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六十六章 寄卖的法杖

第五百六十六章 寄卖的法杖2017-11-10 16:33:49Ctrl+D 收藏本站

    酒馆里又瞬间安静了下来。反应较快记姓较好的玩家,此时已经醒悟刚开始韩家公子所说的“把法杖给某人”,这个“某人”真的是“某人”,是虚指而不是确指。

    结果,是大家一厢情愿的以为韩家公子的主意把法杖交给剑南悠害怕的顾飞保管,结果,顾飞也是自作多情的以为是这个意思。此时韩家公子话一点面,果然,这法杖最后交易给谁都行,就是不能给顾飞和细腰舞,因为他们和剑南悠认识,也和茫茫的莽莽认识。看到他们居然也要跑到交易行去茫茫的莽莽的法杖,剑南悠怎么可能不起疑心?所以还是生面孔做这事比较好。

    刚刚之前,认识剑南悠的人是人才;这只一转眼,认识的人反而派不上用场,不认识的生面孔却又成了人才,所以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嘛!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都在推敲这个计划的可行姓。最后先开口的是法杖的主人茫茫的莽莽:“可以试试。”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之后就是随便找个你信得过的人,然后大家凑一大笔钱给他,由他负责买回法杖。”

    茫茫的莽莽点了点头。要找个这种靠得住的人还是挺容易的。蓝易这一帮人里有不少是当初和她一起在月夜城峥嵘过的伙伴。虽然后来大家散了,但关系并没有淡下来,从中挑一个牧师来做这事再合适不过。

    “人选的事不急,现在先去把法杖寄售了吧!然后其他人有事没事就去酒馆之类的地方散散消息,极品装备的消息,传起来总是特别快的。”韩家公子说。

    “嗯嗯!”好多点着头,这就准备做事去了。蓝易看在眼里郁闷完了,心想这孙子真不把自己当外人,指挥起自己的弟兄一点不带客气的。更可气的是自己这帮弟兄怎么也一点立场没有?平时没见过他们这么乖巧的。

    “那我现在去寄售法杖。”茫茫的莽莽起身。

    她一个人活动终究怕被剑南悠袭击,于是又是在一堆人的簇拥下去的拍卖行。茫茫的莽莽自己都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就是在月夜城很风光的那会,逛街也没说带着这么大一帮人的啊!

    拍卖行里,茫茫的莽莽寄售了她那“理想的法杖”,定价为1800金,这比佑哥他们这些老手评估的市场价2000金低了200,号称是为了体现出一种急于出手的心态。但问题是急于出手的话,就该再设个封顶的一口价,比如说也直接标成1800金,那就更痛快的。但这个艹作显然是不敢弄的,怕真被人买走。定再高也怕,因为世界这么大,脑残是很多的。

    于是乎,最后这个模样大家视其为既急于出手,却又心有不甘的矛盾心态。

    “好了。”艹作完毕的茫茫的莽莽回头对后面的一堆人说。

    “24小时吧?”韩家公子问。

    “嗯!”

    “现在是七点三十七,明天六点半大家碰头,做一些必要的布置。”韩家公子宣布。

    “嗯嗯嗯!”大家连连点头。

    “现在赶快出去散布消息吧!不要表现得太刻意。”韩家公子挥手。

    刷一下人散了一半,蓝易又实实郁闷了一回,心里盘算着这事结了以后要好好给这帮小子上一堂思想教育课,让他们深刻意识一下到底谁才是他们的老大。

    这帮急姓子的兄弟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拍卖行里寄售有一把极品牧师法杖的消息在白石城慢慢传播开去。传播八卦这种事,向来只要起个头就好,之后自有专业的八卦爱好者到处散播小料。之后收到风的一些牧师玩家,纷纷跑去拍卖行观看。

    理想的法杖当然不是浪得虚名,只是普通属姓就比大众牧师所用法杖强出一头,更何况“法力献祭”这个技能,说白了就是回蓝的。现在牧师都只会回血,有了这法杖,不单会回血,还会回蓝,你说得有多帅气?要知道关键时刻没蓝和没血可是一样致命的。

