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四十四章 银月的斗争史

第五百四十四章 银月的斗争史2017-11-10 16:33:20Ctrl+D 收藏本站

    从林荫城到白石城不过是两城之间的距离,走起来可不容易。主要是因为环绕着林荫城的这片茂密的大森林,生活着无数可爱的潜伏者。尤其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玩家跨入四十级,潜伏者在这里也越来越昌盛,此时正是每一天的服务器在线人数高峰时段,森林里谓三步一个圈套,两步一个陷阱。

    而叶小五那无人可及的游戏知识,连这种时候都用得上。虽然他也无法知道林荫城玩家是如何瓜分这大片森林,但至少他清楚森林里的怪物分布情况。玩家布下的陷阱再无规则,也总不至于丢到连怪都没有的地方吧?

    如此七绕八绕,一个36级的孤身牧师,一点麻烦都没遇到就走出了林荫城的森林,这在林荫城历史上仅仅是第二次。第一次也是叶小五,他来的时候创造的。

    出了森林沿平坦大道一路走来,叶小五知识真丰富,也无法更改他是个短腿的事实。等他到达白石城时着实不早,比如顾飞就早已经下线了。叶小五未做任何停留,到达白石城便直奔着骑士营地方向而去。

    白石城骑士营地,银月孤独在坐在营内的某台阶上。被困在这里已经多少天?他自己都记不清了。他只知道在去林荫城的路上被挂后,就再也没能离开过这个营地。

    当天一回来,他就发现了营地外守候的云中暮等人的身影,银月又岂会不知这帮家伙的意图!这些人竟然提前就在这边守候,银月已经隐隐感觉到不妙。之后试图刺激无誓之剑方面对他实施援助,却得到了冰冷的回复,再跟着,发出的消息竟然得到“对方拒绝陌生人的消息”的系统回应。

    银月当时的感觉就像是坠入了一个无底深渊,断了这一条援路,他实在想不到还能找到什么帮手。细想了整个事情的前后经过,不蠢的银月忽然发现,自己显然是又被人设计了。而且这次设计的相当狠毒,不是简单的就把自己送回复活点给云中暮等人守杀,更严重地是彻底摧毁了自己的所有退路和援助。

    纵横四海老大都把自己好友删了,银月已经不报希望,但自己团里那帮兄弟呢?虽然路上就已经抛下那些家伙先闪,此时的银月无计可施之下,却还想厚着脸皮去试一下,结果没等他发消息呢,就接连收到佣兵团的成员一个个地退团,有的临走还对他留下鄙视和咒骂,瞬间银月的银月佣兵团就成了孤家寡人。银月想揪了人私聊,却像找无誓之剑一样,全部是“对方拒绝陌生人的消息”……“公子精英团!!!!”银月咬牙切齿,虽然还没能猜出对方具体是怎么设计安排的,却已肯定绝对是这帮人捣的鬼。

    这个在关键时刻总会抛弃身边伙伴的人渣,在这个时候依然没有意识是自己的行为导致他众叛亲离,犹自在怨恨别人对他的设计……“只能靠自己了……”银月想了整整一个小时,实在再想不出有什么利用的对象了。连向茫茫的莽莽委曲求全的构思都产生过,不过最终还是放弃。倒不是说这人渣还有什么下限,是他实在也算了解茫茫的莽莽,现在找她忏悔只能是被喷一脸口水。

    没有可利用的朋友,银月想到了向敌人妥协。云中暮这时已经守着骑士营快睡着了,银月一脸和谐的微笑,主动和众人打招呼。银月知道云中暮这种团队肯定极看重他手中“王者之剑”的价值,或许这帮家伙这么不肯罢休地追杀自己,其实就是为了这“王者之剑”。银月想以此为谈判筹码,和云中暮和谐解决此事。

    他慢慢地,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构思。银月的口才无疑是了得的,什么“一笑泯恩仇”啊,“大丈夫以大局为重啊”,“咱俩联手,天下唾手可得”啊,各种历史典故,各种肉麻恭维,能想到的好听的词顺耳的词一鼓脑的往上推,糖衣炮弹狂轰云中暮。在说的自己都没词了后,为表示自己的诚意,银月甘冒大险,踏出了复活点想和云中暮多亲近亲近。

    云中暮在此时也突然振奋了起来,银月以为自己的说辞有了成效,连忙伸手想和云中暮相握。

    结果云中暮递过来的手中还交带着匕首,那一刀狠得恨不能把银月的肠子都扎出来。云中暮那一般兄弟也是瞬间围拢上来,银月退无可退,被重重包围。

    虐杀,这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虐杀。这帮家伙等这一刻等了好久了,实在不忍心太快结束,大家都想要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一时刻。除了云中暮刚开始捅的那一刀,余下的攻击大家纷纷卸了攻击装备,就靠最低的伤害,将银月围住往死里殴。

    此时的银月,后悔自己对云中暮的看法,后悔自己这一冒险的举动,后悔自己这一身偏重体质的加点……这一场围殴绵延不绝,持续了数分钟之久。就这样还有好多挤在外圈没打到的,最后还和自己人急了起来。

    临死前,银月还被云中暮狠狠喷了口痰:“你大爷的,废话这么多!”

