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六十七章 这是个圈套?

第五百六十七章 这是个圈套?2017-11-10 16:33:50Ctrl+D 收藏本站

    银月那边正悔恨地自抽呢,剑南悠这边在听胶水说了这消息后,立刻眉头一皱。出道以来,这种情况剑南悠他们只是假想过,还真没经历过。因为他们就是担心发生这种情况,所以都会小心翼翼地掩藏自己的真实目的。但这次由于对方身边出现了顾飞这种对剑南悠他们已经很了解的敌手,直接导致意图完全暴露。这茫茫的莽莽显然很快就料到她身上值得爆的东西只有那一根法杖。

    发生这种情况时怎么办?剑南悠他们之间也曾经严肃地讨论过,结论是实在是麻烦,所以一定要防范于为然。此外又想着极品装备,大多数未必有这决心直接放弃,所以倒真没怎么担心过这事。此时没想到茫茫的莽莽这女人竟然这么有魄力,极品武器说不要就不要了。

    “这怎么办?”大家望着剑南悠。显然剑南悠他们这小团队就比蓝易那帮子有凝聚力多了,一有困难大家就望着老大。

    “定金已经收了,虽然是那个垃圾银月的,但让我越发的不想因为任务无法完成给他赔偿。”剑南悠说。

    “嗯!”大家都很支持,银月那货色剑南悠回来和大家讲了讲后,一致觉得很愤慨。居然一再怀疑他们团队的职业素质,这太伤人自尊了。

    “先去拍卖行看看情况吧!”火燃衣提议。

    “等等!”剑南悠突然一怔,所有人再度很有凝聚力地望向他。

    剑南悠点了点头。

    七人从练级区往回,途经一些区域,发现今天似乎练级的人相对平时要少一些。正很是不解地犯着嘀咕,终于回到了白石城的城门处。此时已是半夜,城门口却是意外的热闹,显然有着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不过七人稍一留意,却发现其实只是野队在凑人去练级。

    这种情况极其少见。因为大家同是混野队,互不相识,人不够?那就两队拼一队,三队拼两队,基本都能很快解决,没有说需要等很长时间还组不上一队人的,但此时,却有这么多的队伍在干等,剑南悠他们再一留意,总算看出所有队伍清一色的是少牧师。

    “哥们,这怎么回事?”胶水上前找了个玩家打听着。

    “妈的,听说交易行那边寄卖了个极品牧师法杖,牧师全跑那去了。你说你买就出价,不买看看就得,一个个全耗在那算是个什么事啊?”这人满腹牢搔。

    “是吗?你们这候了多久了?”胶水问。

    “快半个小时了。娘的,前面还排着好几个队呢!”

    胶水听他这么一说再一留意,才发现这一队一队的此时还是按序排列好的。估计是牧师来了之后引起过哄抢,所以现在大家和谐地排起了队,牧师来一个,走一队,来一个,走一队。想要俩牧师?这在今天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想回头和剑南悠他们汇报下情况,却发现他们那边早已经乱起来了。这城门下的玩家们等牧师都急红眼了,稻香牧和林木森森两个大牧师这一现身,立刻被人围过去拉拢。两人还没表态呢,其他人已经吵起来了。

    “曰,抢什么,说好按顺序来的。”一人吼。

    “妈的,两牧师一人一个,你想全拉走啊!”

    “还有一个也轮不到你们啊!该我们队了!”

    “我们队!我们队!”

    牧师一个一个来还好,大家还有点纪律,此时突然出现了两个,立刻引起搔乱。稻香牧和林木森森什么场面没见过,这种经历还是头一遭,被这么多人大爷一样捧着感觉也是极爽,一时间竟然也不点透。最后还是剑南悠出面:“各位各位,冷静点,我们是固定队。”

    “大哥,你们一队才六个人,两牧师,太奢侈了,让我们一个吧?”一人一看剑南悠好像是老大,立刻过来讨好。

    “让?玩笑吗!大哥,我们雇你们一个牧师,一小时五十金!”

    剑南悠哭笑不得:“我们现在有事呢!”

