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二十二章 孤鹰工作室

第五百二十二章 孤鹰工作室2017-11-10 16:32:50Ctrl+D 收藏本站

    断水箭已经完全没有了回旋的余地,这是他自己把自己送上的一条不归路。杀不死对手,只能被对手杀死。

    也或者,从一开始他把纸团卡住我的扳机后,就在等我自己迈出这一步。这个家伙不只是身手可怕,还很有心计。断水箭脑中闪过这一丝念头后,剑锋已经从他的身上掠过。

    疼痛似乎并不怎么强烈,更重要的是完全没有被法师火焰法术轰中的那种灼烧感,断水箭定睛一看,顾飞剑上原本缠绕着的双炎闪的火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也就是说,自己中的这剑只是一记法师的劈砍,全无法术伤害。

    而顾飞也在此时一个箭步掠向屋檐,背抵墙壁,眼中已经没了断水箭,而望向另一个方向,全神戒备。

    “有人出手救了自己!”断水箭明白了,是有人在这刻不容缓的一瞬偷袭到了顾飞。要阻止法师的攻击说来也简单,只要轻微的一下命中,法术就会被打断,顾飞身手再强也逃不脱这系统规律,他的双炎闪显然是被人打断了,所以这一击成了一次平砍。

    然而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能发出这一击的显然是远程职业。

    是行会里的弓箭手吗?断水箭正猜想着,已经听到一声极猛烈的箭矢呼啸。

    断水箭情不自禁皱了下眉,他讨厌游戏里把箭声设计得这么嚣张,根本就是在给敌人提示。然而虽然不喜欢,但他也明白,在游戏里声音大也是一个象征,攻击极强的象征。

    房檐下的顾飞敏捷的一个转身,这一箭直钉入墙。林荫城的房屋以木制居多,这一箭射来竟然将墙板直接打穿,箭身整整没入了一半。

    “好强的一箭!”断水箭惊叹,作为一个神射手,他也是头一次看到攻击如此猛烈的一箭。

    同时他也与顾飞一样,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箭的来源。接近街道尽头的房头,一名弓箭手半蹲在房檐边,摆着拉风的造型,一看就是对这门技艺娴熟得很。

    方才一击是狙击,紧跟着就是一记二连矢,顾飞就地一个翻滚,“啪啪”两箭中地。顾飞左右各看了一眼,似在权衡是继续解决断水箭还是去料理这个不速之事。但就在这一回头的功夫,脸色突然又是一变,一个鱼跃翻到了街边的麻袋堆后。又是一枚箭矢带着风声闪着红色的霞光急速飞来,顾飞原本已经避过,但不想这箭此时突然转向,竟然追着顾飞冲入了那麻袋堆后。

    白光!!

    断水箭清晰地看到麻袋堆后闪过了一瞬白光,他心下一愣,连忙几步赶过,麻袋后已经没了顾飞的身影。

    “挂了?”断水箭怔道,却不觉得如何惊讶,因为他知道顾飞中了过自己一记狙击,生命当然不会饱满,刚刚用过瞬间移动,此时也肯定还在冷却,更重要是,方才射来的这一箭居然带跟踪效果,这点很出人意料。断水箭可以肯定这不是追踪矢,追踪矢的速度极慢,连法师的火球术都不如,而刚才这一箭完全具备狙击的素质,同时竟然还有自动追踪,这哪里还有闪得过?

    想起刚才那一箭上那一抹诡异的红光,断水箭估摸着这又是一个什么新颖的技能,想着他回头一看,自己身后远端又是一名弓箭手俏立风中。看体态身形,显然还是个女的。

    顾飞已亡,剑鬼连忙从麻袋堆后潜行而出悄然想退,却听一声暴喝,房顶一名战士飞天而下,双脚落地震得人人心头一颤。跟着举臂一挥,满怒气的旋风斩在街道中疯狂释放,并四下游走,显然就是冲着潜行中的剑鬼而去。

    潜行中移动缓慢,这旋风斩又是看准了剑鬼之前藏身所在,所以虽不知剑鬼具体位置,却也全数封杀了他想退出的角度。

    剑鬼的身形迅速在空气中现身,想在潜行状态下的速度逃离已经不现实。剑鬼一瞅左右,迈步跳上了一边的麻袋堆,纵身一跃,半个身子已经攀上了房顶。斜对面房檐上的箭手立刻一箭射来,正中他肩头。剑鬼身形一颤,却咬牙没有松手,飞快地翻身而上,施展着疾行,从房顶上飞身而去。

