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二十四章 又是这样

第五百二十四章 又是这样2017-11-10 16:32:52Ctrl+D 收藏本站

    林荫城,路珂的空屋。

    这房间除了靠墙和坐地,都没有别的姿式可供选择,剑鬼路珂御天神鸣和战无伤四人各站了一个角落,郁闷地啃着手指。他们已经收到席小天发来的消息,行动失败。四人现在聚集于此,是等着看看席小天带回来的四分多钟的影像。

    敲门声响,路珂飞快走上前拉开房门,席小天捏着卷轴站在门外。

    “抱歉。”席小天抿着嘴说。

    “先进来。”路珂把她拉进了屋,“没什么,这种事谁敢确信一定能成啊!”

    安慰显然也没能让席小天的情绪好转,她伸出了手:“卷轴在这里,我们一起再看一遍吧?”

    “好啊好啊!”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两个立刻凑了过来。对于这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大家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两个的忧伤都是装出来的,坦白说这件事对于这两家伙来说,从情感上和剑鬼路珂完全不在一个级别,基本可以视为路人。

    “等等千里吧?”剑鬼提议。

    “呃,通缉任务处离这比较远,他得要点时间。”路珂回答。

    顾飞的死当然只是假象,只在计划起步阶段就先搭一等级进去,就算顾飞肯,以剑鬼之仗义也绝不会赞同让顾飞如此牺牲。于是在研究过这街道地形后,一开始就确定了藏身麻袋后假死的方案。方法很简单,假意受到攻击一下,然后闪个白光,人消失,这些从技术上都是可行的,只要顾飞能掌握好时间在被击到一瞬之前用传送类的技能消失就行了。而断水箭此时视线受阻,看不到任何破绽。

    原本还想去弄个传送卷轴,后来是顾飞简化了这一方案,活用了他追风纹章的传送功能。在完成一次通缉任务后,没有立刻传送,在那个关键时刻方才发动,比起传送卷轴更加经济实惠。

    另外射死顾飞的这一假箭必须够意外,够突然。否则只是死在普通攻击之下,顾飞觉得一点都不真实,而追踪矢这个号称百分百命中的技能,在顾飞看来就更是玩笑了,那么慢吞吞的东西也能射死我?除非一次射来一百发。

    最后是由席小天提供了她所特有的一个技能:二连锁矢。技能名称比二连矢多了个“锁”字,而要点也就在这个“锁”字上。这技能的两箭要分两次施展,第一箭无论攻击速度,都和普通攻击出如一辙,如果这一击没有命中目标,那么就不会存在第二箭;而一旦命中,那么所射出的第二箭将自动追踪第一箭所命中的目标,而且这一箭会拥有堪比狙击的速度和威力。相当于一个追踪矢的超级进化版。

    在计划开始实施前席小天先射了顾飞第一箭,这之后,只要她不再进行任何攻击,二连锁矢状态就会一直保持,于是在战局中施放出“二连锁矢”第二击时,自然就会高速追踪顾飞而去。在这样意外的攻击下“身亡”,顾飞总算觉得可以接受了。

    此时的顾飞离开通缉任务处后一直在赶路来和大家会合,行至中途却也收到了席小天行动失败的消息。具体情形消息里无人多说,他也只好继续加快脚步了。

    “那个家伙呢?他要不要也来看一下啊?”等候顾飞的时间里,路珂问剑鬼。

    “我叫他一下。”剑鬼知道路珂指的是韩家公子。韩家公子和水深关系时好时坏,总体来说恶劣时刻居多,水深十次提起此人八次得咬牙切齿,作为水深老婆的路珂不可能不受点影响。再说了不喜欢韩家公子这非常正常,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不招人喜欢的家伙。但路珂却还是很清楚他的本事,所以也和许多人一样,一边讨厌着他,一边又时不时得去信任一下他。如佑哥御天神鸣战无伤他们,也都是如此纠结地面对着这个人,但这人却似乎很乐于欣赏他们的纠结,于是大家越发地纠结起来。

    不久敲门声又响,先到的是韩家公子和佑哥,两人能用望远镜观战,至少也是在这一带,比起顾飞是要近上不少。

    于是拉开房门的路珂看到了那张令好多女人无奈的脸,那鄙视一切的眼神,跟着就闻到了那如影随形的酒气。路珂连忙挥手扇了扇:“这酒气!!!”

