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八十二章 又是这样

第五百八十二章 又是这样2017-11-10 16:34:11Ctrl+D 收藏本站

    细腰舞挺郁闷,她对顾飞的确没辙。不过想来顾飞虽然强悍却也不是不讲理的人。打架固然是他的挚爱,但他也完全明白对于其他玩家来说游戏里是怎么排列轻重缓急的。茫茫的莽莽想拿回法杖,这事当然优先处理。若非明白这个道理,拍卖时顾飞也不会跳出来大出风头了,他不可能不清楚他的抛头露面对于引诱剑南悠一伙上当有百害而无一利。

    想着此节,细腰舞觉得顾飞应该不是什么障碍。没想到晚上顾飞上线,向他道明这计划后,顾飞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

    “怎么能这样?”顾飞说,“剑南悠他们去劫人装备,不阻止就算了,还做幕后推手等收渔人之利,太离谱了吧?”

    “对啊,怎么能这样?”百世经纶跟着说。

    细腰舞瞠目结舌,这反应是她始料未及的。虽然大多数玩家玩网游不会因觊觎别人的装备就干这事,但非常时候用用这种非常手段也不在意,她完全没料到顾飞会因这个原因反应。

    望了望旁边的其他人,韩家公子一脸早就知道的表情,显然之前他细腰舞的提示其实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并非真是什么对于pk的钟爱。此时正一脸的悠闲,等着看细腰舞要如何处置。

    细腰舞一时没言语,因为她想起来当初顾飞和她说过的他们习武者对于品德上的严厉要求,在这件事上看来顾飞是不可能有任何退让了。

    “那怎么办?”细腰舞居然没劝说更是没发火,而是挠着头问了这么个问题,让一圈人都大跌眼镜。这实在有点不符合她的个姓。

    “既然你有钱买剑南悠做事,直接买回法杖不就完了?”顾飞说。

    “我愿意买,那也得人家愿意卖啊!”细腰舞说。

    “人不愿意卖,你就抢啊?”顾飞问。

    细腰舞没辙,推了茫茫的莽莽出去:“你去说。”

    “玩网游,不就是你爆我,我爆你吗……”茫茫的莽莽对这事就更没心理障碍了,月夜出来的都没障碍。

    “那也有先后,人不爆我,我不爆人。”顾飞说。

    茫茫的莽莽败退,御天神鸣跳出来道:“千里你也真是的,美女的要求你也……呃……”顾飞扫了御天神鸣一眼后,这小子赶紧乖乖闭上嘴巴退开了,战无伤一看御天神鸣已经讨了苦吃,当然不会再去触这霉头。

    细腰舞望向余下没说话的,期望他们能够有词可以说服顾飞,结果佑哥抱着他的小本冷静地假装没看见,剑鬼到是点了点头,咳嗽了一声后说:“千里说的对。”

    “靠……”细腰舞无奈,望向茫茫的莽莽。茫茫的莽莽叹了口气,彻底绝望:“法杖的事就算了吧!”

    “老娘一千五都花出去了。”细腰舞悲愤。

    “就当吸取教训了。”顾飞这还训人呢,细腰舞打又打不过,说又不占理,只能拿目光拼命杀杀杀。

    “那现在你说怎么办?”细腰舞问。

    “还怎么办,接着找他杀呗!”顾飞说。

    “不用这法子,怎么引他出来杀?”细腰舞其实花这么大成本,帮茫茫的莽莽弄回法杖不过是次要的事,她自己最想要的是灭剑南悠报仇。

    “你买不买他们,他们也还是要抢法杖,接着守呗!”顾飞说。

    “那你去守吧!”细腰舞没好气地说。

    “去了!”结果顾飞真就这么去了。百世经纶这次到是没跟着顾飞离开,总算还知道自己这次是谁雇来的,望着细腰舞问:“那我现在呢?”

    “去去去,一块守去。”细腰舞不耐烦地把百世经纶也打发走了。

    待这两人前后脚离开,细腰舞突然收起刚才的一张臭脸,嘿嘿笑了起来。

    众人莫名其妙,心想这姑娘不会被气傻了吧!结果就见细腰舞搂着茫茫的莽莽肩说:“让他们去,反正过两三个小时他就下了,到时候该咋办还咋办!”

    众人面面相觑,这点倒真是顾飞的死穴。一天游戏就是固定的这三小时,哪会那么巧什么事就偏偏发生在这三小时里?法杖的买主更是未必会在这三小时里现身。

    拍卖行里,此时已经是剑南悠在亲自举牌了。上午稻香牧开了个头后,几人两三个小时一轮,已经在拍卖行露面被判定为打劫党的胶水和火燃衣倒是因祸得福免去了这苦差。剑南悠担心他二人被认出来,坏了他们的全盘计划。

    而交接班时的一个必要步骤,就是让来替班的那位佩戴另一枚追风纹章领个通缉任务完成,这正好顺道检查了通缉任务处是否有埋伏,路过的话还可以看看各重复点。

    到处都无异状,这让剑南悠越来越放心。想不到对方真以为自己会为钱而变节,真是小瞧了自己的职业素质。不过正好,如果不是有这种小瞧,又哪有这么好的机会安安静静地爆来法杖呢?

