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上钩的鱼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上钩的鱼2017-11-10 16:32:53Ctrl+D 收藏本站

    剑鬼突如其来的举动引发高度关注,大家都十分钦佩。尤其佑哥,他刚才在众目睽睽之下,最终耻于去偷听小两口对话,但看剑鬼,不愧是当年统领逆天行会一手遮天的大人物,做起事来就是这么的不拘小节。实在是太牛逼了,看,他居然直接把门拉开了!佑哥想着。

    呃?直接把门拉开了?佑哥紧跟着又犯了一句嘀咕,和一屋子人开始面面相觑。他们这些路人甲乙丙丁,这一时间根本体会不到剑鬼的内心世界,思维自然也跟不上剑鬼行动的节奏。

    出门的剑鬼左右一望,已看到就在门旁房檐下站着的水深和路珂,两人都黑着脸,显然聊天进行的一点也不愉快。

    这当然也是意料中的事,剑鬼正琢磨着怎么开个口,水深却已经看到他,没露任何表情,只是把头扭向了一边。

    “哼,我会继续证明给你看的!”路珂大声说了一句后,扭头就走,看到剑鬼又冲他吼了句:“出来干什么,进来继续开会!”

    言辞本来就不是剑鬼的强项,更何况这种乱七八糟却又极微妙的时候,想说点什么的,但一时间真没词,等他想出词,路珂进屋了,水深那边也已经扭头走了,剑鬼摇摇头,叹息着也进了屋。

    “千里呢,怎么还没有来?”路珂在屋里问。

    没人吱声,佣兵团的人都在频道里疯狂呼叫:“怎么还不来,速度速度!!”

    任谁都看得出,路珂出去再回来,狂化了。

    “她和水深说了什么?”人人很好奇,但没人敢问,大家都望向剑鬼,因为大家都记得剑鬼说过“路珂回来问一下就知道了”,当然是他来问。

    “咳!”剑鬼咳了一声,在众人期待下终于开口:“千里怎么还不来……”

    “靠!!”众人心说,“剑鬼也有不老实的时候!!!!”

    敲门声响,离门近的剑鬼连忙把门拉开,这次终于是顾飞了,他倒是挺精神的,进来就和大家打招呼:“人好多啊!”

    “怎么这么慢啊!!!”路珂责难,众人不语,心中回忆最开始路珂还替顾飞解释呢,说他传送到的通缉任务处离这很远,这才过了多会啊?这就是传说中女人的善变吗?

    “呵呵,遇到你老公,寒暄了两句。”顾飞说。

    “说什么了?”众人瞪大眼。

    “看什么看,找砍啊!!”顾飞凶悍道。

    “然后呢?”众人张大嘴。

    “他就低着头走开了呗!”顾飞说。

    “干嘛呀!干嘛呀!谁叫你欺负他的。”路珂冲上来要和顾飞拼命,样子像是要哭出来了。

    “我开玩笑的……”路珂反应之激烈把顾飞吓了一跳,连忙解释,路珂怔住。

    “难道听不出这是玩笑吗?”顾飞问大家。

    大家摇头,御天神鸣和战无伤朝顾飞竖起中指,顾飞掏剑,两人中指掏鼻孔,向左看,向右看。

    “讨厌!开玩笑也不分个时间场合和地点。”路珂说。

    “发生了什么事?”顾飞一头雾水,但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水深刚刚来过呢!”剑鬼说。

    “是吗?他怎么也来了?”顾飞诧异,“不是失败了吗?”

    “当然不是找他来看影相的。”席小天说,“也是,他怎么会来的呢?”

    席小天说了一个疑问句,没有指向任何人,但这问题却只有一个人能回答,而且正好是个大家都很关心,却一时没好开口去问的。

    “来找我的。”路珂好像多少平静了些。

    众人保持安静,期待下文。

    “我们来看卷轴影像吧!”路珂说。

    众人抓狂,心里狂呼现在我们想知道的不是这个,但没奈何,路珂已经把卷轴掏出来了,众人连忙围上,这玩艺不是家庭影院,可以播放,停止,循环,快进,慢放……只有这么一次观赏机会。

    “大家注意了。”在路珂打开卷轴前席小天又说了一下,“因为只能看这一次,所以大家一定要注意到里面的所有细节。”

    “一定,一定!”对于美女的要求战无伤和御天神鸣的表态总是十分积极。

    “是注意断水箭,不是我……”席小天不得不提醒这两个家伙一下。

    “当然,当然。”两人连声应道。

    “开始了。”路珂宣布后,卷轴打开。

    “能调音量吗……”御天神鸣接了句话,刚好与影像中席小天说的话音重叠,立刻被众人堵嘴打翻踩在地下,大家屏息凝视,席小天与断水箭的谈话场景,丝毫不差地被大家观赏了一遍,场景一直持续到了断水箭挥身离去,席小天呆坐原处,终于,光影一息,连同卷轴已经一起消失。

    席小天望向众人,在过来的路途中她已经二人这交涉反复琢磨过,她没有什么新的发现,此时从旁观者角度重温一遍,看法依然维持在最初,只是不知道这其他人能从中看出什么其他的东西。

    “谁有什么发现?乘着记忆新鲜,快说呀!”路珂发问。

    公子精英团五人望向韩家公子,这是一种习惯,换作是你,你愿意说完再被他鄙视,还是直接等着他先说?

