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七十七章 目前形势

第五百七十七章 目前形势2017-11-10 16:34:5Ctrl+D 收藏本站

    “大南,突然来了很多人!”两人第一时间给剑南悠去消息。

    “怎么?”

    “千里一醉团队的牧师,茫茫的莽莽,还有佑哥,我们都看到了。”胶水说。

    “他们看到你们了吗?”剑南悠问。

    “大概很快吧……”胶水和火燃衣以为二人很快会成为他们的焦点,都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这次绝不能像刚才一样被战无伤上来就拿言语占据到上风。两人如此想着,心中暗打腹稿,盘算了一些奚落鄙视用语,跃跃欲试就等着那帮人围过来了。

    结果却看到那几人围在那角落低声说着什么,个个面色凝重,却从始至终根本就没看过二人一眼。

    “算了,卖就卖了吧,卖这么高价其实也不亏。”这边茫茫的莽莽正在劝说这名牧师打消他那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买回法杖的念头。

    而这人显然也没有立下多大的决心,有了茫茫的莽莽当面劝解,心下立刻开始活动。韩家公子和佑哥不动声色,在旁观察着这家伙的言行举止。这人开始没怎么注意,后来几次不经意地目光游走,发现身边这边两个家伙如此专注地盯着自己,十分诧异。

    “你们两个来了怎么也不说话?”茫茫的莽莽也纳闷二人为什么像个闷葫芦一样。

    “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算了算了,拿了钱走人吧!”韩家公子说。

    那人一听,连忙从口袋摸出个大钱袋递给了茫茫的莽莽。

    韩家公子和佑哥对望了一眼,这是二人想到的检验此人的方法之一。这么大的一笔现钱并不是说有就有的。游戏里有直接拿人民币买卖装备的交易所,但并没有人币民直接兑换金币的业务。曾有人异想天开想把金币当作物品在交易所寄卖,却不被系统所接受。虽然最近官方声称正在考虑将金币也列入可在交易所交易的范畴,但毕竟还没有成为现实。

    所以目前的玩家,无论在现实中家底多么殷实,却也不是随便几分钟就可以转化成游戏金币的,这也得通过倒卖装备之类的手段来折腾,很是麻烦。

    而今天大家一起凑起来的这笔抢购法杖的款子,为求万无一失搞了三万多,就连细腰舞都说让她立刻拿这么多金币出来绝无可能。此人如果真是借机私吞法杖,但这个时候这笔钱的一部分应该已经通过拍卖行转至茫茫的莽莽手中,而此刻他尚能拿出,倒也能证明几分清白。

    “也许事先早有准备。”佑哥私聊韩家公子。

    “提前准备?钱是今晚六点多开始凑的,事先没有人知道会凑出多少钱。拍卖的最终价格更是无法预知。”韩家公子说。

    “那如果数一下确认数目分毫不差的话,这人多半就没问题了。”佑哥说。

    “但你看这女人,她完全没有要数一下的意思。”韩家公子说。

    正如他所言,茫茫的莽莽接过钱袋就潇洒地丢进了口袋,还拍了拍这牧师以示安慰。

    “现在叫大家来把钱还了吧!”茫茫的莽莽说着,原本这事在交易结束后就该做的,但正赶上韩家公子曝料,惹得大家各奔东西,这事也就先没办。

    “哈,这样也一样。”佑哥又私聊韩家公子。凑钱时账目记得很精细,现在一笔笔还回去,差一个子都会被发现,和数一遍是一样的。

    韩家公子则在细看这家伙的反应,发现这家伙在听到现在就去分钱时的确闪过一丝惶恐,但惶恐一晃而过后脸上写着的却全都是尴尬。显然买到法杖这事他忽悠了所有人,此时意识到就要在所有人面前曝光,尴尬再所难免。

    韩家公子摇了摇头对佑哥说:“看这家伙缩手缩手唯唯诺诺的蠢样,我看他真没在搞鬼。”

    “没准是装出来的。”佑哥的疑心更重些,这时还玩命观察呢!

    “哼,不过是个没勇气的面瓜,不用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韩家公子已经给出了结论。

    “怎么讲?”

    “抢购失败,就想背着大家不惜一切买回来了。还不是因为没勇气面对自己的失误。真要下了决心要用这样的方式弥补,怎么茫茫的莽莽三言两语就又打消了这种念头?你看他的行为从始至终就是想逃避,一会分钱曝光时,我看他得躲到桌子下面去。”

    韩家公子给佑哥发了这条消息后紧接着对茫茫的莽莽说:“那我们就不去了,在这边还有点事。”

    茫茫的莽莽知道这帮家伙是咬着剑南悠不放了。按说剑南悠是想暴自己装备,搞不懂他们怎么就和那家伙有深仇大恨一样。显然不可能全是为了自己。当下倒也没多问,又拿出钱袋各数了两百金币先还了韩家公子和佑哥后就先揪着那牧师离开了。那牧师一脸的不情愿,显然正如韩家公子所言,他实在不想面对眼下的局面。

    送走了二人,韩家公子一回身就朝另一边招手:“那两个,过来过来!”

