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近战法师

第五百八十五章 给条生路行不行

第五百八十五章 给条生路行不行2017-11-10 16:34:17Ctrl+D 收藏本站

    “靠靠靠!!!”细腰舞恨不得吐顾飞一脸口水。

    看两人愁眉苦脸的模样,顾飞晃着脑袋说:“看来你俩还没有从思想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啊!”

    “你有多远死多远啊!!!”细腰舞黑着脸。

    “这挺好的。”顾飞说着挤到了两人身旁,也从墙边溜了半个脑袋,一边张望一边说:“我还要注意剑南悠的举动呢!!”

    细腰舞和茫茫的莽莽被他这么一挤反而没了先前的位置,细腰舞哭笑不得,跺着脚朝茫茫的莽莽抱怨:“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

    茫茫的莽莽一看有顾飞坐镇真是别想用这些非常规手段拿回理想的法杖的,只好无奈地拍了拍他说:“那你就这盯着吧!如果看到法杖的买主,问问他我出高价他卖不卖。”

    “这个成,见了我帮你问问。”顾飞点头。

    “那我就先走了。”茫茫的莽莽朝二人告别。

    细腰舞一看茫茫的莽莽居然还朝自己再见,很费解:“干嘛啊?”

    “我走了呀!”

    “我也走呀!”

    “你走干嘛吗?你不是是找剑南悠报仇的吗?正好和千里一起啊!”茫茫的莽莽提醒她。

    “对啊!”顾飞头也没回插了个话。

    细腰舞一想还真是,这本该是自己忙活半天的终极目的,但为啥心里就是这么不舒服呢!

    “走了。”茫茫的莽莽又招呼了一下后,离开了。

    细腰舞留在原处,看到顾飞墙角处贼头贼脑的样,气不打一处来,情不自禁就像摸刀子给她一下,结果还没摆好造型,顾飞已经头也不回地提醒:“别闹啊!”

    细腰舞拿头撞墙,真是要被活活气死了。

    “你准备等到什么时候?”细腰舞问。

    “他出来为止。”顾飞说。

    “你到底和他有什么仇?”细腰舞纳闷顾飞的执着。

    “为民除害嘛!”顾飞说。

    细腰舞无语了,她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这种行径。

    “那他要一直不出来呢?”细腰舞说话已经带着咬牙切齿的份量了。

    “我早有准备。”顾飞摸口袋,掏出的赫然了是一本书,“他会看书,难道我就不会了吗?”

    “你们哪来的书……”细腰舞木了。

    “他的我不知道,我这个是百世经纶他那边的学生们弄的。”顾飞说。

    “百世经纶……也是老师?”细腰舞最后的一线希望破灭,她本想着顾飞是老师,但百世经纶总不至于是,那么到点顾飞可以在,百世经纶却还是得下线,那么顾飞一个人也照顾不了两面的周全。结果……“姓质差不多吧……”顾飞也没多解释,回头朝细腰舞笑了笑说:“反正你知道也是有寒假的就行了。”

    “啊啊啊啊啊……”细腰舞心中咆哮。

    “你看的什么书?”恢复了点人气的细腰舞过去想看看顾飞的书。

    顾飞给她抬了抬封面:开门八极。

    “这是啥?”

    “讲八极拳的。”顾飞说。

    “我看看。”细腰舞想既然真要这么蹲着,看书的确是不错的消遣,把这家伙的书骗过来的我看,让他乏味地蹲到死。

    顾飞没有多想,把书递给了细腰舞。

    细腰舞翻开一页,开头第一句:九州之外有八寅,八寅之外有八纮,八纮之外有八极。细腰舞手一哆嗦书掉地上,顾飞连忙捡起,生怕书被刷新了,就是暗夜流光剑掉地上也未见得他会有这么紧张。

    正准备说细腰舞两句,却见这姑娘已经哭着跑了。

    “看不懂可以问我嘛,真是的。”顾飞嘀咕着,掸了掸书上的尘土。

    泪奔的细腰舞很快追到了茫茫的莽莽,一把把茫茫的莽莽抱住。

    “我再也不和怪物玩了。”细腰舞大哭。

    拍卖行内外,通缉任务处,弓手靶场,盗贼工会。

    九个人,五个地方,两本书,大家各自守候着自己的目标,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每个地方都没有出现任何变数,该来的从来不来,不该来的蜂蛹不绝。

    “啊,这段写得好!!!”顾飞巴拉巴拉把书上一段发给百世经纶。

    “嗯嗯,我也很喜欢这段!!”百世经纶收到消息,和顾飞激烈讨论。

    剑南悠看得更是入戏,一手捧书,另一手伸着两指时常做夹苍蝇状,弄得围观党很是不解,揣测这是不是什么新型的鄙视手式,骂声更是不绝。剑南悠看到书中出现蒙面杀手处,更是觉得亲切,也掏了块布把脸蒙了,后来的围观党连“剑南悠”长什么样都看不到,更是急得大骂。

