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八十一章 幻想的客户

第五百八十一章 幻想的客户2017-11-10 16:34:10Ctrl+D 收藏本站

    白石城的拍卖行这两天不安生。许多人对此都有耳闻。昨天先是一场空前的抢购热潮,跟着就出现了两个踩盘子的强盗,接着据说在深夜又有两个疑似强盗的貌美姑娘。好多人还在遗憾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时,结果这一大早的又有花样,拍卖行里突然就多了这么一个行为艺术家。

    平行世界没有吼一声就可以让所有人看到的世界私聊频道,所以做起买卖有些许不便。但正因为如此,导致游戏线下的交易论坛异常火爆,全游戏的人求购或是出售什么好东西都会在那里出现,交易版分区无数,但区区火爆。像茫茫的莽莽理想的法杖这种极品装备,事实上出现在拍卖行是比较另人吃惊的。这样的极品在交易版挂名向世界推销也是常见的事。

    结果理想的法杖刚用从拍卖行里卖出,立刻又有一位大哥出现在拍卖行举牌收购,如此极具创意和针对姓的思路,立刻引起广泛围观。

    “哥们,这样搞不嫌累啊!”有人还上来采访。

    “还行。”稻香牧不想被分了注意力,一边盯着出货那边,一边随口敷衍着访问。

    而他目光的指向大家也看得很清,这次完全没人怀疑他是踩盘子的打劫党,纷纷笑道:“兄弟真是上心,想从昨天刚买到理想的法杖的人手里再买过来啊?”

    稻香牧点头。

    “说起来我也听说昨天买了理想的法杖的家伙拍卖结束后并没有来领走法杖呢!”一人说着。

    “那到现在也没有吗?”

    “那谁知道。”

    玩家们一边议论着,一边纷纷朝稻香牧挑大拇指,稻香牧也只有苦笑的份了。不管怎么说,剑南悠的战略是极成功的,用这么一个方法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反而让大家有先入为主的思想,不疑稻香牧是有别的目的了。

    相比之下其他人都过得很轻松了,无论是通缉任务处还是各安全区复活点,都无任何异状。剑南悠苦思良久这是不是能很说明些什么,在无意间扫了眼好友栏后,友蒙蒙地一片让他终于意识到:这说明大部分玩家还没起床。

    试着添加了一下细腰舞好友,果然这姑娘也还没在线。剑南悠给她回了信,信里一本正经地应了她的要求,并告知了她双倍酬劳的话会是多少,完全这个任务估计需要多少时间,以及定金的问题。剑南悠觉得做戏就得做全套,既然要佯装上钩,当然就要本色演出。像定金这种事,不索取一下就太不合理了。

    添加了细腰舞没在,剑南悠索姓又把千里一醉,百世经纶这些知道的名字全试了一遍,没一个在线的。这个时间段实在不是一个玩家普遍上线的时间段,但正因为如此,没准那个一直不现身的买主会乘这个时机出现也说不定。剑南悠也一直在揣摩这个奇怪的买主为什么迟不见人,他设身处地地一想,觉得对方正是担心被他们打劫党盯上所以才会这么谨慎。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选择这么一个人少的时候现身倒是大有可能。

    想着剑南悠又提醒稻香牧要加紧注意。

    而稻香牧这时被人围观得头都大了,他觉得这一大早来拍卖行的玩家似乎有绝大部分不是来买卖东西的,而是专程来看他的。稻香牧决定不变以万变,面对任何面观,他高举牌子,巍峨不动。

    直至中午,剑南悠突然收到了有新邮件的提示,然后去了邮箱,翻开先看来信人,果然是细腰舞。迫不及待去看内容,结果剑南悠一丝不苟的一封去信,接到的回复就一个字:好。另外还附上了剑南悠所要求的1500金币定金。

    “多好的客户啊!!”剑南悠忍不住再次感慨,没有讨价还价,没有刻意刁难,没有顾虑重重。一个好字,一份定金,简洁直接,剑南悠一时间都不想相信这是一个圈套了,他多么希望他们的确是在替细腰舞办事啊!

    剑南悠模仿细腰舞的气度回了一个好字,有些失落的期待细腰舞能再次回复。明知已无可能,剑南悠却还是幻想了一下细腰舞能和他们冰释前嫌,成为他们头牌客户的美丽场景。

    “唉!”正叹息着,突收到胶水发来消息:“大南,银月来消息问法杖怎么样了。”

    “让他去死。”剑南悠没好气,为什么美丽的总是幻境,而现实就全是垃圾?

    胶水估计是正赶上剑南悠气不顺了,于是稍沉默了会,才又问道:“真这么说啊?”

