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四十一章 树上地下

第五百四十一章 树上地下2017-11-10 16:33:16Ctrl+D 收藏本站

    水深正琢磨是不是顾飞踩中了陷阱,结果没想到这“啪啪”的陷阱发动声居然连续地响动起来,水深此时视线被阻看不到情况,连忙调整步子拉开视野,终于,一棵大树背后的景像呈现在了水深眼前……水深的嘴瞬时越张越大,而周遭的树林子里,也有越来越多的极度深寒的玩家伸出了脑袋,站直了身子,表情和水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瞪眼张嘴,脸上像帖了三个鸡蛋。

    就在他们的眼前,他们极度深寒引以为豪,准备用来在林荫城称王称霸的陷阱阵中,顾飞正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舞动着。

    那“啪啪”的连响声,正是来自顾飞的脚下,他每一步迈出,总会触发到一个陷阱,但那高速弹起的陷阱夹子,却还快不过顾飞的反应,他的长剑剑尖就候在下三路,陷阱一弹起,脚立刻会抢先一步跳起,在陷阱追上来卡住脚踝时,却立刻会被剑尖磕开。

    “啪啪”……

    一声“啪”是陷阱弹起,而另一声“啪”,是被顾飞击落的声音。

    水深实在没有言语来形容眼前这一幕了,这一幕勾起了他很不好的回忆。第一次和顾飞交手时,听到身后陷阱响动,他兴冲冲地以为顾飞已经被陷阱卡住,结果回头以后,却是被顾飞挑飞的陷阱夹住了鼻子……而此时顾飞的表现,却比那天还要变态,此时的他已经是深陷极度深寒的陷阱阵中。这里毕竟不是当初在落曰城地牢门口的台阶上,陷阱是**裸地摆在那里。在这里所有的陷阱都掩藏地下,顾飞也完全无法预知陷阱的方位。从他不小心踩中第一个开始,就仿佛开启了一个连锁的机关,为躲第一个,他会发动第二个,躲过了第二个,却又会踩到第三个。

    水深他们看得目瞪口呆,顾飞此时心中可也是叫苦不已,此时的他连拥有一寸立足之地都成了奢求。顾飞不敢有丝毫大意,陷阱已经让他应接不暇,他根本无法再去注意断水箭的所在,在接连又挑落几个弹起的陷阱后,终于,这一次一脚落地后,地面一片平静,没有任何玩艺破土冲出。

    顾飞长出了口气,却也没敢大意,保持的是一个单脚撑地的造型,另一只脚,顾飞得先探明地上有没有陷阱再说。

    围观的极度深寒玩家个个脸如死灰,看到顾飞那边已经不再有陷阱弹起后,众人面面相觑。

    “十……十七个……”有人结结巴巴地报出了这个数字。

    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顾飞连踩了十七个陷阱,但最后居然和没事人一样!十七个陷阱,全被他用一只长剑就给击落了。此刻回想,方才从顾飞踩中第一个陷阱到现在静止下来像是一场梦境,大家发现自己都完全记不清刚才顾飞是怎么做的,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所有人脑袋瓜里只是不住回响着“啪啪”的二连击。

    第一声“啪”,是陷阱弹出的声音。

    第二声“啪”,是陷阱被击落的声音。

    突然间,大家觉得自己这个职业的前职好黯淡好黯淡。在这样的环境下,连续十七个陷阱都没能把人制住,这个职业还能有前途吗?

    所有人站在原地,木着,连他们身边的树木都比他们有生气,风吹过的时候还能发出一点“沙沙”声。

    顾飞丝毫未察他的变态举动给周围群众造成的毁灭级的心理阴影,此时他还保持着金鸡独地的造型,一手持剑在地上戳戳点点,他想找出个可以放心落脚的空地。

    风吹树林的沙沙声就在此时突然放大,但显然风并没有突然变得激烈,所有人心念一动,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

    断水箭!急速地从树丛中冲出,猛扑向了受困于陷阱阵中的顾飞。

    “老断!!!”玩家群中竟然发出了那种喜极而泣的声音,显然他们是把断水箭视作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了。他们希望有人证明给他们看,其实陷阱是有前途的,是有能力打倒任何变态的。他们其实都忘了,断水箭也不是专玩陷阱的潜伏者。

    “你还没走!”顾飞动容,他以为断水箭把自己引到这个地方,就是像想乘自己被陷阱缠身时脱身,没想到他竟然还暗中在一旁窥视,还存着杀机。这个断水箭比顾飞想象的要有出息的多。

    断水箭没有回答,他沉默着,凶猛地朝顾飞扑了过来。他同样踏入了顾飞受困的陷阱阵,但是,他每一步陷出却都是安危无恙。

    “老断,太帅了!!!!”所有玩家发出呐喊。会长指示说不要插手这次pk,他们听从了,但是,在一场pk中大家有点主观倾向这总没问题吧?眼前这一战,极度深寒的玩家无论从何种角度出发考虑都会站在断水箭这边。其实要不是看到会长水深也就在旁边观战,有些家伙可能已经会按耐不住出手了。不公然帮忙,咱暗地里放两个冷枪还不行?这本就是潜伏者的强项。