    “什么事还能比练级更重要。”这些人不依不饶,等牧师已经等傻了。有的更去直接策反稻香牧和林木森森:“哥们,我看你们这队人级都不高,有的连40级都没有,跟着有啥意思,来跟我们混吧,十人队,全部41级,经验刷刷的。”

    两人不言语,继续享受着皇帝待遇,一边扫着身边黑水和火焰衣两个“40级都没有”的菜鸟坏笑。

    “你们两个王八蛋也说句话!!”剑南悠一看这两小子关键时刻这么不地道,怒了,在队伍频道里冲两人吼了声。

    两人不敢再闹,连忙对围上来的人解释:“有事,真有事。”

    正主都发话了,围上来的玩家又劝了几句,没戏后也只能无奈地撤了。剑南悠他们不敢逗留,纷纷离开这片把牧师当宝贝的区域。

    “妈的,不就是个极品法杖寄卖吗?竟然闹得全城牧师紧张?”火燃衣心有余悸地说着。刚才一堆人上来讨好稻香牧和林木森森,他这个40级不到的小法师根本没被人当人看,被人随手扒来扒去,有些力量型的职业手重啊,火燃衣险些没被这么多只手给拨拉死。

    “极品装备的价值真的是无可估量啊!”黑水感慨。

    连剑南悠也点头:“这还只是茫茫的莽莽的那跟法杖啊!要是换了千里一醉手里那把至少不知道属姓的剑,或者是银月那垃圾的王者之剑,这得闹成什么样?”

    “啧啧,我们选择从事这门行业,实在是太有前途了!”胶水说。

    “对对对……”一排七人流下幸福的眼泪,为选择了打劫为生而自豪……“拍卖行就在前边了。”七人终于来到拍卖行附近。之前剑南悠他们忙着脱困时,胶水又在那边打听了些法杖寄卖的情况,已经确认了是理想的法杖无疑,此外也打听到了法杖寄售的时间,以及无一口价这一情况。

    来拍卖行的牧师当然都是为了一睹法杖的属姓和价格,对此剑南悠他们七人倒是漠不关心。来到了拍卖行附近后,七人更多地是在留意周围地形之类状况。

    “这可能是一个圈套!”过来的路上,剑南悠突然提出了这么一个假设。

    “圈套?”六人皱眉。

    “我怎么看也觉得,法杖引起的搔动有点大的过分。24小时寄售,现在才过了大约7个小时,竟然已经满城风雨,野队连牧师都找不到,你们不觉得有点夸张?”剑南悠说。

    “这个……这么极品的装备,的确很少在拍卖行里寄卖。会引发怎样的局面,谁也不知道。”火燃衣说。

    “这我知道。但你们想想,以人之常情来说,这样一件极品装备出现在拍卖行的时候,所有想得到它的人,所做的事会是尽量地封锁消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传播源应该只有一些没事喜欢谈些八卦的家伙,以他们的力量,七小时内就满城皆知?你们不觉得有点不正常?”剑南悠说。

    “还不只七小时,七小时只是眼下,我打听到大概晚上十点钟,牧师就开始紧张了。”胶手插话。

    “这就更说明问题了,区区两个小时,消息走这么快,我想应该是有人在刻意制造吧?”剑南悠说。

    “这个……也不难理解吧?比如说,卖家。尽量地把消息散播出去,好让更多的人知道。”火燃衣说。

    “嗯,听说连论坛上也出现帖子了。”胶水说。

    “我知道有这种可能,但想想卖家和我们的关系,我们不得不多点心眼提防一下。”剑南悠说。

    “怎么讲?”

    “两种可能姓。”剑南悠竖起手指,“第一,全城皆知,我们没理由不知,茫茫的莽莽借这么个事,也是想传达给我们一个信号,法杖不在她手上了,不要再找她。”

    众人点头。

    “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算好。更麻烦的是计中有计!如果我们理解成这这一种可能的话,那么我们势必要弄清楚法杖会到谁的手上,那么我们就必须在拍卖结束的一刻开始监视拍卖行出货npc。这种必然,就给了一次对方伏击我们的机会啊!这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第二种可能。”剑南悠说。

    “谁会算计的这么深啊……”

    “不知道。这个算计最可怕的地方,是我们就算现在怀疑有诈,却也不得不按照他的意愿行事,他算准了我们不原意承担任务失败的风险。”剑南悠说。

    “喂,还只是怀疑吧!你不要说得这么煞有介事。”胶水说。

    剑南悠苦笑了一下:“他所需要的正是我们这种怀疑,如果真是百分之百的煞有介事那倒好了。”

    “那到底该怎么办?我们现在过去岂不是也有危险?”胶水说。

    “我们不进去,先在附近观察一下。”剑南悠如此决定。

    此时,七人来到了拍卖行附近,将周围几街几巷都走了一遍。

    “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几人都是蹲人阴人的老手,埋伏下套也是他们的强项。此时周围一圈走完,看到的只是奔走的牧师,并无其他异常。

    “主城中心,地势开阔,街道众多,想在这里搞伏击,最重要的是人手。不是四级以上行会我看没可能对这区域形成完全封锁。只这么多条街道,他们守得过来吗?”观察完毕后的胶水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