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二十七章 你认可夸张吗

第五百二十七章 你认可夸张吗2017-11-10 16:32:56Ctrl+D 收藏本站

    新的一天到来。

    剑鬼心中的愧疚却没有因为下线休息而减免几分,这一上线立刻二话不说就钻进树林。不是去找水深也不是去找路珂,剑鬼是去找橡树林里的格鲁放弃他那刺杀格鲁的任务。

    npc当然是无时无刻不在的,剑鬼找到格鲁说明来刻,立刻看到这个年轻的npc皱头拧成了麻花,形似林荫城图书馆里的老头。

    “放弃?加入刺客联盟,意味着抛弃生命抛弃尊严,一切只为惩除这世间的罪恶。在刺客的信条中,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字眼。”格鲁说。

    剑鬼听后一怔,这个格鲁就擅长叽里咕噜长篇大论,兜来绕去地把一个简单的规则说得好像很牛逼似的。此时他要说的意思,无非也就是刺客联盟发布的任务接取了就不能放弃,至少这曰常任务是这样的。

    “那这……我一直完成不了,会怎么样?”剑鬼问。

    “拥有坚韧的品质并不是一件坏事,年轻人,努力吧!”格鲁说。

    剑鬼没撤了,看这意思,完成不了?那就耗到能完成为止。但问题是对于剑鬼来说,要完成这任务要的已经不是坚韧,而是六亲不认。随即又试着问了问格鲁这任务放着,能不能另领任务,于是格鲁又言辞生动地和剑鬼谈了一下专一的重要姓……剑鬼很痛苦,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在这个时候加入了多少人尚不知情的阵营;但同样也是一个天杀的巧合,让他领取到了一个他无法完成的任务,从此他将再无接受阵营曰常任务的机会了吗?

    离开橡树小屋的剑鬼有些无精打采,那边的愧疚还没清除,这边又增添了几多惆怅,真是屋逢连阴偏漏雨。对于系统规则剑鬼当然无力更改,这会想着联系水深找断水箭再道个歉,先把这头的心结了了再说,正准备发消息,突觉眼角余光处似有人影走过,连忙扭头望向这边,一边飞快得进入了潜行。

    不是剑鬼太谨慎,实在是游戏环境逼得人不得不谨慎。在这个干了坏事也无法律制裁的无序社会,突然被人偷袭一下实在是见怪不怪的事。剑鬼习惯单练,在单练过程中时不时就会遇到一些过往玩家心生歹意,挑个剑鬼与怪难解难分时突然来偷袭一下。当然一般三角猫的家伙撞上剑鬼那就是自寻死路,但像残梦死当时率领的职业队,弄死剑鬼时剑鬼都没来及看到人家正脸。

    眼下林荫城,人生地不熟,这鬼地又是极其适合偷袭的环境,以前吃过这亏的剑鬼,自然更加抵防起这些暗算来。

    目光所望的方向,枝叶被人扒开,一人有些狼狈的从中钻了出来,似乎是在这难行的树林中遭了不少罪。这人望着剑鬼潜行消失的方向,摊了双手道:“兄弟不用这么紧张,我没有什么恶意的。”

    剑鬼没动,看对方装束是个牧师,等级不明。潜行状态下使用鉴定术也是会暴露自己的。看对方似是个陌生人,剑鬼也就无意逗留,想着准备就这样悄然而去,转身就待离开,突然这边身边的大树后又转出一人,望向他潜行的位置道:“等等吧,剑鬼兄弟。”

    “断水箭!”潜行中的剑鬼也禁不住失声叫了出来。看看断水箭,再看看身后那人,这两个家伙,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

    “我们没恶意,有点事想和你谈谈。”身后那人在微笑。

    剑鬼想到昨天韩家公子和席小天的分析:断水剑虽然不是什么他们想象的工作室来侵占行会的恶劣分子,但同样应该是与一些人有着什么目的,难道,现在身后这个牧师就是所谓的“一些人”吗?

    对方一再表明没有恶意,剑鬼当然不是那种畏畏缩缩的家伙,潜行原也不过是为了正当防卫,此时听到对方一再表态,自然也就大大方方地现出了身。

    “你们是什么人?”剑鬼问。

    “和你一样,游戏的玩家而已。”那牧师回答。

    没有比这更废的答案,简直就像“你是谁?我是人。”这样的对白一般,剑鬼吃不准对方用意,也只好继续按部就班地发问:“和我有什么事要谈?”

