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七十一章 0.01%的可能

第五百七十一章 0.01%的可能2017-11-10 16:33:55Ctrl+D 收藏本站

    断水箭发出了消息,却迟迟未见回复。他已经意识到情况可能不妙。结束了拍卖的玩家轰然四散,断水箭逆水行舟,硬是挤到了拍卖台前,他看到叶小五雕像一般石化在那里,眼睛还在痴痴地望着拍卖栏。

    突然他转过头来,目光开始四下打量,看到身边的断水箭胡乱招呼了一下,就拔开他朝人群外挤去。

    “没抢到?”断水箭快步赶上。

    叶小五黑着脸点了点头。

    “发生什么意外了?”断水箭问。

    “我的出价不会有问题。”叶小五肯定地说,他已经摸清了规律和节奏,每次拍卖栏都会显示出他所出示的价格,而他也没有收到系统“出价失败”的提示,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他的每一次的出价都很成功,包括最后一次也不例外。

    “那怎么回事?”断水箭疑惑。

    “只有一种可能,最后一次这一波出价中,有人提高了下限。”提高下限的意思,就是价格高过了所有人一头。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先后已经不是问题,系统直接选择最高价来显示,而其他出价却不会被判失败,因为它们只相当于在竞拍中被更高价给取代而已。正是基于这一点,叶小五肯定他最后一次竞价并非失败,而是被更高的出价给抹杀了。

    “那还真是不走运啊!”断水箭感慨。

    “之前的刷价中一次这种情况都没有发生,偏偏最后一秒的这一下发生了这种事,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是巧合。”叶小五说。

    “不是巧合是什么?没有人知道拍卖究竟在什么时间结束啊!”断水箭说。

    “有个人知道。”叶小五说。

    “谁?”

    “卖主。”

    断水箭恍然,的确,唯一一个可能知道拍卖什么时候结束的只能是卖主。

    “呃,可能是她拍卖后,结果有她的朋友想要,于是她就把具体时间告诉了朋友,帮助朋友成功把法杖抢购到手。”断水箭猜测。

    “精确到秒?如果不是有心,寄卖时会刻意记得这么清楚吗?”叶小五说。

    “这么说来……这到底是搞什么鬼?”断水箭迷糊了。

    “不知道,看看吧!”叶小五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着,此时拍卖行就像是散了场的电影院,玩家怎么走的都有。叶小五想去提货处那边看看究竟法杖是被谁买走,结果那边早已经聚齐了人群。虽然心情不至于像叶小五这么复杂,但这点好奇之心群众们还是非常统一的。

    火燃衣和胶水就混在这拥挤的人群中,这个情况他们真是非常喜欢。一来自己不易被发现,二来取法杖的玩家此时出现必定非常显眼,能瞅个清楚,运气好点说不定直接就打听到此人底细了。

    结果,一层又一层的人群眼巴巴地候着,却始终未见有人来此提货。偶尔出现的三两个人引起大家一阵激动,但却都是普通拍卖的玩家,所取的货并非理想的法杖。倒是卖主茫茫的莽莽出现,很是惬意地提走了她那大袋的金币。

    “人呢?还不出现?”火燃衣嘀咕着。拍卖行的卖出的东西可以代为保管七天,这规则谁都知道。但是像这样激烈竞标才购得的极品法杖,买到的人应该迫不及待的拿出来一试才符合情理吧?结果今天这位买主却始终不现真身,弄得大家很是心焦。

    十多分钟过去后,好些玩家已经没耐心再等,纷纷离开。胶水和火燃衣眼看身边的掩护越来越少,目光转动得也越来越勤奋起来。

    “千里一醉呢?还在不在?”火燃衣一边东张西望一边问着。

    “没发现。”胶水也在张望。

    拍卖行里的玩家越发得少了起来,基本已经达到一目了然的境地,两人东张西望,终归是没能找到顾飞。之前顾飞结束拍卖时两人倒也想继续盯着他举动的,但那时人海人山,就像顾飞注意不到他们一样,他们想盯到顾飞却也没那么容易。

    “别大意,千里一醉到底出现过,否许此时是什么生面孔注意着我们。”胶水说。

    火燃衣点头,目光继续警惕着,突然注意到某个方向,连忙一拉胶水:“你看,那边两个人,好像是在盯着咱俩。”

    胶水连忙回头一望,一怔,他认出那两个人正是叶小五和断水箭。

    火燃衣未见过两人,却也已经知道这将是他们下一桩大买卖的老板。既可以赚钱,又可以收拾千里一醉以泄私愤,这次的生意火燃衣是十分喜欢的,一听胶水介绍,立刻热情地朝那两人挥起了手。