    剑南悠在拍卖行里正美滋滋地想呢,突然有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已经到了身边。剑南悠扭头一瞅,明知道这里是绝对安全区却也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顾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他身边。

    扫了一眼他手里的牌子,顾飞开口:“你花样还真不少。”

    双方对敌已久,却好像真没这么近说过话,剑南悠此时脑袋飞转,揣摩的问题只有一个:“这家伙来这干什么?”

    结果顾飞很快给了他答案,突然就对一干排队的玩家喊:“大家都当心了,这人是剑南悠,游戏里专干打劫的,尤其是买了理想的法杖的朋友,千万小心!!!”

    “靠!!!!”剑南悠大吃一惊。他虽没揣测出顾飞来意,但想既然有细腰舞打过招呼,也许过来也就是放放狠话,恐吓一下。他没想到顾飞竟然会出言破坏他们的计划,这细腰舞招呼是怎么打的?

    顾飞的话自然引起一片哗然。有关打劫党现身拍卖行踩盘子的事经过这一天消化,流传的已经更广了。顾飞不喊还好,所有人路过这里匆匆一眼,全把剑南悠他们的举牌当笑话。现在经他这么一提醒,所有人都开始深度思考。

    求购不去论坛而用这么简陋的法子,本就引人生疑。只不过理想的法杖大家正巧知道这两天刚在这拍卖,而且据说买主还没现身。所以这么一个守株待兔的土法子倒真是比上论坛更稳妥些。但听了顾飞的话后,大家也立刻醒悟:原来这帮家伙不是要买,是弄明白理想的法杖的主人,然后要爆啊!

    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几乎就是昨天胶水和火燃衣所遭受的翻版,众玩家愤怒地将剑南悠团团围住,尽情斥责。

    但剑南悠不愧是老大,相比昨天胶水和火燃衣的手足无措他可就镇定多了。反正围得人再多,也摸不到他吐不到,这家伙从容地收了木牌,镇定地给兄弟们去着消息:“去通缉任务处看看,千万小心些!”

    “又出事了?”那边连忙问。

    “嗯,千里一醉突然过来揭穿了身份。真搞不清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一边要我们帮着爆装备,这边又过来搞乱。”剑南悠说。

    众人一片沉默后,胶水发来消息:“大南,这次要不也认栽吧!这任务咱放弃了。”

    “大家都这个意思?”剑南悠知道他们都是在一起的,这答案很有可能是商量出来,然后借胶水之口传达。

    “嗯。”胶水应了声。

    “唉,等我脱了身再说吧!”剑南悠此时追风纹章已经待命,不过没确认那边是否安全他是绝不会使用的。人群汹涌,顾飞在哪里剑南悠已经看不到了,只能暗自恨得牙痒痒。

    胶水他们一行小心翼翼地到了通缉任务处,不敢太靠近,从周围各个角度多层次地观察了一番后,确定没人。

    但这也只是屋外没人,人埋伏在屋内却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此一来进门就等于找死,几人面面相觑正不知如何时好,一个菜鸟玩家蹦蹦跳跳地途经这里。

    稻香牧眼珠一转有了计较,叫住了菜鸟玩家,给了几个金币,拜托他进去帮他们看一看,回头再送件装备。

    菜鸟玩家欣然前往,不大会从任务处返回,原原本本描述了在里面看到的玩家和职业。

    通缉任务处里此时只有一个人,职业格斗家。

    “百世经纶!”胶水和火燃衣立刻说,他们昨天就是被这家伙踩死的。

    “果然有埋伏。”大家纷纷感慨。

    “多谢,没你事了。”稻香牧随便给了菜鸟玩家一件装备打发他走人,众人连忙把这情况告知剑南悠。

    “既然这样,那就耗着好了,反正我本来也就是要在这举牌的。”剑南悠说。

    众人痛苦,剑南悠说的轻松,但此时他在拍卖行里肯定是千夫所指,这场景胶水和火燃衣昨天已经经历过了,绝不好受。但问题是留守这里百世经纶也非常人,他们虽有六人却也不敢说是对手。

    “或者,引开他呢?”胶水和黑水两个有速度的职业建议。

    “嗯,是个办法,他再牛也不会分身术,也跑不过你们,应该没问题!”众人赞同这个决定。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