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六十章 傻眼了

第五百六十章 傻眼了2017-11-10 16:33:42Ctrl+D 收藏本站

    “胶水,这边就交给我们,你盯好千里一醉。管他是真离开还是假离开,随时回报他的动向,只要有机会我们立刻出手,目标茫茫的莽莽,不要恋战。”剑南悠明确战术方针。

    “明白!”关键时刻,没有人会被剑南悠的指挥质疑,这是成熟团队应有的素质。

    “换装备,接近,蒙面都先去了。”剑南悠指示。双方互不相识,戴了蒙面反而更容易引起对方警惕。对方摆明了是在等他们现身,剑南悠也不求搞什么突然袭击,多接近目标一些只是为了快速和对手交火。毕竟不管顾飞的离开意图为何,只要收到风他都会回来相助。剑南悠可不想给对方任何拖到顾飞返回的时间和空间。

    “就位!”

    “就位!”

    “就位!”

    ……

    随着频道内的一串串消息,负责动手的五人已经相继选好方位。五人分别根据自己的职业和经验,选择着既不会被对方注意,又可以尽快发动起攻击的位置。

    剑南悠换上了一身最寻常的战士铠甲,放慢脚步从街道中悠然走出,模样就像是一个寻常赶路的玩家。一边走着一边不经意地几眼已经捕捉到了其他几位就位的家伙。

    骑士无敌幸运星和牧师稻香牧在距离茫茫的莽莽他们不到十米的地方做等人状,两人一起专注地望着一条街道,对于位于他们背后的那五人瞧都没瞧一眼。火燃衣可以远程攻击,没有靠这么近,远远的蹲在一个玩家的小摊前,认真和人在讨价还价。

    “黑水……位置。”剑南悠一圈扫完,却没有发现盗贼黑水。

    “我想再靠近一些。”黑水消息回得到是快,“赌一把吧!看他们是不是有反潜行。”

    “被发现的话注意撤离方向。”剑南悠说。

    “明白。”

    “配合我的前进速度。”

    “当然。”

    剑南悠继续不动声色,缓缓地朝前走着。茫茫的莽莽他们五人成圈,对于周围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剑南悠无敌幸运星稻草牧火燃衣事实上都已在他们的视线之内,只不过尚没有显示出攻击意图,这五人都没有太过警觉。然而此时剑南悠缓缓前进的方向竟是直朝着五人而来,五人的目光已经越来越多落到剑南悠的身上。

    “马上就要进两米了。”黑水此时在频道里有些紧张地道。以他们所见识过的反潜行装备或是技能,两米是个很危险的区域。大多数此类技能或装备都是以两米为界。

    “踏入,没动静!!”一转眼黑水的下一条消息已至。

    “一切顺利的话,有望十秒结束战斗,胶水,千里一醉的位置?”剑南悠询问。

    “绝不可能十秒内赶回。”胶手回答。

    “准备!”剑南悠一声令下,自己的脚步突然加快,茫茫的莽莽他们的五人目光此时本就已经大把地盯到了他身上,剑南悠飞快地换装拔剑,五人神色已变,已知要等之人终于到了。

    早已做好战斗准备的五人反应也丝毫不慢,樱冢月仔捏了半天的一枝箭立时朝剑南悠射来,火球和蓝易也是各舞法杖吟唱法术。

    天降炸雷,地升火海,箭若流星。

    三人的攻击几乎是同时发出,配合得倒也像模像样。然而对手是一个战士,三人并不确定这一次合击就像把剑南悠秒杀,三人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第二轮攻击。

    但剑南悠又岂是来坐以待毙的,几乎是三人攻击的同时,他也埋首曲膝一个冲锋直挺挺地杀了过来。熊熊火海被他踩在脚下,樱冢月仔的狙击被他顶在身前的剑盾截下,蓝易招出的雷电术也堪堪擦着他身子劈到了他身后。

    “好小子!!!看我的!”细腰舞一个箭步跳出,正准备飞步一个疾行绕后攻击剑南悠,突觉身后有异,茫茫的莽莽更是已经大叫“背后”。能神不知鬼不觉溜到身后,当然只有潜行的盗贼这一种可能。大多数人即使在此时听到提示,也难免心慌意乱不知如何躲闪。但细腰舞却没这种问题,究其原因,因为她只用做一种防范。

