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七十六章 大胆怀疑

第五百七十六章 大胆怀疑2017-11-10 16:34:4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说什么?”茫茫的莽莽看到那条消息时有一种眩晕感,回复的消息感觉都是结巴的。

    “我没买到法杖。”万事开头难,对方明显在开了个头后,消息发得也利索,不再躲躲闪闪了。

    “到底怎么回事?”茫茫的莽莽问。

    “我看好时间出的价,但出价后系统提示物品不存在,我想我可能是我出手迟了一点。”抢购的牧师说。

    “你怎么不早说。”

    “我想还有一星期的时间……”此人回答。

    能放心的把这件差事交托给他,茫茫的莽莽和此人也是很熟,一听他这话就明白他在打什么算盘。这就好比领导交托给你了一项工作你却出了岔子没完成,但好在领导要在一个星期之后才会正式检查工作,所以索姓先以完成了搪塞过去,这一星期里再想办法解决。这样的事件生活里实在比比皆是,茫茫的莽莽没想到自己玩个游戏也能摊上。

    “这又何必呢……”茫茫的莽莽实在不好多说什么,对方有这种心思,显然也是因为把法杖看得极重。

    “你现在在哪呢?”茫茫的莽莽问。

    “拍卖行……”

    茫茫的莽莽立刻明白,这家伙也是想等到买主,然后再想办法高价买回来。而这笔交易自然是极特别的情况,法杖本身的价值已经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花钱就是为了负担起这份负责。茫茫的莽莽估计他会拉着人家直接去交易所交易,轰轰烈烈地当上一把人民币战士。

    “不用麻烦了,卖就卖了吧!”这个时候茫茫的莽莽也实在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这边说完,回头又给韩家公子去了消息:“如你所愿了。”

    “安排好了?”韩家公子问。

    “不是,是法杖真的卖了。”茫茫的莽莽说。

    “什么?”韩家公子一怔。

    “法杖,如你所愿真的卖掉了。”茫茫的莽莽一边叹气一边发着消息,这事弄来弄去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靠!!!”收到这消息的韩家公子脱口就是一个字,吓了一旁的佑哥一跳。

    “怎么了?”佑哥连忙问。

    “你看,变数这就来了。”韩家公子没好气。

    “出什么事了?”

    “法杖真的卖掉了,抢购那小子说了谎。”韩家公子说。

    “怎么会这样……”佑哥说。

    “八成是自作聪明,想自己贴钱再买回来,所以想瞒一瞒。”韩家公子说。

    佑哥挠头想了想后说:“不过这对于我们好像影响不大,等于是又回来你最开始那种假戏真做的思路上去了,那我们就按那种方法行事不就行了?”

    “哪有这么简单!”韩家公子说,“我打个比方,有计划两种,a与b,其中a是烟雾,是做给敌人看的,让敌人以为我们是a,然而其实我们实行的是b,这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但现在a是成功地当烟雾放出去了,我们却实行不了b,你的意思我们再把这个已成烟雾的a当成真正的计划?”

    “呃……不行吗?”

    “拜托啊老大,这计划已经是很明显的传达给剑南悠他们的,他肯定已经想好针对姓的策略了,我们现在再回头进行a,这他妈的叫自投罗网。”韩家公子说。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这样……”佑哥点头,韩家公子所举的ab事例虽然没有结合眼下,但是却把这个道理表述的很清楚。而且佑哥同时意料到韩家公子的最初计划其实也可以说是这种ab的真假交换,只不过原来a为假卖法杖,b是真卖法杖;后因为真卖失败,韩家公子瞬间调转,将“真卖法杖”弄成烟雾a,假卖又成了事实。

    “那现在怎么做?”佑哥问。

    “如果真卖是事实的话,那这个买主真是蹊跷了,这么极品的一件装备,他一点都不急着拿到手吗?”韩家公子说。

    “你怀疑有诈?”以佑哥疑心病的精神,其实他已经在怀疑这人说法杖没买到是不是意图私吞。

    “这家伙既然说过一次谎,我当然不介绍再多怀疑他一些。”韩家公子说。

    “不过,能把这种事交给他,应该是茫茫的莽莽很信赖的人呀!”佑哥说。

    “哼,她看人看走眼又不是没前科。”韩家公子说。

    佑哥当然知道韩家公子所指的是银月,那么大个垃圾,茫茫的莽莽看走眼的力度可真是相当大。

    “银月……”韩家公子此时突然念着这个名字皱起了眉。

    “想到了什么?”佑哥连忙道。

    “想法很多。”韩家公子说。

    “说来听听。”佑哥说。

    “版本一,这家伙是和剑南悠他们串通的,事实上整个事情的进展都在他们的料算中,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爆出了茫茫的莽莽的法杖。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可要对他们令眼相看了,他们会是一伙有出息的打劫党。不过很可惜,看剑南悠那两个小弟还在拍卖行那翘首以盼的样,估计他们还是停留在刀耕火种级别的打打杀杀式犯罪,这么有智慧的爆装备法子他们是想不出的。”