    “妈的!”断水箭听到那战士奋然骂了一句后,随手抓了个麻袋狠狠甩上了房。

    断水箭有些茫然,看看左边,看看右边,看看房顶。三人无疑都是高手。那房顶弓箭手的破坏力,身后那女箭手的诡异技能,还有那战士用旋风斩封杀退路的意识,都很精彩。这样的人物说起来不应该出现在林荫城,这个地方最具雄手的都是潜伏者,其次也就是盗贼。其他职业很少听说有风光的。

    “你们是谁?”断水箭问道,一抬眼的功夫,却看到房顶上那弓箭手已经抽身而退,街道那战士也是收起了双剑,站在那巍峨不动。只有他身后那女箭手,此时迈步朝他走了过来。

    “断水箭。”这女人清晰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们认识我?”断水箭惊奇,再回头看了眼,此时已经没有“你们”了,那战士也已经转身准备离开,就只留下这女人和他对话了。

    “我们注意到你很久了。”女人说。

    “你们是?”断水箭疑惑。

    “孤鹰工作室。”对方自己介绍。

    “工作室?”断水箭继续疑惑。

    “新成立的,目前还处在招兵买马的阶断,暂没有什么名气。”

    “你说找我?是想?”断水箭当然已经可以明白对方的来意。

    “我们是继续站在这说话,还是找个地方,摊开本来面目再说?”两人现在一个蒙着脸,一个画着脸,都算是隐藏了自己。

    “这无所谓。”断水箭说,“很感激你们刚才救了我,不过你说的加入工作室这事,我没什么兴趣。”

    “不用这么急着拒绝吧?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聊一下。”女人发出邀请。

    毕竟是刚刚帮过自己大忙的人,这样的邀请几乎没什么人好意思拒绝,断水箭也没例外,点了点头后,两人一起离开了街道。

    “去哪?”断水箭问道。

    “随意。”对方回答。

    “那就这吧!”断水箭指了指旁边,一间酒馆,游戏里玩家聊天最佳的去处。

    席小天微觉诧异。她最初料想断水箭应该不肯在人员聚集的地方谈论这种事情,但现在竟然主动挑选了这么一家酒馆,这一开始就和自己的预料不相符合,事情似乎并不预想的顺利啊!

    席小天希望从对方的神情上挖掘到什么。她失败了,对方这脸画得实在太抽象,看多了头都晕。

    “那就这吧!”席小天也没迟疑太久,很快就应着声和断水箭一起进了酒馆。

    清早,酒馆里的玩家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席小天捡了个靠近角落的位置,两人落座。

    “喝点什么?”断水箭主动询问。

    席小天心念一动,自己是蒙着脸的,他问自己喝什么,是示意自己去除蒙面吗?席小天不动声色地揭下了蒙面:“随意吧!”

    断水箭扭头,要了两杯酒水,寻常玩家最频繁,最经常要的那种。然而,却丝毫没有要抹去自己脸上的化妆,露出本来面目的意思。

    “这个家伙……”席小天发现眼前这个人情绪非常稳定,不易受到环境或是他人举动的影响,这种人本就很难察觉到他内心的想法,更何况现在脸画成这样,连一些微表情都扭曲起来,实在是难办啊!

    席小天轻啜了一口酒,想着从哪里开始。却看到断水箭端了杯子主动向她招呼:“不管怎么说,还是感激你们刚才的帮助。”

    “不用太客气,我们也是有目的的。”席小天说。

    “工作室?我的确没什么兴趣。”断水箭说。

    “是这样吗?”席小天直视对方,“是没有兴趣,还是对现在的情况非常满意?你放心,如果是待遇方面,我们的条件很优厚。”

    “待遇?我不是这个意思。”断水箭说。

    “哦?那是有什么要求,你可以尽管提。”席小天说。

    “工作室,职业玩家对吧?我是单纯的对这个行业没什么兴趣,对这份工作没想法。”断水箭说。

    “是吗?但据我所知,你目前的工作做的不错啊!”席小天说。

    “你什么意思?”断水箭说。

    “我是指,在你极度深寒里进行的工作。”席小天缓缓说出了这句话,“记忆黑匣”的卷轴也已经在桌下悄然翻开使用。为了不出纰漏,大家又特意拜托佑哥搜集了这玩艺的用法。这“记忆黑匣”的使用只有一个要点,法术的话,施术者必须持续使用,中断的话就告结束,而卷轴类,则要保持铺开卷轴,除此之外并无什么视角问题。以卷轴中心方圆半径的球形体积内的影音,都会得到完美保存。至于持续时间则要看施术者的法力。无论用法术还是用卷轴,法力都会持续消耗,也就说,法力越多的人,所记录的片断时间就会越长。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