    死回去的银月悲愤交加,却也不敢再出复活点,站圈里和这帮家伙乱喷了一会口水,无奈地下了线。

    银月已经意识到云中暮对自己的仇恨已经是超越物质完全是精神上的。绝不可能杀了自己一次就作罢。次曰上线,银月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复活点内外,却没有任何发现。

    银月怎么也不可能甘心就这么一直龟缩在复活点里,虽知危险,这个险却也不得不冒。于是他大着胆子又迈出了复活点,安全!居然是安全,随时准备立刻一步撤回复活点的银月居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银月惊喜交加。

    然而,当他离开复活点刚刚三步时,大片潜伏的盗贼现身,退路被阻,围殴,又是围殴。

    银月奋勇抵抗,而云中暮这帮弟兄这次又是故计重施,有脱了装备想慢慢折磨银月。只是有些人做得有些过火,卸了武器也就算了,居然把全身都脱光想裸着占银月便宜,拥有70阶越级装备王者之剑的银月攻击力又岂是儿戏?裸奔的盗贼居然被银月干掉了一个。

    这一下自然犯了众怒,在“孙子竟然还敢反抗”的呐喊声中,蹂躏更加惨无人道。银月死前,身上光口水就被淋了不知多少,大家拳打脚踢还不过瘾,嘴也要喷。银月终于知道怕了,他不敢再乱冒险,他怕下次这帮家伙会连鼻子都用上,把鼻涕也狠狠往自己身上喷……今后连续几天没有上线,银月希望磨一磨这些家伙的耐心,之后也没敢堂而皇之就出复活点,又是换装又是蒙面,折腾妥当,出门三步,围殴,惨无人道的围殴,银月哭了。他知道想这么走出去已经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耗吧!那就耗吧!银月咬牙切齿,开始和这些家伙比耐心,也不知从复活点里哪里寻摸来了一个马夹,天天就坐在距离出圈一线之隔的地方,悠哉悠哉地晒太阳。云中暮的弟兄自然看着不爽了,但在复活点里的家伙,就是口水也喷不上身,银月一副我的眼里没有你的模样,到是狠狠挑衅了这帮家伙一把。

    总算小出了一口气的银月,事后一想又觉得自己此举真是不明智,慢慢消磨掉这帮家伙的耐心,自己才有机会走出这困局,自己也这么意气用事跑去挑衅,这不是在跟自己过不去吗?

    想通了此节的银月,再没做出这种行为。他开始有意控制自己的上线时间,每天忍着就上来露一小脸,稍看看情况就下。

    结果,情况越来越恶劣。原本只是云中暮的人马,这几天后,银月没想到他的老同事,老部下蓝易竟然也带着人找上来了。蓝易当然不是来搭救他的,那天撞见,狠狠地将银月的卑劣过往数落了一番,银月当时匆匆都下线了,蓝易的嘴也没停。次曰银月再上来时,发现好多根本不认识的人看自己也是眼带鄙视了。复活点外更是出现很多自发要干他的民间组织,银月又一次哭了。

    银月也想过其他方法,他通过一些手段,想联系一些工作室的职业玩家助自己脱离困境。遗憾的是他如今实在是臭名远扬,已被誉为是平行世界第一贱人,这么大的名头,连工作室都想绕着他走。工作室人家出来也是图赚钱的,自身形象很重要,怎么敢站在第一贱人一边?当然如果银月肯出大价钱的话,也会有人为了利益匿名冒险一下,但问题是银月又不是细腰舞,除了比较贱,就是一个普通人家,根本也砸不出什么大价钱……舍弃王者之剑吗?

    这是银月的最终筹码,他相信这玩艺的价值,足以趋势很大一帮人。但是,这是银月意识里实在没辙时的最后底线……这样的状态了持续了这么久,银月已经越来越多地考虑这一底线了。但就在这两天,突然有一个叫断水箭的家伙来信。

    这信都不是游戏里的来信,银月现在根本没机会接触到游戏信箱,好在到处sos,留了不少自己的联系方式。结果收到的最多的都是平行世界玩家的鄙视和漫骂,就在银月已经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收到了这个叫断水箭的玩家来信。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