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四十三章 还你个人情

第五百四十三章 还你个人情2017-11-10 16:33:18Ctrl+D 收藏本站

    剑鬼此时心中也挺悲剧的,他这么近距离发动的一击,想不到断水箭依然能做出反应。剑鬼已经感觉到自己这两刀又没能扎实,与这种专门训练出来的人才,反应上的差距实在是难以弥补。

    虽未能做出秒杀级别的伤害,但“雾影突袭”的冲击力还是得到了爆发,断水箭被这一击打出了老远,转眼已快要摔进树丛。上次他就是在这惊慌落地的时候被一旁的顾飞补了一剑直接结果,此番悲剧重演,断水箭朝顾飞那看了眼。此时的顾飞连剑都收起来了,显然是只准备欣赏他与剑鬼的单挑。

    断水箭松了口气,一击未能致命,就还有转机。断水箭想着,在空中已经开始留意自己的落脚处,四周有什么可以立刻隐蔽的地方。结果这一眼望去立时心叫不好!他即将跌落的地方,赫然又是一大片的陷阱阵。此时空中的他已经失去平衡,无法再调整身体,这样扑下去,被陷阱夹中可说是万无一失。

    一切发生的好快,断水箭刚刚暗叫完不好,已经趴倒在地,枝叶断枝在他的剧烈打压下四下飞舞着,“啪啪啪”声接连响起。经验丰富且判断出色的如水深等人,立刻已经听出,断水箭这一下子起码发动了有六个陷阱。

    摔倒在地的断水箭失去了移动的能力,但起码还是可以用手支撑着站起身来。抬头一望,剑鬼已经拎着匕首一步一步地朝这边走来,身影随着步伐逐渐消失,潜行!

    断水箭所在之处可是陷阱阵,即使是潜行的状态也会触动陷阱。然而剑鬼消失,剑鬼继续前进,他的身影却终究没有再出现。只有一个解释,他没有中陷阱,他一步一步地,避过了这一路上陷阱阵的陷阱。

    这家伙!断水箭发现原来剑鬼也远比自己想象的可怕。

    他之前完全不顾地上的陷阱存在直接朝自己一记雾影突袭,是因为他清楚那片边界上根本就没有陷阱。

    他使用了雾影突袭,却已经预料到可能无法将断水箭直接秒杀,却也料到那距离断水箭再牛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闪过,所以这一捅是有意想将断水箭送入了这片陷阱阵中。

    此时他在潜阱阵中每一步都避过陷阱,显然是因为他同样对这陷阱阵有所了解。扮作极度深寒的玩家混入他们群中,剑鬼可不是像顾飞一样来打酱油的,有关陷阱的知识,他很是认真地了解讨教了一番。

    果然不该小瞧他!

    游戏高手也是高手。所有的高手都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会用脑。只知使用一身蛮力或一身装备的人,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高手。

    断水箭此时感慨这些已晚,剑鬼在他眼前消失,他完全不知剑鬼的所在。

    内外兼修的高手可以凭感觉找到注意自己的人所在,这点断水箭只是清楚,比较遗憾的是,他自己并不是这种级数的高手。修为也有高下,断水箭的能耐只够断断续续的有一些直觉。这或许能在瞬息万变千均一发的时刻起到些作用,但在节奏放到如此缓慢的情况下,无顾飞那种准确的把握,这份直觉形同虚设。

    断水箭完全清楚极度深寒这帮人一身陷阱装备穿下来对陷阱的加强程度,自己少说还要十多秒才有可能恢复移动。此时的剑鬼,或许已经到了自己身边……断水箭完全无法去抵御这种未知的攻击,他终于放弃了最后挣扎一下的企图。今天已经制造了够多的悲剧,断水箭已经不想再继续当笑话下去。

    安静,又是安静,这一晚上原本热闹的这片树林多次迎来这种安静。但这一次无疑是最静的,相比之前每一次都是因惊骇的场面震惊至鸦雀无声,这次是等候大结局的那种屏息凝视。拥有一股真正的,死一般的沉闷。

    这股压力集中在了场中的两个人身上。

    断水箭心理素质绝对过硬的,此等压力下他也未露丝毫惧色。

    所有人都在等着,等着剑鬼现身,等着断水箭的消失。

    剑鬼终于现身,但断水箭却没有立刻跟着消失。剑鬼只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剑鬼的匕首,指在了他的腰间。

    “你输了。”剑鬼说。

    断水箭听到身后的声音猛然回头。剑鬼出了声,自己却还没有死,他以为自己原来还有一线转机,结果一扭头就发现剑鬼的匕首早已经摆在腰间。不是自己有转机,而是剑鬼这一刀根本没有捅过来。

