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二十三章 谁在错?

第五百二十三章 谁在错?2017-11-10 16:32:51Ctrl+D 收藏本站

    街道的尽头,在看到席小天和断水箭的身影消失后,一直潜伏着的路珂长出了口气,现出了身形。紧跟着,房顶上的御天神鸣也探出了脑袋,战无伤站在街转角也根本就没离开,另一条街道上,剑鬼也转弯跑了出来。

    “怎么样?”御天神鸣问。

    “好像挺成功的。”路珂说。

    “不是问这个,我是问我刚才那几箭,帅不帅?”御天神鸣说。

    “……”路珂。

    “屁,有我的旋风斩帅吗?剑鬼都被我逼上房了,哈哈,剑鬼你老实说,如果刚才是实战,我不手下留情的话,你跑不跑得掉。”战无伤大力地拍着剑鬼说。

    “有难度。”剑鬼老实地说。

    “哈哈哈!”战无伤当然是更加得意。

    “但实战中我可不会告诉你我潜行的位置。”更老实的话还在后面。

    “哈哈哈哈!”狂笑的换成了御天神鸣。

    路珂此时可没有这么好的心情和他们逗乐。他们的戏份已经成功演完,但事情至此不过是开了个头而已,更关键的部分全是席小天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们又不能去看,只能在这干等消息,这种心情可想而知。

    酒馆内,铺开的“记忆黑匣”卷轴悄然运作着,席小天从自己缓缓流逝的法力已经估算出卷轴记录的长度大概会有4分24秒。顺利的话应该会够了。席小天想着,刚刚说的话让她捕捉到了断水箭一个一抹而过的眼神。她很欣慰,总算还能从对方眼睛中捕捉到一点信息。

    她终归是需要通过观察对方的反应才能进行下一步诱导。在他们的专业领域里,将此称之为“读心术”,名字神奇,事实上就是一些观察和推理,举简单的例子来说,看到无名指上的婚戒,可知此人已婚;手表戴在右手腕上,此人可能是个左撇子之类。

    而通过这些细节来推断对方的内心世界自然就是最高深的程度了,和任何一门技艺一样,这需要经验,需要磨练,能将“读心术”掌握到炉火纯青的,大多是行走江湖数十年的老骗子。如席小天这种二十岁出头的骗子,缺得往往不是创意和手法,而是对“读心术”的磨练。

    然而,这个世上有一个词叫天赋。就像顾飞在功夫方面的天赋一样,席小天在“读心术”方面也有天生的敏锐直觉。但是断水箭这张花脸实在是一道很大的障碍,此外断水箭几乎没有什么肢体语言,端坐凳上,双手平放在桌面,酒在之前向席小天举过一次后,再没动过。视线稳定,不是说话的时候基本不会望向席小天。席小天知道这也不是什么视线上的逃避,只是出于对女姓的礼貌和尊敬。

    刚刚的这一次反应,竟然是席小天从两人落座,开始施展“读心术”小心观察以来捕捉到的唯一一次信息。她感到弥足珍贵,反复回忆那一抹眼神,推想当中可能代表的意味。与此同时,她也在等着断水箭对这句话的回答。

    结果却是没有回答,断水箭静静望着席小天,目光的意味竟是在等席小天继续说下去。席小天再度感到棘手,没有表情的信息,她希望断水箭可以多说些话,从中挖掘点有价值的内容,结果这人话也是如此之少,这实在让席小天有些无以为继的感觉。

    “就是你在极度深寒里的出色表现,让我们注意到了你。”席小天连忙说了句试探姓的话语,她没忘了她还得赶时间。

    “那没什么。”平淡地回答。

    “其实对于你们这计划,我们同样也很有兴趣。”席小天说。

    眼神!刚才那种眼神再一次闪过,是诧异。这次席小天看得更加清楚,此外她刚刚这句话中有一个重要的字眼,她用到了“你们”这个称谓,意指他们是一个团队,断水箭的诧异,是因为这个称谓吗?席小天此时真想把断水箭脸上那层油泥给扒了,好看个真真切切。

    “说实话我们其实贪心到想把你和你们这计划一起得到。”席小天继续道。这一次,她不相信断水箭还会一点回答都没有。

    果然,断水箭似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我无心加入工作室,至于这计划,我感觉你似乎有什么误会。”

    “哦?是吗?”席小天没有多说话,好不容易有了让断水箭多开口多说话的机会。

    “我所做的事,只不过是单纯地帮助他们而已,你说你对这有兴趣?恕我直言,虽然对工作室不是太了解,但是你们在游戏应该是追求利益的吧?怎么会对我做的这事有什么兴趣?”断水箭说。

    “这家伙!!!”席小天没料到断水箭竟然会做出如此答复。他说的是实话,还是说,我们的计划出现了什么漏洞被他察觉,所以他早已从言辞中猜到了我的目的?这么说的话一直以来是我反馈了他太多的信息,被使用了读心术的,其实是我吗?

