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七十四章 互相观望中

第五百七十四章 互相观望中2017-11-10 16:34:1Ctrl+D 收藏本站

    佑哥垂着头好生琢磨了一会,还是觉得有些云里雾里的,望着韩家公子说:“能详细地,清晰的,不带隐藏的给解释一下吗?”

    “说得还不够明白吗?”韩家公子是不鄙视人就会死的类型,何况佑哥这送上门来的。

    而佑哥则是不明真相就会死的类型,为了真相,鄙视也只好挺胸接受了。

    “你听着,这原本是个正如你们所知道的一个圈套,不复杂,一定会引起剑南悠他们怀疑的圈套。怀疑到圈套,要做的是什么?躲开吗?要我来看,将计就计寻找可乘之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聪明的做法,我想这也会是剑南悠他们的做法。只不过在他们解套的过程中,他们会意外地发现,原来这不是一个套,或许说它曾经是个套,但结果因为茫茫的莽莽当真卖掉了法杖而产生了变数,有了可乘之机。当他有了这个意识后,很好,他才真正地中了我的套。所以,千里的愚蠢举动引起了剑南悠他们的怀疑并没有什么,这个圈套的第一部分根本不怕任何怀疑,只可以,他的白痴还让茫茫的莽莽真的买回了法杖,这样一来第二部分无法继续,剑南悠洞悉一切可以将计就计,我们却束手无策,你他妈的到底是哪一边的?”韩家公子说着说着又去鄙视顾飞了。

    可顾飞根本没在听他说话,他在一旁和百世经纶两人挥手比划着什么,韩家公子扫了两眼脸色愈发难看,顾飞好像是在和百世经纶交流刚才飞他那一拳的心得,百世经纶一脸的跃跃欲试。

    “让先他们怀疑,再让他们解除怀疑。原来如此。”佑哥倒是听得认真,“而且你现在也不是束手无策啊!现在佯装争执分裂,是想以假象骗取他们相信法杖是真的被卖掉了对吧?”

    “不错,但相比起真卖法杖,这种谎言只能是下策,情况太多变数了。”韩家公子说。

    “呃,那剑鬼他们呢?”佑哥开始没留意,现在才意识到从离开拍卖行后就再没见到那这那个三家伙了。

    “我让他们留在拍卖行那边,也来注意一下剑南悠他们的举动。”韩家公子说。

    “就他们三个?会不会遇到麻烦啊!”佑哥好算是参与过与剑南悠组合对抗的,他实战技术普通,眼光却是有的,他们的队伍如不是有顾飞这种变态强人,和剑南悠他们也就是五五之数。只是剑鬼他们三人的话,一旦对上绝对下风。

    “御天远距离鹰眼,剑鬼潜行,有什么可担心的?”韩家公子说。

    “无伤呢?”

    “拍卖行里是绝对安全区……”

    “哦……那他们现在有什么消息过来了没有?”佑哥问。

    “你不如在佣兵频道里直接问他们?”韩家公子说了这么多,明显觉得烦了。

    佑哥的求知欲是可怕的,韩家公子立刻看到他在频道里发消息。

    拍卖行里,火燃衣和胶水两个在所有人都散了后依然留了下来,结果三等两不等,看到了战无伤的现身,两人心跳同时加速。当然不是怕战无伤,而是怕战无伤所代表那个团队中那个可怕的身影。

    “镇定,这是绝对安全区!”两人都对自己说。

    战无伤显然更明白这一点,大大咧咧全不设防直接就朝这方向走来。两人对望,跟着又看了眼身侧,他们的旁边就是取货npc,战无伤朝这边来,难道他是来取货的?

