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六十一章 焦点很明确

第五百六十一章 焦点很明确2017-11-10 16:33:43Ctrl+D 收藏本站

    “醉哥,你怎么还没来啊!!!”火球都发出绝望的呐喊。他的实力无疑是这五人中最弱的,茫茫的莽莽被抽飞,蓝易和樱冢月仔都急着去救驾,就火球还记着剑南悠脚底下还踩着一个。此时火球像个小丑一样在剑南悠身边又窜又跳又唱,想用法术逼这家伙离开,但剑南悠三个人的攻击都敢抗,还在乎他这区区一人?何况现在他身边带着牧师,火球丢过来的法术有时候他连盾牌挡一下都懒得做。

    “来了!”关键时刻,顾飞终于还是到位了。此时战局正到关键时刻,没人注意到他是从哪嘎达钻出来的,只知他的人突然出现时,已经半蹲拦到的茫茫的莽莽身前,双手举剑一架,正接着了无敌幸运星砍下来的一剑。

    “力量不小啊!”顾飞虽然力量不咋滴,但无敌幸运星这骑士也没加过力量,八两对半斤,顾飞还是死撑下来了这一剑,一边说着,一边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眼。

    “对不起……”茫茫的莽莽尴尬,她也没准备束手待毙,眼看无敌幸运星过来,立刻用了一个她那暗牧的攻击技能“死亡之吻”,结果顾飞出现得实在是太及时,她这一吻吻到顾飞身上去了。

    顾飞回头一下也就是给她看个正脸,让茫茫的莽莽看清是他,不要再乱来了。眼睛没在无敌幸运星身上,举动全是完全对着他。

    “你有点面生啊!”顾飞一边回头对无敌幸运星说着,一边连带着起身冲出,剑身划着无敌幸运星的长剑抹过,仿佛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一样,无敌幸运星已经化成一团白光的时候,暗夜流光剑上的烈光才完全澎湃地燃烧起来。

    顾飞的出手实在是太快,快得他自己问的问题都没能收到答案。

    目光一转,顾飞已经瞥到那边藏着的火燃衣,一瞅顾飞望来火燃衣飞快地一缩脑袋,顾飞踌躇着要不要上去干掉他时,那边火球已经在大喊了:“醉哥快来帮忙!”

    顾飞当即也不再迟疑,连忙拽了茫茫的莽莽往那边冲。

    剑南悠此时郁闷得想死,一脚踩住细腰舞着实让他自豪了一会,但此时轮到他作茧自缚了。这细腰舞也不知道防御有多少,剑南悠削了她几剑看她依然没事人一样,只是眼里喷出的怒火,让剑南悠毫不怀疑一旦把她放出自己的下场一定十分凄惨。

    此时连更可怕的顾飞都已经翻转,剑南悠哪里还敢再磨蹭,突然踩着细腰舞从她身上跨过,脚松开的一瞬立刻反腿把他踢了出去。

    剑南悠的力量真不是盖的,细腰舞被他踢得直朝冲过来的顾飞飞去。

    “不用管……靠,你个混账!!!”细腰舞本来是想喊“不用管我”的,结果发现顾飞本来就没打算接她,看她飞来立刻超级敏捷的朝旁一闪。细腰舞顿时心里又不是滋味,一边改口大骂,一边灰头土脸的摔到地上去了。

    “没事吧!”茫茫的莽莽停了脚步连忙去看细腰舞的情况,顾飞却是继续朝着剑南悠勇往直前。

    剑南悠这一瞅不由觉得有点惺惺相惜,这千里一醉竟然和自己一样丝毫不为女色所动,真是纯爷们。只可惜眼下碰个纯爷们真是郁闷,这么一来,自己这短腿哪里跑得过千里一醉?

    “撤!!”剑南悠自己站着没动,却下达了这指令,其他几人当然知道他是准备牺牲自己拖延一下时间,帮大家争取脱身的机会。从眼下的局面来看,这的确也是唯一的选择,剑南悠已经很难脱身。

    一直躲着的火燃衣扭头就跑,发现樱冢月仔和蓝易似乎对他还有想法,连忙又丢了一道火墙逼退二人。而黑水和稻香牧早就已经在执行剑南悠闪人的指令,这会脱身倒也不难。

    无法一网打尽的局面也没能削了顾飞的斗志,剑身再度浮现出双炎闪的火光,张牙舞爪地就朝着剑南悠劈了去。

    剑南悠也没示弱,盾顶身前一个冲锋直撞过来。

    顾飞一看剑南悠这一次盾牌压得非常低,就知这家伙对和自己交手也是很上心的。两人第一次在临水城交手,剑南悠也是一个冲锋顶过来,但盾牌举得太正常,被顾飞用了个地堂刀法中的伎俩轻松从他盾下滚入,显然剑南悠对此印象深刻。

    故计无法重施,顾飞闪身让向剑南悠的左侧。虽然藏于盾后的剑顾飞也不知会从何角度攻击,但剑在右手,攻击身子左侧的敌人不会太顺手,顾飞有充分的自信,自己这一剑,一定会比剑南悠更快。

