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人人都鄙视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人人都鄙视2017-11-10 16:33:45Ctrl+D 收藏本站

    剑南悠小心翼翼地朝白沙塔的方向去了,远远地就看到塔下聚着五个人,其实一个正是自家兄弟胶水。另外四人,一牧师一骑士一盗贼一弓箭手。

    快步上前,胶水给他逐一引见:“断水箭红尘一笑不笑银月。”

    断水箭和红尘一笑这两个名字剑南悠都在收到的邮件中看到过,至于后两个名字更是早有耳闻,尤其银月,是个未曾谋面的生意伙伴。剑南悠不由地多瞅了银月两眼,弄得银月有些小慌张,立刻一条消息发给剑南悠:“茫茫的莽莽的事不要提哦!”

    剑南悠理都没理这条消息。剑南悠他们是有职业素质的打劫党,这种透露幕后买主资料的事从来不会做,哪怕是银月也一样。但这渣人偏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剑南悠对他的印象坏透了。

    “剑南悠吗,久仰久仰。”叶小五主动招呼着,倒是让剑南悠不大不小吃了一惊。对方四人,不笑和银月也算是名人,断水箭的身手他刚才也见识过,但此时先打招呼的却是这个毫不起眼的牧师。这细节无疑说明这个牧师才是他们的挑头人,这是剑南悠所没想到的。

    “如果你收到了我们给你去的那几封邮件的话,相信你也知道我们的来意了。”叶小五说。

    剑南悠点了点头。

    “那么不知意下如何?”叶小五问。

    “2万金币。”剑南悠说。

    “什么?”叶小五一怔。

    “对付千里一醉可没有那么容易。”剑南悠说。

    “你的意思是,对付千里一醉你们也一样要收费?”叶小五说。

    剑南悠点了点头,一旁的银月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最终却又忍住。

    “那么这个2万金币又是什么概念?”叶小五问。

    剑南悠做起生意熟门熟路,知道叶小五问的“概念”是什么意思,立刻解释:“一个等级2万;40级以下再谈,爆的东西全归你们。”

    “价格还真是高。”叶小五说。

    “各位既然都是和千里一醉打过交道的,当然比任何人更清楚他有多变态。”剑南悠说。

    “不错,这正是我找他麻烦的原因。”叶小五点头。

    “就怕没找成他的麻烦,反而让他成为你的麻烦。”剑南悠深有感触地说,他们就是这样招惹到这个大麻烦的。

    “他已经是麻烦了,所以必须解决。”叶小五说。

    “只要有钱,我们就不怕麻烦。”剑南悠笑。

    “钱可以付你,条件是全部听我指挥。”叶小五说。

    “可以,但有关计划的细节我需要全部知道,我们可不想去当炮灰。”剑南悠说。

    “没问题。”叶小五点头。

    “成交!”剑南悠朝他伸手。

    “先别急,这笔钱数目太大,我目前也没有,我需要去筹。”叶小五的手却没动。

    “随时恭候。”剑南悠抽回了手。

    “那么,回见?”叶小五说。

    “回见。”剑南悠点了点头,朝胶水一打眼色,两个人先行离开了。

    “总算搞定了。”叶小五对断水箭说。

    “嗯。”断水箭点了点头。

    银月和不笑两个在一旁面面相觑。两万金币一个等级!两人坚信他们刚刚目睹了平行世界开放以来达成的最大一笔交易。

    “这家伙还真敢开口!”不笑对银月小声嘀咕着。

    银月点了点头。他和剑南悠打过交道,不需要像叶小五一样还问什么“概念”,他知道两万的意思就是指一个等级两万。剑南悠开口这个数,银月已经认定这家伙根本不想揽这生意,故意胡扯了一个数目,好让人知难而退。想想看,爆茫茫的莽莽的法杖才要3000金,这当中法杖的市场价约摸就有2000金,意味着茫茫的莽莽的等级才1000金币就买下了。而且这1000金币买走了多少级根本就没谱。

    杀人爆装备这是要看运气的,运气好一次就爆,那么1000金币等于茫茫的莽莽一个等级;如果运气不好,杀了十次才爆,那一千金币等于就买了茫茫的莽莽10个等级。相较之下,顾飞两万金币才区区一个等级,这不是漫天要价是什么?

