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五十六章 挥之不去的噩运

第五百五十六章 挥之不去的噩运2017-11-10 16:33:37Ctrl+D 收藏本站

    “镇定点!!”顾飞连忙躲闪细腰舞的攻击,指望着火球这帮小子能上来帮着拉拉,结果一眼望去,那帮家伙个个流露出羡慕的神色,看他们那模样估计都把死在细腰舞这样的美女手里当成是一种享受了。

    “哼!”细腰舞连攻了几下也伤不到顾飞,到底这么多人在旁,不好意思让人当猴看,也只好作罢。顾飞松了口气,对他来说细腰舞的攻击也挺难缠的,关键是自己总不能反手一剑真砍死她吧?但这女人下手是不是像自己这样知道轻重就难说了。

    “到底有没有事呀?不是有人要难为你吗?”细腰舞问茫茫的莽莽。

    茫茫的莽莽先没回答,而是再度望向了火球。

    火球无奈,也只好坦白:“呃,是我叫醉哥的。”

    “至于吗?”樱冢月仔很诧异地说。

    “没错,在我的地盘上,我看是谁这么大胆敢动莽莽一根指头。”茫茫的莽莽的老朋友,法师蓝易说话了。

    顾飞到现在才终于明白整个事情的真相。显然火球也没有说谎,他们的确遇到了麻烦。但这麻烦还没严重要需要顾飞前来解决,尤其是茫茫的莽莽在这里还有这么个看起来挺强的朋友。而火球八成就是不爽蓝易这种月夜城出身的嚣张态度,所以曲里拐弯地想把顾飞的装备借过来威风一下煞煞蓝易的气焰。

    怪只怪火球还是不够了解顾飞,有要求直说完了。非要描述一下状况,顾飞就算不当他是呼救,也要当他是勾引,能不亲自赶来参加pk活动吗?

    事已至此,火球自然也没脸再去拿顾飞装备撑场面了,看大家都挺有杀死他的心情,连忙打着哈哈:“好久没见了,聚聚嘛!是不是啊醉哥,快坐快坐。”

    火球向顾飞大献殷勤,在他心里主要对不住的就是顾飞,至于樱冢月仔他们别看装得跟大尾巴狼似的在鄙视火球,其实樱冢月仔刚刚私聊火球了四个字:干得漂亮。很显然他也早看不顺眼蓝易的嚣张,但碍于是茫茫的莽莽的情面他是没法有什么举动。火球干的事无疑非常合他心意。自己不好出头,正好让顾飞来打压一下,帅!

    火球给顾飞塞了个空位,还特意安排到那个蓝易的正对面,然后又殷勤把细腰舞让到了顾飞旁边,他得意洋洋地站在后面。在他眼里这是英雄美人的超强配备,相比之下对面的蓝易就是土包子一个,还有脸趾高气扬吗?

    顾飞可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扭着头问旁边的众人:“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呃,就是几个家伙莫名其妙地出现,突然攻击了我们。”樱冢月仔说。

    “大家都没事吗?”顾飞现在也搞不清火球说的挂了几个是真的还是夸张。

    “挂了几个……”樱冢月仔说着,表情有点郁闷。顾飞一眼扫过,大致又明白了一点。显然樱冢月仔他们遇到麻烦时,情况挺危机,这个蓝易及时出现帮他们脱了困,只可惜他这种牛气轰轰的态度实在是引人不快。

    “目标是你?”顾飞问茫茫的莽莽。

    “看起来是的。”茫茫的莽莽说。

    “肯定是云中暮那个王八蛋!”蓝易突然拍桌子,吓了樱冢月仔他们一大跳,心里狂骂。

    “如果是他的话不会这么藏头蒙面,一定会公然打着他们的旗号的。”茫茫的莽莽说。

    “嗯,我也觉得他们的话不用蒙面。”顾飞说。

    “除了他们的话,我好像就再没什么仇人了。”茫茫的莽莽说。

    “仇人的话,都不用蒙面吧?”顾飞说。

    “对。”茫茫的莽莽点头。

    “打劫的啊!”顾飞激动,这种家伙杀起来全无内疚感,最是过瘾了。

    “你兴奋什么啊?”细腰舞问。不只她,一桌人都狐疑地望着突然亢奋起来的顾飞。

    顾飞连忙镇定下来,极为平静地说:“嗯,那什么,其实仇人也还是有可能的。比如一个无力对付你的人,花钱雇个佣兵团什么的。”

    “你有这种仇人吗?”樱冢月仔问。

    “应该……没有吧?”茫茫的莽莽自己也不太确信,当年的岁月实在狰狞,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人记恨她至今,万一又是个没有组织没有靠山的,也不是没有顾飞所说的这种可能。

    “管他是什么人,有种就再来,看我给他好看!!”蓝易又拍桌子。

    “没错!!!”拍桌子的声音竟然此起彼伏,把顾飞吓了一大跳,他这才知道这酒馆里竟然有一半都是蓝易的人马,也难怪樱冢月仔他们脸色这么难看,对方的势力很强大嘛!