    至于另外两处,人多更是不寂寞,一边斗地主,一边诈金花,都是剑南悠他们团体等待目标时经常进行的游戏项目,玩多久也不会觉得腻。

    转眼已是十一点,正常情况顾飞下线的时间。顾飞曾是剑南悠的刺杀目标,同时又是他一段时间的假想对手,和顾飞的朋友一样了解他的作息,看时候差不多,又弄出添加好友进行尝试,结果:您添加了千里一醉成为你的好友。

    剑南悠吐了口血,千里一醉太他妈狠了,好友开头都不关的。

    接着系统提示,千里一醉已添加你为好友。添加对方好友后,对方的反加是无法拒绝的,这是系统的规则。

    “怎么着,要出来了?”顾飞的消息来了。

    剑南悠没答,自己的企图竟然已经被别人看穿了。

    “今天不睡觉了,等你到天亮。”这句才是噩耗,剑南悠崩溃了,颤抖着回了条消息:“干嘛死揪着我们兄弟不放?”

    “为民除害嘛!”还是这个答案。

    “那也除得够了,你换条害虫行不行?”剑南悠倒也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

    “那你给我介绍。”顾飞说。

    剑南悠郁闷,他当然认识很多同行,大家相互之间合作竞争仇视,甚至利用都是有的,但是这种直接出卖身份的事是圈内极令人不齿的,剑南悠有素质,不想这么没原则。

    “还有,百世经纶也不睡觉。”噩耗连击,剑南悠这下是没心情看小说了。

    “怎么才肯放过我们?”剑南悠终究是服软了,不是对手他早就承认,但他一直没想到对方也会牺牲这么大量的时间和他死耗。毕竟他消耗时间是有利益存在的,而对方没有这种利益,只为杀一人,牺牲自己一星期的时间,一星期在网游里可是很宝贵的,剑南悠深谙游戏之道,看准了越是高手玩家,越不可能做出这种牺牲,比如剑鬼他们,就未必情愿真这么耗一星期,但这个千里一醉实在异类,作为网游玩家太不专业了。

    “呀,这个问题我没想过……”顾飞这是实话,他真没想过。虽然掉级是很重的处罚,但总归也杀不死,只要扭头人家就可以重新站起来。说改邪归正?那就更扯了,顾飞没觉得自己高大到足以从精神上感化他们,而强制姓的手段更不科学,自己可以在这守一天两天,难道守一辈子?

    好尖锐的问题啊!顾飞挠头。

    剑南悠就更郁闷,这等于是不明不白地就要追杀他们,连个理由都没有,难道非逼得自己不干打劫这行?妈的不干打劫老子来游戏里干嘛来了?难道倒退回去当刷金的啊?剑南悠职业玩家好多年,但胸无大志,从没想着成立个工作室啥的搞正规的营生。他崇尚自由,就想自己随便弄点活计,饿不死自己就成。

    早年干得就是最朴素的刷金一类的低端活计,随着游戏水平提高以及一些机遇,也干过一些如打金团之类的高水平活计,而平行世界的游戏规则以及宠大的玩家群体,让他看准了打劫这一行当。

    剑南悠是知名的职业玩家,但并不是剑鬼御天神鸣他们这种一提起来大家就知道的顶尖高手。

    剑南悠?哦,知道,职业的。

    剑南悠在网游圈子的名声仅此而已,就三个字:职业的。他是到了平行世界后,为谋求这条出路,也疯狂地在冲杀等级,杀至了五小强的行列。

    剑南悠的目光很准,平行世界中的打劫行业进行得非常红火。俗话说,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让现在的他再去像最初一样干最苦最累的刷金,显然不能接受,想让他改行,除非有更赚钱的营生。

    在平行世界里倒还真有,就拿胶水的那张地图来说,这种玩家手绘出来的东西,市价不俗。此外像临水城做船的,各城做好看外装或内装的,制作各种好看饰品的,最近更传言有人连香烟都整出来了。

    但这些活全有一个特点,都得有专业知识支撑。画图的就得会绘图,做衣服的不是服装设计也得是裁缝出身,而剑南悠就悲剧了,除了玩游戏啥也不会,彻头彻尾的职业玩家。除了发挥会打游戏的特点干抢劫,实在找不到其他更好的营生了。

    “狗曰的千里一醉,非要和老子作对,怎么肯放过又不说,真是想让老子死吗!!”剑南悠悲愤地想着,豁然从地上站起。

    “啊!!”围观玩家都吓了一跳,不习惯这个一直赖地上的家伙怎么突然就站起来了。

    “看什么看,再看明天就爆你装备去!”剑南悠突然朝围观党们吼。

    “我艹,还敢嚣张!!”骂声更起。

    剑南悠不应,只是冷笑着,死盯着那些骂得凶的人。

    玩家们突然心里开始发虚,这要真被盯上了……娘的周围这些人也不认识啊,现在人多势众,转头以后谁认识我?谁搭理我?谁保护我?想着想着,骂声居然渐渐地熄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