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七十二章 想扁你很久啦

第五百七十二章 想扁你很久啦2017-11-10 16:33:59Ctrl+D 收藏本站

    “计划进行的还算顺利吧!”此时蓝易晃悠着到了二人身前,抢购到法杖的是他的手下,虽然有茫茫的莽莽所告知的精确拍卖时间,但在在最后一刻准确拍下也着实不易,而且在那样困难的情况下还抢到了拍卖台,蓝易觉得自家兄弟这次算是给自己露了个脸,心中宽慰不少。虽然现在那帮家伙围着顾飞要求再瞻仰一下他那把惊世骇俗的剑让蓝易觉得有些颜面无光,但是……千里一醉那把暗夜流光剑的属姓实在是变态,蓝易自己都忍不住想多欣赏两眼。

    “顺利个屁!”韩家公子正没好气呢,蓝易居然乐颠颠地跑来称赞计划,自然是撞到了马脚上。

    “怎么?”蓝易纳闷中。

    “有那家伙这么一闹。剑南悠还怎么可能上当?”韩家公子指着那边被蓝易一堆兄弟围着的顾飞说。此时连火球都作为曾有幸使用过暗夜流光剑的人受到小部分人围观,乐得像头蒜。

    蓝易当然知道这“一闹”指的是什么,无奈地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幸亏千里兄弟想出这法子引开了好些人的注意,我们才能乘乱抢到拍卖台,不然可就是白忙一场了!”

    韩家公子郑重其事地拍了拍蓝易:“大兄弟,我给你提个醒,我们现在还是白忙一场。”

    蓝易怔了怔,再一想可不是吗?着急火燎地把法杖抢购了回来,但法杖为什么要寄卖当时大家都已经忘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没有成功引诱剑南悠上钩,大家等于是吃饱了撑的把法杖寄卖,再惊险地抢购回来,最终的结果是付给了系统一笔手续费,以及得到了一次心跳的回忆。

    “那个……”蓝易实在不想承认己方这次精彩地抢购回法杖是这么的没意义,努力朝好的方向辩解:“至少没有丢掉法杖嘛!”

    “只是抱着这个目的,何必去寄卖?”韩家公子说。

    “呃,也许,剑南悠他们还会上当也说不定。”蓝易说。

    韩家公子望着天:“如果他有你这么蠢就好了。”

    “你说什么!”蓝易怒了,他本就对韩家公子本来就是有看法的,也就是看这次大家合作的比较愉快,所以有点那种不打不相识的感觉。但现在看来,合作愉快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对方显然认为这次合作失败之极。

    “剑南悠不会上当,你们好好继续护着茫茫的莽莽和她的法杖吧!”韩家公子一字一句地说。

    “你以为我们保护不了吗?”蓝易怒。

    “你们?”韩家公子鄙夷地扫了蓝易一眼,“如果不是千里,你们连寄卖出去的法杖都收不回来。还保护?”

    “计划是你想出来的!这种事你为什么事先没有预料到!!”拍卖会很多人而没位置,忽略这一情况的是所有人,并不该单指韩家公子,蓝易原本也一点没有要指责任何人的意思,但实在是被韩家公子的鄙视戳到了痛脚,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有力的反击,只能顺势拿这件事来做文章。

    佑哥在旁发现情况十分不妙,正要赶紧打个圆场,韩家公子却已经不以为然地道:“这种事我会忽略?我不过是想故意在这样的局面下卖掉茫茫的莽莽的法杖,假戏真做诱使剑南悠罢了。”

    完了……佑哥仰天长叹。当他察觉到韩家公子这计划的真实意图时,一直小心翼翼地在想这事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谁想到韩家公子自己这么随随便便就讲出来了。而且看他那样子也完全不是被逼急了或是冲动了之类的缘故,完完全全就是蓝易正好讲到了这个事,然后他就很自然地把事实说出来而已。

    “你说什么?”蓝易这次是深深地怔住了,显然这个事实的冲击力是相当大。之前互相鄙视或许可以当是同伴之间斗嘴怄气,但这个,是足以让朋友成为敌人的激烈事件。

    “可惜,失败了!”韩家公子摊了摊手,继续一脸的不以为然。佑哥在一边已经快哭出来了,这家伙目光一切的自恋实在是太讨厌了。为什么自己这一刻偏偏出现在这个地方啊!剑鬼呢?千里呢?御天呢?战无伤呢?为什么这帮孙子都没在这里,偏偏是自己在这里?