    剑南悠狮子大张口已经够牛逼了,但更牛的是这位牧师同志还真敢喂。这让银月一时间都迷糊了,这大哥到底是高手还是菜鸟啊?到底有没有常识啊?看他做成了这么一笔傻逼的买卖好像还挺高兴。两万金币,这定金剑南悠估计得收一万吧?这小子难道是准备收了一万就玩消失?

    想着,银月给剑南悠去了个消息,想探探口风:“你小子这下可发达了。”

    “那家伙什么来头?这么有钱。”剑南悠反探银月口风。

    银月当然避而不答,继续探:“哈哈,怎么样,把自己套进去了吧?没想到人家真敢答应吧?”

    “他要不答应,我上哪赚钱去?”剑南悠说。

    “你小子来真的啊?”银月问。

    “那你以为呢?”剑南悠反问。

    “呃,那啥,如果爆千里一醉的装备,多少钱?”银月问。

    “不好意思,爆他装备的生意不接。”剑南悠说。

    一个等级就要两万,爆装备就算接,肯定也是自己绝无能力支付的天价,银月此时只不过想把话题扯到这方面,跟着连忙道:“那啥,如果千里一醉的剑爆了,你们帮我拾着,我付你一万。”

    银月盘算着如果到时真开始对付千里一醉,他和红尘一笑都是辅助,不会冲在最前;断水箭是远程职业,也不会近身;而不笑那家伙肯定是浑水摸鱼,有便宜就占没便宜就躲的主;说是还有个什么苹果醋,但那小子号称爱单挑,到时没准又不现身。如此一来,击杀千里一醉时在他身边肯定就全是剑南悠的人,如果出了装备显然是落到他们手中,虽然刚才剑南悠信誓旦旦地说装备全不要,但谁知道到时又会怎么样。银月决定先下手为抢,他们打劫一党爆到的装备,只要有高价必然会卖,很少会守着自己用的。

    谁想剑南悠的答复却是:“装备?装备我们不捡。”

    妈的还给老子装蒜,银月暗骂了一句,继续道:“那帮我捡,完事给你一万。”银月这也是下了大血本了,听说顾飞那剑是目前最顶尖的三大神兵之一,而且还有一个暗黑骑士的技能,银月觉得花一万完全值得。大不了把王者之剑卖了,钱也就有了。王者之剑的价值主要就在团队上,银月现在臭名昭著,心知自己有可能再也混不上什么团队,拿着这王者之剑反而有可能成为被追杀的对象。如果换成千里一醉那把超牛逼的神剑,从此个人英雄,倒也是件超爽的事。

    银月这美梦都做上了,结果收到的回复却是:“说了不捡就是不捡,少整这些没用的。”

    “怎么着?嫌少?那一万五。”银月是志在必得。

    结果这次连回复都没收到,再发消息,得到了“对方不和陌生人说话”的回复。

    “曰啊!!!”银月狂吼,茫茫的莽莽那单生意还挂在剑南悠手上呢,光定金自己就已经付了两千,这已经是银月目前的全部家当,很显然不把理想的法杖拿回来,他完全不可能从红尘一笑那里搞到钱。现在剑南悠删了他玩消失,靠靠靠!!!

    银月的面容整个都狰狞起来了,一边不笑看了觉得诧异,却也没敢多问。银月飞快凑到叶小五身边,开口就道:“你们觉得那个剑南悠靠得住?”

    叶小五回头看了银月一眼,说:“怎么?”

    “两万金币这么高的买卖从来没听说过,这家伙到时肯定是要收定金,不会拿了一万金币就跑路吧?”银月说。

    “你怎么知道定金是一万?”叶小五奇怪。

    银月一怔,索姓也不隐瞒了:“我和他打过交道,他的买卖定金向来都是一半。”

    叶小五望了断水箭一眼,断水箭开口道:“是吗?可据我们所知,他做生意的定金向来是20%-30%左右啊!”

    “不会,他每次都收我一半。”银月很肯定地道,说完自己也是一怔,再看叶小五和断水箭,甚至不笑,看他的眼神分明是在看着一个杯具。

    “他对你还真是另眼相看。”叶小五说。

    “曰啊!!!”银月郁闷,收别人都是三分之一以下,收自己却要一半,靠靠靠!!!