    韩家公子也一点不客气的开口了:“有几个地方值得注意。”

    “断水箭表示对工作室没兴趣,当然也是指自己不是工作室的人,但是在提到‘计划’一类时,却也没有表示否定。”韩家公子说。

    “没否定吗?我记得他说对这计划,有什么误会来着。”爬起的御天神鸣连忙展示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的。

    “这里面哪个字是表示否定的?你给我指出来!”立刻被无情鄙视。

    而席小天在一旁点头道:“这种用词,说不上是否定,而且可以说他从某种程度上是认同这个‘计划’的存在的。”

    韩家公子也点头:“但否认自己是工作室的人,但同时又认可计划的存在,这很奇怪。”

    “计划这种东西,一定要是工作室吗?一个人也可以有计划啊!”战无伤说。

    “没听到她之前在称谓用词中反复用到了‘你们’吗?断水箭对此也没有任何回避的反应。”韩家公子说。

    “这可以视作是一种默认。”席小天补充。

    “是群体,但又不是工作室,那是其他行会派来的卧底?”佑哥问。

    韩家公子和席小天却都没有回应他这个推断。

    “然后他对这个误会的解释,等于把你推上了绝路,接下来很难继续吧?”韩家公子说。

    “差点就没法继续。”席小天说。

    “接着你说出了也就是你们所推断的断水箭的计划,当然不是幼稚的以为说中了对方的心事,对方就会惊慌失措立即坦白从宽。”韩家公子说。

    “当然不是。这么说只是让他意识到,或者说是向他强调一下他的价值。当人意识到自己的价值时,下一步往往就是想借此获取利益。”席小天说。

    “所以你是先提出他的价值,然后再对他的价值开出价码。”韩家公子说。

    席小天说。

    “如果他答应呢?”韩家公子似乎颇有兴趣地问。

    “那还用说,你们无论想要什么样的证据,都是手到擒来。”席小天说。

    “也就是说,就算断水箭原本是个乖小孩,却被你利诱走上了邪路,然后你再提供犯罪证据把他击倒。”韩家公子说。

    “是这样。”席小天承认。

    “真是卑鄙。”韩家公子说。

    “当然,骗子和这些形容词是形影不离的。”席小天说。

    “不过他最后也没上钩。”韩家公子说。

    “是这样。看来你得出的结论应该也和我一样。”席小天说。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

    “你们……到底什么结论?”佑哥问。

    “断水箭说的都是真话,而你们……”韩家公子把顾飞剑鬼和路珂逐一指过:“是误会他了。”

    剑鬼没有说话,路珂也没有说话,只有顾飞依然疑惑:“确定?”

    “不是说御天开始就犯错了吗?也许是断水箭做察觉到了,所以在故意做戏。”佑哥说。

    “我也想过这种可能姓,但仔细想来,如果是故意做戏,能做到这种程度,他完全可以将‘计划’‘你们’这种试探姓的关键字眼处理得更加漂亮,不留下任何疑点。而现在呢?虽然我说你们对断水箭的判断有误,但我同样认为他加入你们行做这些事,是另有什么在驱使的,并不是简单的玩家入行会这点事。”席小天说。

    “这么说,水深来这,当然不会是断水箭给他的什么暗示了?”佑哥说。

    “这个,其实你可以去问水深。”席小天望向路珂,“还有之前他们跟踪被发现的事,水深到底是不是被断水箭特意带去那里的,其实你也可以问他啊!你好像没有问吧?”

    “这个……”路珂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了,她相信水深是不会对他有什么隐瞒的,如果盘根问底追问一下,很容易就清楚断水箭是不是刻意把水深带到了那,而她却选择了立即回避水深,跟着某二人一起玩暗黑心理猜谜。

    “都是你们两个!”路珂气。

    剑鬼很惭愧,结果席小天却已经道:“剑鬼老大看着可不像是那么多事的人啊!”

    顾飞深深地望了席小天一眼:“我说你啊……你不会是和断水箭一起耍我们的吧?”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