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七十三章 来点纷争

第五百七十三章 来点纷争2017-11-10 16:34:0Ctrl+D 收藏本站

    被人揍得这么狼狈,但态度依然这么嚣张,众人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原本觉得非常解气的一拳,这下又觉得还不够过瘾,纷纷朝天挥舞着拳头为顾飞加油鼓劲:“打死他,打死他!!”

    群众有节奏的呐喊着,顾飞却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真要能打死就好了,只可惜打死了还会复活,再见到依然是这么讨厌,网游这点真是很不好。”

    众人心下一悸,心想高手果然是高手,p人降级都不能泄愤,想得是真把人给弄死,果然和传闻一样残忍的令人发指。

    茫茫的莽莽也对于韩家公子设计想把她的法杖真卖了也着实觉得不满,不过毕竟她和顾飞这些人不像蓝易和他们这么生分,纵横四海的那趟任务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有过不少合作,称是朋友也不为过。

    对于敌人茫茫的莽莽向来是冬天般寒冷的,但眼下的显然并非敌人,就算这家伙很不厚道,终归出发点和所有人都一致,也是为了解决剑南悠那个棘手的家伙。想想这些,茫茫的莽莽倒也不想再纠缠这些小事,出言劝解众人:“算了算了,法杖还在,什么事也没发生,犯不着为此自相残杀。”一句话,茫茫的莽莽还是把韩家公子视为自己人的。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夸奖茫茫的莽莽:“你比他们大气多了。”

    众人气结,茫茫的莽莽也狠狠瞪了他一眼:“下回搞这种事,起码打声招呼吧?”

    “我对你们的演技没信心。”韩家公子淡淡地道。

    “是吗?我看你只是喜欢看到这种所有人被你耍到暴跳如雷的局面吧?”顾飞斜视。

    “只要计策有效,任何事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韩家公子说。

    “算了算了,这事就这样吧!”茫茫的莽莽怀疑自己这般弟兄再在这听韩家公子传道八成又要暴躁,到时自己不是当事人了也未必能劝住,所以想赶紧先把大家劝散了再说。

    “别啊!”顾飞此时突然横插一手,“还没完呢!”

    “怎么?”大家一怔,跟着喜上眉梢,难道高手兄也觉得只打一拳太低,准备再来个三拳两脚的?

    “咳……是这样的,你们看,现在原计划也都失败了,所以我们还是只能用原来的土办法。”顾飞说。

    “什么土办法?”茫茫的莽莽问。

    “法杖交给我啊!”顾飞眉飞色舞。

    “妈的,你不是故意捣乱的吧?”韩家公子此时严重怀疑顾飞故意搅乱局面破坏了他设计的剧情,引到了眼下这失败的局面,然后再跳出来继续他那又破又老土的计划。

    “眼下剑南悠他们的人或许还在拍卖行里,于是我们正好在他们眼皮底下把法杖交到我手里来,多好。”顾飞说。

    “好个屁,这种伎俩有什么用,现在给了你,转头你又还回茫茫的莽莽,这点他们会想不到?”韩家公子说。

    “就是让他们想不到,所以我就先不还了。”顾飞说。

    “但他们的视线还是会继续纠缠在茫茫的莽莽身上,你拿着那法杖有屁用,还不如直接放到仓库。”韩家公子说。

    “他们杀个茫茫的莽莽五六七八次的,总会相信法杖不在她身上,到时就会来找我了。”顾飞说。

    “喂喂……”茫茫的莽莽很是不满,怎么突然的自己就要被杀个五六七八次了。

    “你看到了吧!”韩家公子朝茫茫的莽莽摊手:“我还只是想牺牲一下你的法杖,再说那也不算牺牲,大把的金币装回你口袋;这家伙那是想直接把你的人给牺牲掉,这么没人姓,怎么没人站出来打死他?”

    茫茫的莽莽哭笑不得:“弄这么多事出来,早知道还不如卖掉呢!”

    “再卖可能就没现在这么值钱了,这种稀少的装备,因为大家都没有用过的体会,所以对于它的价值会比较模糊,第一次出现时会引起疯抢,这么快就出现第二次,价钱肯定会有大幅度下跌,多心的人还会怀疑这东西有什么问题。”佑哥不知从哪钻出来,非常经验丰富地说。

    “我这是气话!!!!”茫茫的莽莽快疯了,这一圈都什么人啊!一个要牺牲自己的法杖,一个准备直接牺牲自己五六七八级,再一个把自己一句气话当真事一样过来认真地出谋划策……“你们不是联合起来玩我吧?”茫茫的莽莽着实有了这种怀疑。

    三人互相扫了眼,摊手。

    “这事就这样了,剑南悠爱找谁找谁吧!反正现在法杖不在我手上,拍卖行里存一星期,那小子拿了法杖就要出十天的差,我再拿回法杖起码是半个多月以后,剑南悠能耗就让他耗吧,散了散了!!!”茫茫的莽莽没好气地吼着。

