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三十七章 各行其事

第五百三十七章 各行其事2017-11-10 16:33:11Ctrl+D 收藏本站

    “联系是都联系到了,但是,想得到这些家伙的认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断水箭回复。

    “早料到会这样,可不能把别人都当成是傻瓜。”叶小五说,“依你来看他们目前都是个什么态度?”

    “一样,都是心存一定的疑惑,我觉得做一些更直接的接触会更有效,就像当初接触苹果醋一样。”断水箭说,“他们的区别也就是疑虑的大小轻重了。”

    “嗯……”叶小五说。

    “不过,有一个,银月,这个人没能直接联系上。他现在的在线时间不好捉摸,从两次给我的回信时间来看,一次是凌晨五点三十七分,还有一次是中午十二点十三分,但又并不是每天这个时间都会出现。”断水箭说,“回信内容上推断,这家伙被得罪了的玩家堵在复活点已经有很长时间,他能做的大概就是时不时上线来观察一下,看有没有脱身的机会……”

    “被困多久了?”叶小五问。

    “估计得有十天半个月……”断水箭回答。

    “汗,这双方都是很有毅力的啊……”叶小五感叹。

    “我专程跑过白石城一趟,本来是想找到银月当面交涉一下。结果他的人没碰到,但白石城骑士营地外那阵势我是看到了。堵他的人可不只一伙。而且据我了解,有人在那边佣兵大楼都放了任务,挂银月一次就可以直接领赏钱。而且银月现在似乎已经被挂到36级,比较好欺负,有事没事的人都经常路过骑士营地一下……这么持续下去,他那号我看可以说是废了。”断水箭说。

    “这么说,你到现在连他的好友都没加上?”叶小五问。

    “人什么时候会在线都不知道……前一分钟我还试了一下,又不在线。”断水箭说。

    “这个,真要再被这么继续堵个十天半月,没准这家伙也差不多要放弃游戏了。”叶小五说。

    “银月真有那么重要?从打听到的情况来看,他的人品可是渣到极致。”断水箭说。

    “吸收银月,主要是为了他手里的那把王者之剑,目前游戏里已经出现的70品阶的越级极品武器只有三件,分别是千里一醉的暗夜流光剑,银月的王者之剑,还有盗贼细腰舞的匕首舞风。其中舞风不是技能武器,攻击强大,附加属姓变态,但强化的只是个人能力;暗夜流光剑是物法双系伤害武器,无论是法师还是战士职业都不能充分发挥他的攻击力,千里一醉目前的级数,恐怕连它的系数都不能完全激活,所以说连强化个人能力这一点它都没完全发挥。而且等他完全激活解封技能后他还会发现,那剑上的技能暗夜流光是暗黑骑士技能,他根本使用不了的。目前这三件武器里,最有价值的就是银月的王者之剑,战阵类技能王之号令,范围内成员全属姓提升15%。无论单挑还是团战,都极具价值,能争取到这个,从哪个方面看对我们都会有很大的帮助。”叶小五说。

    “但这个人,惹来的麻烦着实是不小啊……”断水箭感慨。

    “看来是得费一番功夫了。”叶小五也点头。

    “你那边联系的人情况怎么样?”断水箭反问叶小五。

    “基本和你类似,看起来会比较麻烦的应该是剑南悠,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回我的信。”叶小五说。

    “银月,拥有最强的武器;剑南悠,前五小强之一,拥有最强的实力……果然最有价值的人就最难争取啊!”断水箭感慨。

    “呵呵,慢慢来吧……”叶小五倒没有表现的太过焦虑,“我自己过去白石城一趟,看看这个银月的情况吧!”

    “那么我就继续留在林荫城,和水深他们一起了。”断水箭回答。

    “当心,那帮家伙或许会对你动手。”红尘一笑说。

    “千里一醉的身手的确可怕。不过如果在树林里的话,就算敌不过他,要脱身,我相信我还是可以办到的。更何况水深的缘故,那些家伙应该会有些顾忌吧!”断水箭说。顾飞剑鬼他们对断水箭的误会,都没有做出什么当面的澄清,不过那边水深却已经代他们二人向断水箭招呼过了。断水箭也知道那两人先前对他的举动其实是误会。原本已经可以冰释前嫌,谁知突然双方又有了这么一种敌对关系,再和之前的事纠结一起,乱七八糟的因果关系纠缠不清,根本就是一笔乱账,断水箭自己想想都觉得头痛,那些家伙,会如何处理呢?

