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主角病,得治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主角病,得治2017-11-10 16:33:48Ctrl+D 收藏本站

    除了顾飞站在窗边看风景,其他十个家伙七嘴八舌地描述着剑南悠七人众的身形样貌。顾飞听着一个又一个的形容词蹦到自己耳中,脑海里却是一点画面都没拼出来。但看那个做画的玩家,此时已是下笔如飞,时不时停下来问点问题,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的专业。

    半小时后,此人宣布大功告成,他后面挤了许多人在看,此时个个目瞪口呆。蓝易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过那家伙的画纸看了起来。

    “我靠你大爷!!!这是什么?葫芦兄弟啊?”蓝易都没把画纸给其他几人看,直接揉成一团狠狠砸到那人身上。

    那人很是郁闷:“怎么?不像吗?”

    “像你个头,装画家,滚到一边凉快去。”蓝易斥责。

    “妈的,怎么会不像的?”那人很是执着,又把纸团拾起来打开,拿给剑鬼他们看。那些人正也很好奇到底画成了什么样,连忙伸着脖子过来看。看过之后对这哥们的勇气尤为佩服。这已经不是像不是像的问题,而是他到底会不会画画的问题。就这水平,也敢主动请缨揽这活,勇气着实可嘉。

    “妈的,别丢人现眼了!”蓝易作为他的兄弟替他感到惭愧,一个饿虎扑食冲上来抢了那纸就撕成了渣,看那样子恨不能再吞下去。

    “怎么样?不行吧?”窗外的顾飞到是幸灾乐祸,大多数人认不得剑南悠,自然无法人多欺负人少,所以还是得用他那引蛇出洞的土办法。

    结果韩家公子很快就打破了他的梦想:“就算这样不行,你那方法也不可能再用了。剑南悠是傻逼吗?明知道是圈套还钻?”

    “你别说,还真是这样。昨天我们的意图绝对够明显,就这他也敢出手,别小瞧剑南悠,胆子大着呢,除了我真不知道他还怕什么。”顾飞说。

    屋里毕竟有许多人是不认识顾飞的,听他这么说纷纷瞪眼望着他,心想这人真是无耻,吹牛吹得这么过火。

    剑鬼他们却知这是大实话,细腰舞等人经历昨天一战也更知道这非虚言。顾飞在的时候,转了快两小时不见人;顾飞扭头走刚几分钟,这帮家伙立刻动手。原本的圈套其实不过是做做样子,双方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说到底这其实不过是一场躲猫猫,剑南悠七人众和顾飞之间的。

    “昨天是昨天,现在是现在。如果昨天他们就知道你用追风纹章可以直接传送回那附近,你看他们还会不会动手。”韩家公子说。

    “所以今天我们可以调整一下,这次不用追风纹章,我们用传送卷轴,我走得远远的,你们在选好的坐标处引他们出来,一现身我立刻传送回来。”顾飞说。

    “换汤不换药,还是玩传送,有了昨天那么一出,剑南悠会不防着吗?传送卷轴是众所皆知的东西,他一定会想到的。”韩家公子说。

    “那他总也得动手啊!”顾飞说。

    “当然动手,但他既然这么怕你,等你彻底不在的时候再动手。你捏张传送卷轴能从你床上直接传送来中心广场来吗?”韩家公子说。

    顾飞这下没言语了,他的游戏时间实在是个硬伤。而茫茫的莽莽这些人当然不可能随着他一样,一天就玩三小时。

    “所以说,从现在起,你还想对付剑南悠的话,只有你去主动找他一个法子了。还想让他那么主动,除非你不在线。要不你就先洗洗睡吧?”韩家公子说。

    “怎么被你说的这么矛盾啊!”顾飞很是郁闷。

    “那你说怎么办吧?”蓝易也不耐烦了,照韩家公子的说法,被动是不可能引出来的,主动的话,又因为人手不足是主动不了的,这事还能有个完不?

    “其实,有个非常简单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不知道你肯不肯。”韩家公子突然对茫茫的莽莽说。

    “什么办法?”茫茫的莽莽问。

    “把法杖扔了。”韩家公子说。

    “靠!!”众人鄙视。玩网游靠得无非就是装备和技能,因为这种事把装备放弃,还不如说直接把号删了呢!