    事件中心的两位还没怎样,旁观的佑哥已经风中凌乱了。

    “你刚才说的什么,再说一遍。”蓝易一字一顿地说。

    韩家公子扭头走了。正如佑哥所知,韩家公子说出这些不是怄气也不是冲动,只是这家伙不顾他人感受,完全顺理成章地进行对话罢了。此时蓝易的什么“再说一遍”肯定被他视作无聊地要求,所以理也不理就走了。

    “你给我站住!”蓝易大怒向前追去,佑哥连忙横插出来:“那啥……嗯……那啥……”佑哥想说“别误会,这都是气话一类”的词来帮韩家公子搪塞的,结果一想韩家公子肯定不会认同自己的这种好意,八成会停下脚步扭头来鄙视地望着自己,丢下一句“气话?你是白痴吗?”。一想至此,佑哥接连两个“那啥”后居然什么也没说出来。

    蓝易一瞧这光景更知一切非虚了,手中喊着“站住”,抬手一扬又是一句吟唱,一道闪电天空划下,劈一下击到了韩家公子身前。

    蓝易一怔,看起来像是韩家公子听从他的“站住”之后立刻停步,结果没有中这道闪电,但蓝易自己知道他这“站住”根本不是什么预警,就像是平时对p中随便的喊叫壮壮声势的言语一样。韩家公子这一停,显然是料到了他的攻击手段,不进反停,于是反倒让蓝易这一计算了提前的量的法术放了个空。

    “话说清楚再走!”韩家公子这一躲倒让蓝易又冷静了三分。蓝易觉得自己姓格真是变了,换在当年月夜城的时候,什么“话说清楚”这种台词是不带的,两次“站住”更不会有,直接雷电术开门见山才是。

    法术都放了,喊也喊了,所有人这才意识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哗啦一下都围上来了。

    “怎么了?”茫茫的莽莽倒没有以为是多大事,因为他知道那个韩家公子是个很不招人待见的家伙,以自己这帮月夜城兄弟的姓格,和那家伙沟通无能直接动手算是合乎情理的。

    “那个家伙,他一早就料到拍卖行在最后时刻人会很多,不提早准备会没有拍卖的位置。他故意不提,还在那个时间召集我们去凑什么钱,就是想让我们抢不到位置,真的把理想的法术卖出去,假戏真做,引剑南悠上当。”蓝易不笨,还帮着韩家公子补充了一些细节。

    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韩家公子的这个做法显然是太不厚道,太不够义气了。就连樱冢月仔他们虽然更把顾飞一行当自己人一些,此时却也觉得韩家公子这个做法实在过分。

    骂声四起,更是隐隐已呈包围之势。

    韩家公子扭头扫了所有人一眼,继续着不以为然:“法杖还没卖掉都是这副样子,如果真被卖掉了,你们怎么办?”

    这种时候还在嘲笑众人,没人能忍受,众人以收割生命的架式大踏步上前,樱冢月仔等人虽没跟着一起,却也没露出阻拦的意思,他们一伙人停在原处,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韩家公子的火上浇油让佑哥泪流满面,尤其是韩家公子一副**oss的气场,而自己就是个死前垫背的炮灰,情何以堪。

    “大家不要慌。”突然有个人挤出了人群,佑哥一看真他妈是救星,就这人走出来的一瞬,所有人就不由倒退了三步。

    “千里兄弟,你很牛我们是知道的,但咱们这弟兄也没一个怕死的,你要出头,那就把我们全清光。”蓝易不动声色地道。大敌当前,这家伙居然也意外地沉稳。

    “哪里哪里,我是来帮你们的。”顾飞说着朝韩家公子走去,站到他的面前,像是对韩家公子,又像是在对所有人说:“你这家伙向总是不厚道啊!”

    “你……”

    韩家公子只说了一个字,顾飞的拳手竟然已经飞快地飞出。

    韩家公子再多智,反应再快,但在这拳脚上实在和顾飞是天差地变,这一拳正中他脸颊,砸得那叫一个结实。而一般人顾飞的力量不够给,韩家公子却是一个黄金分割加点的牧师,身子骨也是弱不禁风。半斤八两之下,顾飞身上还有些加力量的装备,那也是那八两,再加上一些技巧,这一拳砸中,韩家公子脸一凹,跟着头一歪,脖子一拧,身子一偏,腿一斜,一气呵成迅捷无比地斜翻在地,尘土飞扬。

    周围一片安静,虽只一拳,但顾飞这一拳打出的狼狈却是普通玩家的这些pk伎俩很难做出的,他们无非也就是把人化作一团白光而已,而此时顾飞这一拳打得大家觉得简直比直接砍死韩家公子还要过瘾。

    “想扁你很久啦!”顾飞望着韩家公子说。

    韩家公子已经爬起了身,摸了摸嘴角,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地嘴脸:“你他妈的。”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