    “当”一声巨响。顾飞的剑的确很快,但剑南悠却也没有慢到哪去,只不过他并没有用藏于盾后的剑来攻击,只是把左手的盾朝这边翻了过来。顾飞这一剑正中盾上。

    “不好!!”顾飞心中暗叫,剑南悠的冲锋并没有就此停下,挡了顾飞这一剑后已从顾飞身旁一抹而过,他要攻击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顾飞,而是茫茫的莽莽,从始至终剑南悠都很明确此行的目的。顾飞即使出现,也只是一个很大的障碍,而他们所会关注的焦点,由始至终都是茫茫的莽莽。

    茫茫的莽莽刚把细腰舞扶起,两人都以为顾飞出手,剑南悠肯定也是三下五除二就会被解决了,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冲破了顾飞的攻击快马杀到,细腰舞的反应还是更快一筹,一把推飞了茫茫的莽莽。

    剑南悠心下郁闷,但这冲锋也总不能白白浪费,只好送给了细腰舞这个坏他好事的女人。细腰舞也已经来不及闪避,正中这次冲锋,高高飞起在了空中,白光。

    “靠!!!”顾飞大惊。细腰舞虽是个姑娘,但在他心目中是怎么打也打不死的铁人,那一身装备要攻击有攻击,要防御有防御,没想到此刻竟然挂在了剑南悠的手上。

    “你传送了对吧?”顾飞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给细腰舞去消息。

    “传个屁送,给老娘报仇!!!”细腰舞的回答已经说明了一切。

    防御再高,也不是无极限。况且剑南悠那也不是路边的甲乙丙丁,攻击力也是一流水准。之前踩着细腰舞时就已经连砍了她数剑了,此时再中一个冲锋,细腰舞哪里还经受得住?装备再优秀,盗贼的生命也终究就是那个水准。

    居然把细腰舞干掉了。剑南悠也着实意外了一下,抬眼再一看茫茫的莽莽也歪倒在不远处,但剑南悠却知道自己肯定是没这机会了,千里一醉这会估计是要彻底爆发了,剑南悠觉得自己都可以闻到那股秒杀级的火焰气息了。

    “法力!!!”剑南悠听到顾飞喊了这么一声,声音距离自己是无比地接近。剑南悠奋力把盾牌朝身后挥去,希望可以靠这大面积再挡一下顾飞的攻击。结果这盾牌撩开,顾飞正在自己面前,自下而上,那一剑已经朝着自己下巴就来了。

    如此可怕的部位被捅了一剑,剑南悠只觉得寒毛都竖起来了。此时的他已经没了什么pk意识技巧一类的玩艺,条件反射地挥手一剑就朝面前的顾飞砍去。顾飞的人早已经飘到另一边,又一剑抹到了他脖子上。

    茫茫的莽莽已经起身,抽出理想的法杖施展起了法力献祭。剑南悠就是冲着这装备来的,又如何猜不到她是在干什么,心知接下来顾飞的攻击带着法术,自己势必凶多吉少。

    剑南悠也不想死得太窝囊,乱挥乱舞着剑和盾想让顾飞没那么容易近身,一边执着地朝着茫茫的莽莽奔去。

    顾飞的法力距离施展一个双炎闪只差一点点,茫茫的莽莽施展法术不一会已经补上,当即一个吟唱,双炎闪朝剑南悠劈去,至于他那些胡乱的挥舞,在顾飞眼里全是破绽,可以直接当作不存在。

    “嗖!”一道锐风突响,顾飞连忙一停步,一箭几乎是从自己眼前划过,如不停步显然正中脑袋。这一箭的提前量掌握得可谓极其精准,如不是顾飞反应超快,必中无疑。

    突生的变故让大家都忍不住朝箭来的方向望去,就见一人从街道中高速穿出,双手平端宛若举枪,又是一箭已经放出。

    这么古怪的箭手,顾飞已经想到是谁。在匆忙躲过这一箭后,断水箭一个鱼跃跳到了一个花台后面。

    “大南快走!!”一声大喊,掩盖着一箭锐利的风声。这箭却非来自断水箭,顾飞一歪闪过后,发现这边墙根半露着一个弓箭手的身子,朝自己放出了这一箭。

    剑南悠听出这是自家兄弟胶水的声音,同时也在频道里收到了让他撤离的方位,当下不再迟疑,迈步就跑,其间还企图路过茫茫的莽莽一下。茫茫的莽莽总没傻到木桩一样让人砍,连忙也闪身跑位。战士和牧师的移动不相上下,比着慢,剑南悠不敢再追,埋头狂奔。

    “想跑!!!”樱冢月仔和火球两个熊纠纠地跑出来助阵了,蓝易吃了水果法力稍有复原,也想上来拦截一下。结果就听“啪啪啪”三声连响,三个人脑门上一人插了个短箭,射得三人当时就木在了原地。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