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四十六章 传送规则

第五百四十六章 传送规则2017-11-10 16:33:22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人?”银月敏锐的神经顿时又紧张起来。这家伙都混成这鸟样了,还总希望情况他的掌握,一有点小意外就慌张,实在是自讨苦吃。

    “亲人……”叶小五的回答是按照银月的思路,结果弄得银月满头雾水。

    “先说下你希望的坐标吧!我知道如果是由我来说的话,你又会起疑心了。”叶小五说。

    “但林荫城的坐标……”银月人不在林荫城,又哪里会知道那里的坐标。

    “我说的你信吗?不信的话,你随便找个在那边的朋友打听一下。”叶小五说。

    银月很郁闷,他现在哪里还会有朋友?虽然好友栏中有一些旧友都是以前游戏就认识,到了平行世界还没接触到,但自从他银月名满天下后,无论发消息给谁都是“对方拒绝陌生人消息”了。

    叶小五似乎也看出了银月的为难,笑了笑后,说出了一串很长的坐标跨度。

    “你也不是新手,这坐标跨度包括多大面积我估计你心里也有数,你不会怀疑我在这么大的面积上都有布置埋伏吧?”叶小五说。

    “哪里哪里……”银月连忙道,当即就从那跨度中挑选了一个坐标,看着叶小五填写到了传送卷轴上,但紧跟着银月又疑神疑鬼起来:“等等,这个多余的数字是什么?”

    “林荫城的地图代码。我这么和你说吧!平行世界的整个世界地图是一张无缝连接的完整地图,这只是玩家眼中的假象。以目前服务器的承载量来说,平行世界一座主城的区域大小便已是他的极限。所以,虽然整张地图的坐标数以万计,事实上,系统所认知的地图坐标是有极限的,具体是多少不能告诉你。我只打个比方,比如说极限坐标是(2000,2000)的话,那么坐标(2001,2001),在玩家眼中你看到的是比(2000,2000)更遥远的一个位置,但在系统的运算中,根本不存在(2001,2001)这个坐标,这个时候,系统所认识的坐标将是(1,1),坐标即是以2000为单位在循环。而循环却没有出现重复,就是因为实际上每张地图都有一个代码,只要加注这个代码,系统的坐标运算便不会出错。你现在看到的这组多余的数字,就是林荫城的代码,如果不写这组代码,传送时系统所默认的便会是当前所处地图的代码,也就是说,填的是林荫城坐标,但实际上到达的却是循环法则后白石城的某坐标。你明白了吗?”

    银月长大了嘴,半晌后道:“我从没听说过这什么法则,更没听说过什么地图代码,照你这么说,不知道这种代码不就完全不可能使用卷轴跨城传送了?”

    叶小五摇了摇头:“看来你真没用过传送卷轴。一般玩家跨主城传送时,都是拿卷轴到需要传送的位置记录坐标,这样系统会把该地图代码当作隐藏数据储存在卷轴中,之后无论你在何处使用它传送,自然会进入该地图的坐标运算中。”

    “而你知道这什么代码,所以不需要用这种方式?”

    “没错。”

    “你到底什么人!!”银月惊骇了,这家伙刚才有关地图坐标废话的一大堆是他闻所未闻的东西,而眼前这家伙似乎知道的甚为清楚,银月已经隐隐感觉到他的不一般。

    “我只是比你们更加了解这游戏情况的一个人而已。”叶小五回答。

    “你是……游戏内部的人???”银月毕竟也不傻,眼前这家伙所了解的这种东西很有技术姓,显然不是一般玩家通过实践所发现的那种规律总结。

    叶小五却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又拿卷轴放在他面前说:“看清楚,前面这个是林荫城的地图代码,后面这个坐标是你刚才自己选择的。”

    银月知他是在转移话题了,也没有强加追问,又看了眼那坐标后,忽道:“那等的人为什么还不来?”

    银月又焦虑了,这半天不来,人家在这坐标位置安排了埋伏怎么办?难道这等人是幌子?故意拖延时间?这家伙刚才一大堆东西到底是真是假?银月这想得脑门就要出血了,却听到那家伙说了句:“来了。”

    银月朝他望的方向看去,骑士营地的大门处走进来一人,银月一看这人,大惊:“是你!”

