的第一环,引来了御天神鸣和战无伤的交口称赞。这两个家伙,看到是美女早都已经没立场了。

    “没有这么简单。”席小天说,“毕竟我随后就会和他谈到正事,他也会立刻明白我救他并不是萍水相逢。只不过既然已经受了我的恩惠,心总会变得柔软一些,这样才有机会敲开他的戒备之心。之后要做的事还有还多,不过那些就都由我来吧!你们只要演好这一出就行了。”

    要合演这么一出戏人手略有些不足,所以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也被拉来当壮丁,他们将和席小天一起扮演救人者。毕竟扮演刺杀者的顾飞和剑鬼实力之强是有目共睹的,随随便便出来个角色就打败这二人,太过分。

    其间大家也考虑,以顾飞之强,多添两个帮手,到时候会不会依然败得太假?最后是顾飞拍着胸脯保证他绝对败得滴水不漏。这其实也是一门技巧,顾飞对此并不陌生,平时和人切磋较技,尤其是和长辈的时候,往往会用到这一手。最低劣的当然是**裸地相让,这比直接打败对方更让人痛苦;高级一点呢,就是做到你知我知,但观众不知。观众看在眼里的是平手,但是局中人却对胜负心中有数;而顾飞目前已经是达到最高造诣,可以连对手一起蒙骗了,让人胜得沾沾自喜,浑然不知顾飞暗中相让。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