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八十章 求购理想的法杖

第五百八十章 求购理想的法杖2017-11-10 16:34:8Ctrl+D 收藏本站

    在一系列的反围剿竞争中积累了丰富经验,锻炼出敏锐神经的茫茫的莽莽飞快发觉了周围群众的异样。而细腰舞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和韩家公子一样目中无人的,此时全没意识到这些,还瞪着一个排在列前却迟不取货,望着她二人正发愣地玩家吼着:“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啊,取你的东西。”

    话刚撂下就已经被茫茫的莽莽揪住拖了出去。这也就是俩姑娘,一般人下意识地都会宽容一些,没整明白前没想着出手,换了是胶水和火燃衣,这会早被围观狂喷了。

    “跑什么呀?”细腰舞都已经跑出来了还没觉得有啥异样。

    “你说话声音太大,都当咱俩是打劫的了。”茫茫的莽莽说。

    “谁敢!”细腰舞叉腰瞪腰,回身一望一半玩家目光还追随着二人呢,这下细腰舞也看出这些人目光中的惊疑不定了。

    “就照你的方案吧,等他们回信。”茫茫的莽莽不想多生事端,匆匆把细腰舞拉走了。

    剑南悠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个夜晚没睡过觉了,自从投身于平行世界,通宵这个相对在线玩家较少的时间段他一直都充分利用着。今天是第一次像个正常人一样,结果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工作不顺心,事业遇瓶颈。这是剑南悠同志目前纠结的问题所在。今天下线兄弟几个甚至都没有互相道别,可见大家的意志实在是都很消沉。

    “法杖法杖……”剑南悠心里脑海里,把法杖都当是数绵羊一样,数了一千多遍,终于算是睡着了。

    次曰一早上线,哥几个也都在了。大家相互招呼,没说太多的话,没人问今天的行程怎么安排,一切都显得小心翼翼。

    剑南悠也暂无什么可说,他照旧去了城门信箱。游戏里的信件是他每天都要查阅的,他也不能保持24小时在线,经常是生意是他不在的时候通过信件接上门。

    信箱天天看,但不意味着生意天天有。随意看了几封,都是些无意义的闲话,直至看到一封来自细腰舞的信件时,剑南悠大为震惊,反反复复又把这封信看了五遍。

    如果是在这之前,能接到来自网游头号人民币战士的生意单,对于剑南悠他们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喜讯,这也是剑南悠他们并不愿意和细腰舞对敌的主要原因。会和他们有业务往来的,人民币战士是绝大多数,而细腰舞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客户。

    此时的剑南悠却只能大大地叹息这封信来的太晚,以目前细腰舞与他们的纠葛,这封信剑南悠看了五遍后,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圈套,又一个引诱他们现身的圈套。

    剑南悠想着顺手就想把信件删除,但就在这一瞬却又突然停下。这是一个圈套,但是却也并非毫无可以利用的地方……想着,剑南悠迅速招集了其他人碰面,将收到细腰舞信件的事详细一说。

    一片沉默,其他六个人跟木头似的,在听完全部情况后,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显然这封信一点都没引发他们的思考。

    剑南悠叹了口气,只好自己开口:“这信又是一个圈套,但是,未免不能利用一下。”

    六人瞪着无神的双眼望着剑南悠。

    “以我所看,这是他们想假我们之手抢回法杖,同时再灭我们一回的一箭双雕的计策。但是,我们正好可以将计就计。”剑南悠说。

    还是没反应,剑南悠终于也不能无动于衷下去,将六人逐一扫了一眼后说:“你们有什么话要说?”

    “大南,你还不想放弃吗?”说话的是火燃衣,身理心理受打击都最重的一位。

    “放弃?你们想放弃?”剑南悠望向六人。

    六人没说话,但剑南悠却还是读懂了他们的意思,他们也不是想放弃,只是没了自信,他们是在犹豫。

    其实剑南悠又何尝不是,从昨晚数着法杖入眠,到今天起来看信件,他本也是这种没了自信的犹豫状态,直至看到这封信时,他心里又有燃起一线生机。

    “就算是放弃,现在也还没到最后的时刻。”剑南悠朝六人摇了摇手中的信件。

    “这信怎么了?”果然六人先前一点都没思考。

    “我说了,他们想借我们之手拿回法杖,所以在我们拿回法杖之前,他们应该不至于再给我们添乱,我们应该乘这个机会,先把法杖顺利拿到再说。”剑南悠说。

    “确定是这样吗?也许只是单纯地又一次引诱我们现身罢了。”黑水从剑南悠接过那信想看看,结果看后就失语了。剑南悠把情况说得挺复杂,但其实信上就几个字:双倍价钱,法杖我要了。署名细腰舞。