    断水箭有些不解,他望向剑鬼。

    “之前欠你一个情。”剑鬼已经收起了匕首,“现在已经还清了。”

    断水箭一怔,他明白剑鬼指的是什么。之前他们对自己混入极度深寒的目的持有怀疑,搞出了不少事,事后对此表示歉意,这话水深已经代他们向断水箭说过一遍。只是,现在已经翻牌,断水箭接触极度深寒虽然没有他们臆想中的那种歹意,却也和他们有一些脱不开的干系。如果是照断水箭的想法,实在还难说差个人情什么的。

    “你不差什么情。”断水箭说。

    “差不差,是我的想法,并不由你做主。”剑鬼说完已经退开,“总之我现在认为已经不差,那么下次再相遇的时候,我可不会留情。”

    众目睽睽,断水箭本是这许多人心目中的大神,此时被人完败,更是以还人情为由意图放他离去,放作任何一个有自尊的人,这都比直接死了还难受。在这众多的注视着,离开,并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

    但是断水箭却好像完全不在乎这样,只是望着已经背向他的剑鬼:“这样一来,我倒觉得我欠你一个情……不过,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在需要挂掉你的时候,我不会用这样的方式还你人情。”

    “那是你的事,随便你。”剑鬼没有回头。

    断水箭望着他,又看了看那边的顾飞,居然还点头示意了一下后,转身,走出了陷阱。

    “不好意思……”剑鬼走到了顾飞跟前,“你这么辛苦,我却放他走了。”

    “什么话!”顾飞生气了,“什么叫辛苦,根本只是举手之劳。”

    全场最高兴的居然是水深,打着哈哈已经跳到了二人面前,用力拍打着剑鬼说:“哈哈哈,你真是个是非分明的人,我越来越佩服你了……”

    顾飞斜视他:“你只是觉得,两边都是你熟人,实在要在你的地盘上,你的眼皮底下打个生死出来,觉得左右为难,所以现在的结局最好吧?”

    “居然被你看穿了,真是不简单!!”水深又开始用力拍打顾飞。

    顾飞无奈地又鄙视了他一下,望向剑鬼:“你的任务什么时候做?”

    “那个不急,现在已经缠上了,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吧?”剑鬼说。

    “要小心,这家伙还是很难对付的。”顾飞说。

    “嗯!”剑鬼也绝对认同这点,仅凭可以从雾影突袭下活下来,这就远超普通玩家。

    极度深寒的玩家却还有些不知所以。会长不让大家参与这场pk已经有些奇怪,而pk之后,放任老断离去,却和他的这两个对手很是亲近,大家更加有些不明白了。正疑惑着准备来问,突然全行会接到系统消息:玩家断水箭已退出行会。

    上下哗然一片,断水箭虽然入会很短,但却是近曰所有人的焦点,绝不是一般过路的酱油玩家,对于他的退出,大家都当是有重大事情发生,群聊的群聊,私密水深的密水深,刚刚目睹这场pk的,更是哗啦一下全围了过来,他们相信老断的退出和这场pk肯定有点什么关系。

    水深不得不离开二人,被这一堆玩家簇拥到一旁问东问西去了。

    “当会长的确不简单呐!”剑鬼深有感触地说。想当初他那个时代,也无非就是频道或是语音里被人围着吵吵,就已经够烦心了。像现在水深这样被一团人围上问得晕头转向,剑鬼突然觉得不寒而粟。平行世界里的行会规模远比以前游戏要大,而且和众兄弟更是需要这样直接面对面的交流,或许自己这次没搞成行会应该庆幸一下才对。眼下水深这处境真是有点惨不忍睹。

    “啧啧,这包围,没使一招双炎闪实在是太可惜了……”顾飞此时也在一旁念叨了一句。剑鬼一听更是暴汗。真把水深的位置换成顾飞,甩个双炎闪出去,以他那砍法,这一技术下去估计得死二十人吧……从树林离开的断水箭,立刻和叶小五进行了联系:“刚遇到千里一醉和剑鬼,输给他们了。”

    “怎么会这么巧遇到的……”叶小五说。

    “那家伙,专门跑树林里去等我。”断水箭说。

    “这人……”叶小五念叨,顾飞应该不好意思跑去水深的地方难为断水箭,这道人情题本是叶小五和断水箭一起分析出来的,却想不到这家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现在怎么样?”叶小五问。

    “没死……”断水箭如此这般一说,却也不想再纠缠自己这情况,转问叶小五:“你在哪里?”

    “我在去白石城的路上。”叶小五回答。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