    胶水和火燃衣没有受到想象中的重视,正觉得有点落寞,突然看到韩家公子一转身就朝二人招着手叫“那两个”。

    “是叫我们?”火燃衣不由回了句,既是问对方,也是在问胶水。

    “废话,快过来,跑步!”韩家公子说。

    火燃衣不由自主想跑,被胶水一把揪住,狠狠白了他一眼。火燃衣顿觉惭愧,咋不由间地就失了立场了,真丢人啊!

    “有事自己过来。”胶水很镇定很有立场的样子。

    韩家公子和佑哥随即走了过来,胶水觉得自己占了上风,颇有几分得意。当然也不敢大意,小心盘算着对方有什么打算,自己如何应对,并积极地将情况现场直播给剑南悠。

    “战无伤呢?”来到二人跟前后韩家公子问道。

    两人不由朝同一方向望去,那边战士伤双手抱个胸前,潇洒地倚在一个拍卖台旁,对着台前正在浏览交易面板的姑娘侃侃而谈。

    “谢了。”韩家公子道了声,和佑哥头也没回地找战无伤去了。

    胶水和火燃衣石化。这就完了吗?就这么个事??

    这边剑南悠还在详细打听这些来人有什么举动,现在接近过来说了些什么。结果收到胶水的现场直播后,也有石化的迹象。

    “做好你们的事,再来不要搭理他们了!”剑南悠觉得不能把对方的行为视作是闲的蛋疼。从胶水和火燃衣多次的情绪起伏来看,这或许是心理上的攻势。安全区无法动武,只好用这个伎俩把二人弄崩溃,剑南悠盘算着是不是找人换个班。火燃衣因为和这帮家伙的对阵中被虐多次,现在心理脆弱的很,没事就失魂落魄的。

    战无伤正抬出自己的大名,和姑娘吹嘘自己如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以一敌众呢,冷不丁地就听到背后飘来一句:“别他妈吹了行不行。”

    战无伤连忙回头,看到韩家公子和佑哥,立刻坚定地摇头:“谁啊你们,不认识!”战无伤不想二人破坏了自己的泡妞大计,忙活了一晚上,就这姑娘对自己的吹嘘听得挺起劲。结果再回头,姑娘撇着嘴丢下一句“吹牛”就走了。背后来了人都不知道,还他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呢!

    “美女你听我解释,这是因为在安全区,系统禁制了人体所能散发出的杀气,所以我才会感觉不到,只要出了这门,你就会发现我说的全都是真的。是真的,要不咱找个地方去试试,哎,别走嘛,唉!”

    战无伤短腿没速度,还偏找了个盗贼妞,两下就不见对方人影,还落下了一屋子的鄙视——刚才的吆喝大家都听得到,心想这家伙真是能扯。

    “你俩过来干嘛!”战无伤没好气,辛苦一晚眼看就要有斩获了,这两个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还要幽灵一样飘自己身后,太过分了。

    “同志们,目前的形势很严峻啊!”韩家公子根本不理他那点破事。

    “怎么?”结果战无伤也很快就转移注意力了。显然泡妞失手对他来说已经习之为常,几秒钟就可以挥去那失败的阴霾。

    “法杖是真的卖了,而且买主迟迟不现身。”韩家公子说。

    “这有啥,在这盯着呗,他们还跑得了?”战无伤说。

    “是吗?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你盯好了,佑哥,走。”韩家公子说。

    “等等等等!!!!!”战无伤看韩家公子这么痛快立刻发觉不妙,连忙过来拦了二人,跟着又一细琢磨:“他不会七天一直不现身吧?”

    “你有这种心理准备是很正确的。”韩家公子说。

    “那怎么行!!”战无伤立刻急了,“难道我啥也不干在这蹲七天?”

    “所以我说了形势很严峻,是你说没啥的。”韩家公子说。

    “咳……其实嘛,如果给我一个姑娘,守这七天也不是什么难事。”战无伤说。

    “相信我,愿意陪你七天的姑娘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要总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韩家公子说。

    “滚!!!”战无伤怒。

    “你这么说,难道我们真的也得像剑南悠他们一样在这里死守七天?”佑哥说。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