    断水箭气势汹汹地冲来,顾飞却还金鸡读力没找到地脚点,而这也正是断水箭要把握的机会。

    “双炎闪,闪!!”顾飞脚下不敢乱动,无奈之下只好以攻带守,迎面长剑一抖,一记“双炎闪”朝断水箭刺了去。

    断水箭不慌不忙,看清来势,侧身朝旁一跳。顾飞出手向来不会一招而终,但此时一看断水箭躲闪,却也只能暗骂一句“他妈的”。断水箭这一跳的方位,顾飞想要追加后招,脚下没移位完全不行,这家伙是完全吃准了顾飞此时不敢乱移动。

    避过一剑的断水箭得理不让,继续扑来。顾飞一看他这架式,竟然是放弃了他所钟爱的把弩当枪射,要过来和顾飞玩玩近身搏击了。

    换是平时顾飞当然大为欢迎,但此时却是个极严峻的挑战。

    虽然我们从一些影视作品上经常看到高手原地不动就把别人打得团团转,但别忘了那都是一流高手在戏耍菜鸟。要给顾飞随便捡个玩家过来他当然也能做到这点,但眼前这人可不是一般玩家。断水箭冲到近前抬手一掌就朝顾飞喉咙处锁来,这一招甚是独辣,换作真实格斗,完全有可能直接击碎喉骨一招毙命。

    顾飞不敢大意,斜着身子避让的同时那只一直没机会落地的脚也顺势发挥了一下,横着就朝断水箭的脑袋扫去。

    断水箭弓身避过,顺势一记扫荡腿踢向顾飞支持的单脚。

    结果顾飞的脚却更快,扫他脑袋的那一脚居然半途中突然转了向,往下一踏正踩到了断水箭弓身后低下来的脑袋上,紧接着再一追力,断水箭险些没被踩爬下。而顾飞却借着这一蹬之力,另一脚起地避过了他的扫荡脚不说,身子也已经跃向了半空中。

    “瞬间移动!!”空中的顾飞朝着上空一个吟唱,咻一下已经闪现到了上半空,两手一攀已经挂到了身前的树枝,身子一荡已经稳稳翻了上去。

    “不好意思啊,被迫的。”顾飞向断水箭示意了一下,表示刚才把他脑袋踩在脚下这种不大礼貌的招式实在是被逼无奈。

    断水箭一听却更郁闷了,感情刚才交手两三招里都有圈套啊!显然顾飞方才的处境,独撑平衡的单腿是最大的破绽所在。顾飞料定断水箭会尽快对这里采取攻击,于是将计就计,上来就给断水箭脑袋一个横扫,那是算准了断水箭会顺势低身避过顺便扫荡顾飞支撑脚。于是顾飞就也顺便拿断水箭的脑袋做了一下支撑。多了这么一个垫脚的,加上瞬间移动的距离,顾飞一个就逃出陷阱阵上了树。

    断水箭再牛逼此时也飞不到树上,飞快地拔出短弩又是一通射,想顾飞在这一棵树枝上或许身手不会太灵活,结果顾飞的下盘功夫实在是扎实,一根树枝也被他站得稳稳的,左转,右转,断水箭六枝短箭眼巴巴地射完了,一箭不中。连忙抽出箭匣埋头装弹药,不时抬头看一眼树上的顾飞,就见顾飞口袋一掏拿了苹果在啃,呃,也等于是在补充弹药。

    法力恢复终究还是要慢一些,尤其顾飞也等不到最佳回复效果的静止状态,刚啃了两口,下面断水箭的弹药就已经装好了,举起重新对准了顾飞。

    顾飞无奈地朝他摊了摊手:“有什么意义,反正也射不中,非要把口袋里的都射光吗?”

    断水箭咬牙。道理的确是如此,但是,不射,自己又能做些什么?

    “到最后还是要玩枪,那你还冲过来干什么?”顾飞说。

    断水箭没答,其实他当然并不想冲过来,但他怎么会想到顾飞居然变态到连踩了十七个陷阱都没被制住?顾飞之前保持造型不敢乱动,说起来也和中了陷阱没差别。但是这是对于顾飞这个不知情的人来说。完全熟悉陷阱阵的断水箭很清楚,顾飞连挑十七个陷阱,其实已经跳到阵外了,万一他大着胆子乱踩两步很快就会察觉。

    断水箭冲上,就是想乘顾飞还没察觉时把他逼退阵中,毕竟近身对战更容易控制对方的动向。但谁又想到顾飞能借着他的脑袋反而飞到树上去了。人生真是太无奈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