    叶小五和断水箭也认出了胶水,迈步走来。

    胶水本想问问对方的来意,在看到叶小五一边走来一边还把一半的注意力放到出货npc那边,顿时也知晓了对方的意图。

    “兄弟没抢到法杖啊?”胶水明知故问。

    叶小五摇了摇头。

    “买的人多,得靠点运气。”胶水安慰。

    “或许是运气,或许,是被卖主买回去了。”叶小五说。

    “这话怎么讲?”胶水和火燃衣脸色都一变。

    “以我的手法,理论上不应该那么巧正好有人出价高过我一头,除非是事先就完全知道拍卖何时结束的卖主,正踩在那一秒上,以一个提高下限很多的价钱将法杖买了回去。”叶小五说。

    “手法?”胶水和火燃衣的注意力一时间都有点偏移,他们从来不知道在平行世界里拍卖还讲究什么手法。

    叶小五显然对此也不想多做解释,只是继续望着出货那边嘀咕:“买法杖的人一直也不见现身……”

    “那个……”胶水小心翼翼,“你说的卖主把法杖买回去,你觉得这种可能姓有多大?”

    “%。”叶小五看了胶水一眼后说。

    “那不等于百分之百!”火燃衣说。

    “也许真是巧合也说不定……”运气这种事毕竟是无法是科学来解释的。

    胶水和火燃衣却不敢忽略这个意外获得的情报,迅速联系了剑南悠:“大南,我们遇到那个红尘一笑,他肯定地说%的可能理想的法杖是被卖主给买回去的!”

    “哦?他有什么根据?”剑南悠连忙问。

    “他没说,但我觉得他不像是乱讲。”胶水说。

    “这么说来这还真是个陷阱了!”剑南悠说。

    “但周围没有发现千里一醉他们。”胶水说。

    “之前不都出现过了吗?证明他们还是到过场的,这肯定是圈套,离开吧!”剑南悠说。

    “要不要再看看?就算是圈套,我们也得弄清楚法杖在谁手上啊!”胶水说。

    “既然已经确认是圈套,法杖转一圈最后还是会回到茫茫的莽莽手上,继续注意这女人就不会有错了。”剑南悠说。

    “有理……不过我俩还是再在这等等吧,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把戏。反正这里绝对安全。”胶水说。

    “那也行。”剑南悠说。

    为了让圈套一说更加可信,胶水又向叶小五请教了一下他是如何肯定是卖主买走的法杖的。

    叶小五没有像给断水箭解释一样说那么细,只说了人多出价,会有成功出价和失败出价的区别,而他掌握到了规律,出价一直是成功,偏偏结束前的最后一次,被人用更高价直接埋没,所以对这一次的巧合十分怀疑。

    胶水和火燃衣一听,立刻觉得叶小五的推断的确十分靠谱,在拍卖结束前那个时段,一直没有人再提高下限,结果偏偏在结束前的一秒发生这种事,巧得实在有些过分,值得%的怀疑。

    “自己卖,又自己买,这是搞什么名堂?”叶小五说。

    胶水和火燃衣对望了一眼,没言语。

    “那个千里一醉,拍卖自己的剑,结果也是找自己人买,他又是在搞什么把戏?”断水箭也在思考着。

    这个问题胶水和火燃衣也不知其解,四个人一起皱着眉奋力思考着。胶水和火燃衣好算还知道一半,但千里一醉为什么也要玩这么一套把戏,这是为什么呢?二人想得脑浆子都疼。

    此时顾飞他们早已不在拍卖行。在顾飞跳上高台卖剑,开始引走大部分人注意力时,蓝易就带着大队人马离开了拍卖行。本来他们就是不该出现在拍卖行的,只因突然意识会没有位置拍卖,才一时情急全跑了过来。此时一看顾飞的法子很可能管用,于是蓝易又匆匆招呼着大家离开拍卖行回避了,只留下了抢购的牧师。

    “千里的法子很可能管用,但是……这样一来他就暴露了,剑南悠他们的人可能就混在人群中,看到他在这个时候出现,可能会意识到这是我们的圈套。”佑哥忧心忡忡。

    “真是多事!”韩家公子在旁阴深着个脸,很是不快地吐了一句。

    “可是不这么搞的话,又抢不到拍卖台……”佑哥说。

    “那又有什么关系?”韩家公子说。

    佑哥一怔,停下了脚步。

    韩家公子回头望着他,佑哥缓缓地道:“我就想,平时任何细节都不会放过的你,怎么会也和一般人一样这么粗心忽略拍卖行这个时候会很多人的事……”

    “我当然知道这种事。”

    “你是想假戏真做,真的把茫茫的莽莽的法杖当作诱饵来引剑南悠上钩。”

    “剑南悠不蠢,只有这样,他才会死心踏地的上当。”韩家公子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