    “先问你个问题。”那牧师说。

    “说。”

    “作为一个普通玩家,对于千里一醉,你有什么看法?”那牧师问。

    “千里,你认识千里?”剑鬼意外。

    “算认识吧!”牧师点头。

    “但你这问题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剑鬼说。

    “就是问你千里一醉在这个游戏里的形象,你觉得怎样?”牧师说。

    “很好很强大。”剑鬼总结很精辟。

    “难道不觉得有一些夸张吗?”牧师问。

    “你说他的实力?当然夸张了。”剑鬼点头。

    牧师有些奇怪地望着剑鬼:“这么夸张的实力,你难道没什么想法,看你很平静的样子。”

    “我应该有什么想法?”

    “你总该知道他的实力为什么会这么夸张吧?”

    剑鬼点头。

    “难道你就没觉得有一些不公平?同样是来玩游戏的人,他却拥有这么高的起点,拥有超高的练级效率,单挑boss的实力,简直就像开了外挂一样。”

    “千里在用外挂?”剑鬼吓了一跳,其实在玩网游时遇到一些艹作超乎想象的牛人时,大家都会怀疑对方是不是用了超牛的外挂,但平行世界这游戏非同一般,外挂早已经成了传说,所以对于顾飞之强剑鬼从没这么想过,对方突出此言,到是吓了他一跳,坦白说外挂这么有技术含量的玩艺,剑鬼只是鄙视,却实在不懂。

    “那倒没有,我只是打个比方。”牧师说。

    剑鬼松了口气:“那就是凭自己真实实力喽,这有什么问题?”

    “你真觉得没问题?”

    “你这个人真奇怪,你和千里到底什么关系?你觉得有什么问题,你直说好了。”剑鬼说。

    “你不觉得他的存在,是对游戏平衡极大的破坏吗?”牧师说。

    “游戏平衡?”剑鬼笑了,“有什么游戏能做到绝对的职业平衡?就是平行世界,各战斗职业采用的不也是循环压制的模式吗?平衡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存在,玩家里流转着一句俗到不能再俗的话你一定听过:没有最强的职业,只有最强的玩家。在我看来千里是唯一一个能适合这里最强玩家定义的人,只有在他手里,任何职业都能成为最强。”

    “你这只是说到了游戏中设定的平衡,但是玩家之间的平衡呢,你不觉得他也是过分的打破了吗?”牧师说。

    “玩家之间还有平衡?”剑鬼听得莫名其妙。

    “恕我直言,千里一醉的强,已经是你们普通玩家拍马都追赶不上的存在。有这样的一个玩家,你还认为玩家之间是平衡的?”牧师说。

    “你莫名其妙啊!我什么时候说玩家之间是平衡的了?我从来不认为玩家之间还有什么平衡,更还有什么打破不打破的……”剑鬼说。

    “被你搅晕了……”牧师一脸无奈:“你这人,脑袋怎么转不过来弯,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

    “我明白你的意思……”剑鬼笑了,“你认为千里是平衡破坏者,但是,我认为他不是,因为游戏里根本就没有平衡,就这么简单。”

    “既然这样,好像谈下去也没意义了。”牧师说。

    “我实在也不知道你想谈些什么……”剑鬼回答。

    “但是因为千里之强,对这游戏造成的很多伤害和破坏,你也没有看到?”牧师问。

    “有吗?在哪里?”

    “就说最近的吧!林荫城的极度深寒行会,在与你们云端城纵横四海的大型任务对抗中,如果没有千里一醉的存在,我认为当时他们可以成功获取胜利,这点你不否认吧?”牧师说。

    剑鬼回忆了一下,点头。当时在林荫城林里城里那一团大混战如果说顾飞的作用还不明显的话,那么水深埋下路珂这歼细,最后时刻在落曰城发动伏击,如不是顾飞的存在,无誓之剑他们的任务真有可能成为悲剧。

    “你看!”牧师说。

    “我看什么呀?”

    “因为他一个人,这种根本不可能的逆转都发生了。”牧师说。

    “你怎么就知道根本不可能啊?”剑鬼说。

    “那你说,除了千里一醉的作用,还有什么方式是可以扭转局面的?”牧师问。

    “这我回答不了你。但我知道如果我们的队伍中没有千里,也必然会有没有千里的办法,也许会成功,但当然也有可能会失败。但是你从已经成功赢得的胜局中,抽掉引发质变的重要因子,然后就说得无论何时我们都会必败似的,你这思考方式有问题吧?”剑鬼说。

    “重要因子?那只是重要因子吗?那是必要因子吧?”牧师反驳。

    “好吧,现在就当一切都如你所说,你究竟最后想要说什么?”剑鬼问。

    “这些已经不必说了,作为千里一醉身边的既得利益者,你扪心自问一下,你是否已经丧失了原则?”牧师说。

    “我没有。”剑鬼不假思索已经回答,“倒是你,我不知道你的原则是什么?”

    “我的原则?将千里一醉引发的这些不公正的东西,统统扳回正确的轨道。”牧师回答。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