    “酒气?那也是最华丽的。”韩家公子说着已经傲然走进屋内,目光很快就停留在了御天神鸣身上。

    “干嘛?”御天神鸣声音还是挺洪亮的,但明显底气不足。因为事实证明,韩家公子也不会从来平白无故地鄙视或嘲笑什么人,他鄙视嘲笑的对象,都有足够被鄙视嘲笑的理由,至少他认为是。

    “白痴!”鄙视**裸地开始了。

    “说你呢!”御天神鸣严肃地望向战无伤。战无伤伸手就去抓他脑袋,御天神鸣敏捷的闪过,好说也是一代高手,总被战无伤简单地抓起来就扔出去,还怎么混?

    “两个白痴。”韩家公子说。

    “你是白痴,你是白痴!”两人立刻形成同盟御敌。

    韩家公子也不还嘴,只是冷笑。然后再看这边两个家伙情急的模样,任何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很快分辨出到底哪边是白痴……这种时候出来打圆场的自然又是佑哥。其他人也正对韩家公子进门就骂人“白痴”感到有些不忿,结果听了佑哥把之前韩家公子的分析一说之后,所有人都把鄙视的目光投向了御天神鸣。

    “不要太责怪他。”战无伤突然又变得像个慈祥的大叔,“他的大脑还没有发育完整。”

    “滚!”御天神鸣推开战无伤,很是无奈对众人解释道:“那该怎么办?那里必须打断千里的技能啊!不然断水箭就会死,小天姐的攻击又不能在那个时候用,不然千里就会死。一开始就是这样计划的啊!”

    韩家公子扶额:“大脑真的没发育完吗?”

    没等御天神鸣发作,韩家公子已经接着道:“你没听懂刚才佑哥说的?问题不在第一箭的打断,是你的第二箭的狙击。你不应该图过瘾再飙这么一箭,这一箭和第一箭产生了矛盾。”

    “这……我只是想千里一定能躲过,所以想多强攻几下,显得更加真实一些。”御天神鸣有点委屈,这的确是当时他的真实想法,只是想把事情做得更加完美,谁想反而会因此露出破绽。

    “没什么了,这虽然是个破绽,但断水箭是不是察觉了也不一定不是吗?”剑鬼对御天神鸣说。

    御天神鸣没有回答,而是望向了席小天,之后和断水箭进行接触的只有席小天,断水箭到底有没有察觉,也只有她有可能知道答案。

    看到所有人似乎都在等着她宣布答案,席小天长吸了口气,刚要开口,敲门声又响。

    “大概是千里来了。”这次迈步上去开门的是剑鬼,结果门开了,来的却不是顾飞,水深。

    水深是独自一人,看到剑鬼很是一怔,再朝屋里一望,发现这么多人,更觉得诧异。剑鬼神色尴尬,回头望了路珂一眼。

    “找我的……”路珂说。

    这不废话吗?众人心中都是暴汗,嘴上不由自主地回应着“去吧去吧”,说完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人人都很尴尬,不由自主地朝角落地位置闪。而剑鬼让了路珂出去后更是不知所措,不知是该跟着路珂出去和水深说话,还是进来把门带上……结果还是席小天一个箭步闪了过来,“小珂我们等你”,甜甜一笑后把门甩上。

    “水深怎么来了?”屋里人都统一做出擦汗的动作。

    “那你们一个个也不至于好像被捉歼在床一样吧?”韩家公子的鄙视又来了,水深露面后他是毫无反应,如席小天赶快去把门关上这种解除尴尬的举动他更是想都没想过,因为他根本不觉得尴尬。

    而这一次挺难听的鄙视,竟然没人反驳。因为大家心里居然都认同了,刚才这种尴尬的感觉,真的好像是捉歼在床啊!

    “水深突然来这,会不会和断水箭有什么关系?”佑哥永远冲在打圆场的最前线,和不和时宜的气氛做着不屈的斗争。

    “他真的已经看穿了我们的计划吗?”想到是自己的失误,御天神鸣有点想撞墙。好丢人啊!这还是有美女参与的计划呢!

    “不然怎么会这么巧?水深偏偏这个时候来找路珂?”佑哥说。

    “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佑哥嘟囔着,朝房门处走去,结果几步之后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紧紧注视着他,想到自己接上来就想要耳朵贴到房门上去偷听一对男女朋友的谈话。真是太猥琐了!佑哥打了个机灵,敏捷地改口:“大家猜猜看。”

    “不用猜,一会路珂回来问一下就知道了。”剑鬼说,“不过如果水深真是断水箭找来的,那我们这一次又被他玩弄股掌之上了……”剑鬼不由地想到上次和顾飞自作聪明地想去跟踪人家,结果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彻底曝光在水深面前,导致两人撕破了脸,而这一次……剑鬼想着连忙冲向门口,路珂之前对水深选择了回避,就是想直接等到雨过天晴的时候,哪想在这个时段被捉个正着。身为朋友,这种时候必须替她承担一下呀!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