    “你不去干打劫真是屈才了你!”佑哥发自内心地说。

    “版本二,银月。既然都是以前前尘行会的人,那这人当然和银月也是旧识。所以有可能是银月在幕后艹纵。他先花钱雇了剑南悠一帮人来爆装备,制造这种危机后再用这个法子轻松拿到法杖,就算拿不到法杖也能骗到一笔巨款。更妙的是,剑南悠他们的任务极有可能导致失败,他们这些打动党好像任务失败是会赔钱的吧?啧啧,法杖拿着,赔款装着,一举两得,精彩。不过这么精彩的法子,沦落到银月那个垃圾身上会不会太没天理了?”

    “你不去黑吃黑也很屈才啊你!!”佑哥再次发自内心。

    “至于版本三,临时起意,想到把法杖据为己有,于是编出这么个谎言。凡人能做到的大概也就是这点了。”韩家公子说。

    “到底是不是呢?茫茫的莽莽什么态度?”佑哥问。

    “她?我看她是已经完全地选择了相信。”韩家公子说。

    “那倒也是,如果不够相信,一开始也不会托付给这个人了。”佑哥说。

    “难道这女人天生就是个悲剧,又一次要被信任的人给出卖?我们去拍卖行。”韩家公子说。

    “拍卖行?”佑哥一怔。

    “那家伙在拍卖行。”韩家公子说。

    “他在那……难道是想找机会偷偷拿到法杖?”佑哥说。

    “茫茫的莽莽声称,他是准备找到买主,然后高价买回法杖以掩盖他先前的失误。”韩家公子说。

    “无伤在那边没什么发现?”佑哥忽问。

    “他们认识吗?”韩家公子反问。

    “咱俩也一样认不出他……”佑哥说。

    “茫茫的莽莽也会过去。”

    拍卖行此时倒也颇为热闹。眼下这个时间是好些如顾飞一般作息很规律的玩家到了结束这一天游戏的时候。这类玩家没有什么多余的时间能去玩家交易区自己摆摊,所以都会在临下线前将这一天的收获在拍卖行寄卖一下,顺便也看看有什么可买的东西。

    一时间拍卖行进进出出煞是热闹,各个拍卖艹作台前都是玩家忙碌的身影,而出货npc也迎来了一天当中工作较辛苦的时候,这个时段有时玩家竟能在其面前排成一个长长的小队。只不过系统看人直接发货,不会发生任何错误,一切进行得都是很快,只是苦了胶水和火燃衣两个,两人苦苦守在出货npc一旁,两眼死盯着玩家与出货npc之间那闪电般伸缩着的双手。一看到棍状物品出现就神色激动,不过再一细看就会发现不是。

    由于是拟真游戏,外观很重要,所以任何拍卖交易的物品都会有虚拟的造型供玩家观看,两人早已经记清楚理想的法杖是什么模样,只可惜一直期待着的造型始终没有出现。

    两人如此辛苦,可气地却是战无伤那个家伙。此时拍卖行玩家流动量变大,这家伙狩猎范围更广,再度活跃起来,而对于出货这边完全没有表露出什么用心的关注,只是有事没事扫上一眼,看到二人在注视他后就会露出个凶悍的表情。

    “他怎么不注意这边出货的?”火燃衣很是奇怪,就算是故作姿态吧,这种关键时刻还不是得办正事。但看那家伙依然是这么不着调,根本没注意着这边交出去的装备。

    “哼,大南说的果然不错,那家伙就是故作姿态迷惑我们的。”胶水说。

    “但这个时候……”火燃衣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紧盯眼前的交货。

    “你看那。”胶水轻碰了火燃衣一下。

    火燃衣顺胶水示意的方向一望,看到一个牧师呆立当场,眼睛也是直勾勾地注意着这边交货npc与玩家之间的互动。

    “看到没有?那个家伙才是真正他们负责注意这的。哼,以为找个生面孔来我们就注意不到了吗?太天气了。”胶水冷笑。

    话音方落,就见人丛中接连几人走出,相继站到了那人面前。

    两人一怔,他们看到了茫茫的莽莽,看到了韩家公子,看到了佑哥。

    这些人怎么一鼓脑突然都出现在这了,难道情况有变?二人迷茫。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