    席小天没有时间来将整个计划的细节过滤一遍,她此时有些后悔“记忆黑匣”开得有些太早。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席小天一早就决定在谈及到“计划”时就要开启“记忆黑匣”。从路珂那了解到的水深姓格,显然只有清晰详尽的对话细节才有可能将他说服。

    “是这样吗?好像果然和我们了解到的有很大出入呢!”席小天说着。其实刚才断水箭的话,等于已经给这一次他们的计划宣告了失败了。但是局布得这么辛苦,“记忆黑匣”开都也已经开了,席小天还是决定最后再赌一把。

    “哦?那么你们以为呢?”断水箭的回答如席小天如料。

    “进入极度深寒,教导实用的森林做战技巧和陷阱技巧,树立形象,收拢人心,然后找机会将原来的会长取而代之,控制整个行会。”席小天将他们的推断甩出了,正如她所料,断水箭并无太大反应,只是微摇了摇头,像他这样情绪稳定的人,就算席小天百分百料中,也不会让他产生过激的起伏。一边摇着头,他一边平静地道:“误会太大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但是你有做到这一点的条件和机会。既然你没有加入工作室的意思,或许可以考虑帮我们打一次短工,按我上面所说的来做,事后我们……”

    “够了!”断水箭突然出声打断了席小天的话。席小天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失败,最后一手是一次利诱,她当然并不是想以此当作罪证向水深展示,而是想就此引诱断水箭和她成为合作关系。这样一来这次的“记忆黑匣”反而要抛弃,席小天将以合作者的身份,随时轻松获取更具说服力的证据。可以说,这一步棋如果得逞,就算断水箭原本是白,却被席小天给骗上了黑,手段不可谓不卑鄙,但是至少需要的证据已经获得,是否使用却是路珂他们所需决定的。

    不过很遗憾这一手也失败了。席小天还没来及说出一个真实而又足够有诱惑力的数目就已被断水箭打断,从断水箭的眼神中她看到了厌恶。站起身的他望着席小天,缓缓地道:“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对你的相救我依然感激,不过我们似乎根本不是一路人。你知道我的名字,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正当的方式,我可以还你这个人情,除此以外,我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有什么来往。”

    “对不起,先告辞了。”最后不忘礼貌地一点头后,断水箭转身离开了。

    坐在原处的席小天有一些恍然,最终她捕捉到的,依然只是断水箭的眼神。目前无疑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断水箭识破了他们的计划,他是一个比席小天更高明的骗子;第二,断水箭没有问题,是顾飞他们一开始就误会了对方……某酒馆屋顶,席小天和断水箭离开的一刻,韩家公子收起了他的望远镜。佑哥在一旁很郁闷,他估摸着这会肯定又是精彩好戏已经全演完了,所以连借都没借,只是问了下:“怎么样?”

    “白痴演员,浪费了一个挺精彩的剧本。”韩家公子说。

    “失败了?”佑哥诧异,他和韩家公子也是全盘了解顾飞他们计划的,只是在这当中扮演不了什么必要角色,所以也就没过去引人生疑,隔了老远在这拿望远镜观望,只可怜了佑哥,从头到尾就见了一次顾飞和断水箭的沉默对峙……“如果我是断水箭,他们肯定失败了。”韩家公子说。

    “你的意思是?”

    “目前还不知道。”韩家公子说。

    “到底是怎么了?”佑哥问。

    “御天神鸣,上手一箭打断了千里的技能,之后又拉风地显摆了一箭他的高攻狙击。我请问你,这么高的伤害,第一击偷袭又可以命中,为什么不直接把千里秒杀?”韩家公子说。

    “这……”

    “断水箭就算当时没有察觉,如果事后想起这一细节,你说他得多蠢才会一点都不察觉?”韩家公子问。

    “那不是说肯定失败了?”佑哥说。

    “期盼他迟一些再开始回忆吧……”韩家公子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