    “忙着呐!”结果战无伤出人意表地径直来到了二人面前,并以拉家常的口气和敌人说话。

    “……”两人一直不知如何回答,一上来就落了下风。

    “别等了,法杖的买主今天不会出现了。”战无伤说。

    “为什么?”火燃衣这话是脱口而出,实在是因为内心的一股子冲动,他显然不是那种有城府的类型。

    “哈哈哈,其实我是在虚张声势,也许会出现,你们要好好地等,卖力地等哦!”战无伤说。

    两人咬牙,此时深恨这里是安全区。

    “你们的老大呢?”战无伤东张西望。

    “你们的老大呢?”二人反问。

    “我们的老大就是我啊!难道你们不知道?”战无伤厚颜无耻。

    “大家都是战士,又都是当老大,帮我约他什么时候出来大家单挑一下。”战无伤继续无耻。

    “没那闲功夫。”火燃衣说。

    “对的。”战无伤点头,“这段时间你们都得在这里好好地等,卖力地等。哈哈哈!”

    战无伤说完大剑一抡扛到肩上,扭着屁股一边看拍卖面板去了,不再理会二人。火燃衣和胶水两人一脸内伤的表情。

    胶水还算冷静,把战无伤这莫名的出现,气人的对话赶紧转告了剑南悠。而此时的剑南悠,也刚刚收到那边搞尾行的黑水传来的消息:茫茫的莽莽那一伙人,突然吵了架,四分五裂。

    “确定?”剑南悠留意这大堆人,只是想通过他们的举动来充实自己的推断,当街分裂这种事却绝非在他的计算之内。

    “当然,我太远,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绝对是吵架,都动手了。”黑水信誓旦旦。

    “详细说说。”

    “开始好像是千里一醉一起的那个牧师和茫茫的莽莽他们的人起了争执,但千里一醉竟然站在了茫茫的莽莽他们这边,一拳就把那家伙撂翻了。后面又吵了几句,茫茫的莽莽负气先走了,细腰舞和她一起走的,剩下的人又吵了会,也分了两伙各走各路,剩下千里一醉他们几个,这会好像还在争执着什么。”黑水汇报。

    “这是怎么回事?”剑南悠一时间有点纳闷。

    “还有个坏消息。”黑水说。

    “什么?”

    “和千里一醉他们一起的多了个格斗家,我看好像是百世经纶。”黑水说。

    “妈的……”剑南悠情不自禁爆了句粗口,一个千里一醉就够难缠了,现在竟然又来个百世经纶。

    “现在怎么办?”黑水问。

    “你现在盯谁呢?”剑南悠问。

    “千里一醉。”

    “嗯,继续,小心些。”

    “明白。”

    接受完两边的讯息,剑南悠开始拧着眉毛思考究竟是个怎么情况。从叶小五那里获取的情报来看,可以已知这的确是千里一醉他们所设的圈套,是勾引剑南悠他们现身的陷阱。但是亲自在拍卖行附近游走的他,却没有发现任何有埋伏的迹象,分派出去的稻香牧他们,在各复活点也未发现任何埋伏,这些都不太符合常理。

    不过法杖买主迟不见人却是给了这些行为一个解释,或许对方正是准备一切布置妥当后,再来拿法杖,引诱他们。

    只是千里一醉突然在拍卖时那么惹眼的现身做戏,以及刚才战无伤出现嘲弄火燃衣和胶水的举动,却又让剑南悠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还吵架起了争执,是因为那个千里一醉暴露的举动而争吵吗?那他为什么又要暴露自己呢?

    剑南悠他们并没有因为怀疑对方是陷阱就退让。正如韩家公子所说,能察觉到陷阱这是件好事,跟着将计就计,可选择的余地实在是非常多。剑南悠进行了诸多布置,盯拍卖行,注意千里一醉一行人的举动,注意个个追杀时需要埋伏的地点,都是为了进一步解读这圈套,发现当中的可乘之机来继续自己的事。

    原来以为已经基本洞悉了对方的布置,但千里一醉的古怪举动实在是一大迷团,跟着战无伤的出现,争执,剑南悠一时间都想不出合理的解释。

    “战无伤那个家伙好像和我们耗上了!”此时胶水突然来了消息。

    “怎么?”