    “我说,他们有多少人啊?”顾飞问。

    “当时是六个。”樱冢月仔说。

    “六个……”顾飞放眼看了一眼屋内,光蓝易一伙估计就有六十人,“不用弄这么大排场吧,这样人家还怎么来啊?”

    “哼,这帮孙子,我看他们还敢来。”蓝易说。

    “不来可咋办啊?”顾飞挠头。

    “醉哥……你这意思,是盼着他们来呢?”樱冢月仔小心翼翼地问。

    “当然,难道你们不是?”顾飞问。

    “正常人的话,不应该盼着有人来杀自己吧?”樱冢月仔依然小心。

    “来杀自己,正好把他干掉嘛!”顾飞说。

    “对啊!”细腰舞也点头表示赞同。

    樱冢月仔明白了,这是强者的思维,和他们猥琐流不是一路的。

    “怎么,你怕了?”蓝易斜眼望向樱冢月仔,就像樱冢月仔讨厌蓝易的嚣张做派一样,蓝易也同样觉得和这些猥琐的家伙气场不合,一个个眼神都贼溜溜的,蓝易实在不能理解茫茫的莽莽为什么和这么一帮人混在一起。

    “孙子才怕。”樱冢月仔淡淡地道,表面镇定,心里其实狂骂。

    “既然大家都不怕,就不要这么多人了吧,而且也不要在这坐着啊,上街溜溜,不然让人家怎么找啊!”顾飞说。

    “嗯,我同意,我也很想知道这帮家伙到底是谁。”茫茫的莽莽说。

    “走着。”顾飞起身,当事人都同意的,其他人的意见可以不做考虑。

    樱冢月仔他们当然要跟着,蓝易一干兄弟也不甘落后,转眼,几十号人全跑到街上去了。从街上其他玩家退避三舍的举动来看,想这样引蛇出洞显然不可能。

    “老兄,不用这么多人,该忙的去忙吧!”顾飞对蓝易说。

    蓝易虽然不情愿,但看樱冢月仔那帮小子挤眉弄眼地望着他,显然他如果不肯就会视作是他怕了,当即一挥手:“大家忙自己的去吧!这边我罩着就够了。”

    这些人里相当一部分和茫茫的莽莽也没啥交情,来都是给蓝易面子,一听不用,也就呼啦一下散了,一点拖泥带水都没有。樱冢月仔一看人家这么干脆,也不示弱,挥挥手:“都跟着干屁,自己玩去。”

    他们这帮家伙那是从来不会执着的,立刻像解放了一般,乐颠颠地搜集白石城的美女情报去了。

    顾飞看了圈,能散了已经都散了,剩下的蓝易樱冢月仔火球细腰舞肯定是都不肯走的。

    “我们也六人,和他们一样。”樱冢月仔说着。

    “这帮家伙这要也不敢来,那实在是太孙子了。”蓝易就剩一个人了还是这么嚣张,樱冢月仔和火球直撇嘴。

    “希望快点来吧!”顾飞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六人在街中央的显眼处默默地走着。

    远处,望着他们六人的眼睛可不只一双,而每一双中似乎都有泪花在闪动。

    “为什么啊……”几人一起在心中呐喊。

    “我没看错吧???那是千里一醉,是吗??”火燃衣问身边的人。

    “你没看错……”胶水回答。霞雾城一战后,剑南悠他们匆匆跑路,这些天来没干别的事,就是疯了一般地刷任务刷怪来练级。原本都是十大的人物,又长期一起磨合,练级效率相当出色。时至今曰,除了黑水火燃衣等掉级比其他人多的,余下的都已经重回40并进阶了职业。重新成为神箭手的胶水又有了鹰眼,继续担当着队伍里侦察兵的角色。

    每个人脸上都流露出痛苦的神色,每个人都在问着同样的问题:为什么!

    “怎么办?”火燃衣问剑南悠。对于顾飞他们到说不上有什么怨恨,因为他们始终清楚自己是做什么的。作为打劫党本就是人神共愤的角色,被人追杀被人灭,他们早就有觉悟。对于顾飞,他们已经决定不再去招惹,谁想这家伙又跳出来阻挠他们的生意。这是剑南悠他们重归40级后接到的第一单生意,本想重整旗鼓,尤其是在白石城就巧遇到茫茫的莽莽时,大家都认为幸运之神已经开始关照他们。

    当时的动手有一些仓促,那些家伙又突然来了帮手,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先进撤离。不过这点小小的挫折他们本没有放在心上,继续耐心地等候着机会。但此时千里一醉突然出现,让他们觉得噩运似乎还远没有离他们而去。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