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知道他们是谁

第五百五十九章 我知道他们是谁2017-11-10 16:33:40Ctrl+D 收藏本站

    “那不是法师武器,物法双伤,理论上是骑士用,尤其是暗黑骑士。”叶小五说。

    骑士用,尤其是暗黑骑士……这几个字眼让银月砰然心动。他的职业无疑正是骑士,而且现在40级不到,冲到40级后将重新进行转职,如果进阶为暗黑骑士,再搞到千里一醉这把暗夜流光剑的话,职业对口,将拥有更加可怕的实力吧?

    银月这边想入非非,那边不笑也不甘落后,身为盗贼的他自然是对着细腰舞的匕首“舞风”进行幻想。细腰舞他不认识,但这个女人传说也听闻过很多。貌美钱多攻高是三大主题。原来是得益于这把匕首,如果被自己搞到的话……两人相继发出吞口水的声音,引来叶小五奇怪的目光,立刻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镇定下来。

    “你说的要对付千里一醉的在哪里?”叶小五问银月。

    银月东张西望,故作寻找:“不知道啊!我也不认识这伙人的,是不是已经被千里一醉干掉了?”

    叶小五皱眉,不笑则更干脆,直接发消息给银月:“你到底搞什么鬼啊?”从到了白石城开始,不笑就越来越觉得银月不自然。

    “他妈的,一言难尽啊,以后再和你说。”银月回道。

    “现在我们怎么办?”银月把皮球踢到叶小五身上。

    “静观其变吧!”叶小五也不多说。不笑能看出银月的不自然,他又何尝不是。这家伙极力怂恿大家过来对付千里一醉,但眼下却是这么个光景。而此光景看得出银月也情非所愿,这就让叶小五更加猜不出银月在盘算着什么了。他也知道直接问肯定是问不出,只能选择静观其变。说到底,他们只是一群为了对付顾飞而相互利用的人罢了,以银月这种品姓,叶小五也同样不屑和他成为什么朋友。

    顾飞他们此时已经是溜完了他所说的最后一圈,选在了这么一个比较空旷的场所等待对方现身。除了顾飞,其他人多少都已经露出了些许不奈。

    “这帮孙子是不是已经不敢再来了啊?”蓝易说,他觉得以他当时带一帮兄弟出场那架式,足以唬住一般小毛贼,让他们绝了对茫茫的莽莽的心思。

    “如果是打劫党的话,他们绝不会这么轻易放弃。”顾飞说。

    “说得你好像很了解似的?”蓝易斜视望着顾飞,虽然已经不把顾飞当大仇人,但当然也没这么快就把他当兄弟。

    “和这种人打过几次交道。”顾飞点头。

    “哦,那依你之见,他们现在为什么还不动手?”蓝易存心想看顾飞笑话。

    “已经这么长时间了,如果要找的话,没理由还找不到我们。”顾飞皱眉,“所以,他们应该就在某处一直看着我们。”

    其他五个人立刻四下打量起来,凡有目光接触者都会被视作有嫌疑。

    “迟迟不动手,看起来只有一个原因:他们在等。”顾飞说。

    “等什么?”蓝易问。

    “等落单……看来他们已经不想再直接发生冲突,想等茫茫的莽莽落单以后再动手。”顾飞说。

    “他们的实力不弱。”茫茫的莽莽说,“六人的标准职业配队,技术过硬,配合娴熟,之前我们人数本是占上风的,但完全不是对手,如果不是蓝易他们及时赶到,很可能会糟。”

    “这之后我们的人数就更占上风了,但他们区区六人竟然可以全身而退,真的很厉害。”樱冢月仔飞快地又补充了一句。他们不敌被蓝易救下,这让他觉得挺没面子,所以他一定要指出这个事,一来证明对方的确很厉害,二来突显蓝易他们实在也不咋的,这么多人也拦不下六人,要没这么多人,结果一样糟糕。

    “靠你没看到啊!当时那个法师施展的那个技能封住了整条街道,我们追上的两个兄弟都挂了。要不是那技能,他们跑得了?”蓝易听出樱冢月仔话里有话。

    “切,说明还是你们战术布置不到位,咋没一开始就截了他们退路呢?”樱冢月仔说。

    “靠,我怎么知道他们会朝哪退啊!”蓝易说。

    “所以说嘛,未够班啊未够班。”樱冢月仔也不知在得意什么。

    “好了先别吵。”顾飞看蓝易又要吼连忙打断,“你们说那法师用技能封住了街道,什么样的技能。”