    那人显然也看到了银月,但目光很快转到了他身边的叶小五身上。

    “你们……”银月连退了两步,和叶小五拉开了距离。因为刚进来的这个人他见过,是和云中暮一起,对自己进行过的围杀的一名盗贼,裸奔喷口水之类的活都非常尽心尽力地完成过。

    “哦?你们认识?”叶小五虽然知道银月的处境,但究竟银月的敌人都有哪些,一时半会的他也没了解多少。

    “你们是一伙的?”银月恨恨地说。

    新来的盗贼望着叶小五,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

    叶小五望了望二人:“你们有过节?”

    那盗贼看了银月一眼:“我只是替行会办事。”

    银月皱了皱眉,看情况,这家伙似乎也是如自己一样是被这个牧师邀请,但不偏不斜为什么会是他,这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吗?云中暮那一堆子家伙里的高手银月基本都认识,这人却没见过,银月一直只当他是个小,只因前几次被围殴时这家伙都冲在第一线,所以银月记住了他这张脸。

    “请两位来的目的其实都是一样的。”叶小五说。

    银月心念一动:“你和公子精英团也有仇?”云中暮的人,按理和那帮家伙不会有过节啊,银月奇怪。

    “我叫不笑。”那盗贼回答。

    银月顿时恍然,这他娘也是个人渣啊!当年被千里一醉砍过的家伙中第一个名扬四海的!而且是他被砍那时候千里一醉都没爆光,还顶着27149的马甲。说起来如果不是这家伙被砍,千里一醉也不会跑路到月夜城来,如果不是那个祸害跑路到月夜城,自己怎么也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么一个伤心的下场。想到这点,银月突然想狠狠地上去揍他两拳。

    “好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一步离开这里再谈吧……”叶小五发现随着不笑与他们二人的接触,已经越来越多疑惑的目光投向了他们。

    “怎么离开?”不笑问着,作为一个诛杀银月的参与者,他更清楚外面的埋伏有多么的惨烈。

    “传送。你俩都站过来。”叶小五抖开了传送卷轴。

    不笑当然没有什么顾虑,立刻走了过来。银月这边神神鬼鬼,犹犹豫豫,但最后还是心一横,心想赌了那么多次,不差这一次,咬牙也站了过来。

    卷轴落地,传送阵的白光瞬间在地上刻出符线,好些个反应迟顿的玩家尚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一道白色光柱升起,刚刚在那位置的三人已经消失。

    许多暗中潜伏,爬房,蹲墙角的玩家都是一直注意着银月的,此时他突然消失,所有人从暗中走了出来,围聚一堂,面面相觑。

    “这是……传送卷轴?”如今这时代,识货的玩家已经越来越多了。

    “哪家的哥们啊?这么下血本。”有人四下张望着问道。

    “就是,那贱人值这么多钱吗?”有人说,传送卷轴依然是稀罕物,价值不菲。

    结果这些埋伏在复活点外的更团队代表纷纷发表看法后,大家终于发现:没有哪方使用了传送卷轴这么nb的方案。毕竟围殴银月是一项全民喜闻乐见的活动,没有必要藏起来自娱自乐,一般抢到机会的团队都会欢呼雀跃,此时居然无人出来承认,真是见了鬼了。

    “难道说,是有人把那家伙救走了?”有人说。

    “我靠,不是吧,这种人渣还有人救,什么人这么不要脸啊!”有人怒了。

    “就有注意到刚才的家伙是谁了吗?”有人呐喊。

    “有个牧师,不认识啊!我还以为是你们的人。”

    “我还以为是你们的呢!”

    “我以为是你们的……”

    “后来那个盗贼,那人不是你们的吗?”有人指向了十会联盟的人。在这混了这么多天,大家也都混了个脸熟,知道这票人的来历,对于他们不远万里专程跑到白石城来追杀一个人,大家是十分敬佩的。

    十会联盟的人面面相觑着。毕竟在月夜城也有许多斗争要搞,云中暮身为十会联盟的大老板不可能天天坐镇这里陪银月一个人玩耍,好在他们这团队里一提到杀银月还是有很多人有积极姓的,这两天坐镇这边领队的猪仙同志,很久很久以前很受银月他们一伙人的欺负。现在银月如此落魄,他非常兴高采烈的来棒打落水狗,谁想过来主事没两天,就发生了这档子事。

    “老云,银月被人救走了。”猪仙连忙给云中暮发着消息。

    “靠,大爷的,你个孙子,怎么轮到你就让人给跑了,你有点出息行不行。”云中暮大骂。

    “没辙啊!有人拿着传送卷轴来把他传送走了。”猪仙说。

    “靠,哪家孙子这么下血本救这贱人啊?”云中暮大惊。

    “不只如此……和他们一起传送走的,还有不笑。”

    “……”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