    “银月这王八蛋,真不是个东西。”这边剑南悠干脆地把银月踢出好友栏后连连感慨。

    “怎么?”一边的胶水问。

    剑南悠如此这般一说,胶水也立刻表示同意:“真不是个东西。”

    “我已经删了他好友了,这次这单生意完再不和他打交道了,这贱人,什么时候把咱也暗算一下也说不定。”剑南悠说。

    “你删了他了?他那单生意还挂着呢,他还不疯了?”胶水说。

    “嗯,很可惜看不到他气极败坏的样。”剑南悠说。

    “你是不是太冲动了?这家伙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胶水说。

    “怕谁也不能怕他啊!这种家伙也怕,做人都做得没意思,我现在想想他就有气。”剑南悠说。

    “还是小心些好。”胶水说。

    “不用担心,他现在能搞些什么花样?在那个红尘一笑面前搬弄是非?笑话,你以为那红尘一笑他们都是傻瓜,不知道这银月是什么货色吗?拉着他无非就是想利用一下他的那个变态技能。咱这笔买卖轮不到他来搅黄。”剑南悠说。

    “那他挂的那买卖呢?还做吗?”胶水问。

    “做,和他过不去,又不是和钱过不去。”剑南悠说。

    “那你把他删了……”胶水说。

    “删了又不是联系不到,让他先郁闷去。”剑南悠说。

    “……”

    “还有,我看这小子似乎很怕在那个红尘一笑他们面前提起这档子买卖,很有可能他从中搅合了点什么,下次我非给他捅出来不可。”剑南悠说。

    “干脆回头把他的王者之剑爆了得了。”胶水说。

    “哎!你这个主意好,总是替别人忙活,下次咱也自给自足一把。”剑南悠说。

    “对了!”剑南悠说完又突然想起什么,“你怎么和他们碰到的。”

    “我不是跟着千里一醉吗?结果这三个家伙也在盯着千里一醉,结果就这么注意到我了。”胶水很是惭愧。

    “三个?”

    “嗯,当时那个断水箭还没过来。被他们察觉后我正准备和你们说,结果千里一醉就在这时候突然消失了。”胶水说,“我就先说了这事,然后那个红尘一笑就说喊人来帮我们应付一下。”

    “千里一醉咋就消失了?传送?”

    “那个红尘一笑说是什么追风纹章,是做通缉任务得到的装备,在完成通缉任务后,使用可以直接传送到通缉任务处。”胶水说。

    “难怪!”剑南悠回忆,当时他们交手的地方就在通缉任务处附近,原来对方是特别选在了这么一个地方。

    “够险的。”剑南悠抹了把汗,当时要不是胶水和断水箭及时出现,其他人就算能跑,他是死定了。

    “现在我们做什么?”胶水问。

    “先歇歇吧!刚才不小心把细腰舞挂掉了,真晦气。”剑南悠郁闷地道。

    胶水理解这种心思。他们做的是得罪人的买卖,但同时又很怕得罪人。就好比现在他们和千里一醉结了仇,结果揽到茫茫的莽莽这种与千里一醉认识的人的买卖时,千里一醉一收到风就立刻来帮手了。同理现在挂了细腰舞,那自然是狠狠地得罪了这个强人,偏偏这次行动又没蒙脸,以后又有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麻烦。

    “阿嚏,阿嚏!”酒馆里,正在悲愤的细腰舞突然重重打了两个喷嚏。

    围坐了一桌的顾飞等人,望着细腰舞插在桌上的那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都缩着脖子不支声。

    “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打完喷嚏的细腰舞呐喊。

    “我帮你。”顾飞安慰。

    “把你那帮狐朋狗友都拉来!!我要买人追杀他。”细腰舞继续吼。

    “买人?那我介绍你一个高手啊!”顾飞连忙道。

    众人望着顾飞,都以为他要无耻地毛遂自荐。

    “百世经纶,专业的。”顾飞说。

    细腰舞一怔,她也以为顾飞准备推荐自己,没想到他还真介绍个人出来。

    “我就是随便说说,我要亲手杀他,谁和我抢我和谁急!”细腰舞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