    其他几人也逐一传看,末了都只有一个感受:有钱真好。看这信的口气,多么嚣张多么跋扈啊!大家不由地想到了和银月那种货谈点生意时一分一厘磨磨唧唧那叫一费劲。细腰舞这么优秀的一个客户,为什么偏偏就没争取到,而且为了银月那货在和她敌对拼命,命运真是弄人。

    “多好一姑娘啊!”大家纷纷感慨。一般玩家会有些瞧不起人民币玩家,但剑南悠他们这些人却是最喜欢人民币玩家的一族。

    “即使这样,她到底是真买假买,我们还是不能确定啊!”胶水提醒大家,以现在他们和细腰舞的对立状态,简单相信这是一笔买卖那实在有点不用心。

    剑南悠则点点头:“所以还是需要一些必要的准备。”

    说完望向胶水和火燃衣两个:“昨天是我大意了,应该提早就防备他们在通缉任务处蹲守的,追风纹章这东西毕竟他们是了解的。”

    剑南悠坦承失误也是为了提升大家士气,让众人意识到昨天的败退其实并不是对方太强大,是因为他们自己有失误。换句话说,杜绝失误,我们就有胜算。

    “所以今天通缉任务处我们要事先监视。”剑南悠说。

    “我去吧!”黑水主动请缨。以千里一醉和百世经纶两个人联手出现在这个地方来说,这个地方危险度最高。拥有潜行的黑水觉得自己更适合这个地方。

    胶水叹了口气,原本他远距离监视也是拥有很高的安全度,只可惜现在39级,鹰眼技能没了,无法远距离监视。

    “那就你去吧!”剑南悠说。

    黑水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去。”

    “当心。”众人像是送他去什么龙潭虎穴一般,狠狠地祝福了他一下,目送黑水的背影消失在了街转角。

    “拍卖行这边怎么办?现在法杖是不是被人取走了我们都不知道。”胶水说。

    “拍卖行你去。”剑南悠望向稻香牧。

    “哦?”拍卖行里监视的活理论上来说谁都可行,但剑南悠特意指定稻香牧,似乎有什么深意。

    “那里有点麻烦,再像我和燃衣昨天那样盯着,可能不行。”胶水想到昨天被围观狂喷的情景,心有余悸。

    “是不能那样了。”剑南悠点着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纸铺在地上,拿纸画了几个大字,接着涂黑,跟着又翻出一块木板,朝胶水伸了只手:“胶水。”

    “嗯?”

    “我说给我点胶水。”剑南悠说。

    胶水抹汗,口袋里掏了胶水给他。

    剑南悠把写好的纸片粘到木板上,拿起来塞到了稻香牧怀里。

    稻香牧抱着木板汗如雨下:“一定要这样吗?”

    粘到的木牌上写了七个大字:求购理想的法杖。

    剑南悠点点头:“这样应该就不会有人对你起疑了。”

    稻香牧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话剑南悠要指定他干了。求购这法杖当然牧师干最合理,他们团队虽有两个牧师,但另个牧师林木森森是个极老实的家伙,属于三棒子都敲不出一句话的类型,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引人注目的事对他来说大概比死还痛苦。剑南悠他们有时都诧异,这么个老实巴交的家伙,为什么会和他们一样邪恶地从事着打劫。

    “一会你拿追风纹章领个任务,我们帮你完成再去。”剑南悠说。

    “嗯!”稻香牧点头。

    “还有没有什么问题?”剑南悠问。

    “我可不可以蒙脸?”

    “不行,那容易引人生疑。”蒙脸难免让人想着是要从事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有时真从事这种事时,不蒙脸反而成了必须的选择。比如昨天胶水和火燃衣在那时就都没有蒙脸。

    “没问题了……”稻香牧只是觉得举着这牌子戳那实在是有点傻,没脸见人,所以想蒙脸。

    “拍卖行就你一个人去,其他人和昨天一样,注意一下各复活点,做好万全的装备。”剑南悠说。

    其他四人点头。

    “那么先去帮稻香牧刷个通缉任务,然后就开始行事。”剑南悠宣布。

    稻香牧叹口气,把木牌先装回口袋,接过胶水递来的追风纹章佩戴起来,去通缉任务处接任务。

    约半小时后,白石城拍卖行出现行为艺术。一个面无表情的牧师,在拍卖行里高举着一个牌子:求购理想的法杖。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