    林荫树林,看起来最安静,其实却又是最繁忙的地方。

    尤其是晚上这种高峰时期,全林荫城大部分的玩家都埋身林间,各个等级阶层的都有,刷怪任务,哪怕是搞个网恋,这里也是不错的选择嘛!

    极度深寒行会的地盘上,水深心情大好地瞎溜达着。和朋友的误会解除了,和路珂也和好如初了,虽然大清早被韩家公子戏弄了一把,但也就是给好心情稍稍降了降温,此刻他依然可以愉悦地和帮派伙计们谈天说地。

    “会长,有人找你。”外围同志突然来报。

    “谁呀?”水深问。

    “就那法师。”回答。

    “哦,我过来吧!”水深高兴,心想早上这家伙下线可能是急着上班去了,这晚上一露面,不就立刻跑来表示歉意了吗?嗯,就冲这表现,就不难为他了吧!

    水深兴冲冲地朝外圈走,外圈也已经对顾飞放行,两人在林间相遇,水深很大度,大声说:“兄弟,来啦!”

    “嗯!”顾飞黑着脸,“断水箭呢?”

    嗯!向断水箭道歉,这事连剑鬼都没做呢!这家伙比剑鬼还要有诚意啊!水深感动,连忙道:“他现在没过来,其实不用太在意,不过是误会,过去就好,大家好兄弟,没啥没啥。”

    “你说什么呢?”顾飞皱眉。

    “哈,兄弟你太认真了,其实我这人很随便,很好说话的,没事没事,我早已经原谅你了。”水深说。

    顾飞像怪物一样望着水深:“原谅我了?说什么呢?”

    “就是之前你和剑鬼搞的那么多事啊!不要紧,是误会,我已经知道了。”水深说。

    “哦,那事啊……”顾飞刚上线时是记的这事的,结果上来得知发生了这么多事后,生活大步朝前,把过去就给忘了,这时水深突然又提起,顾飞又暂且回了过去,连忙表示歉意:“实在是对不住了啊,那是个误会。”

    “哈哈,说了没事了嘛!”水深大力拍着顾飞肩膀。

    “嗯,那么,断水箭呢?”顾飞说。

    “不用这么认真,老断那人也不会介意的,回头我帮你招呼声就行了。”水深豪迈状。

    “不是,我找他有其他事。”顾飞说。

    “啥事啊?”水深也就随口一问。

    “砍他。”

    “啥?”水深的眼珠差点没直接掉到地上来。

    “你放心,这次肯定不是误会了。”顾飞大力拍了拍水深肩膀。

    “你等会你等会。你们又在搞什么鬼啊?”水深说。

    “这次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私人恩怨。”顾飞说。

    “到底又怎么了?”水深郁闷,这好曰子能多过几天不?刚刚觉得一切都结束了,这又闹腾上了。

    “断水箭和他的另外一朋友,和我有些矛盾,当然和你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所以你不用太在意啦!”顾飞说。

    “不用太在意……”水深郁闷,“这是什么话啊,都是我兄弟,我不在意行吗?有什么话大家不能坐下来好好说吗?”

    “闲了你们慢慢聊,我赶时间。”顾飞拍拍水深,跟着问:“断水箭还没过来啊?”

    水深怔怔地摇了摇头,此时他脑袋有点不够用。

    “那我在这等他吧!”顾飞拔剑插在身上,一抹光晃过水深的眼。

    “我说,到底是什么事啊?能和我说说吗?”水深问。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顾飞大至讲了下。

    “你这么说来,老断会来帮助我们,是因为之前的行会对抗任务我们输了,所以他现在算是给我们补偿?”水深问。

    “是吧,帮助你们强大,然后在之后那个什么什么战上获胜。”顾飞说。

    “而我们输会得补偿,是因为你太强大,强大到不可战胜的,所以我们输是不应该的,所以就应该得补偿?”水深问。

    “好像是这样。”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水深恍惚。

    “大家都这么说……”顾飞点头,所有人对叶小五这一堆理论都表示出不可理解。

    “他说要补偿就补偿啊!问过我了没有。”水深愤慨。

    “谁说不是呢!”顾飞说。

    “而且他这意思问题全在你身上,那把你和谐了不就完了,折腾我们干啥?”水深说。

    “我也很奇怪啊!”顾飞说。

    “你说的那个人叫什么?”水深问。

    “红尘一笑。”顾飞回答。

    “莫名其妙,我要问问老断。”水深说。

    “嗯,最好叫过来,你谈完我和他也谈一下。”顾飞说。

    水深望了一眼顾飞插在地上的剑:“你是准备和他用语言来沟通吗?”

    “当然。”顾飞点了点头,握紧拳头,“不过是肢体语言。”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