    “这家伙迟迟不走,故意在我们眼皮底下晃来晃去的,不知道想搞什么鬼。”胶水实在也是有些心里发虚。

    “在盯着你们?”剑南悠问。

    “大概是吧……但这么嚣张真是让人不爽。”胶水说。

    “等等!!!”剑南悠突然神色一动,“他到底是在盯你们,还是在盯着那边的出货npc!!!”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他盯着你们,其实也就等于是在盯着出货npc。”剑南悠说。

    “他要盯出货npc干嘛?”胶水有些不明白了。

    “当然是为了知道法杖卖给谁了。”剑南悠说。

    “这……法杖不是他们自卖自买的一出戏吗?”胶水有些不解。

    “原本应该是一出戏,但或许他们演砸了呢?”剑南悠说。

    “你又发现了什么?”胶水连忙问。

    “首先千里一醉的出现,那么敏感的时候他出现,一定有什么逼不得已的理由。他的举动更不会是无意义的,他弄出一场假卖事件,在当时产生了什么影响?”

    “好多人都围他去了。”胶水说。

    “没错,你再想想,你之前和我当笑话一样讲过的,拍卖行里从来没见过的事。”剑南悠说。

    胶水立刻恍然:“好多人抢不到拍卖台的!你的意思他们也遇到了这问题,所以千里一醉跳出来是为了分散了许多人的注意力,他们的人才乘机占到台子?”

    “嗯,从拍卖尚未结束他的假卖就已经结束来看,他们的人应该是成功抢占到了台子,但是,抢占到了台子也未必意味着抢购也成功。”剑南悠说。

    “他们的人在事后离开拍卖行就发生了争执!最大的可能不就是因为假戏成真,法杖真卖了造成的?”剑南悠继续说。

    “嗯……”

    “这个战无伤的出现,也更加不是无意义的了!对于茫茫的莽莽来说,法杖卖了,换了钱,虽然不太能接受,但却与我们无干了,所以她那帮人不大可能再会费尽心思和我们纠缠,因为法杖被卖不忿,知道有我们这一伙人会将事主的法杖再爆出来,没准她还会觉得解气。只有千里一醉那帮家伙喜欢和我们作对,所以才有战无伤出现和你们说那些不伦不类的话。”剑南悠说。

    “那他那些废话又有什么意义?”胶水不解。

    “千里一醉的暴露,会引起我们的严重怀疑,这点对方也清楚,再加上法杖假卖成真,他们的圈套可说已经完成失效。但是,具体我们掌握了多少情况,他们很模糊,所以战无伤一会说买主会来一会说不会来,其实都是在试探我们的反应,想看看我们到底了解有多少。”剑南悠说。

    “是这样吗……”胶水实在不敢想象那个白痴一样的家伙会有这么深的胸城,居然是拿言语来试探他们的心思,那难道不是几句无耻地嘲弄吗?

    “网游第一战士,会是那么简单的角色吗?”剑南悠严肃地道,他从来不会低估对手。

    胶水抹汗,他只是在想他和火燃衣当时的反应是不是已经回馈了对手什么样的讯息。

    “那他为什么一直在这不走?”胶水问。

    “我说过了呀,因为法杖假卖成真,所以他们也需要了解法杖的卖处。”剑南悠说。

    “他们也想爆回法杖?”胶水一惊。

    “这个难说,但至少,法杖出现的地方就会有我们。这和他们一开始搞这局的初衷还是一样的,就是想引我们出来罢了。”剑南悠说。

    “真是累啊,这帮人干嘛死咬着我们不放,又没爆过他们装备。”胶水说。

    “爆过……没成功。”剑南悠提醒他。

    不亏是大南,真有自信。胶水想着,他觉得那个千里一醉恐怕都不知道他们曾经是想去爆他装备的,实在是大家渺小到根本来不及表露这意图,就被人追得东奔西跑。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胶水问。

    “掌握法杖的买主,这一点是必须的。所以虽然他们的人也会在那里,我们也得盯着,但之后就要从长计议了,贸然出手可就正中他们下怀了。”剑南悠说。

    “那帮家伙,他们不会是想把法杖和我们一起给爆了吧!”胶水说。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法杖意外被卖茫茫的莽莽火气好像很大,而看情况这主意多半是他们想出来的,用这法子再把法杖给茫茫的莽莽搞回去也不是没可能。”剑南悠说。

    “那真是麻烦了,有他们一直盯着目标,我们还怎么动手啊?”胶水发愁。

    “别急,总会有机会的。”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