    一片鄙夷声中,茫茫的莽莽却是如有所悟,望着韩家公子说:“你的意思是……”

    “没错,不是扔到大街上,而是扔给某个人。”韩家公子说。

    酒馆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一个很粗俗简陋,但是却会绝对有效的办法。但同时也戳中了网游中的死穴:信任问题。

    酒馆里的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虽然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法杖,但是能惊动人掏钱买打劫党来爆的,肯定是游戏里很难得一见的东西。现在一堆人聚在这个屋中,归根结底其实也就是为了保这件装备。此时让茫茫的莽莽自动拱手让人,她会答应吗?一部分人直勾勾地望着茫茫的莽莽,另有一部分人直勾勾地望着顾飞。

    韩家公子所说的某个人,当然是指顾飞。

    只不过这种事太敏感,如果茫茫的莽莽拒绝,那就意味着不信任,双方之间难免尴尬。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由顾飞这一方做出回绝是再好不过的,尤其是现在茫茫的莽莽现在已经表现出了犹豫。

    茫茫的莽莽犹豫是再所难免的,毕竟她和顾飞说不上有多熟。

    然而所有人等着顾飞开口时,顾飞却是拍案叫绝:“这个主意好啊!”

    众人绝倒。心里阴暗点的,都觉得顾飞是狼子野心;不这么阴暗的,也觉得这家伙真是太不会做人了。

    结果看到顾飞这模样,茫茫的莽莽却突然笑了,不带丝毫迟疑地点了点头说:“这个主意的确不错。”说完她已经拿出法杖,准备交给顾飞。

    顾飞的身手让人捉摸不透,但姓格还是挺简单的。茫茫的莽莽犹豫的片刻也就是想了想此人过去的种种。还不还装备这种事,其实看的不是两人之间的关系亲疏,看得应该是对方的品行。银月和自己够亲,结果如何?顾飞和自己形同陌路,甚至原本是敌人,却数次在危难时刻出手相助。这种人,无论是不是朋友,品行都足以让人信赖。

    茫茫的莽莽正是想到了此点,此时已经不疑有他地准备把法杖交给顾飞了。

    “等等。”韩家公子突然又说话了。

    “又怎么了?”顾飞问。

    “现在就给算怎么回事啊?这交接仪式得做给剑南悠看。”韩家公子说。

    “没那必要。”茫茫的莽莽淡淡地道,“法杖不在我身上,让他们来白忙一场也不错。”

    “那怎么行。”顾飞不同意,“得让他看到,不然不来找我!”

    “干脆给我吧,我还等着找他报仇呢!”细腰舞突然也跳出来了。

    “去去去,有你什么事啊!”顾飞挥手。

    “莽莽给我!!”细腰舞不理顾飞,直接去找茫茫的莽莽交涉。

    这下茫茫的莽莽到是比刚才还要为难了。两个人都要,这给谁好呢?

    “争什么!现在给了有什么用?不让剑南悠亲眼看到,难道我跑去告诉他法杖已经转交别人了吗?”韩家公子说。

    “不用你跑去,我有他好友。”佑哥插嘴。

    “你真幽默。”韩家公子面无表情地扫了佑哥一眼。

    “可又怎么能让他看到?能让他看到,不如直接上去砍了他了。”顾飞说。

    “这很简单,去拍卖行挂一天,然后大家这么多张嘴,城里随便放放口风,他很快就会知道。”韩家公子说。

    “拍卖行只会显示拍卖价格啊,又不会显示买主。”佑哥说。

    “这么点小事,怎么难得住剑南悠这种专业人才?你们想想拍卖行的交易流程。”韩家公子说。

    “寄卖,出价,到时间取货。”佑哥说。

    “没错,拍卖时间清清楚楚写在那,也就意味着什么时候可以来取货大家都知道。为了弄清楚法杖的买家是谁,剑南悠一定会在取货的曰期到达时盯在出货npc那边,看清楚那法杖是交到了谁手上。”韩家公子说。

    “哦哦……你说的有道理。”佑哥连连点头。

    “这样一来,剑南悠看到法杖交到了我手上,还想要这法杖,以后只能来找我。”顾飞也点头。

    “谁说是你了?是我手上?”细腰舞说。

    “我!”顾飞坚持。

    细腰舞却笑了:“很可惜,这次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输给你。”

    顾飞愣了愣后,反应过来,顿时泪流满面。获得法杖的地方是拍卖行,一个只认钱的地方。虽然这钱最后茫茫的莽莽肯定是会返还,但拍卖行的规矩就是价高者得,细腰舞真要吃准了要拿这法杖,拍卖行这个地方,谁敢和她斗?

    看着细腰舞志在必得的样子,这次顾飞是真没辙了,结果韩家公子却在一旁深深叹息:“我说,谁拿法杖很关键吗?”

    “当然!”两人异口同声。

    “谁拿都行,你俩不行。”韩家公子摇头。

    “什么意思?”两人迷糊了。

    “同志们,剑南悠既然那时候一定会来拍卖行看买主,我们就乘这机会直接干掉他行不行?还是你们一定要拿着法杖眉飞色舞地从他面前走过,再重新等他来找你们?”韩家公子说。

    “呃?”两人都怔了怔。

    “这只是借交易面板引剑南悠现身的一个计划而已,根本没你俩什么事。总把自己当主角,这是病,得治!”韩家公子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