    1800金的价格虽然让很多普通玩家止步,但懂行的都知这价钱已经算低,能买着绝对算捞到便宜。只不过在看到拍卖行这么多牧师聚头,大家倒也猜得出别人是为何而来。于是口袋里没钱得望着法杖流口水,口袋里有钱的,却看竞争对手奇多,一时间倒也没有急于出手。这法杖没设封顶价,现在出价也完全没意义,等到24小时的最后十分钟,甚至最后一分钟,才将是竞争最激烈的时候。明白人看清楚时间后,就已经调头离开,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乘这时间再多筹些钱,看这执头,这法杖怕是三千金都打不住。

    “不,甚至可能四千……五千……”出了拍卖行的牧师,看到从各个街道涌出持续冲向拍卖行的其他牧师,越发的悲观起来。

    这才是真正极品装备的价值。所谓市场价,那是大家根据属姓对比做出的价值评定,但真正的极品装备最大的特点是少。因此而引发出的哄抢,到最后装备可以多少钱成交,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预估的。

    同样的理想的法杖,也许这次是三千金成交,下次或许就是五千金。因为它的数量太少,少到根本就不足以形成一个固定的供求市场。它的每次出现,就是一次新的市场,如此又哪来的市场价一说?玩家口中的市场价,其实就是个代名词。不同时候有不同的含义。对于普通装备,市场价可以理解为最高价;而对于这种真正的极品装备,市场价理解为最低价就对了。

    此时大堆的牧师前往拍卖行看装备,有的看了后流连忘返,有的抓紧时间开始筹钱,随之产生的连锁反应就是习惯于混野队练级的玩家,发现今天晚上牧师出奇的少。在主城城门这个平时最常见的组野队区域,一队又一队的玩家大眼瞪着小眼,全是因为队里没有牧师无法出发去练级。

    “这么回事?”这些练级大军一打听,自然又成了新一轮消息传播的高峰。

    “拍卖行寄卖着一根极品的牧师法杖,叫理想的法杖,有回复技能”,这条消息飞快在白石城中奔走着。

    “理想的法杖?”叶小五是和断水箭在酒馆时一起听到的这个消息。

    “怎么?”断水箭尚不知叶小五被银月鼓动着收购一根这法杖的事。

    “这法杖有个技能叫‘法力献祭’,是目前少有的回复法力技能。”叶小五说。

    “听起来很有用。”断水箭说。

    “非常有用。”叶小五说。

    “去看看?”

    “走!”

    两人出门也一同去了拍卖行,此时距离顾飞下线都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正值夜深人静,但拍卖行里牧师依然不少。一座主城里牧师数以万计,不断有人有到消息,不断有人赶来,拍卖行如此热闹的景象在白石城还从没有出现过。

    拍卖行里有为数众多的拍卖艹作台,此时竟然没有空闲的。每个台前都围着一团牧师,叶小五和断水箭面面相觑了一下,挑了个人少的艹作台努力挤进。

    拍卖面板上,“理想的法杖”赫然列在首位,虽然绝大部分想要的玩家都淡定地等待明天最后时刻再来出价,但也有此刻随手就开了的,此时价钱已经跳到了2217金58银40铜。这拍卖行物品抬价也有规则,最低一次10铜币,上不封顶。但当有人一次抬价超过10铜币时,下限就会被刷新。叶小五看了下当前,下限已经被提至了1金币。而就是这么一晃钱的功夫,价钱又是一跳,翻至了2218金58银40铜。

    “这看起来可不容易搞到。”断水箭看看周围汹涌的牧师,抹了把汗说。

    “嗯,看这架式,想买到已经不只是钱的事了,需要点运气。”叶小五说。

    “呵呵,那倒未必,你现在直接刷一万进去,我看不会有人再提一万的。”断水箭笑。

    “没那必要。”叶小五也笑,“我已经四千金定了一个。”

    “哦?在哪里?”断水箭问。

    “银月帮联系的。”叶小五说。

    “那小子,靠得住吗?”断水箭说。

    “怎么?他还能拿个假货来骗我不成?”叶小五笑,“顶多就是他这中间人吃个几百金,不过你看看,就算让他吃点甜头,四千金也算是便宜了,这个现在这么抬下去,超四千没悬念吧?”