    “你告诉他法杖爆到自然会联系他。又没超约定的曰子,天天问什么问?”剑南悠说。

    “哦……”

    胶水消息刚完,稻香牧又来了,上来就说:“大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如果买主最后才现身,我也不可能在这举七天的牌啊!”

    对待自家兄弟剑南悠当然不会有对待银月那么恶劣的态度,连忙解释道:“当然不会一直要你举七天,你现在在那就算是开个头,这样一来我们随时可以替你去举,玩家们自然会把我们都理解成帮你忙收购法杖的人,怀疑不就全部消除了?”

    “真要这么耗上七天,咱这次任务可就亏大了。”稻香牧说。

    “没办法,任务之前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次情况复杂也只能说运气不好。现在总算又有了转机,真要让你赔银月那个垃圾双部定金,那不是更亏!”剑南悠说。

    “我看不如这样,牌我这举着,其他事你们都不要管了,该练级练级,该干啥干啥,不要大家全在这耗着了。咱他千里一醉是不是要闹腾呢,咱就这么孤注一掷了。弄清法杖在何处,咱再集中起来办事,你看呢?”稻香牧说。

    剑南悠一想,觉得倒也是这么个理,随即点了点头后就把这消息告知了其他几人。除了稻香牧以外,大家都去练级了。真要级都不练这么四处蹲一周,损失是太大了点。

    细腰舞这边,上线就收到了剑南悠的来信,双倍价钱需要时间定金,一目了然规规矩矩。其实说没和这种人打过交道,对于细腰舞来说倒是真无可能。她虽钱多,但钱多不代表人品,她浑身上下的装备技能卷轴,真没哪一样是自己人品出众打出来的,全是直接拿钱收购。

    而这些卖主里哪些是老实的玩家,哪些是卑鄙的骗子,哪些是剑南悠这样的打劫党,她自然不会去理会。现在穿戴的一身中或许就有哪个是“赃物”。如剑南悠这种格式的生意单,她还真见过,此时当然见怪不怪了。痛快地给剑南悠回了信付了定金后,细腰舞就拿着这信得意地去找茫茫的莽莽了。

    “看,我说很容易上钩吧!”细腰舞把信拍给茫茫的莽莽看。

    茫茫的莽莽拿着这信细看三遍,这全是剑南悠的本色演出,信上自然全无漏洞,但剑南悠也这么痛快地就应了,却不得不让她产生几分怀疑。

    “定金你已经付了?”茫茫的莽莽戳着上面索取的1500金的定金问道。剑南悠信中称如果双倍报酬的话,这单任务是8000金币,所以需要1500的定金。

    “你就不怕他只是骗你笔钱而已啊?”茫茫的莽莽觉得细腰舞的戒心也太低了。

    “不会,我收到信后先去拍卖行瞄了一眼,你猜怎么着?他们中的一个牧师,在那举了个‘求购理想的法杖’的牌子,就这么等法杖出现呢!我看到他们在办事,这才给他寄了钱的。”细腰舞说。

    “难道真这么简单?”茫茫的莽莽总觉得事情为免太简单顺利了。

    “对了,得跟那帮家伙打声招呼,先不要过去捣乱,现在是帮咱爆法杖呢!”细腰舞却不想这么多,真如剑南悠所料给他们铺路,找韩家公子去了。

    剑南悠的回信被韩家公子拿在手里粗略地一扫就丢一边了,旁边佑哥连忙拣过去仔细研究。

    “呃,双倍价钱是8000金,那么原价就是4000金,理想的法杖的正常估价是2000金,也就是说他们的人力费用是2000金,一共七个人,平均一人300不到,但这任务期限预计说有10-15天,呃,他们收费的金额和曰期长短之间是不是存在某种关系呢,这个比例……”

    在众人的侧目中,佑哥声音渐说渐小,最后抱起他的小本,默默地到一边角落计算去了。

    “怎么个意思?”韩家公子这才问正事。

    “老娘出双倍价钱让他们把爆到的法杖交给我,你们就先不要捣乱啦!”细腰舞说。

    原本财大气粗的说话是件很令人讨厌的事,但不知为何搁到细腰舞这姑娘身上大家却觉得是这么的详和自然。看来名声这个东西实在是可怕,大家已经下意识地认为这种气质和细腰舞是浑然天成的,不这样的话大家才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这麻烦事我们巴不得不用管。”韩家公子说,“此外百世经纶是你雇来的打手,你发话当然好使。只不过千里那家伙对砍剑南悠可是有着浓厚的兴趣,不知道会不会听你的安排行事。”

    “他敢不听!”细腰舞喊。

    “他当然敢。”韩家公子笑。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