    “太他妈狠了!”众人惊叹着,原本计划里说让法杖先在拍卖行里寄存一个星期让剑南悠他们候着大家已经觉得很不人道了,没想到茫茫的莽莽更毒,直接找了个拿到法杖后就会暂离游戏出差的家伙。这样剑南悠守完拍卖行再候上线,折腾大半个月,哪还像是爆装备的?七个人干脆像葫芦兄弟一样化身七色仙石组合成山终生守护着理想的法杖得了。

    事主发飙,其他人都缩着脖子不好再吱声了,看到茫茫的莽莽扭头就走,蓝易和樱冢月仔两堆子人赶紧要追。

    “都别跟着我了,我看剑南悠能怎么样!”茫茫的莽莽现在也是真郁闷了,不过就是遇个打劫的,玩网游还不就是你爆我,我爆你的,挺简单一事现在还越弄越复杂了,一堆子人凑一起小心翼翼的,茫茫的莽莽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就是,一大堆人凑着干嘛,都散了散了。”细腰舞也跳出来吼,然后搂着茫茫的莽莽说:“咱俩玩去。”

    “嗯!”茫茫的莽莽点点头,俩姑娘牵着手就这么走了,细腰舞乘人不备手从肩膀上探出来朝顾飞做了个“v”字的胜利手势。

    顾飞摇头直叹,茫茫的莽莽还耍酷呢,结果还不是被人当饵。

    蓝易和樱冢月仔是追又不敢追,不追又放心,一脸要死的表情,于是互相也是愈看愈不顺眼,互相挤兑着,场面乱轰轰的。

    百世经纶则是到现在也还没整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挠着头过来朝顾飞求教:“这都是干嘛呢?不是pk剑南悠吗?为什么又在卖法杖?卖的法杖为什么又要自己买回来?买不回来还要生气?”

    “就是想靠这法子引剑南悠出来。”顾飞说。

    “那剑南悠在哪呢?”百世经纶东张西望的无心举动像是在嘲笑这个失败的计划。

    “也许就快出来了。”韩家公子突然冷不丁地说了句。

    “你又有什么计划?”佑哥问这问题时不自由地感觉到了丝丝寒气。

    “你看现在,大家闹得多么愉快啊!”韩家公子望向那边似乎快要打起来的蓝易和樱冢月仔两团人。

    顾飞适时地跳出去插手,吆喝着两伙人停止了争执。

    “有这功夫多想想办法怎么保护茫茫的莽莽吧,剑南悠的手段你们又不是没见过。”顾飞说。

    “醉哥你有什么主意?”樱冢月仔迅速过来套近乎,显示他才是和顾飞较亲近的一方。

    “他?他和他那班兄弟,我看想对付剑南悠才是真的,保护茫茫的莽莽,你们考虑过这种事吗?”蓝易说。

    “你说的是,所以保护这种事就交给你们了,可不要松懈哦!”顾飞说。

    “切!”蓝易鼻子里出气,带着自己兄弟走了。

    “这个蓝易对莽莽关心的非常啊!”

    “两人旧识,暗恋很久了吧?”

    “月仔有劲敌哦!”

    “我就说吧,月仔那猥琐样,这么好的姑娘怎么轮得到他!”

    花丛中永生的众家兄弟七嘴八舌,讨论得却是和眼下完全不相关的破事。

    但这些事显然樱冢月仔也更上心,越听越觉得心惊,连忙和顾飞招呼了一声后也飞快离开了。和蓝易一行虽然是走了截然相反的方向,但有着共同终点的他们,相遇还是迟早的。

    大队人马都已经散去,只剩下顾飞韩家公子佑哥和百世经纶。

    “到底……有什么计划?”佑哥越来越觉得顾飞和韩家公子做的事是有步骤的。

    “就是故意让大家起点争执,不欢而散罢了。”韩家公子说。

    “呃?”佑哥疑惑。

    “只是让剑南悠也看到,我们的计划非常失败而已。”韩家公子说。

    “什么意思?”

    “但他所理解的失败和我们的概念可不相同,我们的失败,对他来说那就是好事了。”韩家公子说。

    “你的意思,让剑南悠以为我们一时失误把法杖真给卖了?”佑哥说。

    韩家公子点头:“既然假戏真做失罢,也只好以假乱真了。”

    “那千里你这一拳也是你们计划好的?”佑哥问。

    韩家公子苦笑,他是示意顾飞可以p几个人让纷争看起来够激烈,却没想到顾飞把他给捶了。

    “我那句话是认真的。”顾飞居然还向他解释,“我的确想扁你很久了。”顾飞说。

    韩家公子点了点头:“我那句也是认真的。”

    “哪句?”顾飞疑惑,他不记得韩家公子有什么重要台词。

    “你他妈的。”韩家公子重复。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