    “一道火墙。”樱冢月仔说。

    “是两道。”蓝易看得更清楚。

    “其实是一片火海。”樱冢月仔抬杠。

    “靠,你这小子!!!”蓝易实在不能忍了,抬手就想给樱冢月仔给个雷电术。同为电系法师的顾飞如何会不熟悉这个动作,连忙一伸手把他胳膊拦了下来。

    “我知道他们是谁。”顾飞说了一句足以转移他们注意力的话。

    “是谁?”果然连蓝易和樱冢月仔立刻都忘了争执,扭头来问。

    “剑南悠。”顾飞说。

    众人都是一怔,这个名字无疑不需要过多的介绍。

    “你怎么知道?”蓝易问。

    “那个火墙的技能叫‘峰火连城’,是剑南悠的团队中的法师火燃衣的招牌技能,我和他们交手过好多次,见得多了。他们一伙是职业的打劫党。不过据我所知他们是接了单才会做生意。不知道是什么人看中了你手里的什么装备?”顾飞说着。

    “法杖?”茫茫的莽莽自打来了云端城后,就是个最相朴素的普通玩家,周身上下除了当年这根理想的法杖,再没什么值得请专业打劫党来爆的装备。

    “先不管这些了吧!”顾飞说,“如果是他们的话,为什么迟迟不露面我想我可能也知道了。”

    “为什么?”又是蓝易在问。

    “因为我。”顾飞说。

    “什么意思?”

    “怎么说呢……”顾飞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谦虚一下时,茫茫的莽莽他们却已经明白。当初在临水城时,他们还帮着顾飞追踪过剑南悠一行人的下落。后来顾飞他们找到剑南悠等人的行踪后继续追赶,茫茫的莽莽他们则在临水城又整顿了一下后就继续他们的事了。那次火球背了一堆的pk值在临水城沙摊酒馆上哆嗦了十数个小时,引为他们佣兵团内的一段笑谈。

    “他们看到你在,所以不敢出手对吧!”茫茫的莽莽笑道。

    “我想恐怕是这样。”顾飞点头。

    “醉哥你实在太牛逼了!”火球对顾飞从头崇拜到脚。

    “如果是他们的话,我们之前做的也没意义了,只有我离开他们才会动手。”顾飞说。

    “那还磨蹭什么,你快走。”细腰舞驱赶顾飞。

    “他们可不好对付。”顾飞表情严肃。有关这伙人公子精英团的家伙们也时常讨论,评价颇为不俗。能得到这帮顶尖高手认可,可知剑南悠七人众的确不简单。

    “你啰唆什么呀,你都能对付,我还不行吗?快点消失。”细腰舞说。

    “好吧,你们当心……”顾飞只能同意,挥手离去。

    “千里一醉走了!!!!”几乎时同一时间,剑南悠一伙和叶小五一伙都在传达着这个喜讯。

    “跟着他!!”两伙人又是同时出现了这一指令。所不同的是,剑南悠只是指派了胶水一个人去跟,而叶小五他们却是三个人一同朝着顾飞离开的方向走去。

    “不能大意,这家伙或许只是故意走开,引我们出手。”剑南悠说。

    “他怎么会知道我们顾忌的是他?”火燃衣说。

    “如果他知道我们是什么人的话。”剑南悠说。

    “他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之前撤离时你用过烽火连城,如果他们谈到了这个,千里一醉当然马上就会知道是我们。”剑南悠说。

    “换句话说,如果知道是我们,千里一醉也会猜出我们的行事风格,他知道我们在躲他,那么他的离开依然是想让我们现身。如果是这样,他或者就是假意离开,随时有可能返回;再或者,就是他认为留下来的这五人,有足够对抗我们六人的能力。”剑南悠分析道。

    “这五人?”黑水等人虽然现在都没40级,却依然觉得这像是个玩笑。

    “茫茫的莽莽暗牧一个,回复效果削弱,暗牧的特点又根本还没体现,残疾职业一个。那个箭手是潜伏者,城镇里陷阱又有什么用武之地?也算残疾。那个小法师更不用说,普通角色。后来那个法师看着有个样子,但当时他们无非就是人多,现在他单身一人,能强到千里一醉那个程度?还有就是那个女盗贼……”七人众中的牧师稻香牧在逐一分析着对方余下五人。

    “这个女贼是和千里一醉一起过来的。”胶水说。

    “红衣女盗贼……”剑南悠想到了平行世界中最有名的那个女贼。

    “难道是细腰舞?”火燃衣公布正确答案。

    “哼,那千里一醉也未免太小瞧我们了。随便来个高手我们就会瞻前顾后的话,以后真的没得混了。”剑南悠如此说着。但事实上他对细腰舞也颇为顾忌,只是他知道兄弟几个被千里一醉连续打击,自信心已经到达崩溃的边缘。今天这趟任务再遇到千里一醉,事实上又是一次火上浇油。

    回避千里一醉是无奈之举,因为大家都清楚的知道绝非对手。但面对细腰舞,一个从未交过手的对手如果也选择回避的话,回避终将成为一种习惯。到那时候,团队的自信将很难再重拾起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