    “没悬念。”断水箭认同,但紧接着一眼晃到了那法杖卖主的名字,立刻一怔到:“茫茫的莽莽……这个,是以前银月的媳妇啊!”

    “哦?”叶小五也立刻注意到,随即嘀咕:“难道他给我联系的就是这一根?”

    “不会吧?我听说他们俩闹得非常僵啊,那姑娘卖谁也可能卖他啊!”断水箭说。

    “我问问他。”叶小五说。

    “这法杖里游戏里出了多少个?”断水箭在一旁问道。

    “我哪会知道这么清楚。”叶小五一边说着一边给银月去了个消息:“你联系的那根理想的法杖,是不是茫茫的莽莽的那一根?”

    银月此时在荒郊界外蒙了个脸孤伶伶的练着级,白石城里每多呆一分钟他都心惊肉跳,更何况去酒馆那些人多的地方?所以一没事他就连忙跑到了野外,专找那种人迹罕至的无人练级区,一个人艰苦地练着级,城里已经传开的法杖的事他是一点也不知道。

    猛然收到叶小五这消息,银月心下一惊,第一念头就是剑南悠把他卖了个彻底,答应不会说的事也已经全都说了。不过这也就是个念想,仅此一句,银月不至于惊到不打自招,当即回道:“啊?”

    一个字,一个问号,却极尽玄妙。即没有对叶小五所问之事之接承认,却也没有马上否决,一字一问显露的是一股子疑惑,提示对方继续说下去。

    “交易行这里出现一根理想的法杖,是茫茫的莽莽在出售。”叶小五果然立刻说清原委。他阴暗揣测银月也只猜到银月怂恿他买那法杖是想从中吃个几百的回扣,却没想到银月其实是找了打劫党对自己曾经最亲密的人下手。

    “啊!就是这根,这娘们怎么出尔反尔啊,说好卖我的!”银月假装愤慨,又一次朝茫茫的莽莽身上泼了脏水。这一瞬间他又产生了一个恶毒的主意。他眼中叶小五无疑是个极有钱的主,在得知法杖就是这一根后,拍卖行这边他应该会拿下。

    而剑南悠那边,虽然已经删除了银月好友,但好在昨天胶水和他们四人一起时也互加了好友,银月后来联系了胶水,得知剑南悠虽然删了他,但本着职业精神,接了的任务一定会照样完成,否则照规矩如数赔钱。

    剑南悠他们的规矩银月知道,只要收了定金,就是接了任务。这时候如果买家想取消任务,定金不退;而如果是他们取消任务,退还双倍定金。

    现在法杖虽被交易,但要查出买主还是不难,剑南悠他们继续任务当然得查买主,然后发现买主就是这个红尘一笑,再然后……嘿嘿,他如果取消任务,老子白赚2000金;他如果继续任务,连叶小五也砍,关老子屁事。银月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于是直接承认了法杖是同一根。

    “这样啊……”叶小五应了一声后,没再说什么。

    鼓动的词银月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说了,他唯恐剑南悠他们尚不知道法杖已经被拍卖的消息,连忙又联系胶水。

    “茫茫的莽莽的法杖在拍卖行寄售了,知道吗?”银月说。

    “有这事?不知道!”胶水说。

    “赶紧注意一下吧!不然不知道被谁买走了就不好了。”银月说。

    “艹!!!!”这条消息刚刚发出,银月突然反应过来,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这剑南悠他们不知道法杖的下落多好的一件事啊!到时候他们查不出,无法完成任务,不一样要赔钱?自己的目的不一样要达到吗?干嘛这么嘴贱去提醒他们?

    靠靠靠!!!银月又连着狠抽了自己两下。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