    普通玩家,被盗贼兜了身后,又怕中闷棍被晕,也怕直接中背刺被秒。这闷棍打头,背刺一般人都捅腰,不同部位不同躲法,一般人稍迟疑一下就已经中招了。但细腰舞从无这种顾虑,因为她从不知被秒为何物,如果知道是背刺那她躲都不会躲,她要提防的只是闷棍而已。

    而躲闪闷棍细腰舞更是已经摸索出了一套心得,此时一察身后有异,半分迟疑没有。茫茫的莽莽那身“背后”喊出来时,细腰舞已经拧着身直接朝地上躺去。

    黑水手里抄的的确是根大棍,细腰舞声名再外,有多强他们也多有耳闻,更何况千里一醉随时可能返转,和细腰舞认真交手的话肯定会耽误时间。黑水冒着风险潜行蹭到跟前,意图就是给细腰舞一闷棍,在这妞被砸晕的几秒里迅速完成他们的使命。

    以打劫出身的黑水,这敲闷棍的活实在是修炼得炉火纯青,无论目标左躲右躲低头还是快跑,黑水都有自信把这一棍准确砸人脑袋上。但像细腰舞这种豪迈地直接把整个人扑到地上的躲法黑水实在是没见识过,这完全脱离他思维范畴的一躲让黑水稍是一怔,但一棍在手的他自信还是有的,虽然细腰舞的脑袋似乎一下子远了些,黑水还是执着地连忙追着她的后脑勺砸去。

    结果棍还没敲到,黑水突觉小腿遭受重击。低头一瞅,看到是细腰舞的双脚在倒地的时候狠命地踹到了他的双腿之上。

    这一击并无太大的伤害,但却夺去了黑水的平衡。被细腰舞踹中的黑水双脚离地,身子一倾,直接就朝着倒在他面前的细腰舞身上扑了去。

    黑水闷棍技术再出色,这会也已经没了这意识了。眼见平躺在地上这漂亮姑娘眼带笑意地望着自己,黑水一时间也茫然了。

    “怎么着?美女故意想让我占他便宜?”黑水毫不怀疑自己这一扑会扑到细腰舞身上,饶是他没有花丛中永生的众家兄弟那么猥琐,这一时间也难免会产生这么一个念头。

    结果这念头刚刚生出的下一秒黑水就已经哭了,他看到细腰舞双手一合,她那把锐利的匕首已经傲然挺立在了胸前……细腰舞秒人,技能都不用使,只要一刀。

    想到这个可怕的传说,黑水心都碎了,他知道自己完全没有扑到姑娘的机会,在自己挨到细腰舞之前的一瞬,他已经会被那刀化成一团白光。

    就在这刻不容缓的一刻,突然斜里冲出一脚,把细腰舞端在胸前的匕首给踩平了。

    “我靠!”躺地的细腰舞一声大叫,见过不懂怜香惜玉的,但今个算是见到此中极品了。对大美女直接视若不见不说,还一脚踩自己胸上,细腰舞郁闷地想吐血,偏偏又无力相抗。她再暴力,力量上还是无法和狂暴战士相抗衡,更何况剑南悠可不是普通的战士。细腰舞先前把黑水戏耍成傻逼的绝妙一躺,此时成了作茧自缚,把自己弄傻逼了。

    一脚踩住细腰舞的剑南悠跟着左手一挥盾,把黑水磕到了一边,握剑的右手此时也紧跟着旋起,却是砍向了茫茫的莽莽。

    “快跑!!!是旋风斩!!”蓝易在旁大吼。

    没有细腰舞拦截,剑南悠顶着他们几人的远程攻击终于是冲入了他们阵中,pk经验丰富的蓝易已料到他会使用旋风斩,而主要目标当然会是茫茫的莽莽。蓝易知道,茫茫的莽莽又如何判断不出?只是看到被剑南悠踩在脚下的细腰舞,非旦没有闪躲,反而埋头朝剑南悠撞了过来,想制造点松动帮助细腰舞脱身。

    蓝易他们三个远程职业已经躲到了旋风斩的攻击范围外,此时一见茫茫的莽莽的举动都是大惊失色,连忙把攻击朝剑南悠身上招呼。但有细腰舞和茫茫的莽莽两个姑娘在这纠缠,范围法术无法使用,蓝易弄了个雷电术,火球招了个连珠火球,樱冢月仔放箭,攻击都是直来直去,剑南悠剑盾往身侧一架,拿脑袋扛了一个雷电术。

    “看你能抗多久!”蓝易怒吼着,也招了个连珠火球。结果他的火球没到,一道白光已经把剑南悠给沐浴住,跟着脑袋上一串祝福的符号,稻香牧和无敌幸运星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工作了。

    黑水欣喜若狂,觉得己方占据着强力上风,想去解决那三个远程职业,结果就听到剑南悠狂瞪了他一眼后吼道:“干嘛呢!快撤,千里一醉马上就到了。”

    黑水一怔,匆忙一扫他们的频道。他准备闷棍的时候似乎的确有条消息,但当时没故上看。果不其然,频道中胶水早已经喊过:“千里一醉突然消失了!你们速度!!!”

    一道人影突的飞起。

    剑南悠原本只是摆了个旋风斩的姿式虚张声势,意图吓退茫茫的莽莽几步,却没想到这姑娘不退反进。这一回剑南悠再没客气,看准茫茫的莽莽靠近的身形,突然横剑一削。

    这一削看起来只移动了一个十分微小的幅度,却才是货真价实的一记旋风斩。茫茫的莽莽被砍个正着,立刻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

    那边蓝易和樱冢月仔对茫茫的莽莽都是关心的非常,一看她被砍飞都是面如土色。但随即发现茫茫的莽莽飞的很完整,并没有要在空中化成白光的意思,两人都松了口气。看来剑南悠的攻击到不是秒杀级的恐怖。

    两人一边庆幸一边就要飞奔过去救架,才冲出两步,就看那边空地上突然火焰腾起,天空中更是乍现一道火环。在小摊前讨价还价的火燃衣,一手还拿着刚刚买到的小玩艺,这边已经举起法杖吟唱出了法术。

    “茫茫!!!”樱冢月仔连忙一箭射向火燃衣,他希望这一箭可以将那法师秒杀,让这两个法术失去伤害。但对自己的攻击力樱冢月仔实在没有这么高的自信。

    身边的蓝易也是连忙挥着法杖吟唱,樱冢月仔心中燃起一线希望,如果是他一个雷电再加自己一个狙击,秒掉一个法师也许还有可能。

    但火燃衣又哪是那么简单的角色,选好的位置早有掩体,一看有人要攻击立刻藏身其后。射术平平的樱冢月仔一箭放空,一脸痛苦的神色,但诡异的事情就在此时发生,眼看就要摔往片火海的茫茫的莽莽竟然突然减速,在空中越飞越慢,最后竟然悬浮在了半空中。火燃衣召唤的天降火轮早已经降下,茫茫的莽莽却没有飞入火海,那股浮力猛然消失,茫茫的莽莽噗通一下摔倒在地。

    所有人都长大了嘴巴目瞪口呆,不知这一幕是何缘故,就连茫茫的莽莽自己也是茫然不知。

    “还好……”樱冢月仔突然听到身边的蓝易说了句,扭头一看,就见这家伙一头大汗,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举起的法杖刚刚放了一下来。

    “你弄的?”樱冢月仔问。

    “嗯!”蓝易点头。

    “什么技能?”

    “干嘛要告诉你。”蓝易趾高气扬地鄙视着樱冢月仔。

    “你们两个是白痴吗?这时候吵什么?”那边还被剑南悠踩着的细腰舞气得大叫。无敌幸运星此时距离茫茫的莽莽最近,大步流星已经冲了上去。虽然不是强力战斗职业,但已经被剑南悠旋风斩削过的牧师,无敌幸运星相信只要随便补两箭就够解决。

    “你个白痴,为什么不让茫茫离我们近一些。”樱冢月仔一边连忙冲上去营救一边指责蓝易。

    “你懂个毛。”蓝易怒,他拼尽全力也就是能把茫茫的莽莽给停下来,心灵传输一个大活人哪有那么简单。

    “呼!!”

    一道火墙突然燃起在二人面前,截了两人的前路,火燃衣从掩护后面现身,连连施法攻击阻击二人。

    “艹,快秒了他!”被逼无奈的樱冢月仔也只能寻求和蓝易合作了。

    “老子没法力了。”蓝易吼。

    “我艹,你个废物。”樱冢月仔欲哭无泪,眼看着那骑士挥剑砍向了刚从地上爬起的茫茫的莽莽。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